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一十二章 说客

第八百一十二章 说客

  对于城内人心惶惶的守军来说,洛佩斯的存在就是他们维持抵抗的主要精神动力,这面主战派的旗帜倒下,意味着城内的防御体系失去了主心骨,城防部队几乎在顷刻间就陷入了混乱中。这个时候也没人分辨德尔加多的话是否可信,炮手们在目标不明的状况下,也就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他的说法,手忙脚乱地调转炮口对准他所说的方向开始射击。

  而德尔加多在误导了城防炮火的反击之后,立刻便趁乱溜向城内。他现在还有两个重要任务在身,一是确认洛佩斯的伤情和生死,二是要赶紧与格斯曼联系,让他尽快出面接手军队的指挥权并向海汉人开城投降。

  洛佩斯被枪击的真相不可能隐瞒太久,等眼前的混乱过去,就会有人把事情联想到他德尔加多身上。这个出事的时机实在太过巧合,德尔加多要是不赶紧找到下一顶保护伞,回过神的洛佩斯卫队大概就要找他的麻烦了。

  德尔加多趁着炮手们向城外胡乱开火的时候溜下城墙,然后就近钻进了一条巷子里。他对于城内这方小小的天地十分熟悉,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摸到格斯曼的住所。德尔加多现在只期望格斯曼不要像洛佩斯那样顽固不化,否则自己很可能又会被当作刺激守军战意的祭品了。

  德尔加多很快穿过了不大的城区来到格斯曼的住所外,由于战事紧张,所有的武装人员都被集中到了城墙防线附近,就连格斯曼的卫兵队也不例外。往常有专人值守的门口哨位,如今空无一人,倒是给德尔加多提供了不小的方便。

  德尔加多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快步上前敲响了大门。

  此时的圣多明哥城外,汤子兴带着他的伙伴们安然无事地撤下了火线。虽然城墙上的炮火很快就对着城外进行了反击,但命中的区域距离汤子兴等人的位置至少还有四五十米之遥,只能说是有惊无险。

  回到后方营地之后,高桥南第一时间便赶来确认任务的完成情况。对于海汉一方来说,如果在正式攻城之前干掉守军的指挥官,那无疑将大大降低后续作战任务的难度,如果城内的德尔加多能够充分利用好这个机会,甚至有可能直接逼迫西班牙人开城投降。当然了,这一切理想状况的前提是汤子兴等人的刺杀行动取得了预计的效果。

  “至少有一枪命中了胸口偏右的位置。”三名负责使用望远镜进行观察的战士都确认了这一战果,其中一人认为还有一枪击中了目标的手臂,而另两人因为观察角度问题没有看到这一幕。

  以三一式狙击步枪所射出子弹的动能,在两三百米的距离上打穿西班牙轻盔不是问题,何况当时目标人物并没有着甲在身。这一枪如果真如战士们观察到的那样直接命中****,那就算没射穿身体也够呛。以这个时代的外科手术水平,能救回他的几率只能用微乎其微来形容了。

  从城头略显混乱的炮火反击来看,也基本可以确认守军指挥官的伤情使其无法继续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了。要知道前一天的交手中,守军一直都极为明智地没有使用火炮反击,以避免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而出事后这一通凌乱的炮火反击,明显就是缺乏统一指挥的表现。

  高桥南对汤子兴等人进行了口头嘉奖之后,便让他们先去休息了。如果洛佩斯真死了,那战后肯定是要给狙击手们单独请功的。不过要验证这个结果,还需要看看守军接下来的反应如何。高桥南给德尔加多只留了一天的活动时间,不管德尔加多在城内策反的进展如何,到明天这个时候高桥南都会下令动全面攻势。

  德尔加多并没有费太大的事就见到了格斯曼,他有一种感觉,对方似乎对他的到来已经有所预料,因为格斯曼看到他之后的表情十分镇定,一点都没有昨晚洛佩斯见到他时那种惊讶又失望的表现。

  “德尔加多,这个时候你本来应该在前往鸡笼港的山路上才对。”格斯曼盯着德尔加多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刚才听到城墙上开炮了,这想必跟你回来有关吧?洛佩斯可不是那么散漫的人,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洛佩斯上尉受伤了,现在生死未卜,我来这里是希望格斯曼大人能够站出来接管城里的指挥权,避免出现更多无谓的伤亡。”德尔加多以尽可能沉着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对于格斯曼的提问却避而不答。

  “受伤了?”格斯曼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意外消息。但这消息是好是坏,却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

  “洛佩斯上尉在城墙上查看敌情的时候被城外潜伏的枪手击中,****中弹,现在已经没法指挥战斗了。”德尔加多进一步说明道。

  “这可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格斯曼脸上却连半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反而是眼中隐隐透出了几分兴奋:“德尔加多,为什么会是你第一个跑来通知我这件事?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格斯曼其实昨晚就已经知道被派去鸡笼港求援的德尔加多去而复返的消息了,他的那个仆人虽然蠢到连战场形势都看不懂,但却是个打听消息的好手,德尔加多还在接受洛佩斯问讯的时候,仆人就已经把这个消息送到格斯曼这边了。

  被寄予厚望的德尔加多没有成功突围出去,格斯曼认为这基本就意味着向圣萨尔瓦多城求援的希望灭绝了。而负责指挥本地军队的洛佩斯是个死硬的主战派,格斯曼认为他多半会率领城内的军队死战到底,跟海汉人拼个玉石俱焚。

  格斯曼并不介意洛佩斯和他的手下们去和城外的敌人打个你死我活,但他自己却不想因为这场无意义的战争而送命。是的,在格斯曼看来这就是一场无意义的战争,这个地方既没有天然良港,也没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好不容易弄个种植园,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附近山里的土人出来偷袭,几年经营下来别说油水,就连维持现状都有点举步维艰。他早就不止一次向马尼拉当局建言放弃这个只有投入没有收益的殖民据点,但一直都缺乏一个足以让大人物们下定决心的时机,拖拖拉拉才会变成了今时今日的状况。

  这次海汉人突然动袭击,让格斯曼终于见识了能让荷兰人闷声吃下哑巴亏的这支后起之秀的可怕实力。格斯曼想不出海汉人为什么会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但他认为这其实倒是一个顺理成章放弃淡水河口据点的机会。当然了,前提是得先要让洛佩斯也同意自己的观点才行。

  洛佩斯会同意停战和谈甚至是投降献城吗?格斯曼认为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比他能率领守军赶跑城外敌军的可能性还低。除非是洛佩斯出于某种原因无法再继续指挥作战,否则不太可能指望他改变态度,选择其他的解决方式来面对这场战争。

  格斯曼也不可能直接撤销洛佩斯的指挥权,因为城内的武装部队只听从洛佩斯的命令,他这个行政长官从来都没办法插手军方事务。所以开战之后格斯曼只能缩在自己的住所内,对于正在进行中的战事没有什么直接干涉的举动。

  但德尔加多所带来的这个消息,却是让格斯曼看到了改变局势的希望。如果洛佩斯无法行使指挥权,那么自然是应该由他这个行政长官接手。格斯曼唯一不太明白的事,德尔加多为何对此事如此上心,竟然会在洛佩斯受伤后主动跑来家里给自己报信。不弄明白这件事,格斯曼仍然不敢轻易表明自己的态度——天知道这是不是军方的人在耍什么别的花样。

  德尔加多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没有正面回答格斯曼的问题,而是按照前一天高桥南所传授的方式说道:“格斯曼大人,我告知这个消息并不是想为自己谋求什么好处,而是希望大人和城里的西班牙子民都能平平安安地度过这场战事。”

  见格斯曼一脸狐疑的表情没有搭腔,德尔加多咬咬牙又道:“大人,这场无谓的战争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城外的海汉人已经准备好了巨大的攻城炮,再打下去恐怕我们都会因为洛佩斯上尉的固执给这座城堡陪葬了!”

  格斯曼想了想,又问了一句:“你出城之后,已经跟海汉人会过面了吧?是他们让你回来当说客,尝试说服我们投降,是这样吧?”

  “大人,我们全部战死在这里并不会成为西班牙王国的荣誉,反而会成为极大的耻辱。马尼拉的大人物们会为我们的死留下眼泪吗?会组织军队杀回来为我们报仇雪恨吗?不,他们并不会这样做。他们只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战死的人身上,让我们这些小人物来承担战败的责任!”德尔加多越说越激动,似乎连他自己也对这套由海汉人编造出来的说辞感到信服了。

  “大人,如果您能活着离开这里,至少能把海汉人的情报带回去,让马尼拉知道海汉的危险性,这远比在这里战死的价值大得多!”德尔加多不忘在最后给格斯曼献上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承认自己与海汉人有过任何接触或沟通。这样也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不给格斯曼留下任何翻脸的口实。

  或许是德尔加多的劝说起到了作用,又或是格斯曼本身就已经有这方面的考虑,这次格斯曼没有再犹豫太久,便起身道:“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身边没有一批可靠的人,如果军方的人不愿意合作,那也有点麻烦。”

  德尔加多心领神会道:“小人在城中还有七八个要好的朋友,也全都是在预备军里效力。如果大人不嫌弃,小人可以设法将他们召集过来听从大人指挥。”

  “七八个人?是不是少了点?”格斯曼仍然有些不太放心。

  “大人,这几个朋友的身手都不错,足以护卫大人的安全。军方如果有人反对,大人只需下令抓捕,拿下了带头的人,其他人就好办了。”德尔加多对此也已经有所准备,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你需要多长时间做准备?”格斯曼想想也没有别的什么好顾忌的了,夜长梦多迟则生变,再拖下去说不准军方那边又会有什么新的变化,要是让军方推举出一个替代者,自己再想插手进去也是个麻烦事,当下便决定尽快动手了。

  “找人很快,不过我们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去弄一些武器才行。”德尔加多应道:“一个小时应该够了。”

  “武器我这里就有,你尽快把人找来就行。”一旦做出决定,格斯曼也没有耐心慢慢磨下去了,反过来主动催促德尔加多尽快行动。

  德尔加多离开格斯曼住处之后,立刻潜回自己在城中的住处。他刚才对格斯曼所说的情况并非吹嘘,的确是有一帮从吕宋岛同来的弟兄,其中大部分都是部落猎人出身,因此也都被编入了本地的预备军当中。当然了,由于他们的身份低下,就算再怎么有本事,也不太可能升级为正军。当日德尔加多挑选炮灰的时候故意没有挑选这些人,也是出于情谊。

  这些人平时就以德尔加多马是瞻,听他说了大致情况之后,便表示愿与他一同行动。反正打起仗来死得最早最快的就是他们这些炮灰部队,倒不如听从德尔加多的安排搏一搏,起码还可以保下自己的性命。至于说对西班牙人的忠诚度,对他们而言却并没有什么障碍,之所以选择效忠西班牙人,只不过因为他们是强者,但当外界出现更为强大的力量时,选择归附于更强者才是聪明的决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