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一十章 内部击破

第八百一十章 内部击破

  德尔加多在夜色中很快便溜回到城下,捏着嗓子学了几声鸟叫。不一会垛口处便有人探头出来张望,德尔加多拿出火捻晃了两下,好让城墙上的人看清自己。

  “是德尔加多!上尉,是德尔加多回来了!”上面的人虽然有意压着声音,但在寂静的空气中却依然清晰地飘到了德尔加多耳中。他苦笑了一下,心知自己的出现大概会在城内守军中造成小小的混乱。毕竟城里的守军都将希望寄托在了援军身上,然而自己一天一夜就去而复返,这么短的时间中很显然不可能完成求援的任务。

  很快城墙上放下了一架绳梯,德尔加多抓着梯子攀爬上去,最后翻越城墙时脚下一软,差点摔下去。这城墙虽然不高,但真摔下去估计也难免摔出个骨折脑震荡之类的毛病。如果换做平日,身手矫健的德尔加多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但他从昨晚出前就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出之后几乎也没有休整的时间,凌晨被海汉士兵追捕的时候更是耗尽了全身的能量。之后的数个小时又一直被审个不停,精神上极为疲惫。直到高桥南亲自给他分配了任务之后,他才有幸得到了食物和仅仅两小时的休息时间,而这样的待遇显然无法让他充分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德尔加多,你怎么又回来了!其他人呢?有人突围成功了吗?”闻讯赶来的洛佩斯对于德尔加多的归来也是非常吃惊,但他所关心的要问题仍然是求援计划是否成功。

  “大人,我们的战士都没能突破海汉人的封锁,他们的防御线布置得非常紧密,从昨晚开始,我花了一天时间进行观察,也没有找到突防的机会。”德尔加多脸上一副沮丧的表情,丝毫没有做作,因为事实上他不但观察了,而且也尝试过了,切身感受到了海汉军人的厉害。这对于过去一向对自己的野外活动能力信心满满的德尔加多来说,的确算得上是不小的打击。他现在的反应都是自内心,绝非伪作。

  火把照射出的光影摇曳让德尔加多难以看清洛佩斯脸上的表情,但从其沉重的呼吸声来判断,洛佩斯此时的情绪显然不太美妙。不管是对洛佩斯还是对整个圣多明哥城来说,德尔加多和他挑选的信使就是最后的希望所在,然而这份希望仅仅维持了一天时间,就宣告破灭了。

  “德尔加多,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行为属于畏战和临阵脱逃,必须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按照战时法令,你将会被施以绞刑,时间是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洛佩斯压着怒气,尽量以平静的语调宣布了对德尔加多的处理决定。尽管这听起来实在是严苛而不近人情,但也的确没什么可质疑的,德尔加多没有完成他的任务,而且选择返回城内这种做法毫无疑问就是畏战,判罚轻重只在洛佩斯一念之间而已——他显然并不想宽恕德尔加多这个让希望破灭的失败者。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德尔加多在夜色中很快便溜回到城下,捏着嗓子学了几声鸟叫。不一会垛口处便有人探头出来张望,德尔加多拿出火捻晃了两下,好让城墙上的人看清自己。

  “是德尔加多!上尉,是德尔加多回来了!”上面的人虽然有意压着声音,但在寂静的空气中却依然清晰地飘到了德尔加多耳中。他苦笑了一下,心知自己的出现大概会在城内守军中造成小小的混乱。毕竟城里的守军都将希望寄托在了援军身上,然而自己一天一夜就去而复返,这么短的时间中很显然不可能完成求援的任务。

  很快城墙上放下了一架绳梯,德尔加多抓着梯子攀爬上去,最后翻越城墙时脚下一软,差点摔下去。这城墙虽然不高,但真摔下去估计也难免摔出个骨折脑震荡之类的毛病。如果换做平日,身手矫健的德尔加多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但他从昨晚出前就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出之后几乎也没有休整的时间,凌晨被海汉士兵追捕的时候更是耗尽了全身的能量。之后的数个小时又一直被审个不停,精神上极为疲惫。直到高桥南亲自给他分配了任务之后,他才有幸得到了食物和仅仅两小时的休息时间,而这样的待遇显然无法让他充分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德尔加多,你怎么又回来了!其他人呢?有人突围成功了吗?”闻讯赶来的洛佩斯对于德尔加多的归来也是非常吃惊,但他所关心的要问题仍然是求援计划是否成功。

  “大人,我们的战士都没能突破海汉人的封锁,他们的防御线布置得非常紧密,从昨晚开始,我花了一天时间进行观察,也没有找到突防的机会。”德尔加多脸上一副沮丧的表情,丝毫没有做作,因为事实上他不但观察了,而且也尝试过了,切身感受到了海汉军人的厉害。这对于过去一向对自己的野外活动能力信心满满的德尔加多来说,的确算得上是不小的打击。他现在的反应都是自内心,绝非伪作。

  火把照射出的光影摇曳让德尔加多难以看清洛佩斯脸上的表情,但从其沉重的呼吸声来判断,洛佩斯此时的情绪显然不太美妙。不管是对洛佩斯还是对整个圣多明哥城来说,德尔加多和他挑选的信使就是最后的希望所在,然而这份希望仅仅维持了一天时间,就宣告破灭了。

  “德尔加多,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行为属于畏战和临阵脱逃,必须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按照战时法令,你将会被施以绞刑,时间是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洛佩斯压着怒气,尽量以平静的语调宣布了对德尔加多的处理决定。尽管这听起来实在是严苛而不近人情,但也的确没什么可质疑的,德尔加多没有完成他的任务,而且选择返回城内这种做法毫无疑问就是畏战,判罚轻重只在洛佩斯一念之间而已——他显然并不想宽恕德尔加多这个让希望破灭的失败者。

  德尔加多在夜色中很快便溜回到城下,捏着嗓子学了几声鸟叫。不一会垛口处便有人探头出来张望,德尔加多拿出火捻晃了两下,好让城墙上的人看清自己。

  “是德尔加多!上尉,是德尔加多回来了!”上面的人虽然有意压着声音,但在寂静的空气中却依然清晰地飘到了德尔加多耳中。他苦笑了一下,心知自己的出现大概会在城内守军中造成小小的混乱。毕竟城里的守军都将希望寄托在了援军身上,然而自己一天一夜就去而复返,这么短的时间中很显然不可能完成求援的任务。

  很快城墙上放下了一架绳梯,德尔加多抓着梯子攀爬上去,最后翻越城墙时脚下一软,差点摔下去。这城墙虽然不高,但真摔下去估计也难免摔出个骨折脑震荡之类的毛病。如果换做平日,身手矫健的德尔加多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但他从昨晚出前就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出之后几乎也没有休整的时间,凌晨被海汉士兵追捕的时候更是耗尽了全身的能量。之后的数个小时又一直被审个不停,精神上极为疲惫。直到高桥南亲自给他分配了任务之后,他才有幸得到了食物和仅仅两小时的休息时间,而这样的待遇显然无法让他充分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德尔加多,你怎么又回来了!其他人呢?有人突围成功了吗?”闻讯赶来的洛佩斯对于德尔加多的归来也是非常吃惊,但他所关心的要问题仍然是求援计划是否成功。

  “大人,我们的战士都没能突破海汉人的封锁,他们的防御线布置得非常紧密,从昨晚开始,我花了一天时间进行观察,也没有找到突防的机会。”德尔加多脸上一副沮丧的表情,丝毫没有做作,因为事实上他不但观察了,而且也尝试过了,切身感受到了海汉军人的厉害。这对于过去一向对自己的野外活动能力信心满满的德尔加多来说,的确算得上是不小的打击。他现在的反应都是自内心,绝非伪作。

  火把照射出的光影摇曳让德尔加多难以看清洛佩斯脸上的表情,但从其沉重的呼吸声来判断,洛佩斯此时的情绪显然不太美妙。不管是对洛佩斯还是对整个圣多明哥城来说,德尔加多和他挑选的信使就是最后的希望所在,然而这份希望仅仅维持了一天时间,就宣告破灭了。

  “德尔加多,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行为属于畏战和临阵脱逃,必须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按照战时法令,你将会被施以绞刑,时间是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洛佩斯压着怒气,尽量以平静的语调宣布了对德尔加多的处理决定。尽管这听起来实在是严苛而不近人情,但也的确没什么可质疑的,德尔加多没有完成他的任务,而且选择返回城内这种做法毫无疑问就是畏战,判罚轻重只在洛佩斯一念之间而已——他显然并不想宽恕德尔加多这个让希望破灭的失败者。

  德尔加多在夜色中很快便溜回到城下,捏着嗓子学了几声鸟叫。不一会垛口处便有人探头出来张望,德尔加多拿出火捻晃了两下,好让城墙上的人看清自己。

  “是德尔加多!上尉,是德尔加多回来了!”上面的人虽然有意压着声音,但在寂静的空气中却依然清晰地飘到了德尔加多耳中。他苦笑了一下,心知自己的出现大概会在城内守军中造成小小的混乱。毕竟城里的守军都将希望寄托在了援军身上,然而自己一天一夜就去而复返,这么短的时间中很显然不可能完成求援的任务。

  很快城墙上放下了一架绳梯,德尔加多抓着梯子攀爬上去,最后翻越城墙时脚下一软,差点摔下去。这城墙虽然不高,但真摔下去估计也难免摔出个骨折脑震荡之类的毛病。如果换做平日,身手矫健的德尔加多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但他从昨晚出前就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出之后几乎也没有休整的时间,凌晨被海汉士兵追捕的时候更是耗尽了全身的能量。之后的数个小时又一直被审个不停,精神上极为疲惫。直到高桥南亲自给他分配了任务之后,他才有幸得到了食物和仅仅两小时的休息时间,而这样的待遇显然无法让他充分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德尔加多,你怎么又回来了!其他人呢?有人突围成功了吗?”闻讯赶来的洛佩斯对于德尔加多的归来也是非常吃惊,但他所关心的要问题仍然是求援计划是否成功。

  “大人,我们的战士都没能突破海汉人的封锁,他们的防御线布置得非常紧密,从昨晚开始,我花了一天时间进行观察,也没有找到突防的机会。”德尔加多脸上一副沮丧的表情,丝毫没有做作,因为事实上他不但观察了,而且也尝试过了,切身感受到了海汉军人的厉害。这对于过去一向对自己的野外活动能力信心满满的德尔加多来说,的确算得上是不小的打击。他现在的反应都是自内心,绝非伪作。

  火把照射出的光影摇曳让德尔加多难以看清洛佩斯脸上的表情,但从其沉重的呼吸声来判断,洛佩斯此时的情绪显然不太美妙。不管是对洛佩斯还是对整个圣多明哥城来说,德尔加多和他挑选的信使就是最后的希望所在,然而这份希望仅仅维持了一天时间,就宣告破灭了。

  “德尔加多,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行为属于畏战和临阵脱逃,必须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按照战时法令,你将会被施以绞刑,时间是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