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零九章 改换门庭

第八百零九章 改换门庭

  “你觉得我们需要有你的帮助,才能拿下圣多明哥城?”高桥南面无表情地问道。他并不喜欢接受别人的讨价还价,何况这个对象的身份还是战俘。如果德尔加多想要以此来要挟海汉,那可就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小人不敢,只是这城堡中尚有数百守军,火枪火炮若干,若是贵军强攻,死伤定然难免。”德尔加多说了几句,见高桥南没有出声驳斥自己,便继续接着说道:“小人有一计,可让贵军不需付出死伤便能拿下此地。”

  高桥南越觉得这家伙心机太重,句句话都是在揣摩自己的心思,不过出于大局考虑,他还是得听一听这家伙到底是有什么花样。

  德尔加多得到高桥南授意之后,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道:“这位将军或有所不知,这城中军政大事分别由两名敌酋掌控,主政者名曰格斯曼,主军者名曰洛佩斯。其二人一文一武,行事也是一软一硬。那格斯曼并无几分战意,听说昨日开战之后还试图要让洛佩斯派人送他出城逃亡。而城中防御之事,皆是那洛佩斯一人掌控。以小人之见,或可说服格斯曼投降保命,献城与贵军,即可免去这场兵戈之争。”

  高桥南却没有接他这个话头,只是一脸古怪地看着他道:“你一个吕宋土人,起了个西班牙名字,说的却是汉话。对你而言,应该也没有什么效忠的对象,谁强你就依附谁,我这样理解没错吧?”

  德尔加多应道:“小人只求活命,并无它意。”

  高桥南微微摇了摇头,像这样的小人物在他眼中真的已经如同蝼蚁一般,决断其生死不过只是在一念之间。他先前本来很是反感这家伙两面三刀的做法,还是阶下囚的身份就称自己的上司为敌酋了。但听到这句话之后,却又联想到了自己当初做海盗时在胜利港被擒获的经历,又何尝不是为了活命才投效了海汉。这德尔加多虽然有些小本事,但在这乱世中却难以出头,只能辗转于各方强者之间,在夹缝中求生存。至于说他动的那些小心眼,高桥南一眼就能看穿,并不能起到什么实际的效果。

  “那你打算怎么做?想让我放你回去当说客?”高桥南追问道。

  德尔加多应道:“口说无凭,小人还需要将军手书一封,以免那敌酋格斯曼不信。只要将军能承诺留他性命,想必此人多半都会选择投降。”

  “他想投降也没用,带兵的那位说了才算。你打算怎么应付?”高桥南继续问道。

  德尔加多这次稍稍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应道:“洛佩斯此人心志坚定,不易劝服,小人以为,需直接除掉他才能让另一敌酋格斯曼接管城内兵权。”

  “你能做?”高桥南这下倒是对德尔加多有些刮目相看了,即便放他回去当说客,也没人能够从旁协助他,不管是耍嘴皮子还是动手刺杀,都得由他独力完成。在这种状况下他还敢提出这样的主意,足见他也不是什么胆小怕事之人。要是刺杀失败,这德尔加多的命肯定是保不住了。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的方案仅仅只是停留在口头阶段,回城之后便立刻转换立场又站回守军一方。反正同时出城的其他人都死的死抓的抓,并没有人能够与他对质城外所生的事情,重新得到守军的信任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不过这样做无异于苟延残喘,等到海汉攻破城防,他肯定还是得再次面对高桥南,到时候可就不是靠着巧舌如簧还能二次蒙混过关了。

  德尔加多应道:“若是能近身之后用利刃攻其不备,至少有七成把握能一击致命。”

  高桥南点点头道:“你倒是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啊!那之后你要如何脱身?”

  “小人会先与格斯曼商议好,动手之后立刻由他接管现场,或可保下一命。”德尔加多自己也很清楚这样做的风险有多大,但他还是想以此来搏一个出位的机会。

  高桥南摇摇头道:“你当着格斯曼的面干掉了城里的指挥官,他如果留下你的命,回到鸡笼港之后如何向上头交差?只要有其他旁观者在场,这事肯定无法瞒天过海。若我是格斯曼,第一件事就是将你处死,越快越好,免得你走漏了我与城外敌军暗中交易的秘密。格斯曼只要献出城堡就可以保住性命安全离开,留你何用?”

  德尔加多愕然无话,他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对于上位者的心态揣摩却只能想当然,毕竟所处的位置和环境不同,他很难设身处地的考虑到上位者的价值观。如果他真打算按照自己所说的计划去做,那么格斯曼为求稳妥,肯定不会留下德尔加多这个知道内情的定时炸弹。但这样的考虑方式,高桥南能懂,德尔加多却根本想不到。

  高桥南又道:“我看你也是一个有勇气的人,那为什么要卑躬屈膝地向我们投降?”

  德尔加多回过神来应道:“小人只是不甘一身本事无法施展,投军三年,立功不少,却连个队长都没混上!”

  “你觉得为海汉效力,就能混出头了?”高桥南听了这个答案也不禁有些吃惊,他倒是没想到这家伙主动提出协助攻城竟然不单是为了保住性命,还有改换门庭搏一把的念头在里面。

  德尔加多看了看旁边几人,继续说道:“这几位在山中追捕小人的军爷,虽然也说汉话,但小人却听得出他们大概并非汉人,多半也是出身南海某地。既然他们做得,小人自然也做得,适才将军也听这几位说了,小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抓到的普通货色。”

  高桥南心道这家伙的观察力倒的确不错,侦察排这些老兵几乎悉数都是安南出身,虽然会说汉话,但音始终与明人有些差异。德尔加多能在当下的环境下还注意到这种细节,心理素质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当然了,德尔加多大概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位个头不高的海汉军官其实也并非海汉人或者明人,而是一名日本人。实际上此次行动中的所有参战人员,连一个真正的海汉人都没有,全是归化民。

  侦察排长倒是没想到自己刚才的吹嘘成了这家伙和营长讨价还价的资本,当下便怒道:“你还真以为你本事大啊!把他解开,老子一里地之内追不上你,就改跟你姓德!要比划拳脚也行啊,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重!”

  德尔加多跪在地上,不紧不慢地应道:“小人虽说没受过什么正规训练,但自小便在山林中与野兽搏杀,倒也有些经验。若是军爷想要过过招,小人也乐于奉陪。”

  “行了!你们要私斗我不管,但不是现在!”高桥南当然没兴趣看这两个家伙吵架,立刻便出言阻止了他们:“我现在要的是拿下圣多明哥城,其他问题都放到以后再说!”

  高桥南转向德尔加多道:“你若真是有心投效我们,那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若做到了,我便在军中留一个位置给你!若做不到,那就对不起,就算你能活到城破之时,我也不会再用你,只能把你送到安南去挖煤了。”

  德尔加多用力地点点头道:“小人定尽力而为,请将军示下!”

  “你刚才说的那个方案,的确有不少毛病,不过当下时间紧迫,我也没空慢慢制定另一套解决方案出来,就在你的计划上做些改动,你照着去做便是。”

  接下来高桥南便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向德尔加多讲解了自己的新方案。德尔加多听完之后虽然仍然有些半信半疑,但当下的状况也由不得他去怀疑高桥南的计划是否真的能够实施,只能先统统记下来再说。

  高桥南讲解完计划之后,便让人取来笔墨,写了一封密信,准备作为德尔加多劝服城内敌酋投降的道具。为了能够确保密信内容不被曲解,高桥南还特地让翻译来了一趟,照着内容誊抄了一遍西班牙语,一并装进信封盖了蜡印。

  高桥南写信期间,重获自由的德尔加多终于获准起身,活动一下僵硬的筋骨。不过当他注意到帐篷外的景象时,脖子就再次僵住了。

  德尔加多看到由四头耕牛拖动的一门巨炮正在缓缓地前行,炮管长度约摸一丈有余,粗大的炮口估计能直接把他塞进去。或许是因为炮身太过沉重,两边还得不停地在车轮的前进方向垫上手臂粗的木棒,以免车轮下陷。

  前一天的攻城炮击,德尔加多也是亲历者,看到了海汉军是如何以五门炮压得城头上的守军抬不起头来。然而昨天那几门炮跟现在所见的这门巨炮相比,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了。以这巨炮的尺寸,炮弹打到城墙上只怕三两下就能震塌一大片了。海汉军昨天只是炮击而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看样子就是在等这巨炮运来。

  “这玩意儿吓人吧?”

  德尔加多耳畔传来一句得意的腔调,他转头一看却是刚才与自己怒目相向的侦查排长,便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在他的有生之年中,的确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尺寸的巨炮,要说没有受到震撼冲击,那肯定是骗人的。

  侦察排长傲然道:“你肯不肯为我们出力,都不会改变这场战争的结果。像这样的攻城炮,我们军中有得是,不信你看看后面!”

  德尔加多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后面远远地还有同样的运输队伍,而且看样子运来的巨炮还不止一两门。看来海汉人开战前就已经做好了强攻的打算,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这种沉重的巨炮部署到位。如果城内的守军拒不投降,那么等待他们的大概就是海汉军以巨炮轰城,直接将城墙轰塌之后一拥而入了。

  “你事情办得好,我们就节省点弹药和时间,你办得不顺,那就只能靠着这些大家伙开路了!”侦察排长不无卖弄地问道:“你觉得城内的西班牙人看到这玩意儿出现在城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德尔加多没有回答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是格斯曼,大概会直接促使他做出投降的决定,如果是洛佩斯,应该也能极大地动摇其守城的信念。毕竟在这种怪物面前,谁会傻到自认为能够抗住它的攻击?

  “德尔加多!”

  高桥南的召唤让他从走神状态回到现实,赶紧应了一声。

  “今天入夜之后,你便带着这封信回城,至于后续的行动安排,便照我先前所说的去做。你莫要担心其他,只管按计划行事,待城破之后,我会上报为你请一个****待遇。”高桥南将封好的密信交给德尔加多,冷冷地叮嘱道:“但不要忘了,你先得先活下来。”

  “将军放心,小人自会小心行事。”德尔加多接过密信,小心翼翼地揣入怀中。

  “还有,我不是什么将军,以后莫要乱称呼!”高桥南板着脸纠正道。

  “是是是,是小人不懂规矩。”德尔加多又再次切换到了卑躬屈膝的状态。

  入夜之后,高桥南让人将德尔加多的个人物品也悉数还给他,然后就看着德尔加多如同幽灵一般消失在夜色中。

  “营长,你真相信这个家伙?”侦察排长对于高桥南的安排还是有些不太能理解。

  “试一试对我们来说没有损失。我们的实力摆在这里,德尔加多也亲眼看到我们的攻城炮了。只要他不是傻子,自然该明白怎么选择。我倒是觉得他在看过我们的装备之后,应该是更加坚定了投靠我们的决心。”高桥南指了指侦察排长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不要忘了,我们都不是汉人出身,长们看重的不是汉人的身份,而是对海汉,对执委会的忠诚度。只要能为海汉卖命,用一用他也无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