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零八章 林中抓捕

第八百零八章 林中抓捕

  在暴露行迹的那一刹那,德尔加多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名传授他捕猎经验的老猎人说过的另一句话: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他过去一直扮演着猎人的角色,却不曾想会有朝一日角色调换,他竟然会成了那一只被猎人围捕的狐狸。

  德尔加多其实并不认为自己在逃亡中犯下了什么低级失误,先他能够突破封锁区进入山林,就说明他之前的策略是完全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对方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他的这个套路并提前进行有针对性的部署。其次他在进入山林之后,也一直小心翼翼地行动,并没有因为脱逃成功就降低了应有的警惕性。整个晚上他都尽量避免把自己暴露在月光之下,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切换为潜伏模式,直到确定没有人迹活动才继续前进。

  德尔加多在山林中摸黑前行了大约十来里地之后,天色终于慢慢地亮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自己摆脱了海汉军的控制范围,终于开始加快了行进度。他倒不是真的要玩命赶去鸡笼港报信求援,而是担心昨晚被抓到的那些炮灰供出了他的计划——虽然每个小队的突围方向和路线不同,但在进入山区之后,他们却都会逐渐进入到同一条密径,也就是德尔加多过去两次成功穿越阳明山区的那条路线。海汉人只要比对各个小队的口供,就不难现他们的逃亡路线中有重叠的部分存在,如果动作够快,说不定会紧跟着追过来。

  德尔加多虽然对自己在山林中的行进度比较有信心,但事关重大他也不敢冒这个风险,除了加快行进度之外,他也对自己预定的路线做出了细微调整,以便尽量避开可能会出现的追兵。

  在凌晨时分翻过了一道山岭之后,德尔加多感觉自己的体能已经有些不足,需要停下来作休整才行。毕竟从昨晚离开圣多明哥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六个小时,而在这期间他的神经一直都高度紧绷,丝毫没有放松过,精神上的疲倦感也已经十分强烈。

  这个时候前方林中传来的流水声告诉德尔加多,这里应该是有山泉流过。这让德尔加多的精神为之一振,正好身上带的不多的淡水就快喝完了,借着这个机会也可以补充一下。

  德尔加多前行了一段,果然看到了一眼小小的山泉从岩壁上涌出,跌落在下方一个一丈见方的小水潭中。这水潭清澈见底,想来山泉的水质应该也是相当不错。德尔加多先用手捧起一点尝了尝,泉水中带着一点甘甜的味道,当下便从身上解下牛皮水囊,蹲在水潭边开始灌水。

  或许是这种轻松感影响到了德尔加多的警觉,在他灌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察觉到外界似乎有谁正在注视着自己。当他抬头的一瞬间,愕然看到七八个穿着花花绿绿服装的青壮男子正从林中走出来,每个人手中都抓着一把细长的火枪,最近的一人距离他仅仅就两丈多不到三丈而已。德尔加多在电光火石间就已经辨认出对方的身份正是这次来攻打圣多明哥城的海汉军,这样独特的军服他昨天在城头上就已经看到过不少,绝对不可能会有第二家武装穿着这么花里胡哨的军服上战场。

  说时迟那时快,德尔加多犹豫的时间大概仅仅只有一瞬间,便立刻从跪伏在水潭边的姿势弹了起来,根本不去捡起先前放在水潭边的个人物品,直接就冲向林中。然而对方的反应也非常快,顺势就举起手里的步枪,朝着德尔加多的方向射击了一轮。

  德尔加多无疑非常走运,这种距离上的一轮射击竟然没有一颗子弹击中他,这让他对于自己再次脱逃有了充分的信心。对方虽然人多势众又有武器优势,但德尔加多知道火枪装填一轮弹药所需的时间不短,这期间已经足够让他逃出很远的距离了。现在自己所要做的就是跑,拼命地逃跑,只要摆脱了这群敌人,他就可以重新消失在这片茂密的山林之中。

  但德尔加多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分明听到身后传来有人快步追赶的脚步声。德尔加多不敢回头去观望追兵,只是尽量选择林木茂密之处往里面钻,期待能以此遮蔽住追踪者的视线,让他们失去追踪自己的线索。

  但很快德尔加多就现自己的努力有些徒劳,身后的追兵沉默而稳定地坠在后面大约十丈左右的距离,并没有因为林木树丛的遮挡就放缓脚步。德尔加多不知道他们是以怎样的技巧在追踪自己,但他可以确定追兵们并不是无能之辈,因为他从未看到过能够在山林中以如此迅捷的度行进的军队。相比他过去看到西班牙人在丛林中的笨拙表现,这些追兵的灵活身姿简直可以跟野鹿媲美。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人生中,除了年少时被一头身形巨大的野猪追赶过之外,德尔加多还从未有过第二次这样亡命奔逃的经历。但他此时的切身感受,却要比那次被野猪追赶时更加慌张,更加难以摆脱。

  在一口气跑出五里地之后,德尔加多现身后的追兵不但没有被甩开距离,反倒是从十丈拉近到了八丈,这让他的心情越沉重起来。他知道仅仅凭借自己的度和技巧,已经不太可能摆脱追兵了,唯一还能拼一拼的就是体能。但在前一晚消耗过大,而目前又处于这样全力奔跑的状态之下,他不认为自己还能坚持着跑过几个山头。只能指望后面的追兵会比自己更早到达体力极限,主动选择放弃追踪。

  德尔加多在翻过第二个山头之后,度便逐渐降了下来,这不是因为后面的追兵放弃了追捕,而是他的体力已经慢慢撑不住了。继续在林中慢跑了一里地之后,德尔加多终于坚持不住,倒在地上喘息不已。他曾经在林中追捕过大大小小的猎物,但从未想过居然自己有一天也成了被猎手追得无处可逃的猎物,而且还是逃到最后耗尽体力不得不窝囊地束手就擒的那种。

  “兔崽子……这么能跑……老子打断……你的腿……信不信!”追上来的几名海汉士兵也已经喘得不行,不过他们的状况稍好一点,至少还能站着说话。这几名士兵都是空手赤拳,步枪由同伴收着,否则要在林间追上这个抓捕对象还真不太容易实现。

  说起来也真是德尔加多倒霉,这队海汉兵并不是冲着他来的,只是领命在附近勘察地形,顺便对山地土著部落的活动范围作出地图标注。像山泉这类野外水源地,那自然是要备注到地图上的重要区域,因此才会有了双方在山泉处偶遇的一幕。

  虽然德尔加多已经很用心地打扮成了土著的模样,但他却因为一个不太经意的小细节而被带队的侦察排长给识破了——前一天特战营在城外搜查西班牙农场劳工住处的时候,他就曾经看到过类似德尔加多手上所拿的那种牛皮水囊。水囊上装饰的欧式花纹太过独特,侦察排长一见之下就已经认了出来,再加上德尔加多转身就逃,这下就更让侦察排长认定了他的身份。否则如果仅仅只是一个高山土著,侦察排长可不会亲自带队进行徒步追踪,一直跑了两个山头才将目标抓获。

  这也就是长期在这种环境中进行训练的特战营才能有这样的体能和野外追踪本领,要是换做一般的民团军,德尔加多肯定已经逃脱追捕了。士兵从腰间取出特制的拇指拷,将德尔加多双手按到背后拷住了,这才拉住胳膊将他从地上拖起来。

  特战营所使用的这种警用拇指铐也是穿越者们从另一个时空中带来的好东西,虽说算不上什么黑科技,但实用性却非常强。类似特战营这样的外勤作战单位时常都会有抓捕俘虏的任务,如果背负普通型号的铁质镣铐就未免会增加了负荷重量,用绳索又存在安全性不够高的问题,而这样的小型拇指铐体积小重量轻携带方便,拷住目标两手的拇指之后根本无法挣脱,一经试用就得到了特战营战士们的好评,然后迅列装。

  抓捕小分队押着德尔加多回到山泉处与其他人会和,在查看了德尔加多遗留在山泉边的个人物品之后,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昭然若揭。侦察排长就算看不懂西班牙文,但至少也知道写信所用的这种羊皮纸和信笺上的蜡封绝对不是一个高山部落应该会有的东西。侦察排长敢拿脑袋担保,这家伙跟山下淡水河边的西班牙人绝对有着某种密切的关系。

  将其押回大本营之后,很快真相便被揭穿。求救信上有西班牙上尉为德尔加多的背书,而昨晚抓捕的俘虏们押出来认人之后,也都指认了德尔加多的身份。德尔加多见自己前一天所安排的炮灰大多都被海汉军捕获,没露面的想必也是凶多吉少了,当下更是感到绝望,心知圣多明哥城是大势已去了,不可能再有什么援军来解救这里的危局了。

  “德尔加多……原来就是这家伙制定的求援计划,倒是有点新意……不过看他样子,好像不是西班牙人?”高桥南听完排长的自吹自擂和翻译的汇报之后,在脑海里把整件事情已经穿在了一起。

  “禀告营长,此人乃是吕宋岛上的土人,依附西班牙人之后,才得了这么一个西番的名字。”翻译立刻恭敬地解释道。这翻译是商务部的人,幼年曾经随父辈在吕宋岛待过几年,回到大明后家道中落,后来被广东移民处招揽回来,因其粗通一点西班牙语,又知晓一些马尼拉的贸易状况,便被分到了商务部。后来跟着施耐德进修了一段时间的西语,在军方要求之下被借调到了澎湖,又随军出征到了这里,帮着审讯俘虏查看书信,倒是挥了不小的作用。当然了,他在这里的表现都会随着军方的报告回到商务部的上司那里,并且成为他今后继续晋升的资本之一。

  “这个家伙暂时不要把他跟其他俘虏关在一起,单独收监!”高桥南的直觉认为德尔加多是一个危险分子,跟别的战俘关在一起,天知道他又会策划出什么鸟事。

  “军爷,小人愿为贵军出力,拿下这圣多明哥城!”冷不防那德尔加多居然冒出了几句音生硬但还算流利的汉语,这家伙竟然是能听能说的,先前众人都还以为他只会说西班牙语而已。

  “你这家伙,倒是心机很重啊!”高桥南本来正准备要离开,听到这句话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向跪伏在地的这名敌军士兵。类似这样的危险人物,他是打算战后送去黑土港的煤窑或者石碌深山的矿场,在那种地方修地球修到死为止。反正也不会说汉语,留着的利用价值不大。

  但很显然这家伙被抓到之后一直都在察言观色,盘算形势。侦察排长刚才在这里大谈如何在山中追捕他的过程,显然也被这家伙听了个十足十。大概是最后高桥南说的那句“单独收监”,让他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这才会跳出来替自己求情。

  德尔加多的举动至少释放了两个明确的信息:第一,我可以在攻城战中帮到你们,第二,我懂汉语并且能够和你们顺畅地沟通。他在用这样的方式向高桥南标明,自己还是有价值的。

  但高桥南却并不欣赏德尔加多的表现,他作为武士出身,对于忠诚的重视程度非常高。尽管双方目前是敌人的立场,但高桥南也绝对不会欣赏一个一言不合就立刻卖主求荣的叛徒。当然他也知道这家伙大概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保下自己的性命,但却很难接受德尔加多在这个过程中所耍的心眼。...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