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零四章 围困

第八百零四章 围困

  格斯曼不是太能理解海汉的做法,西班牙在远东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如荷兰这样的欧洲国家,与海汉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双方也没有交恶的纪录,怎么这帮武装商人会毫无征兆地说动手就动手。话说回来,这淡水河穷山恶水的地方,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源,西班牙人自己都有点想收手不干放弃这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殖民据点了,为什么海汉人居然还派出军队来这里滋事?难道他们以为这里的土地里藏着黄金吗?

  倒是他手下这位洛佩斯上尉大概是出于军人的天职,对海汉这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多少还有一些了解,向他解释道:“大人,海汉人最近几年从南向北扩张的势头非常快,他们占领澎湖之后也并没有就此满足,我听说他们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派船前往福尔摩沙南方的海岸活动。对他们来说,或许除了大明帝国之外,其他势力都会被他们当做对手和敌人看待。”

  “南边不是荷兰人的地盘吗?他们真能忍气吞声看着外人踩进来?”格斯曼狐疑地问道。要是干这事的是西班牙人,估计荷兰人早就跳脚了。他们这几年明的暗的可是对台北的西班牙据点动了不少手脚,只是迫于实力有限,没法把西班牙人彻底赶出这一地区罢了。如果不是格斯曼也知道荷兰人与海汉人之间素有不合,他真有点怀疑是不是荷兰人花钱雇佣了海汉人的军队来这里找麻烦。

  “这个就不清楚了……大概荷兰人也拿他们毫无办法吧。”洛佩斯的情报来源也极为有限,虽然比格斯曼知道的多一些,但对于台南地区目前的形势变化也并不清楚。他仅能从旧有的情报中判断荷兰人大概是因为在海汉民团手下吃过败仗,加之巴达维亚去年出事让大员港无法获得后方支援,因而对海汉的“入侵”行为不能进行有效抵抗。当然了,相比荷兰人的无力,自家目前的处境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吧,先别管该死的荷兰人了,这些海汉人……真的打算要攻打我们的城堡吗?”格斯曼对此仍是有些半信半疑,因为圣多明哥城里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用战争去争抢的东西。

  “我个人认为……他们攻打这里的原因,或许只是要拿下福尔摩沙西海岸的完全控制权。”洛佩斯的猜测虽不全中,但亦不远矣。

  “好吧,不管如何我们是不能向这些入侵者投降的,亲爱的洛佩斯上尉,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能够将他们驱逐出去,对吗?”既然战争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为今之计格斯曼就只能依赖于军人的表现了。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行政官员,对于作战这类事务基本上是一窍不通,也没有主动插手干预军方行动的意愿。洛佩斯在过去的几年中数次击退了荷兰人和土著的武装袭扰,表现十分稳定,也是格斯曼现在唯一所能依赖的对象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格斯曼不是太能理解海汉的做法,西班牙在远东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如荷兰这样的欧洲国家,与海汉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双方也没有交恶的纪录,怎么这帮武装商人会毫无征兆地说动手就动手。话说回来,这淡水河穷山恶水的地方,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源,西班牙人自己都有点想收手不干放弃这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殖民据点了,为什么海汉人居然还派出军队来这里滋事?难道他们以为这里的土地里藏着黄金吗?

  倒是他手下这位洛佩斯上尉大概是出于军人的天职,对海汉这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多少还有一些了解,向他解释道:“大人,海汉人最近几年从南向北扩张的势头非常快,他们占领澎湖之后也并没有就此满足,我听说他们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派船前往福尔摩沙南方的海岸活动。对他们来说,或许除了大明帝国之外,其他势力都会被他们当做对手和敌人看待。”

  “南边不是荷兰人的地盘吗?他们真能忍气吞声看着外人踩进来?”格斯曼狐疑地问道。要是干这事的是西班牙人,估计荷兰人早就跳脚了。他们这几年明的暗的可是对台北的西班牙据点动了不少手脚,只是迫于实力有限,没法把西班牙人彻底赶出这一地区罢了。如果不是格斯曼也知道荷兰人与海汉人之间素有不合,他真有点怀疑是不是荷兰人花钱雇佣了海汉人的军队来这里找麻烦。

  “这个就不清楚了……大概荷兰人也拿他们毫无办法吧。”洛佩斯的情报来源也极为有限,虽然比格斯曼知道的多一些,但对于台南地区目前的形势变化也并不清楚。他仅能从旧有的情报中判断荷兰人大概是因为在海汉民团手下吃过败仗,加之巴达维亚去年出事让大员港无法获得后方支援,因而对海汉的“入侵”行为不能进行有效抵抗。当然了,相比荷兰人的无力,自家目前的处境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吧,先别管该死的荷兰人了,这些海汉人……真的打算要攻打我们的城堡吗?”格斯曼对此仍是有些半信半疑,因为圣多明哥城里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用战争去争抢的东西。

  “我个人认为……他们攻打这里的原因,或许只是要拿下福尔摩沙西海岸的完全控制权。”洛佩斯的猜测虽不全中,但亦不远矣。

  “好吧,不管如何我们是不能向这些入侵者投降的,亲爱的洛佩斯上尉,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能够将他们驱逐出去,对吗?”既然战争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为今之计格斯曼就只能依赖于军人的表现了。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行政官员,对于作战这类事务基本上是一窍不通,也没有主动插手干预军方行动的意愿。洛佩斯在过去的几年中数次击退了荷兰人和土著的武装袭扰,表现十分稳定,也是格斯曼现在唯一所能依赖的对象了。格斯曼不是太能理解海汉的做法,西班牙在远东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如荷兰这样的欧洲国家,与海汉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双方也没有交恶的纪录,怎么这帮武装商人会毫无征兆地说动手就动手。话说回来,这淡水河穷山恶水的地方,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源,西班牙人自己都有点想收手不干放弃这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殖民据点了,为什么海汉人居然还派出军队来这里滋事?难道他们以为这里的土地里藏着黄金吗?

  倒是他手下这位洛佩斯上尉大概是出于军人的天职,对海汉这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多少还有一些了解,向他解释道:“大人,海汉人最近几年从南向北扩张的势头非常快,他们占领澎湖之后也并没有就此满足,我听说他们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派船前往福尔摩沙南方的海岸活动。对他们来说,或许除了大明帝国之外,其他势力都会被他们当做对手和敌人看待。”

  “南边不是荷兰人的地盘吗?他们真能忍气吞声看着外人踩进来?”格斯曼狐疑地问道。要是干这事的是西班牙人,估计荷兰人早就跳脚了。他们这几年明的暗的可是对台北的西班牙据点动了不少手脚,只是迫于实力有限,没法把西班牙人彻底赶出这一地区罢了。如果不是格斯曼也知道荷兰人与海汉人之间素有不合,他真有点怀疑是不是荷兰人花钱雇佣了海汉人的军队来这里找麻烦。

  “这个就不清楚了……大概荷兰人也拿他们毫无办法吧。”洛佩斯的情报来源也极为有限,虽然比格斯曼知道的多一些,但对于台南地区目前的形势变化也并不清楚。他仅能从旧有的情报中判断荷兰人大概是因为在海汉民团手下吃过败仗,加之巴达维亚去年出事让大员港无法获得后方支援,因而对海汉的“入侵”行为不能进行有效抵抗。当然了,相比荷兰人的无力,自家目前的处境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吧,先别管该死的荷兰人了,这些海汉人……真的打算要攻打我们的城堡吗?”格斯曼对此仍是有些半信半疑,因为圣多明哥城里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用战争去争抢的东西。

  “我个人认为……他们攻打这里的原因,或许只是要拿下福尔摩沙西海岸的完全控制权。”洛佩斯的猜测虽不全中,但亦不远矣。

  “好吧,不管如何我们是不能向这些入侵者投降的,亲爱的洛佩斯上尉,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能够将他们驱逐出去,对吗?”既然战争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为今之计格斯曼就只能依赖于军人的表现了。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行政官员,对于作战这类事务基本上是一窍不通,也没有主动插手干预军方行动的意愿。洛佩斯在过去的几年中数次击退了荷兰人和土著的武装袭扰,表现十分稳定,也是格斯曼现在唯一所能依赖的对象了。格斯曼不是太能理解海汉的做法,西班牙在远东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如荷兰这样的欧洲国家,与海汉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双方也没有交恶的纪录,怎么这帮武装商人会毫无征兆地说动手就动手。话说回来,这淡水河穷山恶水的地方,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源,西班牙人自己都有点想收手不干放弃这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殖民据点了,为什么海汉人居然还派出军队来这里滋事?难道他们以为这里的土地里藏着黄金吗?

  倒是他手下这位洛佩斯上尉大概是出于军人的天职,对海汉这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多少还有一些了解,向他解释道:“大人,海汉人最近几年从南向北扩张的势头非常快,他们占领澎湖之后也并没有就此满足,我听说他们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派船前往福尔摩沙南方的海岸活动。对他们来说,或许除了大明帝国之外,其他势力都会被他们当做对手和敌人看待。”

  “南边不是荷兰人的地盘吗?他们真能忍气吞声看着外人踩进来?”格斯曼狐疑地问道。要是干这事的是西班牙人,估计荷兰人早就跳脚了。他们这几年明的暗的可是对台北的西班牙据点动了不少手脚,只是迫于实力有限,没法把西班牙人彻底赶出这一地区罢了。如果不是格斯曼也知道荷兰人与海汉人之间素有不合,他真有点怀疑是不是荷兰人花钱雇佣了海汉人的军队来这里找麻烦。

  “这个就不清楚了……大概荷兰人也拿他们毫无办法吧。”洛佩斯的情报来源也极为有限,虽然比格斯曼知道的多一些,但对于台南地区目前的形势变化也并不清楚。他仅能从旧有的情报中判断荷兰人大概是因为在海汉民团手下吃过败仗,加之巴达维亚去年出事让大员港无法获得后方支援,因而对海汉的“入侵”行为不能进行有效抵抗。当然了,相比荷兰人的无力,自家目前的处境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吧,先别管该死的荷兰人了,这些海汉人……真的打算要攻打我们的城堡吗?”格斯曼对此仍是有些半信半疑,因为圣多明哥城里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用战争去争抢的东西。

  “我个人认为……他们攻打这里的原因,或许只是要拿下福尔摩沙西海岸的完全控制权。”洛佩斯的猜测虽不全中,但亦不远矣。

  “好吧,不管如何我们是不能向这些入侵者投降的,亲爱的洛佩斯上尉,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能够将他们驱逐出去,对吗?”既然战争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为今之计格斯曼就只能依赖于军人的表现了。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行政官员,对于作战这类事务基本上是一窍不通,也没有主动插手干预军方行动的意愿。洛佩斯在过去的几年中数次击退了荷兰人和土著的武装袭扰,表现十分稳定,也是格斯曼现在唯一所能依赖的对象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