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百零一章 陷入困境

第八百零一章 陷入困境

  海汉对外发动战争一向都有十分明确的目的性,要嘛为了土地,要嘛为了人口,要嘛为了特殊战略要冲,要嘛为了重要资源出产地,认准目标之后果断出手,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类似台北这种有金矿蕴藏的地区,又恰好在海汉伸手可及的范围之内,那自然是要划到自己名下才说得过去。至于说目前占领当地的西班牙人会怎么想,海汉并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就像西班牙人绝对不会去考虑当地土著对于他们这些外来入侵者的感受一样。

  以另一个时空中的状况作为参考,金瓜石地区作为东亚重要的产金地,前前后后采掘了近百年时间,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把这里的矿脉挖得差不多,可见其蕴藏量还是相当可观的。如果以海汉过去发动对外战争的军费花销来衡量,那攻打台北的行动铁定是包赚不赔。既然能够获得大笔的经济收益,那么穷兵黩武、军费太高之类的反对理由就不是那么有力了。至于质疑特战营战斗力这样的说法,也没人会当真,那可是海汉民团中战绩最为卓著,人员组成最精英化的两栖部队,又有钱天敦立下的必胜军令状,实在没什么可担忧的。

  当然了,既然要马跑,那就先得喂马吃个饱,作战所需的物资还是需要及早开始调拨。另外钱天敦虽然在报告中声称澎湖驻军已经足够完成相应作战任务,无需再另行派遣部队协同,但考虑到部队出征后可能造成的防御空虚,军委还是准备临时从香港岛的军事基地调半支舰队过去协防。

  海汉这边开始紧锣密鼓地悄悄进行战前准备的时候,台北的西班牙人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靠近。鸡笼港的圣萨尔瓦多城中,本地最高长官阿尔卡拉索正在面色铁青地对手下人发泄自己的不满:“已经整整六天了!这帮懒鬼还没有修好我的盔甲,他们真是不想再吃这碗饭了吗?”

  手下人战战兢兢地应道:“大人,铁匠铺的何塞已经失踪八天了,他那几个学徒就只能打打杂,修理盔甲这种精细活儿是做不了的。”

  “城堡就这么大点地方,八天时间还找不到他吗?”阿尔卡拉索没好气地骂道:“都是饭桶!这么长时间找个酒鬼都找不到!”

  “大人,我们已经城内城外到处找过,也去酒馆问了那天见过何塞的所有人,只怕……是找不回来了。”手下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当天有人看到何塞喝得醉醺醺地离开酒馆,朝着码头的方向去了。晚间码头上没有照明,说不定他是掉进海里了。”

  阿尔卡拉索默然半晌才道:“这个酒鬼淹死了事小,耽搁本地的日常事务才麻烦。还指望他能带几个学徒出来,分配到圣多明哥城做事,结果带这么久,就只教会了他们生炉子!要从马尼拉申请分配铁匠过来,这一去一来又得一两个月才能办好……传我的命令,把何塞这个混蛋的铁匠铺充公!”

  正如倒霉的何塞所预料的那样,阿尔卡拉索大人可不会发动人力去海里给他捞尸,只会即刻将他的个人财产全部充公——其实也就是充进了阿尔卡拉索的私人口袋当中。上层人物所在意的并不是他这个小铁匠的生死,仅仅只是萨尔瓦多城里没有铁匠之后所造成的不便而已。当然并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醉鬼铁匠其实不是因为喝醉了掉进海里喂了鱼,而是被人悄悄掳走了,毕竟他只是个铁匠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唯一的财产就是城堡里的铁匠铺,又没法搬走或者折现,对他下手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阿尔卡拉索骂完之后,心头还是很不舒服。台北这边的条件不好,马尼拉的人根本不愿意过来定居,特别是那些有一技之长的匠人,更是不愿跑来这么远的荒郊野岭受苦。所以鸡笼港的据点建立这么几年,却一直就只有何塞一个职业铁匠,他当初来的时候也是被发配而来,如果不是这样他大概也不可能主动申请来这里落脚。

  何塞一消失,他手下的几个学徒工根本就顶不上来,铁匠铺立刻就陷入停摆状态。这在短时间内或许还不会造成什么麻烦,但时间拖得久了,城堡里的各种事情肯定会受到影响。即便是向马尼拉求援,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来下一个铁匠。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对外发动战争一向都有十分明确的目的性,要嘛为了土地,要嘛为了人口,要嘛为了特殊战略要冲,要嘛为了重要资源出产地,认准目标之后果断出手,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类似台北这种有金矿蕴藏的地区,又恰好在海汉伸手可及的范围之内,那自然是要划到自己名下才说得过去。至于说目前占领当地的西班牙人会怎么想,海汉并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就像西班牙人绝对不会去考虑当地土著对于他们这些外来入侵者的感受一样。

  以另一个时空中的状况作为参考,金瓜石地区作为东亚重要的产金地,前前后后采掘了近百年时间,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把这里的矿脉挖得差不多,可见其蕴藏量还是相当可观的。如果以海汉过去发动对外战争的军费花销来衡量,那攻打台北的行动铁定是包赚不赔。既然能够获得大笔的经济收益,那么穷兵黩武、军费太高之类的反对理由就不是那么有力了。至于质疑特战营战斗力这样的说法,也没人会当真,那可是海汉民团中战绩最为卓著,人员组成最精英化的两栖部队,又有钱天敦立下的必胜军令状,实在没什么可担忧的。

  当然了,既然要马跑,那就先得喂马吃个饱,作战所需的物资还是需要及早开始调拨。另外钱天敦虽然在报告中声称澎湖驻军已经足够完成相应作战任务,无需再另行派遣部队协同,但考虑到部队出征后可能造成的防御空虚,军委还是准备临时从香港岛的军事基地调半支舰队过去协防。

  海汉这边开始紧锣密鼓地悄悄进行战前准备的时候,台北的西班牙人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靠近。鸡笼港的圣萨尔瓦多城中,本地最高长官阿尔卡拉索正在面色铁青地对手下人发泄自己的不满:“已经整整六天了!这帮懒鬼还没有修好我的盔甲,他们真是不想再吃这碗饭了吗?”

  手下人战战兢兢地应道:“大人,铁匠铺的何塞已经失踪八天了,他那几个学徒就只能打打杂,修理盔甲这种精细活儿是做不了的。”

  “城堡就这么大点地方,八天时间还找不到他吗?”阿尔卡拉索没好气地骂道:“都是饭桶!这么长时间找个酒鬼都找不到!”

  “大人,我们已经城内城外到处找过,也去酒馆问了那天见过何塞的所有人,只怕……是找不回来了。”手下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当天有人看到何塞喝得醉醺醺地离开酒馆,朝着码头的方向去了。晚间码头上没有照明,说不定他是掉进海里了。”

  阿尔卡拉索默然半晌才道:“这个酒鬼淹死了事小,耽搁本地的日常事务才麻烦。还指望他能带几个学徒出来,分配到圣多明哥城做事,结果带这么久,就只教会了他们生炉子!要从马尼拉申请分配铁匠过来,这一去一来又得一两个月才能办好……传我的命令,把何塞这个混蛋的铁匠铺充公!”

  正如倒霉的何塞所预料的那样,阿尔卡拉索大人可不会发动人力去海里给他捞尸,只会即刻将他的个人财产全部充公——其实也就是充进了阿尔卡拉索的私人口袋当中。上层人物所在意的并不是他这个小铁匠的生死,仅仅只是萨尔瓦多城里没有铁匠之后所造成的不便而已。当然并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醉鬼铁匠其实不是因为喝醉了掉进海里喂了鱼,而是被人悄悄掳走了,毕竟他只是个铁匠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唯一的财产就是城堡里的铁匠铺,又没法搬走或者折现,对他下手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阿尔卡拉索骂完之后,心头还是很不舒服。台北这边的条件不好,马尼拉的人根本不愿意过来定居,特别是那些有一技之长的匠人,更是不愿跑来这么远的荒郊野岭受苦。所以鸡笼港的据点建立这么几年,却一直就只有何塞一个职业铁匠,他当初来的时候也是被发配而来,如果不是这样他大概也不可能主动申请来这里落脚。

  何塞一消失,他手下的几个学徒工根本就顶不上来,铁匠铺立刻就陷入停摆状态。这在短时间内或许还不会造成什么麻烦,但时间拖得久了,城堡里的各种事情肯定会受到影响。即便是向马尼拉求援,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来下一个铁匠。海汉对外发动战争一向都有十分明确的目的性,要嘛为了土地,要嘛为了人口,要嘛为了特殊战略要冲,要嘛为了重要资源出产地,认准目标之后果断出手,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类似台北这种有金矿蕴藏的地区,又恰好在海汉伸手可及的范围之内,那自然是要划到自己名下才说得过去。至于说目前占领当地的西班牙人会怎么想,海汉并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就像西班牙人绝对不会去考虑当地土著对于他们这些外来入侵者的感受一样。

  以另一个时空中的状况作为参考,金瓜石地区作为东亚重要的产金地,前前后后采掘了近百年时间,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把这里的矿脉挖得差不多,可见其蕴藏量还是相当可观的。如果以海汉过去发动对外战争的军费花销来衡量,那攻打台北的行动铁定是包赚不赔。既然能够获得大笔的经济收益,那么穷兵黩武、军费太高之类的反对理由就不是那么有力了。至于质疑特战营战斗力这样的说法,也没人会当真,那可是海汉民团中战绩最为卓著,人员组成最精英化的两栖部队,又有钱天敦立下的必胜军令状,实在没什么可担忧的。

  当然了,既然要马跑,那就先得喂马吃个饱,作战所需的物资还是需要及早开始调拨。另外钱天敦虽然在报告中声称澎湖驻军已经足够完成相应作战任务,无需再另行派遣部队协同,但考虑到部队出征后可能造成的防御空虚,军委还是准备临时从香港岛的军事基地调半支舰队过去协防。

  海汉这边开始紧锣密鼓地悄悄进行战前准备的时候,台北的西班牙人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靠近。鸡笼港的圣萨尔瓦多城中,本地最高长官阿尔卡拉索正在面色铁青地对手下人发泄自己的不满:“已经整整六天了!这帮懒鬼还没有修好我的盔甲,他们真是不想再吃这碗饭了吗?”

  手下人战战兢兢地应道:“大人,铁匠铺的何塞已经失踪八天了,他那几个学徒就只能打打杂,修理盔甲这种精细活儿是做不了的。”

  “城堡就这么大点地方,八天时间还找不到他吗?”阿尔卡拉索没好气地骂道:“都是饭桶!这么长时间找个酒鬼都找不到!”

  “大人,我们已经城内城外到处找过,也去酒馆问了那天见过何塞的所有人,只怕……是找不回来了。”手下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当天有人看到何塞喝得醉醺醺地离开酒馆,朝着码头的方向去了。晚间码头上没有照明,说不定他是掉进海里了。”

  阿尔卡拉索默然半晌才道:“这个酒鬼淹死了事小,耽搁本地的日常事务才麻烦。还指望他能带几个学徒出来,分配到圣多明哥城做事,结果带这么久,就只教会了他们生炉子!要从马尼拉申请分配铁匠过来,这一去一来又得一两个月才能办好……传我的命令,把何塞这个混蛋的铁匠铺充公!”...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