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九十七章 秘密侦查

第七百九十七章 秘密侦查

  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世人又有几个会不喜欢呢?高桥南虽然出身卑微,又对钱天敦怀有报恩之心,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对这些事情会有排斥感。只是他入伙以来就一直跟在钱天敦身边,几乎从没有起过自立的念头,即便是有了这样的机会,所考虑的也是如何为自家主子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如果不是钱天敦主动提及这方面,他大概也根本就不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动脑子。

  待高桥南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办公室,陈一鑫才开口道:“钱哥,你真打算让高桥南指挥攻打台北的作战?”

  “淡水的西班牙据点可以让他试试,西班牙人在当地就那么点兵力,跟当初安不纳岛上的状况差不多,以高桥南的能力,拿下当地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看耗费多少而已。”钱天敦很淡然地应道:“以我们的海上实力,现在要封锁淡水河口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一旦开战,西班牙人在当地只有一条退路,就是通过台北盆地退向鸡笼港。等打鸡笼港的时候,我再接手亲自指挥。”

  “我倒不是担心高桥南的能力,我是担心三亚那边会有人拿高桥南的身份说事。”陈一鑫解释道。

  “高桥南是1628年就入籍的老归化民了,入伍之后一向忠心耿耿,荣立的战功也不少,再说民团里的外籍归化民军官也不少了,武森早就在海军里当舰长了,也不见有谁说。”钱天敦对此很是不屑:“真要有谁拿他身份说事,我就亲自回三亚去当面打脸!”

  对于归化民的使用和约束,海汉内部一直都是有着不同的声音存在。随着海汉控制区和人口的急扩张,归化民干部身居高位的状况会逐步开始出现,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走势,谁也无法违背。不过军队中的高级军官职位相对比较敏感,很多人多少还是抱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对于外籍归化民军官并不是特别放心。特别是高桥南的日本出身,更是自带仇恨值,他的表现再怎么优异也很难让所有人都消除对他的身份偏见。

  不过钱天敦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坚定地护短,谁找高桥南的麻烦,他就找谁的麻烦。而且他不会像留守海南岛的那些穿越者,顾及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常同事关系,很多话不好扯破脸皮说,对他而言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值得给予必要的尊重之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西班牙人动手?”陈一鑫也不想过多议论高桥南的私事,便主动转移了话题。

  “还得等等。”钱天敦解释道:“关于当地的状况,也不能完全听信于那个小铁匠的一面之词,还是得再想办法多收集一些信息才行。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派一支侦察队到当地去实地查探一下周边环境,把作战计划的细节再完善充实一下。”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世人又有几个会不喜欢呢?高桥南虽然出身卑微,又对钱天敦怀有报恩之心,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对这些事情会有排斥感。只是他入伙以来就一直跟在钱天敦身边,几乎从没有起过自立的念头,即便是有了这样的机会,所考虑的也是如何为自家主子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如果不是钱天敦主动提及这方面,他大概也根本就不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动脑子。

  待高桥南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办公室,陈一鑫才开口道:“钱哥,你真打算让高桥南指挥攻打台北的作战?”

  “淡水的西班牙据点可以让他试试,西班牙人在当地就那么点兵力,跟当初安不纳岛上的状况差不多,以高桥南的能力,拿下当地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看耗费多少而已。”钱天敦很淡然地应道:“以我们的海上实力,现在要封锁淡水河口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一旦开战,西班牙人在当地只有一条退路,就是通过台北盆地退向鸡笼港。等打鸡笼港的时候,我再接手亲自指挥。”

  “我倒不是担心高桥南的能力,我是担心三亚那边会有人拿高桥南的身份说事。”陈一鑫解释道。

  “高桥南是1628年就入籍的老归化民了,入伍之后一向忠心耿耿,荣立的战功也不少,再说民团里的外籍归化民军官也不少了,武森早就在海军里当舰长了,也不见有谁说。”钱天敦对此很是不屑:“真要有谁拿他身份说事,我就亲自回三亚去当面打脸!”

  对于归化民的使用和约束,海汉内部一直都是有着不同的声音存在。随着海汉控制区和人口的急扩张,归化民干部身居高位的状况会逐步开始出现,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走势,谁也无法违背。不过军队中的高级军官职位相对比较敏感,很多人多少还是抱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对于外籍归化民军官并不是特别放心。特别是高桥南的日本出身,更是自带仇恨值,他的表现再怎么优异也很难让所有人都消除对他的身份偏见。

  不过钱天敦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坚定地护短,谁找高桥南的麻烦,他就找谁的麻烦。而且他不会像留守海南岛的那些穿越者,顾及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常同事关系,很多话不好扯破脸皮说,对他而言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值得给予必要的尊重之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西班牙人动手?”陈一鑫也不想过多议论高桥南的私事,便主动转移了话题。

  “还得等等。”钱天敦解释道:“关于当地的状况,也不能完全听信于那个小铁匠的一面之词,还是得再想办法多收集一些信息才行。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派一支侦察队到当地去实地查探一下周边环境,把作战计划的细节再完善充实一下。”

  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世人又有几个会不喜欢呢?高桥南虽然出身卑微,又对钱天敦怀有报恩之心,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对这些事情会有排斥感。只是他入伙以来就一直跟在钱天敦身边,几乎从没有起过自立的念头,即便是有了这样的机会,所考虑的也是如何为自家主子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如果不是钱天敦主动提及这方面,他大概也根本就不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动脑子。

  待高桥南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办公室,陈一鑫才开口道:“钱哥,你真打算让高桥南指挥攻打台北的作战?”

  “淡水的西班牙据点可以让他试试,西班牙人在当地就那么点兵力,跟当初安不纳岛上的状况差不多,以高桥南的能力,拿下当地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看耗费多少而已。”钱天敦很淡然地应道:“以我们的海上实力,现在要封锁淡水河口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一旦开战,西班牙人在当地只有一条退路,就是通过台北盆地退向鸡笼港。等打鸡笼港的时候,我再接手亲自指挥。”

  “我倒不是担心高桥南的能力,我是担心三亚那边会有人拿高桥南的身份说事。”陈一鑫解释道。

  “高桥南是1628年就入籍的老归化民了,入伍之后一向忠心耿耿,荣立的战功也不少,再说民团里的外籍归化民军官也不少了,武森早就在海军里当舰长了,也不见有谁说。”钱天敦对此很是不屑:“真要有谁拿他身份说事,我就亲自回三亚去当面打脸!”

  对于归化民的使用和约束,海汉内部一直都是有着不同的声音存在。随着海汉控制区和人口的急扩张,归化民干部身居高位的状况会逐步开始出现,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走势,谁也无法违背。不过军队中的高级军官职位相对比较敏感,很多人多少还是抱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对于外籍归化民军官并不是特别放心。特别是高桥南的日本出身,更是自带仇恨值,他的表现再怎么优异也很难让所有人都消除对他的身份偏见。

  不过钱天敦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坚定地护短,谁找高桥南的麻烦,他就找谁的麻烦。而且他不会像留守海南岛的那些穿越者,顾及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常同事关系,很多话不好扯破脸皮说,对他而言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值得给予必要的尊重之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西班牙人动手?”陈一鑫也不想过多议论高桥南的私事,便主动转移了话题。

  “还得等等。”钱天敦解释道:“关于当地的状况,也不能完全听信于那个小铁匠的一面之词,还是得再想办法多收集一些信息才行。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派一支侦察队到当地去实地查探一下周边环境,把作战计划的细节再完善充实一下。”

  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世人又有几个会不喜欢呢?高桥南虽然出身卑微,又对钱天敦怀有报恩之心,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对这些事情会有排斥感。只是他入伙以来就一直跟在钱天敦身边,几乎从没有起过自立的念头,即便是有了这样的机会,所考虑的也是如何为自家主子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如果不是钱天敦主动提及这方面,他大概也根本就不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动脑子。

  待高桥南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办公室,陈一鑫才开口道:“钱哥,你真打算让高桥南指挥攻打台北的作战?”

  “淡水的西班牙据点可以让他试试,西班牙人在当地就那么点兵力,跟当初安不纳岛上的状况差不多,以高桥南的能力,拿下当地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看耗费多少而已。”钱天敦很淡然地应道:“以我们的海上实力,现在要封锁淡水河口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一旦开战,西班牙人在当地只有一条退路,就是通过台北盆地退向鸡笼港。等打鸡笼港的时候,我再接手亲自指挥。”

  “我倒不是担心高桥南的能力,我是担心三亚那边会有人拿高桥南的身份说事。”陈一鑫解释道。

  “高桥南是1628年就入籍的老归化民了,入伍之后一向忠心耿耿,荣立的战功也不少,再说民团里的外籍归化民军官也不少了,武森早就在海军里当舰长了,也不见有谁说。”钱天敦对此很是不屑:“真要有谁拿他身份说事,我就亲自回三亚去当面打脸!”

  对于归化民的使用和约束,海汉内部一直都是有着不同的声音存在。随着海汉控制区和人口的急扩张,归化民干部身居高位的状况会逐步开始出现,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走势,谁也无法违背。不过军队中的高级军官职位相对比较敏感,很多人多少还是抱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对于外籍归化民军官并不是特别放心。特别是高桥南的日本出身,更是自带仇恨值,他的表现再怎么优异也很难让所有人都消除对他的身份偏见。

  不过钱天敦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坚定地护短,谁找高桥南的麻烦,他就找谁的麻烦。而且他不会像留守海南岛的那些穿越者,顾及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常同事关系,很多话不好扯破脸皮说,对他而言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值得给予必要的尊重之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对西班牙人动手?”陈一鑫也不想过多议论高桥南的私事,便主动转移了话题。

  “还得等等。”钱天敦解释道:“关于当地的状况,也不能完全听信于那个小铁匠的一面之词,还是得再想办法多收集一些信息才行。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派一支侦察队到当地去实地查探一下周边环境,把作战计划的细节再完善充实一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