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正式入役

第七百九十一章 正式入役

  虽然“进入特战营服役”已经取代了“求个安稳饭碗”,成为了这批新兵的目标,但现实是他们即便结业考核通过,也仍然要面对特战营极高的准入门槛和淘汰率。相较于海汉民团的普通部队,特战营并不是身体健康、个人作战技能合格就够资格加入,对于士兵的单兵素质和忠诚度都有着更高的要求。

  以特战营的作战要求来衡量,仅仅只是服从命令的士兵还称不上是合格的士兵,军官们在挑选新兵的时候会有更为细化的考量标准,大约过五成的新兵,会在这个环节被直接淘汰掉,分配去民团的其他部队服役。而进入特战营的幸运儿,也会在前半年之中再淘汰掉一半,最终能够留下来在这支王牌部队中服役的人,约莫只有最初征兵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

  因此对于参加结业阅兵的新兵们来说,除了激动之外,也怀着对是否能够入选的强烈不安。在阅兵式完成之后,接下来就是宣布合格入选者的名单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人生分水岭,留下和离开的人从此就会踏上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相信各位弟兄都知道了,我们会挑选一部分人留在本地服役。对此各位不要觉得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我们所选出的人只是更符合我们这里的标准而已,离开的人也会去到别的部队为海汉服役。大家都是为了执委会效忠,没有什么区别。”

  在进行了简短的说明之后,高桥南从旁边的随从手中接过一本簿子,高高举起道:“下面我开始宣布入选名单,叫到名字的人,出列到右边依次排队。”

  “卢大虎、郑贵卜、张西……”高桥南开始宣读名单,而被叫到的人高声应完之后,便依照他之前的命令,出列另行排队。

  相比惴惴不安的同伴们,孙真倒是情绪比较稳定。他知道自己入选的可能性非常大,不敢说十成十,至少也有**成,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稳的。

  孙真有这样的底气,主要还是来自于他在新兵训练期间曾经随同侦察部队前往台湾岛。尽管新兵们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独立执行任何任务,但第一次踏上战场的孙真以沉着稳定的表现获得了军官们的赞许。有相熟的老兵曾经在私下不无羡慕地提点过他,上面的大人物比较看好他,虽然孙真不知道所谓大人物是指连长还是职位更高的军官,但他知道自己能留下的可能性非常大。

  “……孙真!”

  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孙真大声应到,然后出列一路小跑到了旁边的入选者队列当中,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那些没被叫到名字的同伴们传来的炽热目光。

  入选的人数不到百人,很快就念完了名单。未能入选者难免有失望之色,而幸运儿们则是不自觉地抬高了下巴,为自己的身份变化而感到骄傲。毕竟他们在过去三个月当中已经被无数次地灌输过成为特战营战士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就算刚才高桥南虚头巴脑地说什么入不入选都一样是为海汉效力,也无法改变新兵们头脑里对于这个身份的看重。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进入特战营服役”已经取代了“求个安稳饭碗”,成为了这批新兵的目标,但现实是他们即便结业考核通过,也仍然要面对特战营极高的准入门槛和淘汰率。相较于海汉民团的普通部队,特战营并不是身体健康、个人作战技能合格就够资格加入,对于士兵的单兵素质和忠诚度都有着更高的要求。

  以特战营的作战要求来衡量,仅仅只是服从命令的士兵还称不上是合格的士兵,军官们在挑选新兵的时候会有更为细化的考量标准,大约过五成的新兵,会在这个环节被直接淘汰掉,分配去民团的其他部队服役。而进入特战营的幸运儿,也会在前半年之中再淘汰掉一半,最终能够留下来在这支王牌部队中服役的人,约莫只有最初征兵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

  因此对于参加结业阅兵的新兵们来说,除了激动之外,也怀着对是否能够入选的强烈不安。在阅兵式完成之后,接下来就是宣布合格入选者的名单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人生分水岭,留下和离开的人从此就会踏上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相信各位弟兄都知道了,我们会挑选一部分人留在本地服役。对此各位不要觉得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我们所选出的人只是更符合我们这里的标准而已,离开的人也会去到别的部队为海汉服役。大家都是为了执委会效忠,没有什么区别。”

  在进行了简短的说明之后,高桥南从旁边的随从手中接过一本簿子,高高举起道:“下面我开始宣布入选名单,叫到名字的人,出列到右边依次排队。”

  “卢大虎、郑贵卜、张西……”高桥南开始宣读名单,而被叫到的人高声应完之后,便依照他之前的命令,出列另行排队。

  相比惴惴不安的同伴们,孙真倒是情绪比较稳定。他知道自己入选的可能性非常大,不敢说十成十,至少也有**成,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稳的。

  孙真有这样的底气,主要还是来自于他在新兵训练期间曾经随同侦察部队前往台湾岛。尽管新兵们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独立执行任何任务,但第一次踏上战场的孙真以沉着稳定的表现获得了军官们的赞许。有相熟的老兵曾经在私下不无羡慕地提点过他,上面的大人物比较看好他,虽然孙真不知道所谓大人物是指连长还是职位更高的军官,但他知道自己能留下的可能性非常大。

  “……孙真!”

  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孙真大声应到,然后出列一路小跑到了旁边的入选者队列当中,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那些没被叫到名字的同伴们传来的炽热目光。

  入选的人数不到百人,很快就念完了名单。未能入选者难免有失望之色,而幸运儿们则是不自觉地抬高了下巴,为自己的身份变化而感到骄傲。毕竟他们在过去三个月当中已经被无数次地灌输过成为特战营战士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就算刚才高桥南虚头巴脑地说什么入不入选都一样是为海汉效力,也无法改变新兵们头脑里对于这个身份的看重。虽然“进入特战营服役”已经取代了“求个安稳饭碗”,成为了这批新兵的目标,但现实是他们即便结业考核通过,也仍然要面对特战营极高的准入门槛和淘汰率。相较于海汉民团的普通部队,特战营并不是身体健康、个人作战技能合格就够资格加入,对于士兵的单兵素质和忠诚度都有着更高的要求。

  以特战营的作战要求来衡量,仅仅只是服从命令的士兵还称不上是合格的士兵,军官们在挑选新兵的时候会有更为细化的考量标准,大约过五成的新兵,会在这个环节被直接淘汰掉,分配去民团的其他部队服役。而进入特战营的幸运儿,也会在前半年之中再淘汰掉一半,最终能够留下来在这支王牌部队中服役的人,约莫只有最初征兵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

  因此对于参加结业阅兵的新兵们来说,除了激动之外,也怀着对是否能够入选的强烈不安。在阅兵式完成之后,接下来就是宣布合格入选者的名单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人生分水岭,留下和离开的人从此就会踏上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相信各位弟兄都知道了,我们会挑选一部分人留在本地服役。对此各位不要觉得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我们所选出的人只是更符合我们这里的标准而已,离开的人也会去到别的部队为海汉服役。大家都是为了执委会效忠,没有什么区别。”

  在进行了简短的说明之后,高桥南从旁边的随从手中接过一本簿子,高高举起道:“下面我开始宣布入选名单,叫到名字的人,出列到右边依次排队。”

  “卢大虎、郑贵卜、张西……”高桥南开始宣读名单,而被叫到的人高声应完之后,便依照他之前的命令,出列另行排队。

  相比惴惴不安的同伴们,孙真倒是情绪比较稳定。他知道自己入选的可能性非常大,不敢说十成十,至少也有**成,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稳的。

  孙真有这样的底气,主要还是来自于他在新兵训练期间曾经随同侦察部队前往台湾岛。尽管新兵们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独立执行任何任务,但第一次踏上战场的孙真以沉着稳定的表现获得了军官们的赞许。有相熟的老兵曾经在私下不无羡慕地提点过他,上面的大人物比较看好他,虽然孙真不知道所谓大人物是指连长还是职位更高的军官,但他知道自己能留下的可能性非常大。

  “……孙真!”

  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孙真大声应到,然后出列一路小跑到了旁边的入选者队列当中,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那些没被叫到名字的同伴们传来的炽热目光。

  入选的人数不到百人,很快就念完了名单。未能入选者难免有失望之色,而幸运儿们则是不自觉地抬高了下巴,为自己的身份变化而感到骄傲。毕竟他们在过去三个月当中已经被无数次地灌输过成为特战营战士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就算刚才高桥南虚头巴脑地说什么入不入选都一样是为海汉效力,也无法改变新兵们头脑里对于这个身份的看重。虽然“进入特战营服役”已经取代了“求个安稳饭碗”,成为了这批新兵的目标,但现实是他们即便结业考核通过,也仍然要面对特战营极高的准入门槛和淘汰率。相较于海汉民团的普通部队,特战营并不是身体健康、个人作战技能合格就够资格加入,对于士兵的单兵素质和忠诚度都有着更高的要求。

  以特战营的作战要求来衡量,仅仅只是服从命令的士兵还称不上是合格的士兵,军官们在挑选新兵的时候会有更为细化的考量标准,大约过五成的新兵,会在这个环节被直接淘汰掉,分配去民团的其他部队服役。而进入特战营的幸运儿,也会在前半年之中再淘汰掉一半,最终能够留下来在这支王牌部队中服役的人,约莫只有最初征兵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

  因此对于参加结业阅兵的新兵们来说,除了激动之外,也怀着对是否能够入选的强烈不安。在阅兵式完成之后,接下来就是宣布合格入选者的名单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人生分水岭,留下和离开的人从此就会踏上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相信各位弟兄都知道了,我们会挑选一部分人留在本地服役。对此各位不要觉得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我们所选出的人只是更符合我们这里的标准而已,离开的人也会去到别的部队为海汉服役。大家都是为了执委会效忠,没有什么区别。”

  在进行了简短的说明之后,高桥南从旁边的随从手中接过一本簿子,高高举起道:“下面我开始宣布入选名单,叫到名字的人,出列到右边依次排队。”

  “卢大虎、郑贵卜、张西……”高桥南开始宣读名单,而被叫到的人高声应完之后,便依照他之前的命令,出列另行排队。

  相比惴惴不安的同伴们,孙真倒是情绪比较稳定。他知道自己入选的可能性非常大,不敢说十成十,至少也有**成,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稳的。

  孙真有这样的底气,主要还是来自于他在新兵训练期间曾经随同侦察部队前往台湾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