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合作开发

第七百八十五章 合作开发

  安西摇头应道:“你要的地皮比李家多,回头他们肯定也会再来找我拿地,势必想着要压住你家的风头。以海汉跟福瑞丰的合作关系,你说我给还是不给?给了之后,你又待如何?”

  广州府李家与海汉之间的渊源,董烟云自然是知道的。当初海汉人初到胜利港,最开始跟海汉人做买卖的,便是李家旗下商号福瑞丰在崖城的分店。而之后海汉主持的所有商业活动,福瑞丰几乎都有份参与,在利用海汉的生产力不断赚取财富的同时,也帮助海汉在大明两广一带打开了市场。双方合作的生意数不胜数,民间也将李家视作海汉在大明的头号代言人,凡是海汉能给予合作伙伴的优惠扶持政策,李家一项都没漏过。

  在这样的关系下,海汉给别家的待遇,李家自然也能享受,批给许心素多少地皮,也不能亏待了李家。这两家要是攀比起来,那肯定就没完没了了。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安西点了两句,董烟云便明白了。

  “那既然如此,还请安总给予同等条件。”董烟云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其实一百五十丈长的码头加上六十亩地皮已经着实不少,要知道他当初在三亚谈下来的专属码头,也不过才三十丈加上十亩地而已,如果不是有李家这个范本,董烟云原本是打算照着以前的拿地标准来谈的。

  这当然没什么问题,钱天敦安排董烟云来高雄港考察,原本就是要拉许心素入伙。这么大的一处港口,要是没有大量的海商参与进来,光靠海汉自己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建成规模。而安西卡着资源不肯一次性批给这两家太多的地,就是怕他们为了彼此攀比而力有不逮,拿了地却无力进行开,那就反而会拖慢港口的整体建设进程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是看完了安西所说的“高雄港一期工程”的规划区域。光是这片区域,就已经跟三亚港差不多大了,而这却仅仅只是高雄港港湾大概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的范围。如果要继续参观那些尚未纳入开计划的区域,靠骑马恐怕就不行了,得换乘船走水路才行。

  午饭的时候,董烟云向安西问到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听说此地土人十分凶残,贵方可有应对之策?”

  这个问题其实他在来高雄的途中就已经问过杨运一次,不过杨运的回答全是套话,并没有什么干货。董烟云猜测杨运或许并不清楚高雄这边的具体安排,因此便直接向安西询问答案。

  “凶残?这个倒是第一次听说。”安西先是愕然,接着便失笑道:“这其中恐怕是有些误会,不知董先生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传言?”

  “在下也是从以前往来此地的汉人游商那里听来的。据说这些土人嗜吃同类,且有诸多非人行径,甚是恐怖。”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安西摇头应道:“你要的地皮比李家多,回头他们肯定也会再来找我拿地,势必想着要压住你家的风头。以海汉跟福瑞丰的合作关系,你说我给还是不给?给了之后,你又待如何?”

  广州府李家与海汉之间的渊源,董烟云自然是知道的。当初海汉人初到胜利港,最开始跟海汉人做买卖的,便是李家旗下商号福瑞丰在崖城的分店。而之后海汉主持的所有商业活动,福瑞丰几乎都有份参与,在利用海汉的生产力不断赚取财富的同时,也帮助海汉在大明两广一带打开了市场。双方合作的生意数不胜数,民间也将李家视作海汉在大明的头号代言人,凡是海汉能给予合作伙伴的优惠扶持政策,李家一项都没漏过。

  在这样的关系下,海汉给别家的待遇,李家自然也能享受,批给许心素多少地皮,也不能亏待了李家。这两家要是攀比起来,那肯定就没完没了了。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安西点了两句,董烟云便明白了。

  “那既然如此,还请安总给予同等条件。”董烟云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其实一百五十丈长的码头加上六十亩地皮已经着实不少,要知道他当初在三亚谈下来的专属码头,也不过才三十丈加上十亩地而已,如果不是有李家这个范本,董烟云原本是打算照着以前的拿地标准来谈的。

  这当然没什么问题,钱天敦安排董烟云来高雄港考察,原本就是要拉许心素入伙。这么大的一处港口,要是没有大量的海商参与进来,光靠海汉自己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建成规模。而安西卡着资源不肯一次性批给这两家太多的地,就是怕他们为了彼此攀比而力有不逮,拿了地却无力进行开,那就反而会拖慢港口的整体建设进程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是看完了安西所说的“高雄港一期工程”的规划区域。光是这片区域,就已经跟三亚港差不多大了,而这却仅仅只是高雄港港湾大概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的范围。如果要继续参观那些尚未纳入开计划的区域,靠骑马恐怕就不行了,得换乘船走水路才行。

  午饭的时候,董烟云向安西问到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听说此地土人十分凶残,贵方可有应对之策?”

  这个问题其实他在来高雄的途中就已经问过杨运一次,不过杨运的回答全是套话,并没有什么干货。董烟云猜测杨运或许并不清楚高雄这边的具体安排,因此便直接向安西询问答案。

  “凶残?这个倒是第一次听说。”安西先是愕然,接着便失笑道:“这其中恐怕是有些误会,不知董先生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传言?”

  “在下也是从以前往来此地的汉人游商那里听来的。据说这些土人嗜吃同类,且有诸多非人行径,甚是恐怖。”安西摇头应道:“你要的地皮比李家多,回头他们肯定也会再来找我拿地,势必想着要压住你家的风头。以海汉跟福瑞丰的合作关系,你说我给还是不给?给了之后,你又待如何?”

  广州府李家与海汉之间的渊源,董烟云自然是知道的。当初海汉人初到胜利港,最开始跟海汉人做买卖的,便是李家旗下商号福瑞丰在崖城的分店。而之后海汉主持的所有商业活动,福瑞丰几乎都有份参与,在利用海汉的生产力不断赚取财富的同时,也帮助海汉在大明两广一带打开了市场。双方合作的生意数不胜数,民间也将李家视作海汉在大明的头号代言人,凡是海汉能给予合作伙伴的优惠扶持政策,李家一项都没漏过。

  在这样的关系下,海汉给别家的待遇,李家自然也能享受,批给许心素多少地皮,也不能亏待了李家。这两家要是攀比起来,那肯定就没完没了了。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安西点了两句,董烟云便明白了。

  “那既然如此,还请安总给予同等条件。”董烟云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其实一百五十丈长的码头加上六十亩地皮已经着实不少,要知道他当初在三亚谈下来的专属码头,也不过才三十丈加上十亩地而已,如果不是有李家这个范本,董烟云原本是打算照着以前的拿地标准来谈的。

  这当然没什么问题,钱天敦安排董烟云来高雄港考察,原本就是要拉许心素入伙。这么大的一处港口,要是没有大量的海商参与进来,光靠海汉自己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建成规模。而安西卡着资源不肯一次性批给这两家太多的地,就是怕他们为了彼此攀比而力有不逮,拿了地却无力进行开,那就反而会拖慢港口的整体建设进程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是看完了安西所说的“高雄港一期工程”的规划区域。光是这片区域,就已经跟三亚港差不多大了,而这却仅仅只是高雄港港湾大概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的范围。如果要继续参观那些尚未纳入开计划的区域,靠骑马恐怕就不行了,得换乘船走水路才行。

  午饭的时候,董烟云向安西问到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听说此地土人十分凶残,贵方可有应对之策?”

  这个问题其实他在来高雄的途中就已经问过杨运一次,不过杨运的回答全是套话,并没有什么干货。董烟云猜测杨运或许并不清楚高雄这边的具体安排,因此便直接向安西询问答案。

  “凶残?这个倒是第一次听说。”安西先是愕然,接着便失笑道:“这其中恐怕是有些误会,不知董先生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传言?”

  “在下也是从以前往来此地的汉人游商那里听来的。据说这些土人嗜吃同类,且有诸多非人行径,甚是恐怖。”安西摇头应道:“你要的地皮比李家多,回头他们肯定也会再来找我拿地,势必想着要压住你家的风头。以海汉跟福瑞丰的合作关系,你说我给还是不给?给了之后,你又待如何?”

  广州府李家与海汉之间的渊源,董烟云自然是知道的。当初海汉人初到胜利港,最开始跟海汉人做买卖的,便是李家旗下商号福瑞丰在崖城的分店。而之后海汉主持的所有商业活动,福瑞丰几乎都有份参与,在利用海汉的生产力不断赚取财富的同时,也帮助海汉在大明两广一带打开了市场。双方合作的生意数不胜数,民间也将李家视作海汉在大明的头号代言人,凡是海汉能给予合作伙伴的优惠扶持政策,李家一项都没漏过。

  在这样的关系下,海汉给别家的待遇,李家自然也能享受,批给许心素多少地皮,也不能亏待了李家。这两家要是攀比起来,那肯定就没完没了了。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安西点了两句,董烟云便明白了。

  “那既然如此,还请安总给予同等条件。”董烟云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其实一百五十丈长的码头加上六十亩地皮已经着实不少,要知道他当初在三亚谈下来的专属码头,也不过才三十丈加上十亩地而已,如果不是有李家这个范本,董烟云原本是打算照着以前的拿地标准来谈的。

  这当然没什么问题,钱天敦安排董烟云来高雄港考察,原本就是要拉许心素入伙。这么大的一处港口,要是没有大量的海商参与进来,光靠海汉自己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建成规模。而安西卡着资源不肯一次性批给这两家太多的地,就是怕他们为了彼此攀比而力有不逮,拿了地却无力进行开,那就反而会拖慢港口的整体建设进程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是看完了安西所说的“高雄港一期工程”的规划区域。光是这片区域,就已经跟三亚港差不多大了,而这却仅仅只是高雄港港湾大概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的范围。如果要继续参观那些尚未纳入开计划的区域,靠骑马恐怕就不行了,得换乘船走水路才行。

  午饭的时候,董烟云向安西问到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听说此地土人十分凶残,贵方可有应对之策?”

  这个问题其实他在来高雄的途中就已经问过杨运一次,不过杨运的回答全是套话,并没有什么干货。董烟云猜测杨运或许并不清楚高雄这边的具体安排,因此便直接向安西询问答案。

  “凶残?这个倒是第一次听说。”安西先是愕然,接着便失笑道:“这其中恐怕是有些误会,不知董先生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传言?”

  “在下也是从以前往来此地的汉人游商那里听来的。据说这些土人嗜吃同类,且有诸多非人行径,甚是恐怖。”...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