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技术迭代

第七百八十二章 技术迭代

  董烟云心急火燎地赶到马公港码头,看到海汉人果然已经备好了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刚才听厉斗说广东的商人已经先行到了台湾岛,他真是有些担心海汉人再玩别的什么花样。

  “董先生,在下是海汉商务部澎湖办事处的杨运,此次去台湾岛考察便由在下陪同先生。”一名身着灰色制服的年轻男子迎上前来,主动向董烟云招呼道。

  “有劳了!”董烟云不敢怠慢,也立刻回礼道。不过他观察之下,看得出这名年轻人应该只是归化民的身份——海汉人身边随时随地都是有武装护卫人员,而这年轻人却是只身在码头上等着,显然身份不是那么重要。但他也知道这种够资格穿海汉式对襟短衫服的归化民干部一般等级都不会太低,因此还是需要表现出恭敬的态度。

  这杨运看到董烟云的随从还带着几箱行李,当下便让船上下来几名船工,帮忙把箱子抬上船。而此时不少民工还在不停往船上搬运货物,不问可知应该是送去台湾岛的补给物资。董烟云见这条船是“探索级”帆船,便向杨运问道:“杨小哥,这是乘民团海军的船去吗?”

  “这不是海军的船,是商务部的公务船。”杨运指了指船头侧舷不是太显眼的深蓝色铜钱标志:“董先生请看。”

  这标志被旁边另一条帆船遮住了大半,董烟云一开始的确是没有注意到。不过他还是心存疑惑:“可为何商船上还有如同战船一样的炮窗?”

  董烟云第一时间将这艘船认成了战船,就是因为船舷上那一排辨识度极高的炮窗,这玩意儿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可要比船头遮了大半的海汉商务部蓝色钱标显眼多了。

  杨运解释道:“这艘船本来是给民团军造的没错,不过下水前因为一些原因,军方不方便接收这条船,所以转给了商务部作为公务船使用。”

  董烟云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心道你们不想要可以卖给我们啊!再来个几十条也不会嫌多啊!当然了,他也不会傻到去追问为什么民团军方不接受这条船的原因,这显然不太可能从对方口中得到真正的答案。

  其实海汉军方没有接收这条船的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工业部已经在今年年中的时候生产出了改进版的“动力III型”船用蒸汽机,而且这一型的蒸汽机还包括了适用于“探索级”和“探险级”的子型号,这就意味着海军舰队中的非主力舰也能得到性能的提升,今后可以逐步用混合动力推进的新船取代现有的纯风力推动的风帆式战船。

  当然了,要全面对海军现有舰船改造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不仅仅涉及到巨额的费用,而且要安排已经多达数十艘的“探索级”和“探险级”战船轮流回到胜利港进行改造也十分麻烦。每艘船都必须进入干船坞开膛破肚,安装蒸汽动力系统无异于一次大修,所消耗的时间、人力和金钱都不是小数目。

  王汤姆等海军将领虽然希望能早日拥有一支傲视天下的蒸汽铁甲舰队,但也知道科技树的攀升急是急不来的。虽然各种蒸汽动机、铁甲舰的设计图里在大数据库中都有现货可用,但工业制造能力的提升度却还跟不上军方的野心。而且海军每年的军费预算有限,也不太可能将现有船只集中在短期内进行改造,更何况改造的费用极其高昂,算下来性价比其实并不高。

  军头们一合计,与其改旧船,倒不如等造新船的时候直接上新装备,旧船到了退役年限就一批批地转为民用,或者是修补修补重新刷个漆,再折价卖给安南、大明这些盟友。至于说已经上了船台造了七七八八的新船,因为是按照海汉民团的军品标准建造,目前并不适合用来直接出口。反正也没几条,军方决定忍痛割爱,直接将其以成本价转让给需要的部门。

  其实海汉内部能用得上帆船的部门也就那么几家,除了军方之外,其他的船只基本都是集中在海运部、商务部、农业部名下。先农业部是不太可能花大价钱采购军方的船,虽然军方已经按造船成本计价,但由于战船的技术规格和造船标准都与民船有着比较大的差异,这个价差对于农业部来说是不值的,同样的价钱几乎可以造出两艘同型号同吨位的民用型渔船了。

  其次海运部肯定也不会接这个锅,这船本来就是海运部下属的造船厂造的,但海军的窘迫局面并不是海运部的责任,也没有义务要为海军接这个锅——要接也行,那折算的成本大概真的就只能计算材料钱了,这样算的话军方肯定也不乐意了,毕竟他们掏给造船厂的预付费用可不止是材料成本而已。

  最后王汤姆找到施耐德,说服对方接下了船台上已经开始安装帆索的两艘“探险级”和一艘“探索级”战船。施耐德一开始也不愿意多花冤枉钱,因为商务部本来自己也在造船厂有同型号商用船只的订单,相比之下造价更低一截,接军方的船反而会多花一笔冤枉钱。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董烟云心急火燎地赶到马公港码头,看到海汉人果然已经备好了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刚才听厉斗说广东的商人已经先行到了台湾岛,他真是有些担心海汉人再玩别的什么花样。

  “董先生,在下是海汉商务部澎湖办事处的杨运,此次去台湾岛考察便由在下陪同先生。”一名身着灰色制服的年轻男子迎上前来,主动向董烟云招呼道。

  “有劳了!”董烟云不敢怠慢,也立刻回礼道。不过他观察之下,看得出这名年轻人应该只是归化民的身份——海汉人身边随时随地都是有武装护卫人员,而这年轻人却是只身在码头上等着,显然身份不是那么重要。但他也知道这种够资格穿海汉式对襟短衫服的归化民干部一般等级都不会太低,因此还是需要表现出恭敬的态度。

  这杨运看到董烟云的随从还带着几箱行李,当下便让船上下来几名船工,帮忙把箱子抬上船。而此时不少民工还在不停往船上搬运货物,不问可知应该是送去台湾岛的补给物资。董烟云见这条船是“探索级”帆船,便向杨运问道:“杨小哥,这是乘民团海军的船去吗?”

  “这不是海军的船,是商务部的公务船。”杨运指了指船头侧舷不是太显眼的深蓝色铜钱标志:“董先生请看。”

  这标志被旁边另一条帆船遮住了大半,董烟云一开始的确是没有注意到。不过他还是心存疑惑:“可为何商船上还有如同战船一样的炮窗?”

  董烟云第一时间将这艘船认成了战船,就是因为船舷上那一排辨识度极高的炮窗,这玩意儿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可要比船头遮了大半的海汉商务部蓝色钱标显眼多了。

  杨运解释道:“这艘船本来是给民团军造的没错,不过下水前因为一些原因,军方不方便接收这条船,所以转给了商务部作为公务船使用。”

  董烟云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心道你们不想要可以卖给我们啊!再来个几十条也不会嫌多啊!当然了,他也不会傻到去追问为什么民团军方不接受这条船的原因,这显然不太可能从对方口中得到真正的答案。

  其实海汉军方没有接收这条船的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工业部已经在今年年中的时候生产出了改进版的“动力III型”船用蒸汽机,而且这一型的蒸汽机还包括了适用于“探索级”和“探险级”的子型号,这就意味着海军舰队中的非主力舰也能得到性能的提升,今后可以逐步用混合动力推进的新船取代现有的纯风力推动的风帆式战船。

  当然了,要全面对海军现有舰船改造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不仅仅涉及到巨额的费用,而且要安排已经多达数十艘的“探索级”和“探险级”战船轮流回到胜利港进行改造也十分麻烦。每艘船都必须进入干船坞开膛破肚,安装蒸汽动力系统无异于一次大修,所消耗的时间、人力和金钱都不是小数目。

  王汤姆等海军将领虽然希望能早日拥有一支傲视天下的蒸汽铁甲舰队,但也知道科技树的攀升急是急不来的。虽然各种蒸汽动机、铁甲舰的设计图里在大数据库中都有现货可用,但工业制造能力的提升度却还跟不上军方的野心。而且海军每年的军费预算有限,也不太可能将现有船只集中在短期内进行改造,更何况改造的费用极其高昂,算下来性价比其实并不高。

  军头们一合计,与其改旧船,倒不如等造新船的时候直接上新装备,旧船到了退役年限就一批批地转为民用,或者是修补修补重新刷个漆,再折价卖给安南、大明这些盟友。至于说已经上了船台造了七七八八的新船,因为是按照海汉民团的军品标准建造,目前并不适合用来直接出口。反正也没几条,军方决定忍痛割爱,直接将其以成本价转让给需要的部门。

  其实海汉内部能用得上帆船的部门也就那么几家,除了军方之外,其他的船只基本都是集中在海运部、商务部、农业部名下。先农业部是不太可能花大价钱采购军方的船,虽然军方已经按造船成本计价,但由于战船的技术规格和造船标准都与民船有着比较大的差异,这个价差对于农业部来说是不值的,同样的价钱几乎可以造出两艘同型号同吨位的民用型渔船了。

  其次海运部肯定也不会接这个锅,这船本来就是海运部下属的造船厂造的,但海军的窘迫局面并不是海运部的责任,也没有义务要为海军接这个锅——要接也行,那折算的成本大概真的就只能计算材料钱了,这样算的话军方肯定也不乐意了,毕竟他们掏给造船厂的预付费用可不止是材料成本而已。

  最后王汤姆找到施耐德,说服对方接下了船台上已经开始安装帆索的两艘“探险级”和一艘“探索级”战船。施耐德一开始也不愿意多花冤枉钱,因为商务部本来自己也在造船厂有同型号商用船只的订单,相比之下造价更低一截,接军方的船反而会多花一笔冤枉钱。董烟云心急火燎地赶到马公港码头,看到海汉人果然已经备好了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刚才听厉斗说广东的商人已经先行到了台湾岛,他真是有些担心海汉人再玩别的什么花样。

  “董先生,在下是海汉商务部澎湖办事处的杨运,此次去台湾岛考察便由在下陪同先生。”一名身着灰色制服的年轻男子迎上前来,主动向董烟云招呼道。

  “有劳了!”董烟云不敢怠慢,也立刻回礼道。不过他观察之下,看得出这名年轻人应该只是归化民的身份——海汉人身边随时随地都是有武装护卫人员,而这年轻人却是只身在码头上等着,显然身份不是那么重要。但他也知道这种够资格穿海汉式对襟短衫服的归化民干部一般等级都不会太低,因此还是需要表现出恭敬的态度。

  这杨运看到董烟云的随从还带着几箱行李,当下便让船上下来几名船工,帮忙把箱子抬上船。而此时不少民工还在不停往船上搬运货物,不问可知应该是送去台湾岛的补给物资。董烟云见这条船是“探索级”帆船,便向杨运问道:“杨小哥,这是乘民团海军的船去吗?”

  “这不是海军的船,是商务部的公务船。”杨运指了指船头侧舷不是太显眼的深蓝色铜钱标志:“董先生请看。”

  这标志被旁边另一条帆船遮住了大半,董烟云一开始的确是没有注意到。不过他还是心存疑惑:“可为何商船上还有如同战船一样的炮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