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眼光独到

第七百六十八章 眼光独到

  “报告长,广东福瑞丰商行的李少东家求见。”

  “哦?他又来三亚了?请他进来吧。”施耐德听到卫兵的报告之后,放下了手里的公文。

  广东福瑞丰商行虽然有三位少东家,但会像这样没有提前预约就临时来到商务部拜会自己的人,大概就只有那位把胜利堡当成自己家一样的三少爷李奈了。

  自从李奈出任“金盾护运”的大掌柜之后,多数时间都在广东,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没事就往胜利港跑,一待就是两三个月了。不过他还是在三亚新城区买了房子,每年至少会到三亚住个十天半个月,与海汉的这些朋友们叙叙旧聊聊天。

  “施总,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李奈一进来便很热络地向施耐德打招呼。

  施耐德跟他也不见外,站起身笑嘻嘻地拱拱手应道:“三少爷这么有空,又来三亚度假了?还是你活得轻松啊,逍遥自在,让人羡慕!”

  “这次来三亚可不是来玩的。”李奈一本正经摆摆手道:“我可是有正事在身的,刚下船就直接来胜利堡找你了。”

  “有什么正事?”施耐德笑道:“莫非是又要娶一房小妾了?话先说在前面,你在广州摆喜酒,人可没法去,只能让驻广办提我送份礼了。”

  李奈两年前已经结婚成家,现在孩子都已经满了周岁了。不过去年娶了一个偏房,当时还专门派了人到三亚来请帖,邀请熟识的海汉高层们去广州府番禺县李家庄喝喜酒。当然了,穿越者们可没清闲到有时间跨海去参加这种应酬活动,所以接到请帖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出席这个喜宴,但都还是通过驻广办给李奈送了贺礼和红包过去。施耐德也是当时接到请帖的其中一人,而他当时正好去广州巡视工作,顺便也就代表海汉执委会去露了一下面说几句贺词,也算是给足了李奈面子。

  李奈苦笑道:“娶什么啊,两个女人在家里就够烦心了,我可没兴趣再娶一个回去让她们把我当成地主来斗。”

  “不用斗地主啊,你再娶一个回家,正好四个人凑一桌麻将了。”施耐德顺势打趣道。

  随着与大明的接触增多,一些海汉独有的娱乐方式,比如扑克牌和后世改进过的麻将玩法,也逐步进入到一些与海汉过从甚密的社会上层人士的生活中,李奈这个海汉文化爱好者自然是学了个十足十。

  “不开玩笑,说真的,我这次来三亚可真是有事。”李奈朝施耐德扬了扬下巴:“就是来找你的。”

  “那就是谈生意咯?”毕竟两人已经结识好几年,施耐德一听李奈这个口气,大致也能猜到几分了。

  “我们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李奈端起秘书刚送来来的热茶润了润喉咙,然后开口道:“听说海汉要在大员岛开荒殖民了?”

  施耐德不动声色地反问道:“你这消息从哪里来的?”

  钱天敦在大员港与荷兰人签署协议才过去几天,目前消息并没有完全传开,算算时间李奈从广州出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才对。

  李奈应道:“看你这反应,那应该是**不离十了。这可不是我从别人那儿打听来的,而是花了很多时间一点一点分析出来的!”

  “哦?你自己分析出来的?那你说来听听。”施耐德手头上也没什么急事,听到李奈的回答也是起了兴趣,想知道这位脑回路奇特的李三少爷到底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李奈见施耐德有兴趣听,当下也是兴奋起来,开始一点点讲述自己的推论过程。

  本书创世中文,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报告长,广东福瑞丰商行的李少东家求见。”

  “哦?他又来三亚了?请他进来吧。”施耐德听到卫兵的报告之后,放下了手里的公文。

  广东福瑞丰商行虽然有三位少东家,但会像这样没有提前预约就临时来到商务部拜会自己的人,大概就只有那位把胜利堡当成自己家一样的三少爷李奈了。

  自从李奈出任“金盾护运”的大掌柜之后,多数时间都在广东,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没事就往胜利港跑,一待就是两三个月了。不过他还是在三亚新城区买了房子,每年至少会到三亚住个十天半个月,与海汉的这些朋友们叙叙旧聊聊天。

  “施总,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李奈一进来便很热络地向施耐德打招呼。

  施耐德跟他也不见外,站起身笑嘻嘻地拱拱手应道:“三少爷这么有空,又来三亚度假了?还是你活得轻松啊,逍遥自在,让人羡慕!”

  “这次来三亚可不是来玩的。”李奈一本正经摆摆手道:“我可是有正事在身的,刚下船就直接来胜利堡找你了。”

  “有什么正事?”施耐德笑道:“莫非是又要娶一房小妾了?话先说在前面,你在广州摆喜酒,人可没法去,只能让驻广办提我送份礼了。”

  李奈两年前已经结婚成家,现在孩子都已经满了周岁了。不过去年娶了一个偏房,当时还专门派了人到三亚来请帖,邀请熟识的海汉高层们去广州府番禺县李家庄喝喜酒。当然了,穿越者们可没清闲到有时间跨海去参加这种应酬活动,所以接到请帖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出席这个喜宴,但都还是通过驻广办给李奈送了贺礼和红包过去。施耐德也是当时接到请帖的其中一人,而他当时正好去广州巡视工作,顺便也就代表海汉执委会去露了一下面说几句贺词,也算是给足了李奈面子。

  李奈苦笑道:“娶什么啊,两个女人在家里就够烦心了,我可没兴趣再娶一个回去让她们把我当成地主来斗。”

  “不用斗地主啊,你再娶一个回家,正好四个人凑一桌麻将了。”施耐德顺势打趣道。

  随着与大明的接触增多,一些海汉独有的娱乐方式,比如扑克牌和后世改进过的麻将玩法,也逐步进入到一些与海汉过从甚密的社会上层人士的生活中,李奈这个海汉文化爱好者自然是学了个十足十。

  “不开玩笑,说真的,我这次来三亚可真是有事。”李奈朝施耐德扬了扬下巴:“就是来找你的。”

  “那就是谈生意咯?”毕竟两人已经结识好几年,施耐德一听李奈这个口气,大致也能猜到几分了。

  “我们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李奈端起秘书刚送来来的热茶润了润喉咙,然后开口道:“听说海汉要在大员岛开荒殖民了?”

  施耐德不动声色地反问道:“你这消息从哪里来的?”

  钱天敦在大员港与荷兰人签署协议才过去几天,目前消息并没有完全传开,算算时间李奈从广州出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才对。

  李奈应道:“看你这反应,那应该是**不离十了。这可不是我从别人那儿打听来的,而是花了很多时间一点一点分析出来的!”

  “哦?你自己分析出来的?那你说来听听。”施耐德手头上也没什么急事,听到李奈的回答也是起了兴趣,想知道这位脑回路奇特的李三少爷到底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李奈见施耐德有兴趣听,当下也是兴奋起来,开始一点点讲述自己的推论过程。“报告长,广东福瑞丰商行的李少东家求见。”

  “哦?他又来三亚了?请他进来吧。”施耐德听到卫兵的报告之后,放下了手里的公文。

  广东福瑞丰商行虽然有三位少东家,但会像这样没有提前预约就临时来到商务部拜会自己的人,大概就只有那位把胜利堡当成自己家一样的三少爷李奈了。

  自从李奈出任“金盾护运”的大掌柜之后,多数时间都在广东,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没事就往胜利港跑,一待就是两三个月了。不过他还是在三亚新城区买了房子,每年至少会到三亚住个十天半个月,与海汉的这些朋友们叙叙旧聊聊天。

  “施总,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李奈一进来便很热络地向施耐德打招呼。

  施耐德跟他也不见外,站起身笑嘻嘻地拱拱手应道:“三少爷这么有空,又来三亚度假了?还是你活得轻松啊,逍遥自在,让人羡慕!”

  “这次来三亚可不是来玩的。”李奈一本正经摆摆手道:“我可是有正事在身的,刚下船就直接来胜利堡找你了。”

  “有什么正事?”施耐德笑道:“莫非是又要娶一房小妾了?话先说在前面,你在广州摆喜酒,人可没法去,只能让驻广办提我送份礼了。”

  李奈两年前已经结婚成家,现在孩子都已经满了周岁了。不过去年娶了一个偏房,当时还专门派了人到三亚来请帖,邀请熟识的海汉高层们去广州府番禺县李家庄喝喜酒。当然了,穿越者们可没清闲到有时间跨海去参加这种应酬活动,所以接到请帖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出席这个喜宴,但都还是通过驻广办给李奈送了贺礼和红包过去。施耐德也是当时接到请帖的其中一人,而他当时正好去广州巡视工作,顺便也就代表海汉执委会去露了一下面说几句贺词,也算是给足了李奈面子。

  李奈苦笑道:“娶什么啊,两个女人在家里就够烦心了,我可没兴趣再娶一个回去让她们把我当成地主来斗。”

  “不用斗地主啊,你再娶一个回家,正好四个人凑一桌麻将了。”施耐德顺势打趣道。

  随着与大明的接触增多,一些海汉独有的娱乐方式,比如扑克牌和后世改进过的麻将玩法,也逐步进入到一些与海汉过从甚密的社会上层人士的生活中,李奈这个海汉文化爱好者自然是学了个十足十。

  “不开玩笑,说真的,我这次来三亚可真是有事。”李奈朝施耐德扬了扬下巴:“就是来找你的。”

  “那就是谈生意咯?”毕竟两人已经结识好几年,施耐德一听李奈这个口气,大致也能猜到几分了。

  “我们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李奈端起秘书刚送来来的热茶润了润喉咙,然后开口道:“听说海汉要在大员岛开荒殖民了?”

  施耐德不动声色地反问道:“你这消息从哪里来的?”

  钱天敦在大员港与荷兰人签署协议才过去几天,目前消息并没有完全传开,算算时间李奈从广州出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才对。

  李奈应道:“看你这反应,那应该是**不离十了。这可不是我从别人那儿打听来的,而是花了很多时间一点一点分析出来的!”

  “哦?你自己分析出来的?那你说来听听。”施耐德手头上也没什么急事,听到李奈的回答也是起了兴趣,想知道这位脑回路奇特的李三少爷到底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李奈见施耐德有兴趣听,当下也是兴奋起来,开始一点点讲述自己的推论过程。“报告长,广东福瑞丰商行的李少东家求见。”

  “哦?他又来三亚了?请他进来吧。”施耐德听到卫兵的报告之后,放下了手里的公文。

  广东福瑞丰商行虽然有三位少东家,但会像这样没有提前预约就临时来到商务部拜会自己的人,大概就只有那位把胜利堡当成自己家一样的三少爷李奈了。

  自从李奈出任“金盾护运”的大掌柜之后,多数时间都在广东,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没事就往胜利港跑,一待就是两三个月了。不过他还是在三亚新城区买了房子,每年至少会到三亚住个十天半个月,与海汉的这些朋友们叙叙旧聊聊天。

  “施总,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李奈一进来便很热络地向施耐德打招呼。

  施耐德跟他也不见外,站起身笑嘻嘻地拱拱手应道:“三少爷这么有空,又来三亚度假了?还是你活得轻松啊,逍遥自在,让人羡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