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六十六章 重口味的土人

第七百六十六章 重口味的土人

  马卡道族与其他生活在台湾西部平原上平埔族土著一样,是以女性为主的母系社会体系,在以“社”为单位的村寨当中,主持重要事务的多是德高望重的女性成员。对于这些还处在比较原始社会状态的土著部落来说,万事不决都要通过卜卦之类的手段来得到结果,而在社中负责主持祭奠、消灾治病、卜卦驱魔之类事务的尪姨,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就可以视为阿加社的主事人了。

  不过将如何对待海汉人到来这件事交给巫师占卜来决定,其结果就不可控了,这种风险可不是海汉乐于见到的。但钱天敦也不想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把对方逼得太紧引起不必要的反感,当下还是很客气地送走了土著代表。

  阿加社是距离打狗海岸最近的一个土著部落,人口据说在千人以上,虽然与海汉这个庞然大物相比算不了什么,但如果能够与未来的海汉移民和平相处,钱天敦也并不希望使用武力手段去驱逐或者消灭这些土人。而且一旦处理不妥,引起了整个马卡道族乃至更多土著族群的反弹,那就会给殖民地的建立带来更大的麻烦了。

  “这些土人还真是麻烦。”冷眼旁观了整个谈判过程的高桥南在结束后终于吐槽道:“给他们承诺了这么多还叽叽歪歪的,当初在海南岛的时候,黎峒苗寨的人都没这么难缠!”

  “黎峒苗寨的人肯服从我们,那不单单是我们开出的条件足够好,还因为外部的环境也对我们有利。”钱天敦耐心地向高桥南解释道:“他们一向都是听从官府的命令,但当官府变成我们的时候,他们的服从对象自然也就跟着改变了。这里的土著人又没有官府压着他们,对他们来说没有谁的指令是必须要服从的,我们要嘛用武力手段胁迫他们服从,要嘛就只能利诱了。”

  高桥南应道:“这些土人装备太差,又没经过正规的训练,没什么好打的。倒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喜欢玻璃,那今后就用玻璃器雇佣他们好了,我们可以在这里建一个玻璃厂,他们要多少就给他们多少!”

  钱天敦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他们对玻璃感兴趣只是因为以前没见过,感到新奇而已。要是这玩意儿随处可见,哪还会有什么想法。难道你会对玻璃酒瓶感兴趣吗?”

  “大人教训得是。”高桥南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挠挠头尴尬地应道:“不过要是这些土人卜卦出来的结果是不同意跟我们合作,那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了。”

  “我们跟这里的土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任何的过节仇恨,不肯跟我们合作,多半只是条件没开到位。具体的条件可以等他们那边有了答复之后再议,再说我们手上也不是只有玻璃和酒这点东西,总会找到他们抗拒不了的东西。”钱天敦倒是显得信心满满。

  高桥南没有再就这个问题与钱天敦辩论,而是从旁边拿了刚才土人送来的礼物打量起来:“这明明是腌的鹿腿,为什么要叫做肉笋?”

  知情的本地渔民在旁边应道:“这位军爷,这些土人吃的肉食全都是用盐腌渍,待其**生虫之后才食用,据他们说与嫩笋的口感相似,是以称之为肉笋。”

  “生虫?”高桥南一听立刻将这鹿腿扔到地上,掩住口鼻上前,用腰刀划开肉,果然看到其中有白花花的蛆虫蠕动。饶是他在战场上杀人如砍瓜切菜一般,看到这一幕也险些干呕出来。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钱天敦,此时也不禁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南闯北这么几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重口味。

  那渔民倒是见怪不怪,继续说道:“我们初来这边定居之时,阿加社的人为表示友好,送来不少腌鱼、腌兔和鹿的内脏,俱是如此制成。起初还以为是他们借此要警告并驱逐我们,后来才知道他们竟然视其为美食。”

  高桥南侧过头看了看装着酒的瓦罐,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这个酒……不会也有……什么古怪吧?”

  那渔民应道:“酒倒是没差别,都是用谷物酿的。不过土人喜酸,所以他们酿出的酒也有股酸味。”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卡道族与其他生活在台湾西部平原上平埔族土著一样,是以女性为主的母系社会体系,在以“社”为单位的村寨当中,主持重要事务的多是德高望重的女性成员。对于这些还处在比较原始社会状态的土著部落来说,万事不决都要通过卜卦之类的手段来得到结果,而在社中负责主持祭奠、消灾治病、卜卦驱魔之类事务的尪姨,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就可以视为阿加社的主事人了。

  不过将如何对待海汉人到来这件事交给巫师占卜来决定,其结果就不可控了,这种风险可不是海汉乐于见到的。但钱天敦也不想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把对方逼得太紧引起不必要的反感,当下还是很客气地送走了土著代表。

  阿加社是距离打狗海岸最近的一个土著部落,人口据说在千人以上,虽然与海汉这个庞然大物相比算不了什么,但如果能够与未来的海汉移民和平相处,钱天敦也并不希望使用武力手段去驱逐或者消灭这些土人。而且一旦处理不妥,引起了整个马卡道族乃至更多土著族群的反弹,那就会给殖民地的建立带来更大的麻烦了。

  “这些土人还真是麻烦。”冷眼旁观了整个谈判过程的高桥南在结束后终于吐槽道:“给他们承诺了这么多还叽叽歪歪的,当初在海南岛的时候,黎峒苗寨的人都没这么难缠!”

  “黎峒苗寨的人肯服从我们,那不单单是我们开出的条件足够好,还因为外部的环境也对我们有利。”钱天敦耐心地向高桥南解释道:“他们一向都是听从官府的命令,但当官府变成我们的时候,他们的服从对象自然也就跟着改变了。这里的土著人又没有官府压着他们,对他们来说没有谁的指令是必须要服从的,我们要嘛用武力手段胁迫他们服从,要嘛就只能利诱了。”

  高桥南应道:“这些土人装备太差,又没经过正规的训练,没什么好打的。倒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喜欢玻璃,那今后就用玻璃器雇佣他们好了,我们可以在这里建一个玻璃厂,他们要多少就给他们多少!”

  钱天敦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他们对玻璃感兴趣只是因为以前没见过,感到新奇而已。要是这玩意儿随处可见,哪还会有什么想法。难道你会对玻璃酒瓶感兴趣吗?”

  “大人教训得是。”高桥南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挠挠头尴尬地应道:“不过要是这些土人卜卦出来的结果是不同意跟我们合作,那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了。”

  “我们跟这里的土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任何的过节仇恨,不肯跟我们合作,多半只是条件没开到位。具体的条件可以等他们那边有了答复之后再议,再说我们手上也不是只有玻璃和酒这点东西,总会找到他们抗拒不了的东西。”钱天敦倒是显得信心满满。

  高桥南没有再就这个问题与钱天敦辩论,而是从旁边拿了刚才土人送来的礼物打量起来:“这明明是腌的鹿腿,为什么要叫做肉笋?”

  知情的本地渔民在旁边应道:“这位军爷,这些土人吃的肉食全都是用盐腌渍,待其**生虫之后才食用,据他们说与嫩笋的口感相似,是以称之为肉笋。”

  “生虫?”高桥南一听立刻将这鹿腿扔到地上,掩住口鼻上前,用腰刀划开肉,果然看到其中有白花花的蛆虫蠕动。饶是他在战场上杀人如砍瓜切菜一般,看到这一幕也险些干呕出来。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钱天敦,此时也不禁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南闯北这么几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重口味。

  那渔民倒是见怪不怪,继续说道:“我们初来这边定居之时,阿加社的人为表示友好,送来不少腌鱼、腌兔和鹿的内脏,俱是如此制成。起初还以为是他们借此要警告并驱逐我们,后来才知道他们竟然视其为美食。”

  高桥南侧过头看了看装着酒的瓦罐,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这个酒……不会也有……什么古怪吧?”

  那渔民应道:“酒倒是没差别,都是用谷物酿的。不过土人喜酸,所以他们酿出的酒也有股酸味。”

  马卡道族与其他生活在台湾西部平原上平埔族土著一样,是以女性为主的母系社会体系,在以“社”为单位的村寨当中,主持重要事务的多是德高望重的女性成员。对于这些还处在比较原始社会状态的土著部落来说,万事不决都要通过卜卦之类的手段来得到结果,而在社中负责主持祭奠、消灾治病、卜卦驱魔之类事务的尪姨,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就可以视为阿加社的主事人了。

  不过将如何对待海汉人到来这件事交给巫师占卜来决定,其结果就不可控了,这种风险可不是海汉乐于见到的。但钱天敦也不想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把对方逼得太紧引起不必要的反感,当下还是很客气地送走了土著代表。

  阿加社是距离打狗海岸最近的一个土著部落,人口据说在千人以上,虽然与海汉这个庞然大物相比算不了什么,但如果能够与未来的海汉移民和平相处,钱天敦也并不希望使用武力手段去驱逐或者消灭这些土人。而且一旦处理不妥,引起了整个马卡道族乃至更多土著族群的反弹,那就会给殖民地的建立带来更大的麻烦了。

  “这些土人还真是麻烦。”冷眼旁观了整个谈判过程的高桥南在结束后终于吐槽道:“给他们承诺了这么多还叽叽歪歪的,当初在海南岛的时候,黎峒苗寨的人都没这么难缠!”

  “黎峒苗寨的人肯服从我们,那不单单是我们开出的条件足够好,还因为外部的环境也对我们有利。”钱天敦耐心地向高桥南解释道:“他们一向都是听从官府的命令,但当官府变成我们的时候,他们的服从对象自然也就跟着改变了。这里的土著人又没有官府压着他们,对他们来说没有谁的指令是必须要服从的,我们要嘛用武力手段胁迫他们服从,要嘛就只能利诱了。”

  高桥南应道:“这些土人装备太差,又没经过正规的训练,没什么好打的。倒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喜欢玻璃,那今后就用玻璃器雇佣他们好了,我们可以在这里建一个玻璃厂,他们要多少就给他们多少!”

  钱天敦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他们对玻璃感兴趣只是因为以前没见过,感到新奇而已。要是这玩意儿随处可见,哪还会有什么想法。难道你会对玻璃酒瓶感兴趣吗?”

  “大人教训得是。”高桥南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挠挠头尴尬地应道:“不过要是这些土人卜卦出来的结果是不同意跟我们合作,那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了。”

  “我们跟这里的土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任何的过节仇恨,不肯跟我们合作,多半只是条件没开到位。具体的条件可以等他们那边有了答复之后再议,再说我们手上也不是只有玻璃和酒这点东西,总会找到他们抗拒不了的东西。”钱天敦倒是显得信心满满。

  高桥南没有再就这个问题与钱天敦辩论,而是从旁边拿了刚才土人送来的礼物打量起来:“这明明是腌的鹿腿,为什么要叫做肉笋?”

  知情的本地渔民在旁边应道:“这位军爷,这些土人吃的肉食全都是用盐腌渍,待其**生虫之后才食用,据他们说与嫩笋的口感相似,是以称之为肉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2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