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打狗港

第七百六十五章 打狗港

  钱天敦的这个想法,当然是为军方的打算更多一些。海汉海运部目前下属的造船厂除了位于三亚的胜利港造船厂之外,还在黑土港、儋州两地也建有船厂,只是建造能力远不及总部。此外在香港岛、金兰湾两处,也已经有正处于修建之中的船厂。不过这些船厂的位置对于一心想要把海上势力范围向东向北扩张的军方来说着实远了一点,今后部署在福建海峡及其以北海域的海汉舰队,也不可能全都回到三亚去维修维护,在台湾岛西岸建设一处高级造船厂是非常必要的措施。

  当然了,以澎湖基地目前具备的能力,不太可能同时在浊水溪和打狗两个地方展开分基地,所以最终的结果多半是只能选择其中一处作为踏足台湾岛的第一步。浊水溪离澎湖更近,不管是运送人员物资还是武装护卫都更为方便。临海都是肥沃的冲积平原,农业开难度低,但短处是没有条件较好的天然港口,平坦的地势基本算是无险可守。

  而打狗这边拥有条件优越的天然良港,地形易守难攻,且能建设大型造船厂,十分适合军方的展需求。但这里的缺点也非常明显,与澎湖之间隔着个大员港,在没有摆平荷兰人之前,仍然是存在有一定的安全风险。

  不过此时已经今非昔比,大员港的荷兰人不太可能再像前几年那么横行无忌了。他们已经失去了十八芝这个好用的打手,自己也在交战中完败于海汉,而唯一可依靠的巴达维亚总部不但远在千里之外,而且近期也是麻烦缠身难以自保,根本不可能给予大员港太多的支持。钱天敦认为如果海汉能抢在其他势力之前,在打狗建立殖民点,正好可以和澎湖以一南一北之势对大员港形成挟制,让荷兰人不敢轻举妄动。至于说阻止海汉在这里落脚,钱天敦认为荷兰人要是真有这个能力,大概根本就不会有兴趣派人来谈条件了。

  但相比浊水溪那边单纯的拓殖,对于打狗港的开建设显然要麻烦和复杂得多。造船厂的建设并不仅仅只是修建几个船坞和木工作坊而已,配套的产业也必须同步建设。新殖民地没有三亚那么相对完善的工业基础,所以困难会更多。

  钱天敦虽然更偏向于选择打狗地区作为海汉进入台湾的第一落脚点,但在此之前他还是得尽可能地查探清楚这一地区的状况,与之前在浊水溪流域收获的情报进行比对,然后找出最适合的落脚处。

  根据地图所示,这里的港湾有南北两处出入航道,钱天敦选择了从北边的航道进入港湾。这处峡口宽仅百米,但航道水深过十米,足可容纳大型船只顺利通过。峡口两边的近岸处都是山丘,这种地形不管是修建灯塔还是岸防工事都十分适合。

  进入港湾内之后,可以看到这里的海岸线较为平直,今后建设码头泊位的工程倒是少了许多麻烦。港湾区南北方向延展开长达十几公里,后世开建设的码头线过2o公里,光是深水码头就多达3o余座,整个港区运营的码头过1oo座,其规模之大可想而知。在这个时代虽然不可能将这里建成如此规模的大港,但可供开的余地显然十分充分。

  当天下午,舰队抵达了港湾的南入海口,而这里的湾区也就是后世台湾最大造船基地的位置,单从自然条件来看,这里的港湾要比胜利港造船厂所在的位置更为适合修建大型船坞,也更加坚定了钱天敦将这里作为第一选择的决心。

  南入海口比北入海口宽了约莫一倍,地势较为平坦,没有北出海口两侧的山丘天险。不过以这种狭窄的湾口而言,钱天敦认为防御难度不大,普通的岸防炮台就足以应付来自海上的敌人。

  当天晚上,舰队在当地靠岸休整。钱天敦吃过晚饭之后,便开始起草要呈报给军委的考察报告。

  “……打狗港至澎湖马公港航程8o海里,至漳州中左所1oo海里,至香港34o海里,可作为海汉在台湾岛的主基地进行开。此外,打狗港至吕宋岛马尼拉湾的距离比三亚近了大约三分之一,日后如遇西班牙人交恶,打狗港亦可作为舰队出地之一……”

  钱天敦主要是从军事角度出去考虑本地的开价值,如果说澎湖可以有效地控制福建海峡的航道,那么高雄所在的位置可以同时辐射福建海峡和巴士海峡两处主要航道,这就不单单是卡住了荷兰人前往东北亚地区的主要通道,同时连西班牙人的喉咙也给掐住了。

  西班牙人在远东地区的主基地就是位于吕宋岛马尼拉湾东岸的马尼拉城,而其与台湾岛北部鸡笼港乃至东北亚各国之间的往来航道,就必须通过台湾岛与吕宋岛之间的巴士海峡。虽然在目前这个时代受限于海上贸易和交战的方式,巴士海峡的战略地位并不突出,但海汉一向都极为重视航道要害地区的控制权,哪怕这一地区或许要若干年之后才会显现出战略价值也是一样。巴士海峡虽然地势开阔,并不是那么容易实际控制,但也仍是被列入了军方的清单当中。而巴士海峡以北最近最适合开为大型港口的区域,毫无疑问就是第四舰队现在落脚的打狗港地区了。

  如果仅仅只是考虑自然条件,这里的环境几乎无可挑剔,但还有一件事情钱天敦无法忽视,那就是本地的土著。这里的土著部落比起浊水溪那边可要繁盛多了,被称为马卡道族的土著目前在这里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人口过千。值得庆幸的是今天上岸探路的部队在打狗港找到了几户汉人渔民,据他们所说附近的土著相对还算比较和平,对于外来者也没有太大的敌意,这些汉人渔民平时也会用自己的渔获向土著换取鹿皮鹿肉等山货野味。

  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钱天敦的这个想法,当然是为军方的打算更多一些。海汉海运部目前下属的造船厂除了位于三亚的胜利港造船厂之外,还在黑土港、儋州两地也建有船厂,只是建造能力远不及总部。此外在香港岛、金兰湾两处,也已经有正处于修建之中的船厂。不过这些船厂的位置对于一心想要把海上势力范围向东向北扩张的军方来说着实远了一点,今后部署在福建海峡及其以北海域的海汉舰队,也不可能全都回到三亚去维修维护,在台湾岛西岸建设一处高级造船厂是非常必要的措施。

  当然了,以澎湖基地目前具备的能力,不太可能同时在浊水溪和打狗两个地方展开分基地,所以最终的结果多半是只能选择其中一处作为踏足台湾岛的第一步。浊水溪离澎湖更近,不管是运送人员物资还是武装护卫都更为方便。临海都是肥沃的冲积平原,农业开难度低,但短处是没有条件较好的天然港口,平坦的地势基本算是无险可守。

  而打狗这边拥有条件优越的天然良港,地形易守难攻,且能建设大型造船厂,十分适合军方的展需求。但这里的缺点也非常明显,与澎湖之间隔着个大员港,在没有摆平荷兰人之前,仍然是存在有一定的安全风险。

  不过此时已经今非昔比,大员港的荷兰人不太可能再像前几年那么横行无忌了。他们已经失去了十八芝这个好用的打手,自己也在交战中完败于海汉,而唯一可依靠的巴达维亚总部不但远在千里之外,而且近期也是麻烦缠身难以自保,根本不可能给予大员港太多的支持。钱天敦认为如果海汉能抢在其他势力之前,在打狗建立殖民点,正好可以和澎湖以一南一北之势对大员港形成挟制,让荷兰人不敢轻举妄动。至于说阻止海汉在这里落脚,钱天敦认为荷兰人要是真有这个能力,大概根本就不会有兴趣派人来谈条件了。

  但相比浊水溪那边单纯的拓殖,对于打狗港的开建设显然要麻烦和复杂得多。造船厂的建设并不仅仅只是修建几个船坞和木工作坊而已,配套的产业也必须同步建设。新殖民地没有三亚那么相对完善的工业基础,所以困难会更多。

  钱天敦虽然更偏向于选择打狗地区作为海汉进入台湾的第一落脚点,但在此之前他还是得尽可能地查探清楚这一地区的状况,与之前在浊水溪流域收获的情报进行比对,然后找出最适合的落脚处。

  根据地图所示,这里的港湾有南北两处出入航道,钱天敦选择了从北边的航道进入港湾。这处峡口宽仅百米,但航道水深过十米,足可容纳大型船只顺利通过。峡口两边的近岸处都是山丘,这种地形不管是修建灯塔还是岸防工事都十分适合。

  进入港湾内之后,可以看到这里的海岸线较为平直,今后建设码头泊位的工程倒是少了许多麻烦。港湾区南北方向延展开长达十几公里,后世开建设的码头线过2o公里,光是深水码头就多达3o余座,整个港区运营的码头过1oo座,其规模之大可想而知。在这个时代虽然不可能将这里建成如此规模的大港,但可供开的余地显然十分充分。

  当天下午,舰队抵达了港湾的南入海口,而这里的湾区也就是后世台湾最大造船基地的位置,单从自然条件来看,这里的港湾要比胜利港造船厂所在的位置更为适合修建大型船坞,也更加坚定了钱天敦将这里作为第一选择的决心。

  南入海口比北入海口宽了约莫一倍,地势较为平坦,没有北出海口两侧的山丘天险。不过以这种狭窄的湾口而言,钱天敦认为防御难度不大,普通的岸防炮台就足以应付来自海上的敌人。

  当天晚上,舰队在当地靠岸休整。钱天敦吃过晚饭之后,便开始起草要呈报给军委的考察报告。

  “……打狗港至澎湖马公港航程8o海里,至漳州中左所1oo海里,至香港34o海里,可作为海汉在台湾岛的主基地进行开。此外,打狗港至吕宋岛马尼拉湾的距离比三亚近了大约三分之一,日后如遇西班牙人交恶,打狗港亦可作为舰队出地之一……”

  钱天敦主要是从军事角度出去考虑本地的开价值,如果说澎湖可以有效地控制福建海峡的航道,那么高雄所在的位置可以同时辐射福建海峡和巴士海峡两处主要航道,这就不单单是卡住了荷兰人前往东北亚地区的主要通道,同时连西班牙人的喉咙也给掐住了。

  西班牙人在远东地区的主基地就是位于吕宋岛马尼拉湾东岸的马尼拉城,而其与台湾岛北部鸡笼港乃至东北亚各国之间的往来航道,就必须通过台湾岛与吕宋岛之间的巴士海峡。虽然在目前这个时代受限于海上贸易和交战的方式,巴士海峡的战略地位并不突出,但海汉一向都极为重视航道要害地区的控制权,哪怕这一地区或许要若干年之后才会显现出战略价值也是一样。巴士海峡虽然地势开阔,并不是那么容易实际控制,但也仍是被列入了军方的清单当中。而巴士海峡以北最近最适合开为大型港口的区域,毫无疑问就是第四舰队现在落脚的打狗港地区了。

  如果仅仅只是考虑自然条件,这里的环境几乎无可挑剔,但还有一件事情钱天敦无法忽视,那就是本地的土著。这里的土著部落比起浊水溪那边可要繁盛多了,被称为马卡道族的土著目前在这里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人口过千。值得庆幸的是今天上岸探路的部队在打狗港找到了几户汉人渔民,据他们所说附近的土著相对还算比较和平,对于外来者也没有太大的敌意,这些汉人渔民平时也会用自己的渔获向土著换取鹿皮鹿肉等山货野味。...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