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压力山大

第七百六十三章 压力山大

  热兰遮堡,或者说其后期完成体称作热兰遮城更为合适,这处据点在原本的历史上也算得上是荷兰在远东地区殖民地当中少有的坚城。郑成功在1661年兵攻打热兰遮城的时候,虽空有十倍兵力,却依然拿这座分为上中下三层的坚固棱堡据点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采取最简单原始的围困战法,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再加上葡萄牙人提供的重炮,荷兰叛徒的协助,才终于拿下了这处据点。

  在原本的历史中与郑成功交恶之前,荷兰人还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工程,甚至在此期间还有余力在附近的海岸上修筑了另一座棱堡据点普罗民遮城,即后世所知的赤崁楼。但在这个时空中,不管是郑成功还是他的对手荷兰人揆一(Frederickcoyett),由于海汉这个不之客的出现,他们基本都不再有机会指挥这场传颂后世的战争。

  不过此时的热兰遮堡仅仅只完成了总体设计工程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底层的城防工事基本修建完毕,但上两层在防御战中作用更为关键的棱堡却才刚刚开始动工不久。以之前的施工效率,没个三五七年大概是完不成的。而海汉人会有耐心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的去慢慢完成这一个大工程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海汉人在攻城战方面的战绩,荷兰人并不陌生,三年前海汉攻克安南的会安、顺化等城池的时候,那些交战地区也有少量的荷兰商人将当时的战况带回到东印度公司。如顺化那样的坚城尚且无法挡住海汉民团太久,又怎能指望目前只是毛坯阶段的热兰遮堡能在战争中有什么出色的表现?

  至于说本地的海上武装力量,荷兰人就更没有底气了。去年七月钱天敦率领的海汉民团在南日岛附近海域击败了荷兰的武装船队之后,大员港武装船队就只剩下了大约三分之二的船只和人员,而其后十八芝的节节败退也大大地影响了大员港的贸易收入,以至于本地拿不出足够的资金来重新组建武装船队。如果不是这样窘迫的形势,汉斯也不用着急上火地要用提供移民这种饮鸩止渴的办法来安抚蠢蠢欲动的海汉邻居了。

  “命令卫队关闭城堡大门,任何人没有我的手令,不许出城!”汉斯气急败坏地下令道:“让预备队集合!派人去我们南边的港口,让他们随时准备派船出去巴达维亚报警!”

  虽然汉斯也很清楚派船去巴达维亚报警毫无作用,但这还是他作为大员长官必须要采取的防范步骤。巴达维亚在挺过了今年夏天的战事之后仍处于半瘫痪状态,拱卫当地的武装船队在这个时候可不敢轻易离开南洋,否则要是马打蓝人拼着老命再来一次突然袭击,可就没有任何解救巴达维亚的办法了。而远在台湾岛的热兰遮堡与巴达维亚城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退一万步说,就算巴达维亚那边尚有余力,也愿意向大员港派出援军,以这个时代的舰队出征效率来说,从巴达维亚组织援军赶到大员港,至少也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但从澎湖列岛到大员港的航程顶多只有一天,如果海汉人愿意,在大员港等待援军期间,他们每个月都可以从海上动十次攻势,或者长期武装封锁大员港的进出航道。只怕没等巴达维亚的援军到来,本地的经济和防务都要崩溃了。

  “拿我的盔甲来!”汉斯知道眼下的形势已经不容自己再继续坐在办公室里指挥了,如果不赶紧出去亮个相,说不定等下城堡里就会传出自己已经带头逃跑的谣言。不过在出去指挥军队之前,汉斯也没忘了另外一件事情:“立刻找到菲利普,带他来见我!我要知道这个混蛋在澎湖到底跟海汉人谈了些什么!”

  菲利普背负着为大员港争取和平的重任去了澎湖,谈了几天才回来,没想到菲利普前脚才到,隔天海汉人的舰队就已经逼到了大员港门口。汉斯的第一反应,那自然是菲利普这家伙回来的报告不尽不实,就算他没有跟海汉勾结出卖公司,那至少也是对自己有所隐瞒,否则海汉人怎么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搞这种突然袭击?

  其实菲利普此刻的心情也跟汉斯类似,听到海汉舰队已经抵达大员港之外的消息,他的心里也是如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前两天才说好了要通过谈判来解决目前双方存在的意见分歧,自己离开澎湖之前对方也答应了会等待荷方的回复,但这才过去多久,就直接扛着枪带着炮怼到门口来了。这海汉人到底还讲不讲信用了?说好的通过协商解决分歧呢?

  不过还没等菲利普打听到进一步的消息,汉斯的人就已经登门了。而这次来到他家中的士兵可就不像上次请他出山时那么客气了,直接架住他胳膊就往外拖:“汉斯大人需要你当面向他说明一些问题。”

  如果不是菲利普心理素质够好,换个人大概会以为这是要拖出去吊死自己的节奏了。好在他也知道己方目前与海汉的谈判进度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只要这仗还没打起来,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五分钟之后,菲利普在城门前的临时指挥部见到了正处于盛怒中的汉斯。

  “你来得正好!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为我们带回了和平的好消息吗?为什么海汉人的舰队这么快就打上门了?”汉斯看到菲利普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连珠炮一般向他责问道。

  菲利普只能报以一脸的无辜:“汉斯大人,我之前的确跟海汉人谈的好好的,他们也表示过最近不会采取武力行动……这大概是有什么误会生。”

  “误会?近三个月里就只有你作为使者去跟海汉人进行过谈判,能有什么误会?”汉斯对于菲利普的说辞并不是太相信,他总觉得这个胖乎乎的商人有什么瞒着自己的地方。

  菲利普在这个问题上确实缺乏自辩清白的基础,五月海汉人占了澎湖之后,大员港就没有与海汉有过直接的联系,只是偶尔会通过某些大明或者琉球国籍的海商传递消息。而双方之间的默契,基本都是遵照去年年底签订的停战协议,既无新的进展,也没有大的变化,东印度公司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改变形势。直到最近海汉派兵登6台湾岛,大员港这边才慌了神,急急忙忙选派了菲利普去跟海汉人谈判。

  但去谈判的就菲利普一个主事的人,具体跟海汉人谈了些什么内容,汉斯也只能听取菲利普的报告,并没有办法找海汉人进行核实。而菲利普没有旁证,光靠自证似乎也没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他要洗清自己,那就只能再次冒险了。

  “汉斯大人,如果您允许,我愿立刻再去与海汉人面谈一次,就是现在!”菲利普唯一能想到自证清白的方法就是再去找一趟海汉人了。尽管他也知道如果海汉人真是安了心要开启战端,那他即便去了也很有可能被人家当成了祭旗的牺牲品,但如果不这样做,他就无法洗清自己在汉斯眼中“叛徒”的形象了。

  汉斯正要答应,但旋即又摇头道:“如果你出港之后,直接投靠了海汉人,那岂不是正好?”

  菲利普哭笑不得道:“本人的财产和家人都在热兰遮堡,如果大人不放心,请派人划一艘船送我出港好了。如果我选择了投敌,那么就请任意处置我的财产和家人吧!”

  既然菲利普下了这么重的注,汉斯也不得不选择了相信他,当下便派了一队人,送他出城去码头乘船。

  “大员港有船出来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负责在桅杆上瞭望的水兵向甲板上报告了自己的现。钱天敦得到消息后立刻来到船头,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从大员港驶出的小舢板。这么一条长度不到五米的小船显然不是出来跟海汉舰队打仗的,而上面挂出来代表着东印度公司的“voc”旗帜已经表明了它的身份。

  “船到了之后带他们的人来见我。”钱天敦言简意赅地吩咐道。他很清楚荷兰人在这个时候派艘小船出来的目的是什么,而他带着第四舰队过来炫耀武力,也正需要这样一个渠道去传递消息,向大员港执政者表明自己的目的。

  菲利普在前几天的谈判中并没有见过钱天敦,不过他也知道澎湖这地方是施行的军管制度,当地拍板做主的人就是海汉的高级军官——很可能就是面前这位姓钱的海汉军官。而能够指挥这样一支舰队,其地位应该也是在澎湖数一数二了。基于这样的判断,菲利普在见面之后立刻便说出了自己在途中刚琢磨好的说辞。

  “尊敬的先生,我们荷兰人认为交往是需要双方都讲究诚信的,本人两天前才在澎湖与贵方那位姓厉的先生达成了口头协议,他也向我保证了海汉不会主动对大员港采取武力行动。”菲利普的语调陡然提高:“可是现在我看到了什么?一支全副武装的海汉舰队,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就悍然封锁了大员港,这是一种强盗行径,我要代表东印度公司对此提出抗议!”

  钱天敦听完翻译之后,不紧不慢地应道:“先我要纠正你的一个说法,我们现在并没有对大员港采取武力行动,更没有封锁大员港。我想请你注意一下,我方舰队与大员港的距离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近,至少还处在双方的火炮射程之外。另外我们也没有对大员港或是进出大员港的船只表现出任何的敌意,你可以看看,我们甚至连火炮的炮衣都没有撤掉。”

  菲利普偷偷摸摸瞄了一下甲板两边的炮位,果然目力所及的甲板炮都还罩着防水炮衣,看起来并不像是马上就要开打的模样。当然了,至于下层火炮甲板的状况是不是一样,那就不得而知了。正如钱天敦所说的那样,海汉舰队来到大员港外并没有过于接近港湾,而是一直巡弋在海岸线之外的一段距离上。要说海汉舰队封锁港口,似乎的确有点勉强,毕竟海汉的船只并没有堵在进出港的航道上,也没有向任何目标使用武力。

  “那贵方的舰队来到这里,到底是什么用意?总不会是特地来这里钓鱼的吧?”菲利普想好的措辞被钱天敦这么几句话就给化解掉,也是有些着恼。

  “我们这就是很普通的日常海上训练,只是恰好来到了大员港附近而已。”钱天敦面露微笑道:“相信贵国的海军也会进行类似的训练,这并不稀奇,不是吗?”

  强行巧合!菲利普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钱天敦所说的“恰好”,军队行动都会事先提前做好行动计划,哪会那么“恰好”的安排?而且这时间未免也太巧了一些,自己刚从澎湖回来,海汉舰队跟着便到了,这不是有意要向大员港示威吗?

  “尊敬的先生,不管贵方是出于海军训练需要也好,还是抱有别的其他什么目的也好,这种没有进行事前通报的行动方式非常容易引起误会,我建议贵方从此刻开始就尽量杜绝这种行为,以免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停战协议,以及之前还未完成的谈判内容。”菲利普虽然气得要命,但还是努力地保持了克制,尽量心平气和地跟钱天敦讨价还价。

  “如果贵方把我们正常的军事训练误会成其他目的,那就太遗憾了。”钱天敦点点头道:“我认同你的说法,的确是应该要向贵方通报一声的。不过既然还没有出现大的误会,想必现在通报也是来得及的。”

  “嗯?”菲利普从钱天敦的语气中隐隐地嗅到了一丝不祥的味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