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短暂的交火

第七百五十八章 短暂的交火

  类似这样的战前祈祷仪式,特战部队这些人也是第一次遇到。不管是大明、安南、占城、葡萄牙还是荷兰,甚至包括十八芝海盗在内,他们过去所遇到的对手从来没有谁在临阵之时还会有闲心玩这种把戏。不过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并不会给海汉士兵们带来什么精神压力,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之后,士兵们都坚信手里的武器和身边的战友才是战场上最靠得住的东西,海汉民团的胜利战果从来都不是依靠过跳大神之类的把戏得来的。

  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土人们终于结束了他们的神秘仪式,开始慢慢在山林边缘地带进行集结。钱天敦此时好整以暇地举着望远镜,在营地中间搭建的瞭望台上观察对手的动向。

  由于条件所限,深入内6的民团军不太可能搭建起严密坚固的防御工事,目前营地外围的防御措施主要是由木头、竹子所制成的各种拒马和鹿砦组成,在其外围还有一道蛇腹铁丝网。为了保证有比较开阔的射击视野,营地西、南两个方向的外围都进行了清理,在百步范围内基本没有明显的障碍物。而东、北两个方向背靠浊水溪、清水溪两条水脉,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对手会从水上动进攻。

  钱天敦从望远镜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战士所装备的武器,虽然有不少人背着弓箭,但单从外形看就十分简陋,远远无法与这个时代正规军队装备的制式弓箭相比。这种竹制弓箭平时射个兔打个鸟,猎个水鹿什么的或许还能凑合用,但要到战场上使用这东西,其射程和威力就很堪忧了。特战部队所使用的步枪虽然射程相比标准型号要短一些,但肯定已经远在这种土弓箭之上,土人要是想用这种武器来实现对海汉营地的远程攻击,那恐怕开战之后他们很快就会失望了。

  土人们集结完之后,以一字长蛇阵的形态缓缓走出了山林,前排是手持竹矛、砍刀、猎叉等近战武器的战士,而后排则是弯弓搭箭的弓手。钱天敦粗略估算了一下,对方在这一波攻势中投入了大约二百人上下,看样子在他们刚才举行神秘仪式的时候,又66续续有人赶到并加入了进来。不过土人想用这点兵力冲破海汉营地的防线,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当对方行进到大约相距三百米的地方,高桥南让身边的士兵进行了象征性的警告射击。不过或许是有刚才神秘仪式的加持作用,土人们显然并没有在受到警告之后停下前进的脚步,反倒是逐步加快了行进的度,看样子是希望能够用快冲击的方式来攻击海汉营地的防线了。

  “举枪!”高桥南一声令下,防线上已经列阵完毕的士兵们立刻举起了早就装填完毕的步枪。第一排的士兵枪身平举,枪口瞄向了远处正在小跑着前进的土人们。

  随着尖利的哨声响起,士兵们一齐扣动了扳机,出膛的弹丸带着滚烫的温度划破空气,在百米开外的地方击倒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土人。其中一个倒霉鬼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出,就被子弹掀掉了半边天灵盖。

  射击完毕的士兵根本就没驻足查看是否击中目标,立刻收枪让出位置退向后面,而第二排的士兵则跨步上前,随着指挥官的哨声举枪、瞄准、扣动扳机。高桥南在防线上安排了两个排的兵力进行射击,当所有参战人员都完成了第一轮射击之后,土人们已经放弃了继续冲锋,转头往回逃窜。

  远处的弓箭手们见势不妙早就已经驻步不前,而他们射出的弓箭从空中歪歪斜斜地落下来之后,全都插在了防线之外的地面上,距离海汉士兵们最近的落点也至少还有十几米,完全没有造成任何的实际威胁。

  “就只有这样?”高桥南看着撒开脚丫往回奔逃的土人,忍不住摇头叹息道:“渣渣!”

  土人们以卵击石的攻势自然无法给荷枪实弹严正以待的海汉民团制造出真正麻烦,双方战斗力存在的巨大差距让土著部落一方甚至连一丝胜利的希望都看不到,就已经在海汉远程火力的压制下完败退场。而交战时间之短促,甚至让观战的新兵们还没来得及平静下来激动的心情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这……这就打完了?”孙真和战友们听到开战,进入预备阵地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兵们进行最后一次射击。从听到第一声枪响到战斗结束,孙真数得很清楚,海汉这边的参战部队一共只进行了五次齐射,而来势汹汹的对手却已经败退了。

  武勤作为老兵,对此就显得十分淡定了:“算这些山猴子跑的快!他们要敢继续闷着脑袋往前冲,全都得死在这里!”

  刚才以排为单位的展开的射击面虽然不算太大,但射击频率却足以让对手无法顺利地冲锋到防线面前,至少有三成到四成的土人倒在了五轮射击当中,而对方显然是因为无法承受如此之大的伤亡,果断选择了撤退——或者说逃跑更为准确一些。如果不是土人兵力太少而导致其相互间距离拉得足够松散,刚才这五轮射击造成的伤亡还会更大。而他们如果要冲到防线面前至少还得承受两轮射击,并且距离缩短之后命中率也会大为提升,这两轮近距离的枪击足以让其损失惨重。加上营地外围还有一道看起来不是那么显眼但拒止作用却非常大的铁丝网加路障的组合,足以把土人战士们拦在防线外再多承受两轮的射击,而这个距离基本就跟枪口直接顶在脑门上射击差不多了,没有继续往前冲的确是那些幸存者们最为正确的选择。

  “这……未免也太简单了!”

  新兵们脑子里转过的念头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开战之前他们都很担心自己和这支部队的安危,毕竟这里对于海汉民团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而将要面对的敌人也是以前从未打过交道的陌生族群。而且先前经过的丰荣村长期受到土人压榨,想必这土人也不是那么好打的。但所有新兵都不曾想到这支在战前花了大量时间搞仪式的土人武装,在交战第一个回合就已经彻底落败。虽然打败了敌人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但胜利到手的过程如此之容易,新兵们总觉得有点莫名的失望。

  没有想象中的短兵相接,没有任何缠斗,没有战友倒毙在血泊中,他们甚至连任何一个敌人的面孔都没来记得看清,战斗就已经宣告结束了。想想自己刚才竟然在为这么一点事感到紧张不已,新兵们都觉得有些羞愧。孙真似乎也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各级军官都喜欢在宣讲时声称自己所在的这支部队“战无不胜”,以刚才的交战状况来看,恐怕的确很难有什么势力能在兵力对等的时候与海汉民团抗衡。

  在敌人全部逃入山林之后,海汉这边又等了一阵,确定对方暂时没有动第二波攻势的意图,便派人出营地开始清点刚才的杀伤战果。所谓充电三小时,通话五分钟,用来形容这场短暂的战斗再贴切不过了。

  刚才的五轮射击共当场击毙九名土人,还有未能逃离战场的伤者多达三十余人,其中大半伤势较重,而海汉并不打算花费有限的资源去搭救这些俘虏。虽然一部分伤者成功逃离了战场,但按照土人部落那种还需要靠巫医主事的医疗环境,其中的一部分人大概最终还是会死于外伤所带来的各种并症。

  清理战场之后,士兵们只带回了几个身体状况较好的受伤俘虏以审问口供,而其他人全都丢在野地中,任其自生自灭了。不过这种审问其实也意义不大,就算问清了对方部落的状况,短期内海汉也不太可能派出部队前去征讨。

  钱天敦在听到战果统计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欣喜的表现,这对于特战部队而言只是一场小得不能再小,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武装冲突而已。当然了,或许在若干年之后,后人记录的历史资料中,会将这场战斗列为“海汉入主台湾岛的第一战”,赋予它更多的历史价值。但从目前而言,钱天敦只会考虑如何把这件事情的尾收拾干净,能够对执委会有一个合理的交代。

  与土著部落面对面地交过手之后,海汉民团此行的各种目标基本上都已经达成了。由于海汉民团所携带的补给数量有限,继续在这里驻留下去的实际意义也不大,是时候考虑从这个敏感地区撤出了。不过这场对峙从开始到结束居然耗去了大半天的时间,此时想要向海岸方向撤离并不太合适,走不了多远就得重新停下来扎营,因此钱天敦决定再在这里驻扎一晚。

  钱天敦不会因为刚才的胜利就冲昏了头,仍然是仔细地部署了哨位,以防土著部落趁夜摸黑动偷袭。而新兵们也终于分配到了挑水砍柴之外的正规任务,可以在哨位上值夜了——当然这肯定是在配备了老兵的前提之下。

  孙真负责的时间是后半夜,吃完了晚饭就被赶进帐篷里抓紧时间睡觉。午夜时分他被叫醒,然后来到防线哨位上换岗接班。他所负责的这个哨位位于浊水溪畔,在防线外大约二十米的空地上还生着一堆火,以杜绝有人摸哨。

  而哨位上并没有任何照明,是一个用矮树丛作为掩护的坑位,人在里面可以探头看到外面的光景,而从对面却很难现这其间有人埋伏着。孙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步枪和脖子上挂着的铜哨,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入到哨位。

  与孙真搭档的老兵也是安南裔,不过他的汉语官话远远不如武勤说得好,带着浓重的两广白话口音,孙真这个北方人基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于是两人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就陷入了沉默中。

  时间很快就到了早上,这一夜除了有一只鹿误闯防线之外,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状况,看样子土著部落的确是被昨天那一仗打得很伤,根本没打算要继续战斗下去了。

  不过土人们倒是没有彻底抛下他们的同胞不管,清早出营巡逻的小队现,昨天在营地之外的那些尸体和伤员,今天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多半是土人们半夜摸黑悄悄将其转移了。

  早饭之后全员便收拾行装,集合撤离这处临时营地。在此之前钱天敦用望远镜现了远处的山林中还有零星的土人在监视这边,不过撤离过程中并没有现身阻拦民团军的行动。唯一感到意犹未尽的大概就是以作战为人生最大乐趣的高桥南了,昨天的战斗甚至都没能达到让他兴奋起来的程度就结束了。如果是由他指挥这支部队,就算不进山攻打土人的老巢,至少也还要在临时营地再待上个两三天,看看有没有再干一场的机会。

  而新兵们绝大多数是感到庆幸的,能够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无疑就是最好的结果。也只有类似孙真这样的极少数人会去思考,如果下次的野外生存训练真是放在这种环境中实施,那自己应该如何保证能在土人的地盘上安安稳稳地活下来。

  经过丰荣村的时候,两名向导在离开前得到了他们的报酬。钱天敦很严厉地叮嘱他们,千万不要在村中传播这几天的经历,因为山里的土人迟早还会出来活动,如果得知了丰荣村的人参与了昨天的战斗,那很有可能会把这笔账直接算到丰荣村的头上。至于那位为了银子参加了海汉与土人谈判的向导,钱天敦建议他暂时离开丰荣村,要嘛跟着自己的部队去澎湖,要嘛就到南方的笨港一带躲避一段时间。

  来时一路走走停停,而离开时仅仅用了两天时间,部队便回到了海边的营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