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五十七章 部落土著

第七百五十七章 部落土著

  武勤尽量以十分轻松的口气来诉说这段经历,不过旁听者只要想想当时这支队伍是绕到数万敌军的背后去进行侦察活动,就不难想象出当时第一次踏入战场的这些新人会有多紧张。毕竟他们的对手可不是什么战斗力低下的土人部落,而是当时在正面战场上打得北越节节败退的南越正规军。很幸运的是带领他们作战的是一群精英级别的老手,最大限度上避免了这些菜鸟可能会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犯下的各种失误,在起步阶段就将他们带入了。而当昔日的菜鸟成长起来之后,现在已经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帮助新人们尽快融入到军人这个角色中了。

  “钱将军以前对我们说过,在这个世上,没有第二支军队能与我们的训练水平相提并论,也没有第二支军队能拥有我们所装备的武器,在战场上我们一直都会扮演赢家的角色。”武勤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入伍已经有四年多,我可以向各位弟兄们保证,钱将军说的话都是事实,从这支军队成立的那天开始,就从未有过败绩!只要把你们平时训练的战斗技能在战场上用出来,就没人能够打败你们!”

  不管信或不信,武勤的故事多少还是缓解了新兵们过于紧张的情绪,让他们抓着步枪的手也不至于因为用力过度而指节白了。虽然营地进入了战备状态,但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其他状况生,很显然山林中的土人并没有打算直接攻击营地,否则早就应该听到外围防线传来的枪声了。既然预想中的战事并没有爆,新兵们慢慢地也就放松了精神。

  不过由外围警卫传回的警讯并不是误报,钱天敦接报后来到营地外围的防线,很快就用望远镜确认了附近山林中的确是有好几股人流在快移动,总人数估计在百人上下,而其中不乏手持弓箭、长矛的战士。

  钱天敦可不会认为这些人在附近山林中的活动是在围猎,台湾岛上也没有什么猛兽需要出动这么多人协同捕猎——岛上唯一的野生猛兽黑熊都生活在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区,在海汉营地附近也不可能有那玩意儿出现。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附近山地部落的土著已经现了海汉民团的活动踪迹,并对他们的出现感到不安,所以才组织了一批人马来到营地外围。至于他们只是打算示威还是要伺机攻击营地,那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钱天敦让人将之前在丰荣村雇佣的两名向导带到跟前,向他们询问道:“这些家伙在林子里窜来窜去,你们认为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小人以为……这些土人是认为大人的部队已经侵犯其地界,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大人知难而退。”其中一名向导应道。

  “踩到尾巴了啊!”钱天敦点点头又问道:“那如果我们不主动撤离,他们接下来可能会怎么做?”

  “这……小人实在不知!”两名向导都跪伏在地,对于钱天敦的这个提问表示无法回答。

  钱天敦其实也不是一定要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因为接下来的状况就只可能有两种:一是土著主动起攻击,尝试用武力驱赶海汉民团;二是土著只保持在外围观望和监视,不会很快使用武力手段。而即便是后一种情况,也并不能完全杜绝对方动武的可能性,因此海汉营地仍然需要保持足够高的警惕,防范对方动的突然袭击。

  或许是海汉营地快的反应和严密的戒备让对方感觉到难以下手,双方静静地僵持了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山林中终于走出了几个土人,用不太熟练的福建方言朝着营地方向大声喊话。

  “他们想跟我们谈谈。”很快就有士兵向钱天敦呈报上来。

  “好啊,他们出几个人我们也出几个人。”钱天敦回头望向两名向导:“你们谁能听懂这些土人的语言?”

  两人跪在地上都没有立刻应声,钱天敦又道:“谁肯出来帮忙,再加二两银子工钱!”

  “小人愿往!”其中立刻便有胆大的一人出声揽下了这个活。钱天敦微微一笑,果然只要价钱合适,自然便有人肯卖命。

  谈判这种事,钱天敦身居高位,也不可能以身涉险,于是还是由高桥南代劳。他带了向导和两名卫兵,便从营地大门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对方也对等地留下了四个人,参与接下来的谈判。谈判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长,高桥南与对方只交谈了短短几分钟就结束了,双方的谈判小队平静地各自返回。

  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武勤尽量以十分轻松的口气来诉说这段经历,不过旁听者只要想想当时这支队伍是绕到数万敌军的背后去进行侦察活动,就不难想象出当时第一次踏入战场的这些新人会有多紧张。毕竟他们的对手可不是什么战斗力低下的土人部落,而是当时在正面战场上打得北越节节败退的南越正规军。很幸运的是带领他们作战的是一群精英级别的老手,最大限度上避免了这些菜鸟可能会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犯下的各种失误,在起步阶段就将他们带入了。而当昔日的菜鸟成长起来之后,现在已经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帮助新人们尽快融入到军人这个角色中了。

  “钱将军以前对我们说过,在这个世上,没有第二支军队能与我们的训练水平相提并论,也没有第二支军队能拥有我们所装备的武器,在战场上我们一直都会扮演赢家的角色。”武勤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入伍已经有四年多,我可以向各位弟兄们保证,钱将军说的话都是事实,从这支军队成立的那天开始,就从未有过败绩!只要把你们平时训练的战斗技能在战场上用出来,就没人能够打败你们!”

  不管信或不信,武勤的故事多少还是缓解了新兵们过于紧张的情绪,让他们抓着步枪的手也不至于因为用力过度而指节白了。虽然营地进入了战备状态,但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其他状况生,很显然山林中的土人并没有打算直接攻击营地,否则早就应该听到外围防线传来的枪声了。既然预想中的战事并没有爆,新兵们慢慢地也就放松了精神。

  不过由外围警卫传回的警讯并不是误报,钱天敦接报后来到营地外围的防线,很快就用望远镜确认了附近山林中的确是有好几股人流在快移动,总人数估计在百人上下,而其中不乏手持弓箭、长矛的战士。

  钱天敦可不会认为这些人在附近山林中的活动是在围猎,台湾岛上也没有什么猛兽需要出动这么多人协同捕猎——岛上唯一的野生猛兽黑熊都生活在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区,在海汉营地附近也不可能有那玩意儿出现。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附近山地部落的土著已经现了海汉民团的活动踪迹,并对他们的出现感到不安,所以才组织了一批人马来到营地外围。至于他们只是打算示威还是要伺机攻击营地,那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钱天敦让人将之前在丰荣村雇佣的两名向导带到跟前,向他们询问道:“这些家伙在林子里窜来窜去,你们认为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小人以为……这些土人是认为大人的部队已经侵犯其地界,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大人知难而退。”其中一名向导应道。

  “踩到尾巴了啊!”钱天敦点点头又问道:“那如果我们不主动撤离,他们接下来可能会怎么做?”

  “这……小人实在不知!”两名向导都跪伏在地,对于钱天敦的这个提问表示无法回答。

  钱天敦其实也不是一定要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因为接下来的状况就只可能有两种:一是土著主动起攻击,尝试用武力驱赶海汉民团;二是土著只保持在外围观望和监视,不会很快使用武力手段。而即便是后一种情况,也并不能完全杜绝对方动武的可能性,因此海汉营地仍然需要保持足够高的警惕,防范对方动的突然袭击。

  或许是海汉营地快的反应和严密的戒备让对方感觉到难以下手,双方静静地僵持了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山林中终于走出了几个土人,用不太熟练的福建方言朝着营地方向大声喊话。

  “他们想跟我们谈谈。”很快就有士兵向钱天敦呈报上来。

  “好啊,他们出几个人我们也出几个人。”钱天敦回头望向两名向导:“你们谁能听懂这些土人的语言?”

  两人跪在地上都没有立刻应声,钱天敦又道:“谁肯出来帮忙,再加二两银子工钱!”

  “小人愿往!”其中立刻便有胆大的一人出声揽下了这个活。钱天敦微微一笑,果然只要价钱合适,自然便有人肯卖命。

  谈判这种事,钱天敦身居高位,也不可能以身涉险,于是还是由高桥南代劳。他带了向导和两名卫兵,便从营地大门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对方也对等地留下了四个人,参与接下来的谈判。谈判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长,高桥南与对方只交谈了短短几分钟就结束了,双方的谈判小队平静地各自返回。

  武勤尽量以十分轻松的口气来诉说这段经历,不过旁听者只要想想当时这支队伍是绕到数万敌军的背后去进行侦察活动,就不难想象出当时第一次踏入战场的这些新人会有多紧张。毕竟他们的对手可不是什么战斗力低下的土人部落,而是当时在正面战场上打得北越节节败退的南越正规军。很幸运的是带领他们作战的是一群精英级别的老手,最大限度上避免了这些菜鸟可能会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犯下的各种失误,在起步阶段就将他们带入了。而当昔日的菜鸟成长起来之后,现在已经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帮助新人们尽快融入到军人这个角色中了。

  “钱将军以前对我们说过,在这个世上,没有第二支军队能与我们的训练水平相提并论,也没有第二支军队能拥有我们所装备的武器,在战场上我们一直都会扮演赢家的角色。”武勤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入伍已经有四年多,我可以向各位弟兄们保证,钱将军说的话都是事实,从这支军队成立的那天开始,就从未有过败绩!只要把你们平时训练的战斗技能在战场上用出来,就没人能够打败你们!”

  不管信或不信,武勤的故事多少还是缓解了新兵们过于紧张的情绪,让他们抓着步枪的手也不至于因为用力过度而指节白了。虽然营地进入了战备状态,但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其他状况生,很显然山林中的土人并没有打算直接攻击营地,否则早就应该听到外围防线传来的枪声了。既然预想中的战事并没有爆,新兵们慢慢地也就放松了精神。

  不过由外围警卫传回的警讯并不是误报,钱天敦接报后来到营地外围的防线,很快就用望远镜确认了附近山林中的确是有好几股人流在快移动,总人数估计在百人上下,而其中不乏手持弓箭、长矛的战士。

  钱天敦可不会认为这些人在附近山林中的活动是在围猎,台湾岛上也没有什么猛兽需要出动这么多人协同捕猎——岛上唯一的野生猛兽黑熊都生活在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区,在海汉营地附近也不可能有那玩意儿出现。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附近山地部落的土著已经现了海汉民团的活动踪迹,并对他们的出现感到不安,所以才组织了一批人马来到营地外围。至于他们只是打算示威还是要伺机攻击营地,那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钱天敦让人将之前在丰荣村雇佣的两名向导带到跟前,向他们询问道:“这些家伙在林子里窜来窜去,你们认为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