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丰荣村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丰荣村

  钱天敦之所以如此慎重,倒不是担心土著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己方这次登6台湾岛的阵容是半老半新,一个连的特战部队带着一个连的新兵,这个阵容执行普通的侦察任务大概是够了,但如果要在陌生环境中执行作战任务,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只能保证这些菜鸟能够遵照军令行事,却不能保证他们在实战中能够有合格的表现,而且钱天敦策划这次行动的初衷是来摸清这块地区的情况,顺便让新兵适应一下野外作战的环境条件,并不是真打算要与本地土著作战。当然了,即便真的与土著生武装冲突,退回海岸线也并不算远,有海边的营地和两艘战舰作为后盾,进入内6的部队不用担心没有后路可退。

  谈到最后,钱天敦还是提及了地区归属权的问题:“以前这地方算是无主之地,但以后就不是了。我们会在这里设立官方机构,管理这里的民政事务,指导你们屯垦并给予保护。我希望你们能予以配合,不要作出任何形式的敌对行为。”

  两名村民对视一眼,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仓惶之色。不过没等他们开口婉拒,钱天敦便拿话堵住了他们的嘴:“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而是通知你们!”

  两人感受到钱天敦语气不善,都是膝盖一软跪到了地上:“小民知错,大人切莫怪罪!”

  “不是怪罪你们,这地方终究还是要有官府治理才像话,不然岂不是成了野人了?”钱天敦收起严肃的口气,和颜悦色地说道。

  “是是是,大人说得是,本地民众其实也一直心系大明,如今能够回归大明治下,乡亲们一定会对此十分欣喜。”那年老一些的村民显然要会说话得多,马上就表达了顺从的意愿。

  “大明?不不不,以后这个地方是归属海汉管辖,不是大明。”钱天敦立刻开口纠正他理解中的偏差。

  老者瞠目结舌道:“可大人您……您不是……”

  “大明参将?”钱天敦笑了笑道:“福建官府已经把这整个岛的归属权许给了海汉,所以这里的土地和居民,以后都是由海汉管辖,这跟我的身份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海汉是什么来头?就算这地方的人与外界沟通极少,也不会不知道谁是导致十八芝节节败退最后连老窝都丢下不要的罪魁祸。如果不是海汉插手福建战局,或许十八芝早就造反成功,招安洗白了。当然了,如果那样的状况生,这里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大明疆域,而这些早期从大6移民台湾岛的百姓也同样会被再次纳入到大明官府的治下。

  而海汉扶持福建官府打败了十八芝,所得到的最大奖品就是澎湖列岛与尚属于蛮荒之地的台湾岛,以及因此而在台湾海峡和福建沿海所产生的影响力。福建官府对于开台湾岛并没有什么兴趣,海汉人既然愿意要这个地方,那福建方面也就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了——海汉人肯花大力气去开台湾岛,那就不太可能再对福建沿海地区感兴趣了,这样大家晚上睡觉也能睡得安稳点。用一个无主的海外荒岛换福建海疆数年的安靖,这买卖对福建官府而言肯定是非常划算。

  至于岛上的民众会是什么态度……谁在乎?那些人离开福建,就已经不被官府当作大明子民看待了,不少人还曾是十八芝的拥趸,把这些麻烦丢给海汉人正好省心。

  钱天敦又道:“等下我派一小队人马,到你们丰荣村里看看……你们不要害怕,我们一不要你们的粮食,二不要你们的钱财,第三不会征你们的人当民夫,就是了解一下本地百姓的生活状况,不要多心。”

  两名村民代表自然不敢开口质疑,只能先唯唯诺诺地应下来,心里却没有吧钱天敦的话完全当真,盘算着等下回到村里要怎样向村民们征集一些慰劳品,送给这些来历不明的军人,以此来换个平安。

  “高桥南!”钱天敦一声召唤,高桥南立刻从旁边出列应了一声。

  “你带一个排,等下跟着这两位老乡到村里看看。切记约束好部下,不要生事,明白吗?”钱天敦吩咐道。

  “是!将军!”高桥南敬了一个军礼,便快步退下召集人马去了。

  钱天敦并不想让本地的居民从一开始就对海汉民团生出抵触情绪,因此他没有打算让部队直接开拔进村驻扎,而是只让高桥南带一队人进村里看看情况。当然主要的目的,还是向这里的民众宣示主权,让他们知道这地方今后应该归属于谁。

  高桥南很快就集结了部下,然后与两名村民代表一起返回丰荣村。虽说这算不上作战任务,不过高桥南还是很谨慎地让每个人在出前检查了自己的装备和武器,并告诫部下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性——谁也不知道这个村子里的人是否真的与十八芝已经划清了关系。

  一行人离开驻地,沿着浊水溪旁的小径一路继续向东行进。大约走了两里地之后,小径便延伸到了山林之外,前面是一片片阡陌纵横的田地,已经能看到远处的村庄轮廓了。这个地方距离海边已经有七八里地了,中间隔着大片的密林,如果不深入内6,很难想到这里居然会隐藏着一个汉人聚居的村落。

  两名村民中年轻的一人被先行打回去告知村里人,高桥南便与另一名老者同行,一边走一边问道:“你们平时要跟南边的村寨往来,是走6路还是水路?”

  老者应道:“若是运送大宗货物,那便是走水路出海绕过去,进笨港再上6。若是寻常往来,那便走6路,从丰荣村往南走大概五六十里地就到地方了。”

  高桥南走了一段之后突然冷不丁地冒了一句:“南边那些人,跟你们不太合得来吧?”

  老者愕然道:“大人这是……从何说起?”

  高桥南解释道:“先前你跟钱将军说的时候,我也在注意听着,笨港那边条件显然比这里要好得多,你们特地迁出来,还要忍受土人每个月都来的袭击,应该就是因为跟南边那些人有矛盾吧?”

  那老者摸不清高桥南的意图,也不敢随意承认,只是嘿嘿干笑了两声。不过在高桥南看来,这无疑就已经证实了他的推测。

  高桥南继续说道:“先前我也听你们说到,笨港那边的民众,有不少都是跟十八芝里的人沾亲带故,甚至加入了十八芝当海盗。十八芝虽然撤了,但大概也还会留下一些耳目在这里,你说对不对?”

  老者急忙应道:“大人,丰荣村都是老实本分的好人,全村一直靠种粮为生,并无一人加入海盗。请大人明鉴啊!”

  高桥南道:“你不用急着辩解,我们也不会冤枉好人。”他已经注意到这老者虽然急于分辩,言语间却并没有把笨港那边的人也纳入到“老实本分”的范围中来。

  说话间很快就到了村口,因为另一名村民被先行遣返报信,村中的民众此时都集中在这里,迎接“朝廷军队”的到来。虽然每个人都对这支奇装异服的军队感到奇怪,但并没有人出口质疑其身份,因为士兵们手里攥着的火枪可一点都不像假货,而且那股肃杀之气更是慑人心魄,绝不是他们以前见到十八芝那些人所能具备的程度。

  “小民牟清,乃是本村村长,恭迎高将军大驾光临!”一名白须老者见队伍到了近处,便赶紧迎上两步躬身报上了身份。

  高桥南也没有刻意去纠正对方对自己姓氏的错误念法,这几年下来他也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误会,摆摆手道:“牟村长不必客气!”

  高桥南一边应声一边注意打量了这牟清的衣着,见他只是一身藏青土布长衫,脚上是皂色布鞋,脸色黝黑,背部微微有些佝偻,杵着一根竹杖,看样子倒也不是养尊处优之人。

  牟清与高桥南见礼之后,便邀请这队荷枪实弹的人马入村休息。高桥南也不客气,便与牟清一同入村。士兵们虽然面色如常,但各自都在心中暗暗戒备,防止有突状况。

  高桥南加入海汉民团之后这几年走南闯北也到过不少地方,入村之后很看就看出了这个村子的真实状况。这村里的房舍几乎全是土坯墙、茅草顶,外面一圈竹篱笆就算是围墙了,连青石打底的房子都见不到一栋,可见这里的民众的确比较贫困。海南岛上比较早开的区域,如几处盐场、田独工业区等等,普通民众也都已经住进了砖石结构的房子,这样的土坯房在海汉治下地区肯定算是最低一等的居住条件了。

  村长家也没有比旁人好到哪里去,一样的土坯茅草房,要说有什么不同,也就是竹篱笆圈起来的院子比别家大了那么一圈而已。高桥南这队人进去之后,顿时把院落站了有七八成满。

  不过这村长邀请海汉民团入村歇息,那也是有所准备的,很快便有人抬了桌子长凳进来,在院子中安置下来。接着便有人不断地端上了吃食酒菜——当然了,内容的确比较寒酸就是了。

  前面端上来的几道菜,高桥南一看便知是野菜,因为澎湖岛上也有相似的野菜品种。不过这里显然不会有海汉民团厨房里那么多调味香料可选,高桥南猜测这些菜的烹饪手法大概也就是开水烫熟的程度而已,顶多再洒上几颗盐。

  而之后呈出来的几瓦罐酒水,据村长介绍说是附近土人酿的水果酒,但倒出来混混浊浊如洗锅水一般,显然土人在酿酒时并不太在乎过滤这种必要的环节。虽然端起来闻闻也有香气,但装在土瓷碗里的卖相着实差了一点。高桥南端起碗来抿了一小口,感觉酸涩的味道比较重,莫说跟“三亚特酿”相比,就连黎苗山寨自酿的果酒也比这个味道好得多,当即便不动声色地把酒碗放下了。至于其他桌上的士兵,可没人敢在高桥南没话的状况下就自己倒酒来喝。

  最后终于有了几道荤菜摆上桌子,大部分都是水产,鱼虾蟹螺都有,想来应该是产自旁边邻近的浊水溪中。但即便是这些不需太多成本的荤菜,也不是每一桌都有的。高桥南看了一下,除了自己坐的主桌之外,其他各桌大概就是这桌摆盘鱼那桌放盘虾的状态,看样子份量也是的确不够招待自己这队人马。而最后端上桌的土鸡汤干脆就只有主桌一份,高桥南算算时间,从让人先回村报信到自己坐在这里,这鸡大概也是刚刚炖够火候就端出来了。

  “本村出产不丰,招待不周,大人莫怪!”那牟清看高桥南也不怎么动筷子,心道只靠这点东西怕是打不了这队大兵了,当下又让人端了个托盘出来,上面放着两锭银子,看个头约莫有二十两。牟清将托盘缓缓推到高桥南面前道:“大人带兵辛苦了,且请收下这点孝敬。”

  高桥南现在已经升到营长,一个月的军饷都不止这点钱,加上深知军纪,自然不会收他这点银子,轻轻把托盘推回去道:“村长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之前也说过了,就是来村里看看,没打算要搜刮地方上的钱财。看你们这里的条件也的确不好,这银子还是留着用在村里吧!不过等以后我们接管这里,日子就不会这么苦了。”

  牟清还待推让一下,高桥南已经按住了托盘:“行了,你也别推来推去的,收起来吧!论银子,我们有得是,以后跟着海汉,也不用担心吃不起荤菜,你让人打点饭来,我的人吃完饭还要做事的。”

  牟清见高桥南不似在开玩笑,赶紧让人撤了银子,又让人端上了刚蒸好的米饭。高桥南端起碗刨了几口,咀嚼一下,慢慢又将碗放回了桌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