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初探浊水溪

第七百五十二章 初探浊水溪

  在过往的野外生存训练中,虽然也有集体行动的训练科目,但绝对不会配备这么齐全的后勤装备用于搭建营地。而此次行动不但准备有足够两个连使用的行军帐篷,而且还配了大量用于在野外修筑简单防御工事的多功能工兵铲。除此之外,从船上卸下来的装备当中,甚至还有足以把临海营地外围绕起来的铁丝网。这样严整的防御措施在过去一般只有战时或者军演期间才会采用,日常训练极少会达到这种程度。

  孙真和其他新兵一起,在火堆的照明下挖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壕沟。而正如出前老兵们所预计的那样,晚餐的内容也变成了内容单一的野战军粮。虽说味道其实还凑合,偶尔吃一两顿倒也无所谓,但想想接下来有十多天都得靠着这东西过活,还是会让人很怀念澎湖基地的伙食。

  新兵们在营区边界挥汗如雨的时候,钱天敦召集了营部和一老一新两个连的军官,开始部署接下来的军训计划。钱天敦身后挂着一幅浊水溪附近的地图,已经用等高线标注了浊水溪南北各三十公里内的大致地形。而军官们对于长每次都能拿出陌生地区的地图也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钱天敦解说道:“我们这次的训练内容,主要是自西向东摸清浊水溪沿岸的地形地貌,以及在本地居住的民众状况。需要大家注意的是,在这里居住的民众有可能会对外来者怀有敌意,甚至会采取一些敌对行动。如果遇到情况,各作战单位可酌情自卫或予以反击。”

  “将军,既然是有可能会动武,那干嘛还要带上一个连的新兵?”有人不解地问道。

  “放心,即便有战斗,交战强度也不会太大,正好练练新兵,让他们知道自己今后在这支部队中的角色是什么。”钱天敦应道:“另外正好也考察一下这批新兵的素质,已经训练快两个月了,是骡子是马,现在也应该能够看出点端倪了。”

  钱天敦麾下的特战部队虽然也有6军标准的九十天军训期,但训练内容却要比普通的6军部队活泛得多。而且根据钱天敦这几年带兵的经验,在学完最基本的战斗技能科目之后,以战代练的效果显然要比整日在营区对着虚无的目标喊打喊杀强得多。很多人在训练场上可以做到生龙活虎,但到了真正的战场上就变得一脸懵逼不知所措。有些人天生就是战士,而有一些人无论怎么锤炼也不适合踏上战场,钱天敦要做的就是在训练过程中优胜劣汰,将那些最精锐的战士留在自己的部队中,让其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不断地进行淬炼。

  目前受训的这批新兵,其中一部分人会在历次的大型野外训练中逐步被淘汰掉,真正能够完成新兵训练期并留下来编入特战部队的士兵,大概只有入伍时的一半左右。当然被淘汰掉的人员也不会立刻退伍,而是会被分配去别的部队继续服役。

  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过往的野外生存训练中,虽然也有集体行动的训练科目,但绝对不会配备这么齐全的后勤装备用于搭建营地。而此次行动不但准备有足够两个连使用的行军帐篷,而且还配了大量用于在野外修筑简单防御工事的多功能工兵铲。除此之外,从船上卸下来的装备当中,甚至还有足以把临海营地外围绕起来的铁丝网。这样严整的防御措施在过去一般只有战时或者军演期间才会采用,日常训练极少会达到这种程度。

  孙真和其他新兵一起,在火堆的照明下挖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壕沟。而正如出前老兵们所预计的那样,晚餐的内容也变成了内容单一的野战军粮。虽说味道其实还凑合,偶尔吃一两顿倒也无所谓,但想想接下来有十多天都得靠着这东西过活,还是会让人很怀念澎湖基地的伙食。

  新兵们在营区边界挥汗如雨的时候,钱天敦召集了营部和一老一新两个连的军官,开始部署接下来的军训计划。钱天敦身后挂着一幅浊水溪附近的地图,已经用等高线标注了浊水溪南北各三十公里内的大致地形。而军官们对于长每次都能拿出陌生地区的地图也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钱天敦解说道:“我们这次的训练内容,主要是自西向东摸清浊水溪沿岸的地形地貌,以及在本地居住的民众状况。需要大家注意的是,在这里居住的民众有可能会对外来者怀有敌意,甚至会采取一些敌对行动。如果遇到情况,各作战单位可酌情自卫或予以反击。”

  “将军,既然是有可能会动武,那干嘛还要带上一个连的新兵?”有人不解地问道。

  “放心,即便有战斗,交战强度也不会太大,正好练练新兵,让他们知道自己今后在这支部队中的角色是什么。”钱天敦应道:“另外正好也考察一下这批新兵的素质,已经训练快两个月了,是骡子是马,现在也应该能够看出点端倪了。”

  钱天敦麾下的特战部队虽然也有6军标准的九十天军训期,但训练内容却要比普通的6军部队活泛得多。而且根据钱天敦这几年带兵的经验,在学完最基本的战斗技能科目之后,以战代练的效果显然要比整日在营区对着虚无的目标喊打喊杀强得多。很多人在训练场上可以做到生龙活虎,但到了真正的战场上就变得一脸懵逼不知所措。有些人天生就是战士,而有一些人无论怎么锤炼也不适合踏上战场,钱天敦要做的就是在训练过程中优胜劣汰,将那些最精锐的战士留在自己的部队中,让其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不断地进行淬炼。

  目前受训的这批新兵,其中一部分人会在历次的大型野外训练中逐步被淘汰掉,真正能够完成新兵训练期并留下来编入特战部队的士兵,大概只有入伍时的一半左右。当然被淘汰掉的人员也不会立刻退伍,而是会被分配去别的部队继续服役。

  在过往的野外生存训练中,虽然也有集体行动的训练科目,但绝对不会配备这么齐全的后勤装备用于搭建营地。而此次行动不但准备有足够两个连使用的行军帐篷,而且还配了大量用于在野外修筑简单防御工事的多功能工兵铲。除此之外,从船上卸下来的装备当中,甚至还有足以把临海营地外围绕起来的铁丝网。这样严整的防御措施在过去一般只有战时或者军演期间才会采用,日常训练极少会达到这种程度。

  孙真和其他新兵一起,在火堆的照明下挖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壕沟。而正如出前老兵们所预计的那样,晚餐的内容也变成了内容单一的野战军粮。虽说味道其实还凑合,偶尔吃一两顿倒也无所谓,但想想接下来有十多天都得靠着这东西过活,还是会让人很怀念澎湖基地的伙食。

  新兵们在营区边界挥汗如雨的时候,钱天敦召集了营部和一老一新两个连的军官,开始部署接下来的军训计划。钱天敦身后挂着一幅浊水溪附近的地图,已经用等高线标注了浊水溪南北各三十公里内的大致地形。而军官们对于长每次都能拿出陌生地区的地图也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钱天敦解说道:“我们这次的训练内容,主要是自西向东摸清浊水溪沿岸的地形地貌,以及在本地居住的民众状况。需要大家注意的是,在这里居住的民众有可能会对外来者怀有敌意,甚至会采取一些敌对行动。如果遇到情况,各作战单位可酌情自卫或予以反击。”

  “将军,既然是有可能会动武,那干嘛还要带上一个连的新兵?”有人不解地问道。

  “放心,即便有战斗,交战强度也不会太大,正好练练新兵,让他们知道自己今后在这支部队中的角色是什么。”钱天敦应道:“另外正好也考察一下这批新兵的素质,已经训练快两个月了,是骡子是马,现在也应该能够看出点端倪了。”

  钱天敦麾下的特战部队虽然也有6军标准的九十天军训期,但训练内容却要比普通的6军部队活泛得多。而且根据钱天敦这几年带兵的经验,在学完最基本的战斗技能科目之后,以战代练的效果显然要比整日在营区对着虚无的目标喊打喊杀强得多。很多人在训练场上可以做到生龙活虎,但到了真正的战场上就变得一脸懵逼不知所措。有些人天生就是战士,而有一些人无论怎么锤炼也不适合踏上战场,钱天敦要做的就是在训练过程中优胜劣汰,将那些最精锐的战士留在自己的部队中,让其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不断地进行淬炼。

  目前受训的这批新兵,其中一部分人会在历次的大型野外训练中逐步被淘汰掉,真正能够完成新兵训练期并留下来编入特战部队的士兵,大概只有入伍时的一半左右。当然被淘汰掉的人员也不会立刻退伍,而是会被分配去别的部队继续服役。

  在过往的野外生存训练中,虽然也有集体行动的训练科目,但绝对不会配备这么齐全的后勤装备用于搭建营地。而此次行动不但准备有足够两个连使用的行军帐篷,而且还配了大量用于在野外修筑简单防御工事的多功能工兵铲。除此之外,从船上卸下来的装备当中,甚至还有足以把临海营地外围绕起来的铁丝网。这样严整的防御措施在过去一般只有战时或者军演期间才会采用,日常训练极少会达到这种程度。

  孙真和其他新兵一起,在火堆的照明下挖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壕沟。而正如出前老兵们所预计的那样,晚餐的内容也变成了内容单一的野战军粮。虽说味道其实还凑合,偶尔吃一两顿倒也无所谓,但想想接下来有十多天都得靠着这东西过活,还是会让人很怀念澎湖基地的伙食。

  新兵们在营区边界挥汗如雨的时候,钱天敦召集了营部和一老一新两个连的军官,开始部署接下来的军训计划。钱天敦身后挂着一幅浊水溪附近的地图,已经用等高线标注了浊水溪南北各三十公里内的大致地形。而军官们对于长每次都能拿出陌生地区的地图也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钱天敦解说道:“我们这次的训练内容,主要是自西向东摸清浊水溪沿岸的地形地貌,以及在本地居住的民众状况。需要大家注意的是,在这里居住的民众有可能会对外来者怀有敌意,甚至会采取一些敌对行动。如果遇到情况,各作战单位可酌情自卫或予以反击。”

  “将军,既然是有可能会动武,那干嘛还要带上一个连的新兵?”有人不解地问道。

  “放心,即便有战斗,交战强度也不会太大,正好练练新兵,让他们知道自己今后在这支部队中的角色是什么。”钱天敦应道:“另外正好也考察一下这批新兵的素质,已经训练快两个月了,是骡子是马,现在也应该能够看出点端倪了。”

  钱天敦麾下的特战部队虽然也有6军标准的九十天军训期,但训练内容却要比普通的6军部队活泛得多。而且根据钱天敦这几年带兵的经验,在学完最基本的战斗技能科目之后,以战代练的效果显然要比整日在营区对着虚无的目标喊打喊杀强得多。很多人在训练场上可以做到生龙活虎,但到了真正的战场上就变得一脸懵逼不知所措。有些人天生就是战士,而有一些人无论怎么锤炼也不适合踏上战场,钱天敦要做的就是在训练过程中优胜劣汰,将那些最精锐的战士留在自己的部队中,让其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不断地进行淬炼。...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