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招收新兵

第七百四十六章 招收新兵

  孙真跟在队伍里眼看着要登船了,终于忍不住凑到汤少尉身边问道:“大人,这搭船又是要去哪儿?这就把俺送去琼州岛了?”

  汤少尉回头看了孙真一眼,笑着应道:“琼州岛哪那么容易去的?这是送你们去旁边澎湖岛,接受入伍的审查。若是不合格,还得送回来移民营里继续待着。”

  孙真嘟哝道:“先前不是从头到脚都查过一次了,咋还得查一次?”

  “先前那是移民入境的检查,跟民团入伍的检查不是一回事,等会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汤少尉只说了一句便没有再详细解释下去,挥挥手道:“跟上队伍,不要胡思乱想,上船吧!”

  孙真身无长物,自认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看了看就在几里之外清晰可见的的澎湖岛,便跟着队伍上了船。

  事实上如果按照标准的移民征兵操作流程,新到埠的移民至少要先经过七至十天的观察期,确定没有身患各种急性传染病,之后才能开始接受入伍报名。不过这澎湖基地与别处接收移民的地方有些不同,便是这里目前包括白沙岛在内的所有岛屿仍处于军事管制状态,在此执掌大权的是军方大将钱天敦,因此所有的资源和行事规则,也统统都有向军方倾斜的表现。

  以钱天敦的行事风格,自然不会慢慢等着这些新移民在这里待够时间之后,转运去海南岛,然后由那边从到埠的移民中挑人入伍,完成新兵训练之后,再分配到福建来服役。与其绕上这么一个大圈子,倒不如从移民抵达这里的时候直接招揽兵员比较好。在带出了善于热带环境作战的安南民团之后,钱天敦对于自己的带兵能力也有了极大的自信,同时也得到了执委会和军方的信赖,授权他可以在招收和训练新兵方面拥有自主权。

  澎湖基地这地方有深水港,可以提供大型舰队驻扎所需的条件。有足够的6地面积可开为农用耕地,种出的粮食可以轻松养活本地人口和驻军。有正在实施当中的商业贸易港,所获得的收入除了部分上缴大本营之外,也可以补贴本地的基建工程费用。再考虑到澎湖列岛的位置对海峡两岸的辐射作用,要在这里养一支中等规模的军队,条件还是比较合适的。

  而钱天敦的计划中,这支军队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驻守本地,负担防御任务而已,未来海汉要控制台湾岛,乃至向北扩张军事控制区,都需要用到这支军队作为开路先锋。而招收一些熟悉福建以北地区的新兵,为将来的军事行动作准备,也就成为了钱天敦计划中的一步了。

  源源不断到来的山东难民无疑是给钱天敦提供了极好的兵源选择,这些山东人朴实勇敢,体格也较南方人更为强壮,即便是到了后世,也是中国最主要的兵源地之一。在孙真这批难民抵达澎湖之前,军方就已经从移民营中招收了大约两百名合格的新兵。这批新兵的入伍训练将在澎湖完成,之后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也会被列编到钱天敦所指挥的部队当中服役,对于这些北方兵而言,有朝一日打回老家去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事情。

  几里路的航程片刻就到,孙真还没琢磨完什么时候会被派上战场的问题,船就已经在澎湖岛马公港这边靠岸了。而这时候带队的汤少尉也已经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对孙真等人说道:“排队跟着我下船,到了码头上不得随意走动,一切行动听我指挥,明白了吗?”

  众人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汤少尉皱眉道:“用嘴回答我,明白了吗?”

  “明白!”这次众人异口同声地应道。

  孙真下船之后,现这边的码头上就没有黑衣警察的身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着灰衣的海汉兵。这些海汉兵面无表情地一手背在腰后,另一手杵着约莫五尺长的火铳,朝天的铳管下面还装着一把约莫尺半长的窄刃刺刀,看起来个个都是杀气腾腾。

  孙真等人跟在汤少尉身后,由他带着往前行进。约莫走了半里路之后,来到了一个院落中。门口挂着的牌匾上面的字,孙真倒也认得七七八八,乃是“海漢民團澎湖基地征兵處”。大门旁边还有两名全副武装站岗的海汉兵,也俱是面无表情如同雕像一般杵在那里。

  院子倒是传统的中式建筑,两边厢房中间正房,正房两侧有通道,看样子后面至少还有一进院子。汤少尉将孙真这队人带到其中一间厢房门口,孙真趁着排队的时候探头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两边靠墙各有一排通天柜,不过一格一格的柜门都关着,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正中是两张书案,一正一偏,各有一人坐着。偏位的书案上摆着笔墨纸砚等文具,看样子是负责记录文案的人,而坐主位的大概就是负责征兵的主官了。

  汤少尉进屋之后,那两人都站起身来,抬手向汤少尉行礼。汤少尉还礼之后,将带来的人员清单交到这两人手上:“报告长,这十三人是一号营第二大队的报名者,个人资料都在这里了。”

  坐主位的军官接过清单顺手递给偏位的人,口中应道:“辛苦了,坐下旁听吧。”

  汤少尉又敬了个礼,然后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

  这负责面试审查新兵的人,就是新近到澎湖赴任的年轻军官陈一鑫。当然负责审查新兵的也不止他一人,钱天敦和高桥南此时便在另外两间房里挑选其他报名入伍的新移民。单从负责人的人员配置来说,这里招收新兵的规格无疑是非常高了。

  “等下叫到名字的人,就到屋里来,我问什么,你们就答什么,答完就回到外面的队伍里。你们所有人都回答完问题之后,再进行后面的环节。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了。”陈一鑫停顿了几秒,见这队人没人开口问,便朝旁边的文书点点头示意他开始点名。

  “孙真!”或许是凑巧,文书第一个念到的名字就是孙真。

  孙真应了一声,便进到屋里,走到当间站着,口中答道:“俺就是孙真。”

  那文书轻声念着手上的个人资料:“孙真,山东登州人士,现年十九岁,以前的职业是务农,今早抵达白沙岛,目前在本地区没有其他亲人。”

  陈一鑫听完后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开口问道:“孙真,你为什么要报名参军?”

  “听营地的程管事说,入籍之后会有很多好处,俺想快些入籍,程管事说最快就是报名加入民团了。”孙真老老实实地答道。

  陈一鑫又问道:“入了民团,就是军人,军人就要上阵打仗,我问你,你怕死吗?”

  “怕!不怕死就不会逃难来这地方了。”孙真的回答显然有些出人预料。

  “那你还来参军?”陈一鑫也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这样回答自己,饶有兴趣地追问道:“上战场也有可能战死,你难道不怕?”

  孙真摇摇头道:“这个世道,百姓比当兵的死得快,当兵的至少手里有刀枪,百姓有什么?孔有德的兵打进庄子的时候,俺手里就只有一把锄头,连家人都护不住。”

  “所以你想当兵的目的,其实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陈一鑫继续问道。

  孙真这次想了想才答道:“谁给俺供吃供穿,俺就保谁!”

  陈一鑫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道:“那你知道现在和以后谁给你供吃供穿吗?”

  “知道,是海汉的老爷们……不对,是长!”这孙真看似憨直,倒是也有灵活的一面,立刻就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是执委会,记住,海汉民团是为执委会效命的军队!”陈一鑫立刻也出言再次纠正了孙真的观点。

  孙真虽然不太明白什么叫做“执委会”,但当下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心道不管这执委会是哪路神仙,俺且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那你有什么个人特长吗?”看孙真一脸懵逼的样子,陈一鑫便又解释道:“就是你有什么出常人的本事,比如说力气大、跑得快、脑子灵、眼神好、水性出众……什么都行。”

  孙真摇摇头道:“大人说这些,俺都没跟旁人比过,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不过在老家的时候,庄上的人都夸俺伺候庄稼是好把式!”

  陈一鑫有些哭笑不得,只好问下一个问题:“识字吗?”

  “识字,俺认识好几百个字!”孙真听到这问题,脸上散出了自信的光芒:“俺小时候念过两年私塾,先生还夸过俺识字快!就是家里穷,买不起笔墨,字写得丑。”

  陈一鑫点点头,话锋一转突然问起了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家里既然是务农的,那你给我说说,山东那边种麦子是怎么个种法,跟南边的江淮地区有什么差异。”

  这下可是问到孙真的本行了,他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道:“俺家就有几十亩麦田,这种法跟南边的时节不一样,俺们那边是春天播种,夏天收割,从播种到收获,只消三个多月就行,要比南边秋季播种的麦田快了有两三个月……”

  孙真说起这个话题,口条都顺了不少,一口气滔滔不绝地说了好几分钟,而陈一鑫居然也没有打断他,就这么认认真真地听他从播种一直讲到收割,偶尔还问他一两个小细节。

  孙真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挠挠头道:“小人虽然是种粮食出身,但还请大人给个机会,让小人入伍当兵,早日入籍。待日后退伍,再回田地里操持农事。”

  陈一鑫笑笑道:“你放心,我现在还不打算把你推荐到农场去玩泥巴。行了,你出去候着吧。”

  陈一鑫当然不是对北方冬春小麦种植方法的差异感兴趣,之所以要问孙真这个问题,也只是想验一验这小子有没有在他的个人状况上撒谎。从其所说的细节来看,孙真倒真是田里走出来的庄稼汉,至少以陈一鑫所掌握的农业知识来说,从中挑不出有什么破绽。不过孙真居然声称自己念过书识得字,这在近期的新移民中倒是比较难得。单从询问的情况来说,陈一鑫对于这个山东大汉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陈一鑫从文书那里接过刚刚誊写完的笔录,由于这家伙谈小麦谈得兴起,这笔录竟然做了足足三页之多。陈一鑫粗略看过之后,见没有什么错漏,便提笔在最后签上名字,并标注了一个a字,然后交还给文书归档保管。

  接下来这队人便被一个一个地叫进去询问个人情况,而所问的问题其实也都大同小异。陈一鑫便是要通过这些人回答问题的方式和答案内容,来判断他们报称的身份状况是否可信,每个人的个性、胆气如何,是否适合加入民团受训,都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在每个人交谈完毕之后,陈一鑫都会在笔录上签字,并附上自己的评分等级。

  军方目前的新兵入伍审查分为面试、体测、体检、政审等几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s、a、B、c四个评分等级,以衡量该人是否算是合格的新兵。如果有两项以上审查被评为c级,那么就直接淘汰了。而如果一项或多项被评为s级,那么在通过所有测试之后,该人有可能就会幸运地进入钱天敦亲自带队训练的新兵队伍,从一开始就接受特战部队的训练内容。

  孙真在面试过程中所得的评价并不是他所在这一队人里最高的,另有一人通过特长展示得到了s级的评价。这个人的特长是眼神特别好,可以在两丈开外的地方看清绿豆大小的字,如果他能够通过后面的测试,那么极有可能会被特选进入到狙击手的培训名单中,甚至会是这批人当中率先前往三亚的幸运儿,因为民团中的狙击手都必须在那里的6军军校才能得到民团头号狙击手老摩根的亲自授课。...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2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