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引入移民

第七百四十二章 引入移民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由于这个时代消息传播所需的时间几乎等同于交通工具的行进度,因此马打蓝购粮船队离开占城返程的时候,根本就还不知道巴达维亚的战事已经宣告结束。他们也完全想不到己方在攻占巴达维亚之后,还会被逼入绝境的荷兰人成功翻盘,最终以败军身份撤离了当地。他们此时押运这批粮食赶回巴达维亚,唯一的结果就是被荷兰人来个顺势连锅端了。

  这几条船和所运载的粮食被荷兰人吞了还是小事,无非就是大成米行亏点钱进去,但如果把大成米行协助马打蓝军采购粮食这件事曝光,那对成大朋而言就有点不太妙了。因此站在公事角度,安不纳港也不能轻易放这几条船自行离开。黎大贵出的主意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的确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办法,罗杰稍加考虑之后,就同意了这个方案。

  当天午夜,两个连的武装人员悄无声息地控制了停靠在安不纳港的四艘马打蓝帆船,并且扣押了船上的所有船员。虽然有人意识到不妙并试图要进行抵抗,但海汉民团可不会给予这些人反抗的机会。在此过程中有七名马打蓝船员伤亡,但最终还是比较顺利地拿下了这四艘船。

  半夜的响动也引起了码头上其他船只的注意,不过听说是海汉在抓捕逃到船上的奴隶之后,大家也就没有兴趣再继续关心后续展了。来往此地的商船基本都知道海汉人在岛上开建了许多种植园,并蓄养了不少奴隶工人,其中自然会有一些不够安分想要逃离这里的家伙,而海汉人要抓捕逃奴,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人会为了别人家的奴隶而出面去找海汉人的不痛快,遇到这种事只要当作什么都没生就好。

  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四艘马打蓝帆船就避开公众视线悄悄驶出了港口。不过它们行进的方向并不是继续往南,而是折返向北而去。考虑到这几艘船和船上的船员身份都比较敏感,罗杰决定把这个小小的麻烦交给安南的同事去处理。这几艘船将去往金兰港,并在那里进行拆卸或改装,而船上的船员也将被转往更北的地方服劳役——比如说送去北部湾的黑土港煤矿当矿工。

  至于以大成米行伙计为身份掩护的安全部三人显然不在此列,但他们也不会再南下返回巴达维亚。考虑到此事在巴达维亚或许还有别的人知晓,罗杰认为这三人最好还是不要再回去为妙,以免让人拿住了把柄。

  安全部在得到消息之后也同意了罗杰的意见,让这三人搭乘军方的补给船返回三亚,至于巴达维亚情报站,则将另行派人南下增援充实人员配置。

  又过了十多天之后,成大朋也与荷兰船队一起从占城返回,而这次不用成大朋再费心劝说,荷兰船长们理所当然地就将安不纳港作为了回归途中的第一个停靠补给点。尽管船上装运的补给足够船队至少航行到勿里洞岛,但在安不纳港停靠有额外的好处可拿,荷兰人自然愿意多花一晚时间待在这里。

  执委会和安全部的双重嘉奖令在几天前就已经到了安不纳港,罗杰作为代表,向成大朋当面宣读了嘉奖令的内容。大成米行情报站全体工作人员荣立集体二等功一次,成大朋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当然了,由于其身份特殊,这些功勋是没法公开宣布的,就连奖章也只能向成大朋展示一下,这玩意儿只有等他调回海南岛的时候才能领到手上。

  不过安全部的奖励相对更实际一些,成大朋的职务由巴达维亚的小分队负责人,提升为安全部南洋事务处副主任,可以说是鲤鱼跃龙门式的提拔,因为正主任的职务就是由郝万清亲自兼任。在安全部里得到如此重用的归化民干部,在他之前也就只有广州的龚十七、儋州的张千智、三亚的林南、福建的宫少齐等寥寥数人而已,就连安不纳岛上的黎大贵,目前的行政职位也比不了一战成名的成大朋了。

  不过目前这个副主任的职位对于成大朋来说并没有太实际的作用,他依然还是要从事之前的工作,扮演好米行老板的角色。除了行事自主权会有所增加,他能调动的力量和负责的范围暂时不会有大的改变。但成大朋更紧张的还是关于马打蓝船队的事情,在听说这事已经圆满解决,人和船都已经送往北方处理之后,成大朋才算是舒了一口气。

  巴达维亚战争从七月初开始生乱,一直到九月上旬成大朋从占城返回,才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海汉并没有直接参与到这次的战争之中,但因为成大朋等人的努力,海汉还是在第一时间获取到了大量的战场情报,而这已经很难简单地用金钱去进行估价了。执委会通过这些情报,也理清了几件之前并不是了解得很透彻的事情。

  第一,荷兰人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但南洋的其他势力也不是穿越者们所认为的那么弱小。荷兰人或许是有依靠破釜沉舟的一击来一劳永逸解决对手的打算,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在战争期间并没能在战场上占据到主动地位,多数时间都处在被动防御的位置,而且一度撑得十分艰苦。而马打蓝人也绝非在穿越者口中被形容为战斗力低下的南洋猴子,他们在这次作战期间所表现出的动员能力和兵力调动、部署能力,甚至还在安南这个大6国家之上。荷兰人在巴达维亚部署的守军规模跟海汉民团的6军兵力也有得一拼,但交战过程却如此被动,这的确是需要起海汉军方注意的一个方面。

  第二,后勤补给仍然是未来海汉南下必须要解决的一大难题。马打蓝的三次失利都不是输在正面战场上,前两次是因为补给不足,而最后一次交锋带够了补给,但却被荷兰舰队抄了屁股。这个故事告诉海汉,如果没有一处距离巴达维亚更近,更为可靠的补给基地,那么即便攻下巴达维亚城,也很难在当地站稳脚跟。

  第三点无疑就是凸显出了情报工作的重要性,如果说荷兰人在战前就能打听到马打蓝军将在战场上使用大量的巨型投石机,那么范迪门大概在交战初期就不会采用那么保守的防御方式。要知道在开战前马打蓝人将这些投石机部件运抵港口卸下并进行安装调试,就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而荷兰人就白白浪费了这个原本可以对马打蓝军进行袭扰战的大好机会。要是马打蓝人没能顺利地在战场上部署那么多的投石机,那么战争进程或许就将会完全不一样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两支军队的作战方式和风格,现在都已经搜集到了详细的资料供海汉参考。虽然不知道他们以后还会不会玩出别的花样来,但海汉军方肯定会对其现有的作战方式进行有针对性的布置。

  当然了,这种程度的战备并不意味着海汉近期就会对南洋地区动手,毕竟在南洋作战所需投入的资源实在太大,而且海汉今年的展方向重心也并不是在南方。

  时间进入九月,福建方向的事务正在逐渐增多,特别是今年大6移民的引进工作,执委会已经将福建定为了主要渠道之一。大明中原和胶东地区的战乱制造了大量的战争难民,而执委会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多地从大明接收难民,引入到自家治下地区定居。对于连生存都已经成为问题的难民们来说,只要有一口饭吃,放弃自己曾经的国籍似乎也并不是太大的问题。海汉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充当救世主,不但能够大量引入人口,而且也可以更多地获得大明官方的好感。

  当然这个计划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实施的,海汉自身的海运力量并不足以将触手伸到遥远的北方,因此还必须要通过转运转卖的方式,才能让北方的难民来到南方。而且海汉在福建谈不上有什么根基,甚至连类似番禺李家庄那样的大型移民转运基地也没有建过,并不具备接待大量移民的能力。直到五月拿下澎湖之后,海汉民政部才将筹划已久的福建移民转运基地的方案投入实施。澎湖这地方虽然名义上仍然是归属于大明,但实际上已经是完全由海汉掌控和支配了,在这里处理大明移民的输入输出,毫无疑问要比在福建沿海方便得多。

  在进行了三个月的基建工程之后,澎湖的移民转运基地终于开始投入了运作。出于安全和管理上的考虑,移民基地并没有建在澎湖本岛上,而是建在了北边的白沙岛上。白沙岛与澎湖岛之间仅仅只有不到两千米距离,既可以对岛上环境进行隔离,又可以很方便地运送人员和物资。而这个面积达到25平方公里的岛屿地势较为平坦,足可以轻松地安置下数万人在岛上临时居住。

  目前白沙岛上已经规划建设了五个移民营地,可接纳移民数量一万二千人。虽然暂时只有设计接纳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但这已经是目前海汉治下地区除三亚大本营之外最大的一处移民基地了。

  之所以要在澎湖建设这么大型的移民基地,是因为执委会认为今后的几年中,海汉移民的主要来源地将会逐步转移到战乱频的大明北部地区。届时每个月从北方运过来的移民数量或许都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而福建海峡的移民基地就将会在这个人口运输系统中承担起重要的中转站职能。缓解海上运力需求压力,增强移民对南方气候环境的适应性,让其在进入海汉社会体系之前能有一个过渡时期,以及防止疫病传入海汉统治区等种种作用,都是澎湖移民基地存在的理由。

  为了能够尽可能自行解决移民的粮食供应问题,目前农业部已经在澎湖岛上规划了总面积过2o平方公里的集体农场,其主要的种植内容就是粮食和蔬果。袁若修老爷子乐观地估计,到两三年之后澎湖列岛的农业用地若能得到有效开,产出的粮食不但能够供应当地的移民和驻军所需,而且还可以反哺海南岛,亦或是卖到大明。

  当然了,在澎湖列岛所开的这些种植园区和集体农场,对于农业部来说只是东南沿海地区农业开的一道开胃菜而已。农业部真正所看重的地区并不在澎湖,而是台湾岛西部的沿海平原地区。借助当地达的水系,可以很便利地开辟出农业部所规划的农场。不过目前暂时还没有足够的人力和资源去实施农业部的构想,所以也只能先拿澎湖这边的土地练练手了。

  九月十一日,三艘福船在白沙岛靠岸,为这里带来了五百多名来自大明北方的难民。这三艘船的老板是福建海商刘振国,专跑北方航线过二十年,对于江淮、山东、华北等沿海地区都比较熟悉。在海汉开出了诱人的条件之后,他便放弃了之前的货运生意,转行起了人贩子。

  船靠岸之后,刘振国便先行下船,到码头上与海汉的港务人员进行交接。港务人员会根据刘振国所提供的清单,对这几艘船上所装载的难民进行清点核实。

  这边清单还没交接完,码头上出现了两队身着黑衣黑裤,头带藤盔,手持藤盾短棍的人马,踩着统一的步子列队一路小跑而来。这杀气腾腾的队伍并没有让刘振国感到恐惧,他知道这是海汉人治下地区用来维持地方治安的衙役,唤作“警察”,也有些地方称为保安队或者防暴队。刘振国并不清楚这几种称呼到底有什么差别,但他知道这些穿黑皮的公人跟大明官府的衙役行事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