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三十七章 造化弄人

第七百三十七章 造化弄人

  有马打蓝人护卫着出海北上,这样的安排甚至比大成米行的人自行出海还要更稳妥一些,至少在从中南半岛购粮回来之前,马打蓝人都会尽心尽力地保证这三名“信使”的安全。而且马打蓝人显然对成大朋等人的身份毫无怀疑,也并不打算检查他们有没有携带什么可疑的物品上路。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目前巴达维亚城所面临的粮食补给压力,已经让马打蓝人顾不上那么多的细节了。

  巴达维亚被围城已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基本没有任何的外来补给送进城内,城内虽然还没有出现真正的饥荒,但粮食供应的确已经十分紧张。这还得益于东印度公司在围城之初就立刻执行了统一分配供给的临时方案,并查封了城内包括大成米行在内的所有商业粮食库存,以最低口粮标准维持着城内几万人的生存。若是没有这样的措施,估计不等马打蓝人破城,城内的民众早就先内乱了。

  当然,如果那种混乱的状况出现,当其冲的大概就是大成米行的粮仓。同理,现在马打蓝人进城第一件事,也是要先控制住粮食供应渠道,哪怕大成米行的存粮已经被荷兰人搬进了市中心的议事会城堡,马打蓝人也要先保证成大朋这样的粮商不能出事,否则光靠他们自己,真没办法在短期内调运大量粮食来喂饱这陡然多出的几万张嘴。

  马打蓝人也算有心,苏加诺离开的时候,还特地留了一队士兵在大成米行外面维持秩序,避免城中乱民闯入,不过应该也是有监视的目的在里面,毕竟这种大粮商与本地统治机构之间多少都是有来往的,马打蓝人也拿不准成大朋是不是真的像看上去那么老实。

  成大朋确定自己不会有事之后,就再次担心起巴特的安全。不过即便米行外面没有马打蓝士兵守着,他也不敢轻易溜出去打探消息。现在城里到处都是乱兵,而这个时候想趁乱财的宵小之辈也着实不少,像他这样身娇体贵又没有自保之力的人,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比较妥当。

  从前一天开始,城中就已经不断有枪炮声、喊杀声回荡,不过主要都是集中在城北一带。城西这边多为外来商贾聚居的街区,民众的抵抗意愿也较低,倒是没有激烈的交战状况,马打蓝人几乎没有遇到太多的抵抗,就顺利接收了城西区域。从马打蓝人的表现来看,成大朋认为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城西的城防工事,并不担心城中的荷兰人能够向西突围,而巴特等人的生还希望,无疑又降低了几分。

  事实也正是如成大朋所推测的一样,压力最大的城北一丢,城东城西两个方向的城防跟着就失守了,马打蓝军入城之后很快就从东、北、西三面对城中的守军形成了合围之势。城南虽然暂时还在荷兰人手中,但范迪门和巴特等高级军官并不打算要撤出巴达维亚城,而是决心要在城里跟敌人死战到底。不过倒是有不少荷兰商人选择了从城南出逃,指望能够避过马打蓝人的追杀。但这条出逃路线也绝非坦途,城外以南区域只有一些种植园和农庄,三十里之外就是渺无人烟的热带雨林,普通人很难在缺乏补给的情况下长时间藏身其中,疟疾、毒虫、湿热的环境,都有可能在数天内就杀死进入其中的逃难者。

  绝大多数的本地人和华人都没有选择出逃,对于普通人来说,留在城中反倒比出逃的存活可能性更大,毕竟马打蓝人攻打巴达维亚并不是为了屠城,而是想要赶走荷兰人,并占领这个每年可以创造出巨额财富的贸易港口城市。这里的民众包括华人在内,未来都将会是马打蓝人的生财之本,他们没有理由对即将成为马打蓝国子民的巴达维亚百姓进行屠戮。

  7月1o日这一天的时间,巴达维亚城内的炮声轰鸣几乎都没有停止过。马打蓝人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清理出了北城门的通道,并开始将重型武器运进城内。而仅仅依靠街垒作为防御屏障的荷兰守军,在更大口径的火炮面前就很难继续坚持作战了。马打蓝人的火炮一个一个地清除掉守军的街头据点,并压制守军一步一步地退向市中心。

  在这一天的交战中,防守一方付出了上千条人命,才将马打蓝军的攻势制止在距离议事会城堡大约三百米的外围区域。而自从马打蓝军入城之后,他们所付出的伤亡比例也较前期交战时有了极大的下降,虽然从数字上看仍然比守军要高一些,但比起入城前双方战损相差十倍左右的差距来说,目前仅仅两倍出头的伤亡已经能让马打蓝军的统帅笑出声了。

  仍在城中心负隅顽抗的荷兰武装人员加上民兵,已经不到两千人,即便算上无法作战的老弱妇孺,总共也就四五千人了。而马打蓝军现在至少还有一万三千人左右的可战之军,就算拿人命硬填,也能把这个坑给填平了。对于马打蓝人来说,现在攻克巴达维亚基本已经不是问题,就看还需要多长时间来扫清最后这处障碍了。

  但不知是因为荷兰人的斗志被激出来,还是马打蓝军看到胜利在望而产生松懈,最后这一步却异常的艰难,战斗一直持续到7月12日夜间,马打蓝军依然没有攻克荷兰人在城中的最后据点。火炮在此时对于攻方的作用已经十分有限,因为议事会城堡外面满满的都是瓦砾废墟,炮弹轰上去也不再有什么明显效果。

  此时马打蓝军已经完成了对城中心的合围,但这个钉子不拔掉,马打蓝军也无法宣称已经夺取巴达维亚的控制权。剌登·郎桑在城外等待几天之后终于按捺不住,于12日晚入城,宣布他将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亲自督战,要求军队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拿下这处最后的据点。

  然而仿佛是上天对郎桑的嘲讽,当天夜里忽然就下起了雨,而且到了天明时也完全没有要停止的迹象。郎桑宣称要在太阳升起时动攻势,无形中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不管怎样,只要天上没有落刀子,这攻势还是必须要动的。13日早上,随着郎桑一声令下,大约五千名马打蓝士兵同时从多个方向动了最后的攻势。在他们的后面是人数为三千人两拨后备部队,如果第一波攻势被打退,那么后面两拨预备队也会依次上阵,绝不给荷兰人再留下片刻喘息的机会。如果不出意外,在中午之前马打蓝军就应该能碾平这块又臭又硬的绊脚石了。

  范迪门已经放弃了坐镇二线指挥,拿着火枪与残存不多的荷兰人一起站在了防线上,看着行进而来的马打蓝军,范迪门放开嗓门大声喊道:“先生们,最后的时刻到了,让我们多带几个南洋猴子一起升天吧!”

  巴特也紧紧抓住了手里的武器,尽管现在身上的伤势让他连站稳都很难,但这并不妨碍他要战斗到底的信念。奇怪的是在这个时候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并不是家乡的风车磨坊和鲜艳的郁金香,而是一桌冒着热气的饭菜。

  “真想再吃一顿成大朋送来的美食啊!”巴特无奈地摇摇头,将幻想从脑海中驱逐出去,把精神集中到眼下的最后一战中。他知道或许片刻之后,自己就会去见上帝了,应该也不会再有机会尝到成大朋弄来的中国菜了。

  但命运似乎是在跟交战的双方开玩笑,当马打蓝军即将进入到荷兰守军火枪射程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收兵的信号。双方对于这个变故都出现了短暂的走神,但很快马打蓝军真的就前阵变后阵,开始向后撤退。

  “生了什么事?”看着外面空荡荡的城区,巴特一脸茫然地自言自语道。

  马打蓝人就差一步完成他们的作战计划,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却主动退兵了?

  隔了许久之后,从空气中传来了一声炮响,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仔细分辨,最终确定炮声是从北面传来的。

  “是我们的援军!是援军到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范迪门,也只有他最清楚援军的行动计划。尽管比他预计的时间晚了近一周,但援军总算是到了!

  “马打蓝的主力都进城了,驻扎在海边的全是后勤人员和伤兵。如果我没有料错,马打蓝军的补给也都存放在港口……这帮猴子要倒霉了!”范迪门理清状况之后,很快就开始下达命令:“所有还能作战的人,立刻整队,我们要开始反击了!”

  荷兰人的舰队其实在五天前就已经在巴达维亚港以东大约22o海里外的卡里摩群岛完成了集结,包括商船在内的一百多艘帆船装载着大约四千名作战人员,悄无声息地杀了个回马枪。在此之前这些从各个殖民地区出的船队已经扫荡了马打蓝国位于帝汶岛至爪哇岛一线的所有主要港口,甚至连婆罗洲南部海岸也没有放过。由于马打蓝军几乎是倾巢而出,荷兰人在行动期间几乎没有遇到过像样的抵抗,着实抢了个盆满钵满。

  但由于巴达维亚的交战状况无法知晓,这支飘荡在海上的武装也很难把握住合适的反击时机。他们甚至都无法确定,在马打蓝军围攻之下的巴达维亚是否已经陷落,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再杀回去其实也于事无补了。

  不过按照事前制定的计划,在开战三十天之后,这支舰队还是决定集结起来动反击。13日早上城中的马打蓝军开始集结起来的时候,荷兰舰队也从外海向巴达维亚港动了突然袭击。

  正如范迪门所猜测的那样,在攻破巴达维亚城防之后,马打蓝人已经放松了外围的警戒,主力部队几乎悉数派往了城区作战,而留在港口的全是伤兵和民夫,以及堆成一座座小山的作战物资。

  尽管港口驻守的马打蓝军很快就出了警报,但他们并没有什么办法阻止荷兰舰队迅靠近港口并实施了登6。马打蓝军在此之前的精力都放在了攻打巴达维亚城上,根本没顾得上在港口这边设置岸防工事和防线。猝不及防的驻守部队在如狼似虎的荷兰人面前没有得到什么表现的机会,火枪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驱散了这些惊慌失措的士兵。

  在指挥官的命令之下,刚刚登6的荷兰人立刻开始焚烧岸边的作战物资——其中的绝大部分物资都是马打蓝军的口粮。而港口燃起的火光甚至比回城报警的人更快引起了城内马打蓝军的注意,在剌登·郎桑下令动攻势的同时,城门城楼上的指挥官也已经派人赶去向他报告荷兰人在港口登6的警讯。

  这个消息对于郎桑来说的确是天降噩耗,因为港口不但有马打蓝大军维持所需的物资,而且还有数百艘用来运送部队和补给的船只,如果失去了这些东西,马打蓝军即便攻下了巴达维亚,也很难实现长期占领,更何况海边还有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的荷兰舰队。

  由于传来的警讯中没有这支荷兰舰队大致兵力的情报,郎桑在这个时候犯了一个关键性的错误——他命令正在攻击议事会城堡的部队后撤,并立刻前往城外阻击海边的荷兰人。

  在郎桑看来,目前城中存留的荷兰武装人员已经为数不多,不太可能再翻盘了,当下保住海边的物资和船只才是马打蓝军的头等大事。只要一鼓作气平息了海边的荷兰余孽,那么回过头再收拾城里这些残余分子也还来得及。巴达维亚城防已破,难道荷兰人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但荷兰人却不这么想,当他们现了一线生机之后,立刻就展开了反击。因为眼下的状况,本来就是荷兰人在战前所制定计划中的一部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