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艰苦的攻守战

第七百三十四章 艰苦的攻守战

  对海汉来说,最理想的结果莫过于荷兰人跟马打蓝人战得两败俱伤,今后数年内都无法恢复元气,并且继续互相牵制。这样等到未来海汉羽翼丰满开始南下扩张势力范围的时候,他们的力量就不足以阻止海汉的企图了。而在这两家交战过程中所能搜集到的情报,也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内海汉军方研究针对性战术的重要依据。但可惜的是截止目前,所得到的情报都是来自外围的零散信息,真正交战的中心战场上却连半点确切的消息都没有。

  “情报工作还任重道远啊!”陶东来叹道:“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却没有办法拿到详尽的战报,真是可惜了!”

  颜楚杰应道:“当地海域已经被马打蓝人完全封锁,现在只能耐心等待战争结束了。不过郝万清倒是给我打过包票,说安全部在当地派驻的人员很有办法,在情报搜集方面一定不会让执委会失望。”

  在接下来的十来天中,又6续有马打蓝港口遭遇荷兰船队袭击的消息传到安不纳港和安南南部的金兰港。之前罗杰对荷兰人布局的猜测,似乎正在一点点地变成现实。这些消息既然已经传到了海汉人耳中,那想必在巴达维亚作战的马打蓝军主力也应该收到了风声。就是不知道在被对手抄家的状况下,马打蓝军是否还能够坚持把这场战争进行下去。

  8月7日,南洋爪哇岛巴达维亚。围城战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双方在此期间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荷兰军官巴特驻扎的北面城墙外已经没有任何还能供守军布置防御的堡垒存在,就连北门外那两处似乎坚不可摧,拱卫着护城壕沟北段唯一通道的堡垒,也已经彻底变成了废墟。马打蓝军先前虽然没能用投石机摧毁这两座堡垒,但仍然是硬生生地用人力拔掉了这两颗横亘在攻城道路上的钉子。为此马打蓝人大概付出了三千名战士的性命,而荷兰守军前前后后也有大约六百人战死在北门外的这块血肉磨盘当中。

  在扫除了城外这些碍事的堡垒之后,马打蓝军将攻城的主力方向确定为北面城墙,并且日复一日地动着进攻。在各种重武器都统统试过一遍之后,双方的攻防战最终还是走向了短兵相接的肉搏阶段。荷兰守军虽然武器较为先进,又有城墙可以据守,但在每日十倍于己的攻城敌军面前还是无可避免地出现了大量的人员伤亡。

  战争开始时荷兰人守军有将近三千人,但截至八月初的统计,还能在一线坚持作战的人员就只剩下一千四百余人,折损竟然已经达到了五成。而由各路杂牌武装组成的护城军,目前已经征召到了第三批,前两批的人员也已经在战争中死伤了相当的数量。城内大部分五十岁以下的男子都被临时征召入伍,战局紧张时新人甚至只有半天时间训练,然后领到一把铁尖长矛就被驱赶到城墙上去参与守城作战了。

  这些被赶鸭子上架的新人,其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可想而知。由他们守护的区域多次出现了被敌军攻上城头的危急状况。好在每次荷军总能及时赶到救援,用火枪将攀上城头的敌军迅消灭干净。但这种状况的出现,其实已经说明巴达维亚城的城墙难以再继续固守下去。理智的统帅在这个时候的确应该考虑是否应该以保存实力为作战目标,不过如果不是迫于形势根本无处可退,范迪门有可能早就宣布弃城了。

  在此期间也生了一个小插曲,议事会里有人认为继续与马打蓝国战下去的胜算不大,为了避免巴达维亚陷落之后被敌军屠城,军方应该立刻派人与马打蓝军议和,用割地赔款之类的条件,先让马打蓝军停战再说——至少开放一条通道,让荷兰人能够体面地撤出巴达维亚城。

  这个做法听起来似乎很识时务,也不失为一个保住性命和最后一点颜面的方案,但这对于已经鏖战了近一个月,人员损失巨大的军方来说,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羞辱。并且这消息传开之后,对于城内的守军和民众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很多人都不知道接下来是战还是议和,人心顿时变得惶惶不安了。

  范迪门在这个时候倒是硬气了,也没有反对议事会的提案,就直接把出主意的人从北门逐出城外,让他去跟马打蓝军谈判——谁出的主意,谁就去负责解决。

  当然范迪门的心里很有数,战争打到现在这个阶段,双方付出的代价都很大,火气早就已经无法再平息下去了,别说议和,就连临时停战都不太可能了。马打蓝军现在憋着一股气不计伤亡都要攻下巴达维亚,城破之后他们第一件事大概就是要剿杀城里的所有荷兰人。现在看起来城破似乎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放城中的荷兰人安然离开。

  果不其然硬着头皮去马打蓝军中谈判的议事会代表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很快马打蓝人就送回了他的头颅,并表示不会与城中的荷兰议事会进行任何形式的停战谈判。

  在看到前车之鉴以后,议事会这帮人总算是安静下来,不敢再对军方的指挥权有什么指手划脚的举动。因为范迪门已经宣布,任何再提出停战、撤退等消极方案的人,都有可能是城外敌军的奸细,必须要进行严苛的处置。战争打到这一步,范迪门已经不再顾忌议事会这些人的身份了,因为谁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到战争结束的时候,先把眼前的难关撑过去再说了。

  巴特从开战以来一直所享受的小灶,最近的质量也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类似鸡鸭、海鲜之类的菜色,在近期的供应中已经看不到了。毕竟围城的时间太长,大成米行的储备得不到补充,已经无法再供应这些好东西了。不过基本的肉食和酒都还能继续提供,巴特所能享受到的伙食标准甚至比议事会和他的顶头上司范迪门还要更好一点。

  但现在巴特也没法再像刚开战时那么轻松地享受成大朋所提供的小灶了,他身上的多处伤势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日常进食。巴特的左手在前些天作战时因为火枪炸膛而受伤,目前用纱布将整个前臂都包了起来,成大朋很形象地称其为招潮蟹。

  此外巴特的脸部在前几天的战斗中也被马打蓝军的弓箭所射伤,但运气还不错,如果再高一点大概就把眼睛给射穿了。只是这个伤势影响到了他的进食,无法咀嚼食物,成大朋也只能将小灶的主要内容改成了皮蛋瘦肉粥。

  不过巴特享受食物的兴致倒是没有被身上的伤势所累,一只手端着碗喝粥喝得唏哩呼噜地作响,让成大朋也是看得叹为观止。他虽然这些日子里并没有上过城墙观战,但每天都听巴特讲述当日的战况,也颇有身临其境的感受。成大朋自问如果在城墙上厮杀这么多天,恐怕精神早就崩溃了,哪里还有闲心享受食物。

  “这真是太棒了!”巴特放下粥碗,拿起葱油鸡蛋饼摇下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说道:“成大朋,我必须承认你的确是对的!”

  “啊?什么对的?”成大朋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巴特用抱成招潮蟹大螯的左手指了指葱油鸡蛋饼,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说道:“前些天你说不能再提供鸡肉作为食物,我还觉得太可惜,但现在认为你是对的,留下鸡至少我们还有鸡蛋可以吃,非常棒!”

  成大朋哭笑不得地应道:“小事情,小事情,巴特大人过奖了!”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此期间也生了一个小插曲,议事会里有人认为继续与马打蓝国战下去的胜算不大,为了避免巴达维亚陷落之后被敌军屠城,军方应该立刻派人与马打蓝军议和,用割地赔款之类的条件,先让马打蓝军停战再说——至少开放一条通道,让荷兰人能够体面地撤出巴达维亚城。

  这个做法听起来似乎很识时务,也不失为一个保住性命和最后一点颜面的方案,但这对于已经鏖战了近一个月,人员损失巨大的军方来说,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羞辱。并且这消息传开之后,对于城内的守军和民众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很多人都不知道接下来是战还是议和,人心顿时变得惶惶不安了。

  范迪门在这个时候倒是硬气了,也没有反对议事会的提案,就直接把出主意的人从北门逐出城外,让他去跟马打蓝军谈判——谁出的主意,谁就去负责解决。

  当然范迪门的心里很有数,战争打到现在这个阶段,双方付出的代价都很大,火气早就已经无法再平息下去了,别说议和,就连临时停战都不太可能了。马打蓝军现在憋着一股气不计伤亡都要攻下巴达维亚,城破之后他们第一件事大概就是要剿杀城里的所有荷兰人。现在看起来城破似乎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放城中的荷兰人安然离开。

  果不其然硬着头皮去马打蓝军中谈判的议事会代表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很快马打蓝人就送回了他的头颅,并表示不会与城中的荷兰议事会进行任何形式的停战谈判。

  在看到前车之鉴以后,议事会这帮人总算是安静下来,不敢再对军方的指挥权有什么指手划脚的举动。因为范迪门已经宣布,任何再提出停战、撤退等消极方案的人,都有可能是城外敌军的奸细,必须要进行严苛的处置。战争打到这一步,范迪门已经不再顾忌议事会这些人的身份了,因为谁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到战争结束的时候,先把眼前的难关撑过去再说了。

  巴特从开战以来一直所享受的小灶,最近的质量也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类似鸡鸭、海鲜之类的菜色,在近期的供应中已经看不到了。毕竟围城的时间太长,大成米行的储备得不到补充,已经无法再供应这些好东西了。不过基本的肉食和酒都还能继续提供,巴特所能享受到的伙食标准甚至比议事会和他的顶头上司范迪门还要更好一点。

  但现在巴特也没法再像刚开战时那么轻松地享受成大朋所提供的小灶了,他身上的多处伤势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日常进食。巴特的左手在前些天作战时因为火枪炸膛而受伤,目前用纱布将整个前臂都包了起来,成大朋很形象地称其为招潮蟹。

  此外巴特的脸部在前几天的战斗中也被马打蓝军的弓箭所射伤,但运气还不错,如果再高一点大概就把眼睛给射穿了。只是这个伤势影响到了他的进食,无法咀嚼食物,成大朋也只能将小灶的主要内容改成了皮蛋瘦肉粥。

  不过巴特享受食物的兴致倒是没有被身上的伤势所累,一只手端着碗喝粥喝得唏哩呼噜地作响,让成大朋也是看得叹为观止。他虽然这些日子里并没有上过城墙观战,但每天都听巴特讲述当日的战况,也颇有身临其境的感受。成大朋自问如果在城墙上厮杀这么多天,恐怕精神早就崩溃了,哪里还有闲心享受食物。

  “这真是太棒了!”巴特放下粥碗,拿起葱油鸡蛋饼摇下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说道:“成大朋,我必须承认你的确是对的!”

  “啊?什么对的?”成大朋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巴特用抱成招潮蟹大螯的左手指了指葱油鸡蛋饼,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说道:“前些天你说不能再提供鸡肉作为食物,我还觉得太可惜,但现在认为你是对的,留下鸡至少我们还有鸡蛋可以吃,非常棒!”

  成大朋哭笑不得地应道:“小事情,小事情,巴特大人过奖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