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攻城战

第七百三十二章 攻城战

  7月16日,苦苦支撑了数天的巴达维亚守军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敌军连日使用的投石抛射战术对投石机的损耗在这一天集中爆出来,东、北、西三面战场上的投石机几乎都在这一天6续出现了大面积损坏的情况。由此倒也可以推断出这批投石机的确是统一制造,因此其使用寿命损耗的度也趋于一致。

  看着敌军阵地上零零星星几架还在坚持抛射石弹的投石机,城墙上的守军都出了欢呼声,仿佛是打了大胜仗一般。虽然前两天议事会最终同意了范迪门的提议,放弃在远距离上使用火炮摧毁对方投石机的战术,并且认可了军方暂时放弃城外堡垒,保留有生力量的做法,但连着被这群一向被视为野蛮人的对手压制了数天,守军心里的那股憋屈劲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宣泄口。而敌军投石机开始损坏,也预示着双方终于要进入短兵相接的战斗阶段,这对于单方面被石头砸了好几天的守军来说,似乎并不算是什么坏消息。

  但对于范迪门和巴特这样的指挥官来说,这口气却丝毫不敢放松。他们很清楚前一段的交锋中敌军的主要目标只是摧毁城外的堡垒工事,而非人员杀伤,战争还没有进入到真正的残酷阶段。在接下来的短兵相接中,守军的武器装备在杀伤力方面或许会占有一定的优势,但近距离的交锋势必将大大地增加参战人员的伤亡,荷军的人员折损相比前面的几天只会增多,不会减少。

  随着马打蓝军军中的牛皮大鼓擂响,城外的军阵开始缓缓地向着城墙推进。而这次的推进就不再是交战之初的小规模突入了,从城头上看去至少有十几个方阵在同步推进,而每个方阵中都有上千的士兵。在方阵之间又穿插着大量提着梯子、木板的工兵,看样子马打蓝军是将继续使用他们之前取得不错效果的梯桥战术来攻克城外的壕沟。这种简单的工具可比投石机容易制造多了,以马打蓝军的人力,每天都能造出上百架梯桥,而守军想要将其摧毁,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马打蓝军进入到城防炮火射程之后,城墙上又开始次第响起了隆隆的炮声。此时马打蓝军中鼓声变得急促起来,士兵们也放弃了慢腾腾的前进方式,开始小跑起来。

  跑在前面的工兵在抵达护城壕沟边之后,便迅运用手头的工具开始搭建梯桥,度竟然比前几天那次攻势还要快。在宽度一里多的进攻线上,竟然同时有过三十处梯桥在搭建,这种作战策略让城头上的守军难以集中火力对其进行打击。而城外的堡垒已经化为一片废墟,也无法指望火枪队在近距离狙击这些马打蓝工兵的施工。

  仅仅在几分钟之后,一队马打蓝步兵就挥舞着弯刀冲过了刚刚搭建完的一座梯桥,扑向城墙下方。在他们身后是数名提着长梯的士兵,这种长梯前面还带有长长的铁制弯勾,一旦搭上城头,就可能钩住城墙,从而让守军难以将其推离城墙。

  “火枪队,听我的命令,准备射击!”巴特大声下达着作战命令。

  他亲自指挥的火枪队编制为13o人,其中125人为作战人员,分列为五个横队,每排25人,作战时采用轮转式射击法。随着一声令下,第一排的火枪手将步枪伸出了城墙上沿,枪口对准城外如密密麻麻蚂蚁群一样的马打蓝军。

  “开火!”随着巴特的军刀挥下,第一排火枪手扣动扳机,燃烧的火绳在机械结构的带动下被推压进火门,点燃其中的黑火药,推动弹丸飞出枪膛。至于子弹能不能准确地命中远处的目标,很大程度就还得看运气了。

  射击完毕的火枪手迅离开射位,退到后面装填弹药。身后的另一排火枪兵立刻补充上来,举枪瞄向城外。巴特手下的这支火枪队都是参加过多次战斗的老兵,使用火绳枪作战的技能也较为娴熟,五排轮转射击,基本可以做到大约2o秒一次齐射的频率,在城中的守军中也算得上是比较优秀的水平了。

  由于城外的敌军必须要通过护城壕沟才能攻到城下,因此在壕沟前聚集了大量的士兵,城头上的火枪队射击这些目标几乎不用瞄准,每次射出的25铅弹至少有七成都能打中人。城下的马打蓝军中不停地有人中枪倒地,哀号惨呼声此起彼伏。

  不过马打蓝军也没有打算用人命来消耗守军弹药的意思,很快就在军官的指挥下用弓箭和短矛向城头上起了反击。当然,站在低处向高处抛射的难度,可要比居高临下的射击大多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反击仍然是对守军的作战形成了无法忽视的干扰,而且尽管有着护甲在身,守军中仍然无可避免地开始出现了伤亡。

  第一架攻城梯搭上城墙的度比巴特预计的更快,不过没等到城下的马打蓝士兵攀附而上,城墙上就推出了一根两头用铁链系住的原木,将这架攻城梯拦腰压断。

  第二架搭上城墙的攻城梯也遭受了类似的待遇,所不同的是从城头砸下来的是一方条石。这块条石顺着梯子中间滑下去,将来梯子中间不及躲避三名士兵连同底下扶梯的人一同给砸到了地面上。当其冲的一人当场就挂了,而下面垫背的人也逃不了手脚折断的下场。但攻城部队的攻势并没有因为守军的抵抗而减缓,越来越多的攻城梯正在源源不断地运抵城下。

  “让城里的投石机都动起来,别让这些猴子轻松靠近城墙!”巴特抓过一名下属,大吼着向他下达了命令。那名惊魂未定的下属扶了扶头盔,赶紧下城墙去传令去了。

  守军在城内也部署了少量的投石机,这些投石机的射击线路都经过了仔细计算,确保其抛射的最高点正好通过城墙,然后在空气阻力和重力的共同作用下坠落到距离城墙不远的城外,其打击区域便是护城壕沟以北,也就是目前马打蓝军集结等待通过梯桥的地方。

  城内的部队倒是没有让巴特失望,很快便是一阵呼啸声响起,一排石弹从城墙上划空飞过,砸向城外的马打蓝军。

  “你们这些野猴子!让你们也尝尝投石机的厉害!”被马打蓝军投石机压制多日的巴特终于有了泄的机会,从城墙垛口探出头去大声叫骂,而马打蓝军则是用数十支弓箭的齐射回应了他。如果不是副官手疾眼快地把他拉回来,巴特大概就要为自己的叫骂而付出头上多几个窟窿的代价了。

  不过这种投射的心理威慑作用远远要大于实际杀伤,十几石弹砸下去并不能阻止马打蓝军继续通过护城壕沟攻到城墙下。也就只有其中一枚石弹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壕沟上的一座梯桥,将桥面直接砸塌,七八名士兵也因此而落入水中,算是稍稍减缓了敌军的攻势。

  三分钟之后城内的投石机又射了一轮,这次射的不再是石弹,而是燃烧的油罐子。这玩意儿落地之后就摔碎了,火种将落点周围四五米引燃,顿时让城外的敌军乱成一片。

  “干得好!烧死这些该死的异教徒!”巴特一边大叫着给城墙上的士兵们打气,一边指挥着火枪队继续朝着城外的敌军进行齐射。

  马打蓝军的攻势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下午,在付出了上千人的死伤之后,马打蓝军眼见仍然无法攻上城头,才悻悻地选择了收兵。

  巴特看到城下的马打蓝军撤退之后,连身上沉重的盔甲都没有力气卸去,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在上午的指挥中已经喊得声嘶力竭,现在嗓子已经哑了,只能让副官暂时代替自己行使指挥权。

  尽管打退了马打蓝军的攻势,并且给敌方造成了一定的杀伤,但守军付出的代价可一点都不低。仅巴特亲自指挥的这支火枪队,到战斗结束时还在阵中的人就只有九十七人了。

  当然相比于守军,马打蓝军的人员损失无疑是要严重得多,光是城外的尸体就足够让人触目惊心。虽然还没有进行仔细的清点,但巴特估计光是生在北面城墙的交战中,马打蓝军的死伤数目就大概会在一千到一千三百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是交战初日的两倍,由此也可见今天战况的激烈程度。

  整个北面城墙状况比较好的地段,大概就只有北门外了。那两处拱卫北城门和护城壕沟上唯一一座通道的堡垒依然健在,尽管在开战以来的这些日子里已经被敌军投石机砸下了千枚石弹,打得护墙多处崩裂,但这两处堡垒在修建时所下的工夫还是起到了明显作用。在其他各处堡垒都已经土崩瓦解的时候,这两座堡垒还依然能够屹立在北门外。在今天的交战中,驻守两处堡垒的荷军士兵也在近距离上用火炮和火枪给予进攻方沉重的打击,以至于马打蓝军甚至没有将北门作为攻击重点,而是选择了其他防御较为薄弱的地段搭建梯桥,渡过护城壕沟攻城。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如果不是副官手疾眼快地把他拉回来,巴特大概就要为自己的叫骂而付出头上多几个窟窿的代价了。

  不过这种投射的心理威慑作用远远要大于实际杀伤,十几石弹砸下去并不能阻止马打蓝军继续通过护城壕沟攻到城墙下。也就只有其中一枚石弹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壕沟上的一座梯桥,将桥面直接砸塌,七八名士兵也因此而落入水中,算是稍稍减缓了敌军的攻势。

  三分钟之后城内的投石机又射了一轮,这次射的不再是石弹,而是燃烧的油罐子。这玩意儿落地之后就摔碎了,火种将落点周围四五米引燃,顿时让城外的敌军乱成一片。

  “干得好!烧死这些该死的异教徒!”巴特一边大叫着给城墙上的士兵们打气,一边指挥着火枪队继续朝着城外的敌军进行齐射。

  马打蓝军的攻势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下午,在付出了上千人的死伤之后,马打蓝军眼见仍然无法攻上城头,才悻悻地选择了收兵。

  巴特看到城下的马打蓝军撤退之后,连身上沉重的盔甲都没有力气卸去,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在上午的指挥中已经喊得声嘶力竭,现在嗓子已经哑了,只能让副官暂时代替自己行使指挥权。

  尽管打退了马打蓝军的攻势,并且给敌方造成了一定的杀伤,但守军付出的代价可一点都不低。仅巴特亲自指挥的这支火枪队,到战斗结束时还在阵中的人就只有九十七人了。

  当然相比于守军,马打蓝军的人员损失无疑是要严重得多,光是城外的尸体就足够让人触目惊心。虽然还没有进行仔细的清点,但巴特估计光是生在北面城墙的交战中,马打蓝军的死伤数目就大概会在一千到一千三百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是交战初日的两倍,由此也可见今天战况的激烈程度。

  整个北面城墙状况比较好的地段,大概就只有北门外了。那两处拱卫北城门和护城壕沟上唯一一座通道的堡垒依然健在,尽管在开战以来的这些日子里已经被敌军投石机砸下了千枚石弹,打得护墙多处崩裂,但这两处堡垒在修建时所下的工夫还是起到了明显作用。在其他各处堡垒都已经土崩瓦解的时候,这两座堡垒还依然能够屹立在北门外。在今天的交战中,驻守两处堡垒的荷军士兵也在近距离上用火炮和火枪给予进攻方沉重的打击,以至于马打蓝军甚至没有将北门作为攻击重点,而是选择了其他防御较为薄弱的地段搭建梯桥,渡过护城壕沟攻城。...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