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三十一章 战术变化

第七百三十一章 战术变化

  荷兰自进入远东地区以来,少有在正面战场上被压制得这么被动的时候,即便是前两次马打蓝军围城许久,守军也能较为从容地进行应战,拒敌于城墙之外,最终都是让对手无功而返。荷兰人上次在战场上被人打得跟狗一样,大概还得追溯到当年在澎湖被明军大举讨伐的时候了。

  尽管之前与马打蓝军的交锋纪录中也有不少士兵被对方投石机所杀伤,但并没有像今时今日这么被动过。守军部署在城墙上的火炮虽然也三不五时地能够命中到对方的投石机,但低下的命中率并不足以改变目前被动挨打的战局。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推移,城外堡垒的护墙受损状况也在一点一点的增加。巴特不得不下令让堡垒中的大部分士兵撤回到城内,只让少部分士兵继续在堡垒中较为坚固的位置留守。这样虽然仍无法改变被动挨打的劣势,但至少可以有效地减少城外部队的无谓损失。

  马打蓝军的耐心果然很足,他们应该能观察到城外堡垒的驻军有部分从城门处撤回了城里,但并没有派上步兵进攻,仍然是不停地用投石机向城外几处堡垒投射石块。

  此时范迪门也来到敌军部署投石机最多的北面战线督战,看着城外如同雨点一般砸下的乱石雨,范迪门的脸色跟巴特如出一辙,都是铁青一片。

  作为一名军人,范迪门的确对于这样的被动状况也难以忍受,但作为一名担负城市安危的统帅,他又不能轻易下令让守城部队出城作战。

  范迪门的拳头攥了许久之后,才慢慢松开,开口说道:“看样子我们在过去几年里费时费力修筑的这些堡垒,最大作用就是消耗对方投石机的使用寿命了。”

  巴特苦笑道:“就不知道最后是他们的投石机先报废,还是我们的堡垒先塌完。”

  范迪门摇摇头道:“即便他们的投石机先报废,我们的堡垒也已经基本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范迪门的话并不夸张,在敌军不断的投射之下,城外的堡垒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度逐步崩塌。昨晚让民夫出城连夜抢修的部分显然没有什么坚固度可言,一块石头砸到直接就塌一片下去,这毁坏的度可比恢复工程快得多了。

  范迪门若有所思地侧头对巴特问道:“现在我们使用火炮轰击投石机的命中率大致是多少?”

  “大约3o到4o炮弹会命中一次。”巴特说起这个命中率,自己也觉得有些羞愧。从昨天打到现在,摧毁的投石机才不过二三十架,而炮弹预计已经打了近千了。即便敌军的投石机不再增多,照这种度打下去,极有可能还要打三四千才能全面摧毁敌军的投石机——这还仅仅只是北边的战线而已。

  “太低了。”范迪门听到巴特的汇报之后也忍不住为这低下的命中率感叹道:“我们每射三百炮弹,大概就会有一门炮作废,照这么打下去还没等正式交手,部署在这里的火炮就得丢掉差不多四分之一了。”

  “或许,我们应该节约火炮寿命,停止射击对方的投石机阵地。”巴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停止射击?”范迪门皱眉道:“那不就是在放任他们攻击我们的城外堡垒?”

  “将军,敌军中的投石机很难在城外制造,坏一架就少一架,而我们的火炮也是一样。在目前的局面下,我认为用我们的火炮寿命去交换他们的投石机寿命,其实是很不划算的买卖。”巴特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接着说。”范迪门若有所思地应道。

  巴特得了鼓励继续说道:“将军,你一定还记得他们上次入侵的时候吧?那时候我们造成杀伤最多的环节,其实是在他们停止使用投石机之后。在攻城期间,他们就不得不停止使用投石机了。”

  巴特所说的是1629年双方交锋时,马打蓝军因为投石机射程所限,在对射中并没有多大的便宜可占,反倒是被居高临下的城防炮火打得很惨。在投石机快要损坏殆尽的时候,马打蓝军便转换战术放弃了投石作战,转而以步兵攀附城墙的战术攻城。

  当然,由于双方的武器性能差距所限,马打蓝军的攻城部队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由于缺乏远程火力的掩护,反而是在城下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杀伤。大量的伤兵导致马打蓝军的后勤不堪重负,也是其后来主动撤退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眼下的交战方式,荷军并不能充分利用自己在武器性能和防御工事方面的优势,而是如巴特所形容的那样,在拿火炮的使用寿命跟对手低成本的投石机硬怼,作战效能十分低下不说,对于火炮寿命的损耗也是无法忽视的。巴特认为与其这样,倒不如干脆放弃在目前交战距离上的努力,把敌人放近了打,至少在前一天的次交锋中,荷军的战损比相比对手还是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

  范迪门也是有相当指挥经验的高级军官,巴特的意图他听完之后就立刻明白了。范迪门望着城外的战况沉思片刻之后,才开口表态道:“我现在立刻去议事会,表明改变战术的必要性。你在这里盯着,等我的消息。”

  由于事关重大,尽管范迪门拥有指挥权,但类似这样的战术改变还是必须要先向议事会报批才行。但范迪门作出这个表态,可以说他其实已经赞同了巴特的提议,只是还需要完成最后一个手续才行。当然了,以议事会那帮白衬衫的作风,巴特可以想象范迪门多半难以避免遭受到刁难,毕竟那帮人一向以跟军方作对为荣,哪怕是已经被敌军杀上门来,也必须得用种种手法表明他们才是巴达维亚城中的主事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背后站着公司的大股东们,大概范迪门在老科恩下葬当天就已经下令把这帮专门跟军方捣乱的白衬衫全吊死在城中心的广场上了。

  尽管军情紧急,但巴特也不敢肆意妄为,在没得到范迪门的消息之前,他也不敢下令停火。不过他还是想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原本分作两批轮流作战的炮台变作三批,这样就变相减少了同时参战的火炮数量,从而降低弹药的消耗。

  议事会的顽固显然出了巴特的想象,直到这一天下午敌军收兵回营,都没有范迪门的消息传回来。他甚至很想派人去议事会看一看,是不是范迪门将军已经被那群该死的白衬衫给谋害了。

  成大朋的及时出现拯救了巴特快要崩溃的情绪,准确的说,是他带来的美食拯救了巴特。在城头督战了一天的巴特只啃了两片干巴巴的面包和一节硬得跟石头一样的熏肠当午餐,到下午休战时早已经是饥肠辘辘。看到成大朋出现如同看到救星一般,便将他带回自己在城墙下的驻地。今天也不用成大朋动手了,巴特自己就接过食盒,三下五除二地将几盘食物都取了出来。当然了,他也没忘了放在食盒下层那一小瓶开胃酒。

  “成老板,你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朋友!我很喜欢你这样信守承诺的人!”巴特一边一只烤鸡撕下半边放进嘴里大嚼,一边含糊不清地夸奖道。

  尽管成大朋一向是以财大气粗的形象示人,但此时看到巴特的吃相却有些莫名的心疼,他倒不是买不起一只鸡,而是如今巴达维亚城被围,城里的各种食物不但价格飞涨,而且资源严重匮乏。米行里倒是还喂着十几只鸡,但照巴特这吃法,顶多也就是撑半个月的时间。而半个月之后这巴达维亚城要是还没有解围,那别说活鸡了,恐怕连鸡毛掸子都不好找了。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巴特得了鼓励继续说道:“将军,你一定还记得他们上次入侵的时候吧?那时候我们造成杀伤最多的环节,其实是在他们停止使用投石机之后。在攻城期间,他们就不得不停止使用投石机了。”

  巴特所说的是1629年双方交锋时,马打蓝军因为投石机射程所限,在对射中并没有多大的便宜可占,反倒是被居高临下的城防炮火打得很惨。在投石机快要损坏殆尽的时候,马打蓝军便转换战术放弃了投石作战,转而以步兵攀附城墙的战术攻城。

  当然,由于双方的武器性能差距所限,马打蓝军的攻城部队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由于缺乏远程火力的掩护,反而是在城下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杀伤。大量的伤兵导致马打蓝军的后勤不堪重负,也是其后来主动撤退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眼下的交战方式,荷军并不能充分利用自己在武器性能和防御工事方面的优势,而是如巴特所形容的那样,在拿火炮的使用寿命跟对手低成本的投石机硬怼,作战效能十分低下不说,对于火炮寿命的损耗也是无法忽视的。巴特认为与其这样,倒不如干脆放弃在目前交战距离上的努力,把敌人放近了打,至少在前一天的次交锋中,荷军的战损比相比对手还是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

  范迪门也是有相当指挥经验的高级军官,巴特的意图他听完之后就立刻明白了。范迪门望着城外的战况沉思片刻之后,才开口表态道:“我现在立刻去议事会,表明改变战术的必要性。你在这里盯着,等我的消息。”

  由于事关重大,尽管范迪门拥有指挥权,但类似这样的战术改变还是必须要先向议事会报批才行。但范迪门作出这个表态,可以说他其实已经赞同了巴特的提议,只是还需要完成最后一个手续才行。当然了,以议事会那帮白衬衫的作风,巴特可以想象范迪门多半难以避免遭受到刁难,毕竟那帮人一向以跟军方作对为荣,哪怕是已经被敌军杀上门来,也必须得用种种手法表明他们才是巴达维亚城中的主事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背后站着公司的大股东们,大概范迪门在老科恩下葬当天就已经下令把这帮专门跟军方捣乱的白衬衫全吊死在城中心的广场上了。

  尽管军情紧急,但巴特也不敢肆意妄为,在没得到范迪门的消息之前,他也不敢下令停火。不过他还是想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原本分作两批轮流作战的炮台变作三批,这样就变相减少了同时参战的火炮数量,从而降低弹药的消耗。

  议事会的顽固显然出了巴特的想象,直到这一天下午敌军收兵回营,都没有范迪门的消息传回来。他甚至很想派人去议事会看一看,是不是范迪门将军已经被那群该死的白衬衫给谋害了。

  成大朋的及时出现拯救了巴特快要崩溃的情绪,准确的说,是他带来的美食拯救了巴特。在城头督战了一天的巴特只啃了两片干巴巴的面包和一节硬得跟石头一样的熏肠当午餐,到下午休战时早已经是饥肠辘辘。看到成大朋出现如同看到救星一般,便将他带回自己在城墙下的驻地。今天也不用成大朋动手了,巴特自己就接过食盒,三下五除二地将几盘食物都取了出来。当然了,他也没忘了放在食盒下层那一小瓶开胃酒。

  “成老板,你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朋友!我很喜欢你这样信守承诺的人!”巴特一边一只烤鸡撕下半边放进嘴里大嚼,一边含糊不清地夸奖道。

  尽管成大朋一向是以财大气粗的形象示人,但此时看到巴特的吃相却有些莫名的心疼,他倒不是买不起一只鸡,而是如今巴达维亚城被围,城里的各种食物不但价格飞涨,而且资源严重匮乏。米行里倒是还喂着十几只鸡,但照巴特这吃法,顶多也就是撑半个月的时间。而半个月之后这巴达维亚城要是还没有解围,那别说活鸡了,恐怕连鸡毛掸子都不好找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