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二十五章 难得的机会

第七百二十五章 难得的机会

  成大朋当然也知道去年那场谈判的结果,不过他所知的信息都是大本营那边整理之后送过来,对于其过程肯定没有苏克易这个亲历者清楚,当下便好奇地问道:“那这位范德维根大人,对海汉民团的看法如何?”

  即便是许心素这种合作密切的盟友,也绝对不会轻易在海汉高层面前吐露其真实想法。而荷兰这种曾经与海汉交战的对手,其指挥官对海汉民团的看法就更难打听了。成大朋无意间撞上了这么一个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苏克易谈兴正浓,听成大朋问起也不疑有他,当下便随口答道:“他认为海汉民团的实力可与欧罗巴大6上的强国之军一较高下,在南洋和远东都难逢对手。值得庆幸的是海汉民团兵力有限,目前还难以在更大的区域内部署,但如任其展,恐怕三五年之后就会真正威胁到东印度公司的权益了。海汉人野心颇大,届时必定会因各地通商竞争与东印度公司生摩擦乃至冲突。而公司在巴达维亚之外的据点往往只有数百士兵驻扎,真动起手来,吃亏的可能很大。”

  成大朋心道何须三五年,要是执委会真心想跟东印度公司开战,现在随时都可以掐断巴达维亚与东北亚地区之间的航线。东印度公司在台湾大员港、琉球里城、日本平户港等地的据点,在海汉民团眼中都是随时可以动用武力拿下的地方。现在不动手,只是因为即便打败了东印度公司抢下这些地方,也没有足够的武力资源来部署防御力量。与其进行无谓的战争,执委会更希望能抓紧时间进一步壮大自身实力,不然就凭苏克易跟两个荷兰人北上三亚,哪能为战败的东印度公司求来和平。

  成大朋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这位范爷既然是在海汉民团手下栽过跟头,只怕他的说辞很难再让议事信任啊!”

  “谁说不是呢。”苏克易放下茶杯,叹了口气道:“这位范爷也是人年轻,说话做事都不带拐弯的,回来跟议事会就这么直愣愣地说了。要不是当时科恩大人保他,只怕军职就被议事会一撸到底了。”

  “那这位范爷现在还在城内军中带兵?”成大朋试探着问道。

  苏克易摇摇头道:“打仗打不过,谈判谈不下来,科恩大人给了两次机会让他表现,结果两次都办砸了。议事会对他怨气很大,哪还能留得下来,前几个月就又被派到大员港替他叔叔带兵去了。不过他也是运气好,要是真留下来,那就只能跟你我一样,困在这里出不去了。这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成大朋心道我被困在这里也是一样的道理,要不是城外大军压境,平时哪有机会聊到这么敏感的话题上来。当下成大朋又继续问道:“若是马打蓝大军此次围而不退,又或是真的攻破了城防,那带兵的范迪门将军可有别的应对之法?”

  苏克易道:“成老板若真是放心不下,不如趁敌军围城之势未成,立刻便从南门出城。只是城外的状况已陷入混乱,成老板若是出城避难,也未必比城里更安全。”

  马打蓝军这次从北方海上攻来,又提前在东西两面登6了一部分军队,已经隐隐对巴达维亚城形成了三面合围之势。如今先头部队距离巴达维亚城不过三四里,也只有城南面的内6地区暂时还处于其活动范围之外。然而城南只有绵延数里的上万亩种植园,根本没什么可供躲避战乱的地方。往南百里外是东西分立的萨拉火山和格德火山,那附近就已经没有什么人烟了。普通人逃到那种地方去,也很难能够长期生存下来。

  成大朋赶紧解释道:“在下并非此意,苏世兄莫要误会。只是担心若是荷兰人眼看不能力敌之时,会弃城而去,届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岂不危险?”

  苏克易道:“成老板所说的不无道理,但你我又非军人,无法上阵杀敌,更没有资格对荷兰人的用兵指手划脚,奈何只能当个看客。”

  成大朋道:“这究竟战况如何,看也是看不到的,也就只能在家里听听消息。”

  苏克易听出话里的味道来,不禁反问道:“难道成老板还想临阵观战?”

  成大朋点头应道:“不瞒苏师兄,在下的确是有些好奇,想在战时上城头一观。”

  苏克易盯着成大朋看了半晌没有搭腔,似乎是要判断他这个表态是真是假。就在成大朋自己都开始感到惴惴不安的时候,苏克易才开口道:“成老板如果确有此意,在下倒是可以帮一把手。只不过此时正处非常时期,可能还需要成老板破费一二。”

  成大朋忍住心头狂喜,连忙应道:“此时自然不会让苏世兄白忙,在下定有谢礼。”

  苏克易摆摆手道:“成老板误会了,这破费之处并不在鄙人这边,也无需准备什么谢礼。在下的意思是,成老板可以借助****之名,顺便到城头上观战。若是自行准备****物资,所需的费用也不会太多,几百千把两银子估计就够了。届时在下替你引见荷兰人,想来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成大朋连忙拱手道:“苏世兄仁义!不管事情成与不成,在下先谢过了。”

  苏克易还礼道:“客气客气!其实成老板已经在议事会那里挂了号,****这种事如果自行申请,多半也是会得到允许的。”

  成大朋一听,便知道苏克易把这事想岔了。他大概是认为成大朋的真实目的是想借着****之名,跟荷兰人搭上线刷个存在感,但又担心绕过苏家会让自己不快,所以才故意把这件事当着自己的面提出来寻求帮助。毕竟成大朋的米行跟议事会本来也有生意往来,如果他自行向议事会提出****,的确也是有很大可能得到批准。

  成大朋当然不会向他解释,将错就错道:“**************,若不是苏世兄从中引见,在下又哪会有机会在议事会的大人们面前表现一二。对了,待会儿苏世兄走的时候,把这大红袍也带些回去,给苏老爷子和家里的各位长辈们尝个新鲜。若是喜欢,下次等有船去福建的时候,再托人买些回来。”

  成大朋做人这么到位,苏克易自然乐于接受他的奉承,当下便先谢过了。眼见时间快到中午,成大朋便吩咐下人准备午宴款待苏克易。这一天的清点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之时,负责清点粮食的下人才将点算好的清单呈上来。

  苏克易看了看,又递给成大朋过目,口中问道:“成老板看看这数目可有出入?”

  成大朋看看数字,倒是跟自家记录的粮食库存一致,当下便点头应道:“数目属实,并无出入。”

  苏克易顺手拿了成大朋书桌上的毛笔,轻轻沾了一点墨汁,将那数目后几位直接划去了:“这点零头就不必计入其中了,成老板可自行调配使用。”

  苏克易这一划,就给成大朋又省下了几万斤粮食,也算是卖了他一个不小的人情。成大朋连忙谢过,虽然被议事会征用管控的粮食也同样会付钱,但最终议事会能付多少就不得而知了,苏克易这么一变通,大成米行无疑就减小了出现损失的可能。

  “先前所说的****之事,成老板抓紧时间办理,若是战事多打几天之后进入僵局,这****的意义也就不大了。”苏克易起身告辞道:“你这边准备好了之后,便派人知会一声,在下会替你安排好合适的时间。今日便到这里吧!”

  成大朋千恩万谢地送走了苏克易,然后吩咐关门歇业,将几名得力手下招到后院,把今天的收获告知了他们,并让众人明日便开始采买****物资,以便能尽早实现这个计划。

  成大朋其实并不是很明确这种****活动究竟能够打探到多少军事方面的情报,但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出现,他就当然不会放过。至于说需要为此花费一些银子,只要能打探到有用的情报,这些费用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安全部为了把他领导的这个情报小组安插到巴达维亚,前前后后花掉的银子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这么多银子洒水一样的花出去,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在关键时刻收集到有价值的情报吗?

  7月9日,马打蓝军的先头部队抵达巴达维亚城下,稍事休息之后便列队动了一次攻势。不过这次进攻显然只是试探性质,大约一千五百名马打蓝步兵小心翼翼地行进到城下约莫三百米处,就被城墙上的炮火给阻止了。

  守军主动开火让马打蓝军停止了继续推进,由于先头部队缺乏能够对城墙上进行还击的重武器,马打蓝军中只有少量弓手对城墙进行了无意义的抛射反击。在丢下二十多具尸体之后,马打蓝军的先头部队悻悻地退走了,守军以零伤亡取得了第一次交手的完胜。

  在城头督战的范迪门立刻让传令兵将这个喜讯告知议事会,并对城内的居民报捷。尽管不知道具体的战况如何,但听到守军“重创”来敌的消息,城里的居民还是以欢呼声表达了对胜利的欣喜。

  然而胜并没有让范迪门真正感到轻松,在这次交手中,城防火炮开了十六炮才打死了二十多个敌人,费效比低得惊人。尽管这其中也有敌军队形散疏,距离较远,炮手还没有进入作战状态等等原因,但范迪门仍然对这个战果不甚满意。如果按照这样的杀伤率来计算,想要依靠炮火优势来干掉城外的数万大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城外的马打蓝军并非没有装备远距离打击的重型武器,只是暂时还没有运抵到一线参战而已。

  当晚马打蓝军在北城门外约两公里处扎营,同时东西两面城墙上也都观察到了城外远处出现了马打蓝军的营寨。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毕竟安全部为了把他领导的这个情报小组安插到巴达维亚,前前后后花掉的银子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这么多银子洒水一样的花出去,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在关键时刻收集到有价值的情报吗?

  7月9日,马打蓝军的先头部队抵达巴达维亚城下,稍事休息之后便列队动了一次攻势。不过这次进攻显然只是试探性质,大约一千五百名马打蓝步兵小心翼翼地行进到城下约莫三百米处,就被城墙上的炮火给阻止了。

  守军主动开火让马打蓝军停止了继续推进,由于先头部队缺乏能够对城墙上进行还击的重武器,马打蓝军中只有少量弓手对城墙进行了无意义的抛射反击。在丢下二十多具尸体之后,马打蓝军的先头部队悻悻地退走了,守军以零伤亡取得了第一次交手的完胜。

  在城头督战的范迪门立刻让传令兵将这个喜讯告知议事会,并对城内的居民报捷。尽管不知道具体的战况如何,但听到守军“重创”来敌的消息,城里的居民还是以欢呼声表达了对胜利的欣喜。

  然而胜并没有让范迪门真正感到轻松,在这次交手中,城防火炮开了十六炮才打死了二十多个敌人,费效比低得惊人。尽管这其中也有敌军队形散疏,距离较远,炮手还没有进入作战状态等等原因,但范迪门仍然对这个战果不甚满意。如果按照这样的杀伤率来计算,想要依靠炮火优势来干掉城外的数万大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城外的马打蓝军并非没有装备远距离打击的重型武器,只是暂时还没有运抵到一线参战而已。

  当晚马打蓝军在北城门外约两公里处扎营,同时东西两面城墙上也都观察到了城外远处出现了马打蓝军的营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