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一十八章 门槛

第七百一十八章 门槛

  既然罗杰在开始时说了什么都可以问,王长岳咬咬牙便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心头的疑问。罗杰听完之后笑着应道:“所以王掌柜是担心在完成了前三个阶段的培训之后,却会被胜利港军校拒绝招收为学员?”

  王长岳道:“小人只是担心今后这规矩还有什么反复变化,这能不能入读倒在其次,要是因此而坏了罗长的名声,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罗杰应道:“关于这个安排,你可以放心,今后胜利港军校会逐步开放招生范围,民间百姓,包括非海汉籍也可以自行报考入读。我先前所说的入学办法,也算是正式开放之前在海外搞的一次试点。”

  “请问罗长,这自行报考可有什么门槛?”旁边里卡多一听,也没心思琢磨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了,赶紧打听起细节来。葡萄牙人早就对海汉的军事理论垂涎三尺,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虽然双方签订有军事合作的条款,也会互派教官为对方训练一些特殊兵种的战斗技能,但在更高的军事指挥层面上,海汉却是把自家的干货捂得非常严实。

  “海汉籍就不用细说了,基本是照原来的模式,先报名入伍当兵,后期择优进修。至于非海汉籍,那就得先完成我所说的前三个阶段培训,才能具备报名的资格。”罗杰解释道:“胜利港军校中传授的都是高级军事理论和技能,如果没有前面打下的基础,那就算进去了也只是听天书,什么都学不到的。当然了,这也并不是说只要完成前三阶段的培训就能确保入读,而是具备了报名的资格。至于最终能不能入读,那还是要根据胜利港军校的考核标准来决定。”

  众人听了这个答复之后微微觉得有点失望,就算能完成这些培训,并且有罗杰推荐,但仍然不能百分百地保证可以入读胜利港军校。不过相比以前根本就不存在的可能性,现在这条路子至少是能看到一点希望了。

  事情的真相当然不是罗杰向赞助商们解释的这么简单,胜利港军校扩大招生范围这件事,也是在执委会和军方经过了反反复复的拉锯战和讨论之后才作出的决定。

  军校只面向军方系统招生,让那些具备天赋的基层军官能有进修的机会,这本来就是正常的做法,但海汉军方却有一个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的实际问题,迫使他们不得不对传统的做法作出改动。这个问题就是海汉民团的总体规模太小,以至于有天赋的军事人才也相对较少,胜利港军校的培训机制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而军方对于高级军官的需求缺口又一直无法得到有效的解决。

  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普通的火枪兵只要三个月的训练期就能基本达到合格标准,但连排一级的指挥官却需要具备更多高级的军事技能才能胜任。海汉民团现有的归化籍军官基本都是从早期入伍的士兵中提拔起来,如于铁柱,高桥南等人就是实例。但像他们这样有一定军事天赋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平民出身的基层军官升到了班排一级就已经抵达个人能力的上限,能胜任连长的都为数不多。至于更高级别的职位,只有极少数素质拔尖的人才勉强够格。

  而目前海汉民团正处于快扩张时期,对于指挥人才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已经成为了制约军队展的瓶颈。在这种情况下军方高层除了挖掘自身的内部潜力之外,也在寻求别的解决途径,比如放开招生范围,从归化籍之外特招一些人才进入民团军服役。

  这种做法其实也早就有例子在前,最出名的当属安南降将武森,在被劝服之后就加入了海汉海军服役,目前已经在石迪文指挥的舰队中担任旗舰舰长的高级职务了。不过像武森这样的特例实在太少,一是外朝降将本来就不多,二是降将也不见得都像武森一样有真本事,三是执委会对于那些忠诚度存疑的降将也不会轻易再委以重任。但武森这类事例的存在,的确是为胜利港军校放开招生对象范围提供了有积极意义的参考价值。

  武森曾经效忠的对象是南越******,但经过几年的思想改造之后,他现在完全就是随时可为执委会奔赴战场拼杀的忠诚斗士了。既然武森都可以改换门庭为执委会效忠,那么从海汉籍之外的群体中招收有军事天赋的对象进行培训,在此过程中尝试对其进行招揽,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军官需求缺口的办法。

  当然了,这个口子一旦放开,那么前来报名的人员成分肯定会相当复杂,毕竟海汉的军事实力在这里摆着,周边的其他势力都在想方设法地进行效仿,难免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尝试从这个渠道打入海汉军方内部,获取那些让海汉民团得以独步天下的军事机密。从安全角度来说,这种措施无疑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况且所招收的学员也未必会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加入海汉民团服役,所谓的培训有可能只是在为别人做嫁衣。因此这个方案被军方提出的时候,执委会和安全部门都有不小的反对声。

  这个方案从去年安不纳岛战役之后就开始讨论,经过了漫长的拉锯战之后,最终才达成了一致协议,在合适的时候先从个别海外口岸进行试点运作,如果实际操作证明其可行,那再逐步作为新的制度慢慢推广开来。罗杰费了不少口水,才向军委申请到了将安不纳岛也纳入试点地区。虽然此次招募到的民兵中未必能有人达到胜利港军校的入学要求,但罗杰相信只要这个消息传开,一定还是会有人慕名前来应征的。

  话说回来,想从这种特殊渠道一步一步走入胜利港军校,的确要比直接参军入伍困难得多。尽管这些特招的民兵们所受训的内容与正规部队基本一样,但由于缺乏实战的机会和真正的部队生活环境,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完成培训之后还是会跟正规军有一定的战斗力差距。只有极少数在这方面有天赋的人,才有可能完成罗杰所说的三阶段培训,进而获得报考胜利港军校的机会。

  而军方也可以在最后这个阶段以各种方式拒绝那些底子不太干净,或是来历存疑的人选,选择那些对海汉持正面看法,容易被争取过来的人员入学进修。这样一来,基本就可以把养虎为患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这对于想要直接花钱买到入学资格的投资商们来说,的确是稍显严苛了一些。

  有人当下就默默地打消了这样的念头,但也有人却并不肯就此放弃机会。来自安南的两家都是南越地区的名门望族,前几年安南内战时也曾见识过海汉民团的厉害,早就有心想要效仿海汉民团模式来蓄养私军。只是海汉的盟友是北方朝廷,安南军方几乎把持了海汉军事培训的所有资源,这些地方豪强一直没有合适的渠道介入罢了。如今好不容易在罗杰这里开了个口子,哪怕是花费大一些,只要有成事的可能,他们就绝不会放过。

  “罗长,小人以为贵方这种做法好是好,但终究还是仓促了一些。比如这次所招募的兵员,既无训练场地也无训练器材,还需向海汉民团借用,这岂不是两边都耽搁了?”代表顺化范氏来参加座谈的驻岛管事范平顺开口呛了几句。正当所有人都在琢磨他意图的时候,便听他又接着说道:“我范氏一族这两年的生意多得照顾,小人愿代表范氏,在岛上捐建训练场一处。”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是欲扬先抑,挑完毛病之后才亮出真正的意图,套路也算是玩得相当纯熟了。

  另一位安南来的代表也不甘落后,接着说道:“归仁陈氏愿为长大人捐建房舍十间,以安排这些新兵就近住下。”

  罗杰微笑着应道:“这话有点不对,这个岛不是我的私产,要捐建也不是捐给我个人的。”

  “是是是,是小人失言了!罗长勿怪!”陈氏的代表赶紧纠正自己刚才的口误。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当然了,这个口子一旦放开,那么前来报名的人员成分肯定会相当复杂,毕竟海汉的军事实力在这里摆着,周边的其他势力都在想方设法地进行效仿,难免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尝试从这个渠道打入海汉军方内部,获取那些让海汉民团得以独步天下的军事机密。从安全角度来说,这种措施无疑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况且所招收的学员也未必会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加入海汉民团服役,所谓的培训有可能只是在为别人做嫁衣。因此这个方案被军方提出的时候,执委会和安全部门都有不小的反对声。

  这个方案从去年安不纳岛战役之后就开始讨论,经过了漫长的拉锯战之后,最终才达成了一致协议,在合适的时候先从个别海外口岸进行试点运作,如果实际操作证明其可行,那再逐步作为新的制度慢慢推广开来。罗杰费了不少口水,才向军委申请到了将安不纳岛也纳入试点地区。虽然此次招募到的民兵中未必能有人达到胜利港军校的入学要求,但罗杰相信只要这个消息传开,一定还是会有人慕名前来应征的。

  话说回来,想从这种特殊渠道一步一步走入胜利港军校,的确要比直接参军入伍困难得多。尽管这些特招的民兵们所受训的内容与正规部队基本一样,但由于缺乏实战的机会和真正的部队生活环境,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完成培训之后还是会跟正规军有一定的战斗力差距。只有极少数在这方面有天赋的人,才有可能完成罗杰所说的三阶段培训,进而获得报考胜利港军校的机会。

  而军方也可以在最后这个阶段以各种方式拒绝那些底子不太干净,或是来历存疑的人选,选择那些对海汉持正面看法,容易被争取过来的人员入学进修。这样一来,基本就可以把养虎为患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这对于想要直接花钱买到入学资格的投资商们来说,的确是稍显严苛了一些。

  有人当下就默默地打消了这样的念头,但也有人却并不肯就此放弃机会。来自安南的两家都是南越地区的名门望族,前几年安南内战时也曾见识过海汉民团的厉害,早就有心想要效仿海汉民团模式来蓄养私军。只是海汉的盟友是北方朝廷,安南军方几乎把持了海汉军事培训的所有资源,这些地方豪强一直没有合适的渠道介入罢了。如今好不容易在罗杰这里开了个口子,哪怕是花费大一些,只要有成事的可能,他们就绝不会放过。

  “罗长,小人以为贵方这种做法好是好,但终究还是仓促了一些。比如这次所招募的兵员,既无训练场地也无训练器材,还需向海汉民团借用,这岂不是两边都耽搁了?”代表顺化范氏来参加座谈的驻岛管事范平顺开口呛了几句。正当所有人都在琢磨他意图的时候,便听他又接着说道:“我范氏一族这两年的生意多得照顾,小人愿代表范氏,在岛上捐建训练场一处。”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是欲扬先抑,挑完毛病之后才亮出真正的意图,套路也算是玩得相当纯熟了。

  另一位安南来的代表也不甘落后,接着说道:“归仁陈氏愿为长大人捐建房舍十间,以安排这些新兵就近住下。”

  罗杰微笑着应道:“这话有点不对,这个岛不是我的私产,要捐建也不是捐给我个人的。”

  “是是是,是小人失言了!罗长勿怪!”陈氏的代表赶紧纠正自己刚才的口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