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奴隶贩子

第七百一十五章 奴隶贩子

  虽然荷兰商船靠岸之前就已经接受过登船检查,但为了预防在接受奴隶的过程中出现意外状况,罗杰还是提前调了一个连的士兵到码头上戒备。如果奴隶中有不安分的人试图在这里闹事,那么海汉民团将会立刻教会他们什么是必须遵守的规矩。

  除此之外,黎大贵也提前把几名南洋、东非出身的工头调来候命。这些工头已经来安不纳岛有一个多月,倒是已经能听懂一些简单的汉语指令,如有必要可以让他们跟初来乍到的奴隶们进行沟通。

  扬森叫过属下吩咐了几句,很快船上便打开了舱口让奴隶们出来。荷兰人虽然为了多装运些人而放弃在船上装备火炮,但船员们倒仍然维持了基本的武装,都配有腰刀、鱼叉之类的武器,分列在船舱通往甲板的舱口两边,形成由两道人墙组成的通道。奴隶们从船舱出来之后,便顺着这条通道踏上船舷边的跳板去往岸边。

  大概是为了防止这些奴隶在途中生事或跳海,荷兰人用铁链和镣铐按每十人串连在一起,这与海汉在大规模押运战俘或囚犯时采用的办法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待这些奴隶拖着沉甸甸的镣铐下到岸上之后,荷兰船员才上前将镣铐一一解开,让他们就地盘坐下来。

  而海汉这边的工作人员则是立刻开始查看奴隶们的身体状况,主要是看眼睛、口腔这种比较容易观察出身体状况的部位,以及四肢躯干有没有比较明显的外伤或残疾。按照双方的协定,凡是身体有明显伤病、重度残疾的奴隶,海汉这边是可以视情况拒收或压价的。而海汉的工作人员们也检查得十分仔细,因为那些身体状况不合格的奴隶如果没有在这个阶段被挑拣出来,而是事后才被现,那么这个锅就得他们这些检验人员来背了。

  相关部门对这些奴隶所做的身体检疫,甚至比海南岛接受外地移民还要细致。这是因为卫生部特地过通知要求,以避免一些奇奇怪怪的热带传染病流入到岛上人口密集的种植园区。尽管这种人工检查并不能完全避免传染病毒的流入,但至少可以起到一定的预防作用。类似疟疾、昏睡病、黄热病、登革热等等传染性较强的热带疾病,目前都是卫生部严防死守的对象,只要在奴隶身上现相关的症状,海汉都将会无条件拒收这类的疑似病例。

  在此之前罗杰已经有过指示,要设法压一压荷兰人的供应价格,因此黎大贵今天把关也是特别的严。第一条船上的奴隶还没全部下到岸上,这边就已经被挑出了十几个身体状况不佳的奴隶,将其驱赶到另外一边单独集中。

  扬森看到这种状况也有些慌张,连忙凑到罗杰身前道:“尊贵的先生,这些人只是因为在海上的航程中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所以暂时状况不是太好,我保证他们并没有患上什么影响劳动的毛病。”

  罗杰微笑着应道:“我当然相信你的说法,扬森先生。但你是船长,而我是一名军人,我们都不是专业的大夫,对吧?所以关于他们身体状况的判断,我觉得还是相信专业人士比较好。”

  扬森吃了一颗软钉子,讪笑着退到了一边,朝黎大贵连连使出眼色。前次他运来两船奴隶的时候,就是黎大贵负责接收,两人也算是打过交道,扬森还送过黎大贵一小桶从欧洲带来的葡萄酒作为礼物。但黎大贵能作主的时候显然已经过去了,现在这个海汉人显然要比黎大贵精明得多,而且看黎大贵唯唯诺诺的模样,显然也是海汉中的实权人物。扬森只能指望黎大贵能念着前次的交情,在这位贵人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把尺度稍稍松一松。

  然而罗杰的权威显然要远远胜过他与黎大贵之间那点浅薄的交情,黎大贵虽然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察言观色之下,也知道扬森大概是在罗杰这里碰了钉子,非但没有给他帮腔,反倒是义正辞严地说道:“扬森先生,我们只是在按照当初双方都认可的协议办事。你不会对此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扬森苦笑着应道:“当然……没有。”

  说实话扬森这次运来的奴隶的确是在巴达维亚城的奴隶市场经过了一番挑选,给他供货的几个奴隶贩子也都卖了交情,把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货色都留给他了。而且运来安不纳群岛的过程也花了不少心思,比如改善船舱的通风,雇了大夫在船上观察奴隶们的状况,为的便是能在海汉人这边卖个好价钱。但这么几百号人闷在船舱里在海上漂泊两千多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每天就能吃到一顿食物果腹,下船的时候还能生龙活虎那才是真见鬼了。

  如果海汉人拒收那些被挑出来的奴隶,那扬森也只有再把他们运回巴达维亚去。不过以这些人的身体状况来说,还能不能活着回到巴达维亚的奴隶市场上都不太好说了,搞不好就连本都收不回来。

  一个小时过去之后,终于完成了第一艘船共计三百一十七名奴隶的清点检查工作。其中因为身体状况可疑而被挑出来的有二十七人,这个数字让扬森悄悄抹了一把汗。算上这次运输途中的折损,这个比例基本还算能够接受。

  第二艘船装运的奴隶更多一些,于是花费的时间也更长,但因为身体原因被挑出来的人也更多一些,不过比例倒是跟第一条船相差不大,也是接近一成。

  看到被集中到另一侧的这些病号,扬森的心都在滴血,即便是按照他在巴达维亚收购这些人的成本价格,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再尝试一下劝说罗杰接收这批人。

  “尊贵的先生,您看,如果要把这些可怜的家伙用船运回巴达维亚去,或许他们会在中途就被主所召唤了。我想请求阁下,允许他们留在这个岛上,用几天的时间来恢复身体。如果他们挺不过去,那么的确就是命不好,在这里安息就是他们的宿命了。如果他们能够恢复过来,那么这对贵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扬森再次走到罗杰跟前,试图让他改变先前的态度。

  罗杰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杯新鲜的椰汁,仰望着扬森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为这些随时可能因病死掉的奴隶付钱?”

  “不不不,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扬森赶紧应道:“我可以把这些人留在这里,等下次来的时候我再收取这部分钱,当然,只收活人的部分。”

  罗杰应道:“这一部分需要扣掉死人的丧葬费用……”

  “没问题。”扬森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下来:“公平起见,我们就以一个奴隶身价的五分之一作为丧葬费用好了,阁下认为如何?”

  “我接受你的提议。”罗杰稍稍盘算一下,便应了下来。目前岛上的种植园仍然存在着劳动力缺口,能多一点人手总是好的。至于丧葬费用,无非就是让人找地方挖个坑把人埋掉而已,这些奴隶死后连墓碑都不用立,人力成本微乎其微,其实比扬森提议的数目还要低得多。

  而对于奴隶贩子扬森来说,这样就避免了被挑出来这六十多个不合格的奴隶全部退货的麻烦,把他们留在海汉人这里,连回程途中的折损风险也避开了。而且这六十多人应该不至于在短期内全部倒毙,起码扬森是不会信这个邪的,能卖掉一部分也比全亏了要好。当然了,为此他大概需要留一两个船员在岛上,以便监督这些奴隶的状况是否恢复到了海汉人所要求的健康水平。

  扬森心中这一块大石头还没放得下去,便听罗杰又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件事需要跟你打招呼。南海这些岛屿出身的土著,我们没有兴趣继续接收了。”

  “啊?那我下次会多找一些黑人运过来。”扬森嘴里答应着,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我不是说下次,我是说就从这次开始。”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罗杰一脸笑眯眯的表情,却吐出了冷冰冰的一句答复。

  扬森心中一颤,这一次运来的奴隶中,有近一半都是南海岛屿上的土著居民。这些奴隶基本是由东印度公司的各个殖民地掳掠而来,由于这些人好吃懒做又不会什么生产技能,在巴达维亚奴隶市场上的销售状况并不是很好。扬森原本以为急需劳动力的海汉人会成为一个新的销售渠道,但现在看来海汉人显然也对这些家伙的表现十分不看好。

  “尊贵的先生,这些人的身体状况并没有问题,不是吗?他们可以很好的地为贵方的种植园工作,即便其中有一些笨蛋,我相信他们在皮鞭之下也会很快学会该怎么为老爷们服务。”扬森看着海汉的士兵正在把那些南洋土著从人群中区分开来,赶紧向罗杰求情道。

  罗杰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扬森,仿佛是善心大一般回应道:“是啊,说起来要把这些家伙从巴达维亚运过来,应该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岂止是麻烦,简直就是折腾啊!”扬森立刻开始叫苦不迭:“这些家伙没有统一的语言和文字,很难进行沟通,只有鞭子才能教会他们规矩。如果贵方不肯接收这些野人,那我还得费时费力把他们运回去……这只要想想就是一场噩梦啊!”

  罗杰啧啧道:“既然大家都有难处,我看不如这样,这次已经运来的,我就半价收了。但下次交易的时候,我不希望再看到有南海土著混在里面充数了。”

  扬森心道这尼玛也叫充数,这可是奴隶市场上明码标价,公开贩售的奴隶,我还千挑万选专门找身体条件比较好的买下运过来,海汉人真是难伺候!

  腹诽归腹诽,但生意还是得做,只是被罗杰一句话砍掉一半,扬森肯定是不答应的。真照罗杰的报价来交易,那这一趟基本就没什么利润可言了。

  扬森软磨硬泡,说得嘴角都起了白沫,罗杰才终于松了口——但也只是松了一点点,从砍掉一半变成了砍掉三分之一。

  扬森还待继续磨下去,罗杰打个哈欠道:“既然扬森先生还不满意,那要不这样,你先在港口住下来,我明天要进山,几天后回来再接着谈。”

  扬森哪里敢等到过几天再谈,到时候罗杰还是一句话不要了,那扬森可是赔了时间又赔钱。当下也不敢再跟罗杰磨下去了,赶紧便敲定了最终的成交协议。虽然一来二去被罗杰砍去了一大截,不过交易结果倒还算过得去,至少扬森这一趟的成本保住之后,还稍稍有一点利润。当然了,前提是回巴达维亚的途中能够一路顺风不要遇到恶劣天气,否则哪怕是路上多耽搁几天,两条船的消耗就足以把这点利润给吃进去了。

  敲定交易之后,扬森立刻便拿着罗杰签字的提款单,到港口的海汉银行提现银去了。尽管荷兰商船可以在这里停靠,但他一点都不想在这里耽搁,海汉人规定了极为严苛的规矩,荷兰商船停靠期间,船员的活动范围都是被限制在码头范围之内,连港口以西的内6小镇都不能去。这种规定让靠岸之后就想上岸喝一杯,找几个女人轻松一下的船员们十分不爽。而且海汉人所提供的补给品价格非常昂贵,在这里多耽搁一天就多一份消耗,扬森可不愿意把好不容易到手的利润再通过这种方式还给海汉人。

  打走了扬森,罗杰才对黎大贵正色道:“以后跟荷兰人的奴隶交易,都照这次的规矩办。他们要是不服,就直接拒收,奴隶生意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在做,不用惯着他们!”...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