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南海新移民

第七百一十三章 南海新移民

  游益汉正色道:“十几二十年后的事情,我们的确是看不到,但早做打算肯定是不会错的。萧良,你要是有成家的打算,我倒是可以帮你留意一下。毕竟你们当兵的跟外界接触的机会没那么多,我在这边倒是认识了不少福广两省的海商,有很多人都是有心跟我们海汉攀亲拉关系的。”

  萧良笑道:“游主任你这是要改行开婚介啊!”

  游益汉应道:“这也是为大家谋福利嘛!毕竟咱们这圈子里单身汉这么多,单身女就那么点,内部资源肯定是不够用的。执委会也一向提倡引进外部资源,我们这也是响应上级号召嘛!”

  “执委会虽然提倡,但这种事对身份还是有一些要求吧?”萧良听游益汉这么一劝,隐隐也有一点心动了。他参加穿越行动时还不满25岁,这几年里一直在民团中服役,倒是一直没有过多去考虑成家的事情。如今五年过去,他也已经年近三十,成家立业的确是应该提上个人日程了。

  游益汉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然后才应道:“这你算问对人了。五周年庆的时候,执委会已经通过了户口登记的新政策,对通过成亲入籍的规定比头几年更具体了。”

  “变严了?”

  “也不算很严格,其实只要对方直系亲属没有在任的大明官员就好办。”游益汉挤挤眼道:“执委会的意思,你应该懂的。”

  萧良默默地点了点头,海汉跟福广两省的大明官府虽然有着比较密切的来往,但那基本都是以公对公的名义在交往,并没有出现过联姻、结拜这类拉拢私人关系的情况。这也是执委会划下的一条红线,以尽可能避免穿越众当中有人因为私人关系而在有意无意中出卖了海汉的集体利益。

  目前与大明国民联姻的状况在穿越众群体中并不罕见,但没有人越过这条红线,而执委会在今年对入籍政策的重新审订,也相当于是对这条所有人都默认的规矩作出了官方解释。而对于军人这个特殊身份而言,这条规定的执行只会更为严格。类似萧良这样的情况,如果要跟大明女人结婚成家,那肯定是得先向上面报备,而其成家对象也必须得先通过安全部的身份审查才行。

  萧良还待细问几句,但这时候有下属人员进来报告,称有数百名移民来自惠州的移民刚刚抵达了铜锣湾码头,游益汉听了便放下筷子出去了。近两年广东这边局势慢慢平静下来,自愿迁往海汉的移民也不如早几年的时候,这么一下子来了几百移民的状况并不多见,游益汉自然是要亲自出面过问一下。

  前几年海汉在更多时候是需要考虑如何把众多的移民对象运回海南岛进行安置,但最近这两年随着安南内战结束,福广两省剿匪进展顺利,主要的两个移民来源地都在慢慢地趋于平静,愿意主动放弃现有的生活去海南岛定居的人也在逐年减少。以执委会对海南岛的规划来看,未来的几年中劳动力的缺口还是相当大的,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一些地区的开进程,这也正是执委会想法设法要从遥远的大明北部地区引进战争难民的主要原因。

  从中原地区引入移民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由于路途遥远,当地的情况也很复杂,因此实施的效果还难以预计。当然执委会也没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所以除了中原之外,执委会同时也在设法从别的地方获取劳动力。

  5月26日,南海安不纳群岛。

  罗杰率领着部下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从澎湖风尘仆仆地赶回了这里。他在去年八月从穆夏柏手中接过了安不纳群岛的管理权,并用了半年的时间在岛上修建了各类防御工事,将海汉在岛上的防御能力进一步强化。由于去年十月与荷兰人签订了和平协议,所以到1632年年初的时候,安不纳群岛的局势已经趋于缓和。而罗杰也得以在三月底接到军委的命令之后,率领他所指挥的海军舰队北上去了福建,并参与了澎湖战役。

  相比6军同僚,罗杰的运气还算不错,在从金门岛行军去澎湖途中的两场海战中击沉击伤多艘海盗船,而己方仅仅只有一艘战船需要在战后进船坞做维修。在第二天的乘胜追击中,罗杰所在的舰队又以击沉三艘,俘虏两艘海盗船的战绩再次立功。这么一趟来回航程过3ooo海里的长途行军,总算是没有白做工。

  原本荣立战功之后应该是有一个短暂的休假,不过因为安不纳群岛位置较远,而人手捉襟见肘的军委几乎将得力干将全都派去了福建参战,一时也没有别的后备人员可以派往当地,所以罗杰还是只能放弃了假期,匆匆忙忙地赶回南海的驻地。毕竟安不纳群岛的战略价值比较特殊,荷兰人虽然已经服软,但未必放下了对当地的觊觎之心。要将安不纳群岛长时间交给归化民管理,别说执委会,就连罗杰自己也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罗杰回到安不纳港就直接去了港务中心,连屁股都还没坐热,黎大贵便抱着一摞资料进来汇报工作了。

  黎大贵早前曾经在岛上当了很长时间的坐探,海汉夺下这里之后,黎大贵因为熟悉本地的情况,便也被留用下来,并且所属部门也从安全部调到了民政部,在岛上主管民政和贸易事务。

  “罗长,这是近期进出港船只的登记资料。”黎大贵将记事簿放在罗杰面前,然后说明道:“长出行这六十多天当中,停靠本地的船只,除我海汉所属的船只之外,计有大明三十七艘,葡萄牙十一艘、荷兰九艘、安南两艘、占城一艘、波斯一艘、暹罗一艘……”

  罗杰迅扫了一遍资料,见没什么明显的纰漏,便点点头问道:“荷兰人没在这里惹麻烦吧?”

  “照长临走前的吩咐,荷兰船只在此停靠期间,都对其限定了下船人数和活动范围,加之民团军一直保持了戒备,是以并无逾矩之事生。”黎大贵应道。

  “算他们老实!”罗杰听到这个回答就放心多了。奔赴福建参战期间,最让他记挂的就是安不纳港是否能够在缺乏当家人的状况下应付好在此停靠的荷兰商船。不过从黎大贵的答复来看,应该是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尽管荷兰人或许会对在此停靠期间所遭受的限制感到不满,但谁让他们是战败者呢?想要获得更好的礼遇,那终究还是得靠实力说话才行。

  “其他方面的进展如何?”罗杰继续问道。

  黎大贵当即打开了另外一本簿子,向罗杰说明道:“上月农业部派了人过来,指导本地百姓在内6山地开荒种植甘蔗、茶树、咖啡树、油棕、橡胶树等作物,目前已经完成种植一千七百余亩,还在继续开荒当中,种植园的面积每日约能增加四十亩上下。”

  罗杰听到这里不禁有些惊讶地问道:“岛上有这么多劳动力去开荒吗?”

  黎大贵应道:“罗长离开这些时日中,葡萄牙人和荷兰人运来不少昆仑奴,劳动力倒是够用的。”

  昆仑奴泛指东南亚一带肤色较深的土著,以及来自非洲的黑人。自从海汉与葡萄牙建交之后,葡萄牙人就应海汉要求,一直在向海汉贩运这些外国奴仆,只是规模并不算很大。而执委会考虑到人种的问题,也没有在海南岛本地大量引入黑奴,买下来的黑奴大部分是安置到了安南的海外领地当劳工使用。

  罗杰对此也是知情的,不过黎大贵的话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荷兰人也在向我们贩运黑人?”

  “正是如此,而且价钱比葡萄牙人还要低一成。”黎大贵解释道:“卑职已请示过执委会,长们的意思是可以酌情购入,以补充本地劳动力之缺口。”

  安不纳群岛这个地方因为较为偏远,愿意移民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即便民政部在此之前开出了包括土地分配、入籍优惠等条件,但吸引到的移民并不是很多。执委会还指望着通过开安不纳群岛来收回之前的投入,自然希望岛上的劳动力再多一些,开进程再快一些。在民政部和商务部的申请下,特别批准了安不纳岛作为与荷兰人进行贸易的试点区。

  在荷兰人所能提供的商品清单中,海汉真正需要的东西并不多,绝大部分商品在海南岛也具备了生产的能力,有些东西的生产规模甚至还远荷兰人。海汉看来看去,最后还是选定了引入劳动力这一项交易内容作为主体。

  这些从海外贩卖至此的昆仑奴比移民好安置得多,只要有间屋子能遮风避雨,有食物能填饱肚皮,就已经足够趋势他们进行劳作了。因此尽管需要花钱购买,但实际使用的成本却要比移民低得多。罗杰离开安不纳群岛期间,葡萄牙人和荷兰人就已经送来了一千多名昆仑奴,而这批人刚抵达本地,就立刻被当作了种植园开荒的主要劳动力来使用。

  “一千多?”罗杰听到这个数字再次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出去才两个月左右,岛上的人口状况就起了这么大的变化。

  “按照商务部跟这两家所签的合约,今年内至少还会有三千名昆仑奴送抵本岛。”黎大贵介绍道:“罗长要是有兴趣,卑职可以带路去种植园看看这些昆仑奴的劳作情况。”

  “那就去看看吧。”罗杰的确很想看看,在自己不在岛上的这段时间内,归化民干部到底把执委会委派的拓荒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黎大贵欠了下身,便出去作准备了。罗杰起身套上马靴,将手枪插入腰间的枪套,戴上了从不离身的扬基棒球帽,此时黎大贵已经让下人准备好了马匹等在外面。

  安不纳岛上由于条件所限,也就只有从港口到小镇的主干道稍微整修得像样一点,离开小镇之后就几乎全是荒野小径,骑马算是最省时省力的交通工具了。不过分配到岛上的马匹也并不是骑术总教头哈鲁恭在海南岛精心饲养的战马,仅仅只是普通的驮马而已。

  罗杰这匹坐骑已经是特地挑出来的“高头大马”了,但马头也还没罗杰本人高。不过他对此倒也不太挑剔,翻身上马之后便下令出。黎大贵作为本地的二把手,也配备了一匹母马作为坐骑。其他的随行警卫就没这么好命了,只能靠两条腿跟在后面。

  黎大贵在前面领路,从港口出一路向西南方向的内6行进大约五六里路,穿过一片密林之后,就已经看到远处坡地上一块一块从树林中砍伐出来的种植园了。

  等到走近之后,罗杰注意到这片地区的劳工的确几乎都是肤色黝黑的外来人种,而在种植园的外围,有一个连的民团武装人员在负责看管他们。

  “你负责这片区域有多大?有多少劳工?把情况简单说说。”罗杰对刚刚出现在面前的民团连长问道。

  连长敬了个军礼之后,才开始进行说明:“报告长,这里是规划为三百亩的橡胶树种植园,预计种植九千五百至一万棵橡胶树。目前在这里劳作的全部是上月运来的昆仑奴,共计八百七十四人。”

  “这些人的劳动纪律怎么样?”罗杰继续问道。

  “报告长,这昆仑奴也是有分出身地区的不同,南海出身的往往比较会偷懒,若不用打骂手段就会很快停下来。倒是那来自波斯以西,黑如木炭的昆仑奴稍好一些,大部分人的体格都非常结实,劳作的效率也要高一些。”连长应道。

  罗杰转过头对黎大贵道:“他刚才说的这些都记下来,下次再有昆仑奴送来的时候,就跟对方明确的提出要求。”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