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零七章 澎湖开战

第七百零七章 澎湖开战

  何斌和郭怀一两人策划数月,到处串联,冒了不少的风险,最终才实现了率部出逃。但他们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船队到达大员港仅仅不到半天,就被他们试图投靠的对象给拿下了。而曾经被他们视作救命稻草的荷兰人,居然毫不犹豫地就将他们当作了祭品献给许心素。虽然不知道荷兰人与许心素之间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但两名海盗领都明白自己这一步已经错得无法挽回,对于荷兰人来说,他们的价值并不是可以成为打手或仆从,而是被当作了与福建官府进行利益交换的条件。

  直到这两人被五花大绑起来提到一边之后,许山才对汉斯深深一揖道:“汉斯大人深明大义,小民敬佩之至!不过这些海盗十分危险,还需得早做处理才是。”

  汉斯应道:“许先生有什么建议?”

  “小民只是一介海商,岂敢对大人的决断指手划脚。”许山的身子伏得更低了。

  汉斯沉吟片刻才道:“这些海盗所犯下的罪行都是在明国境内,所以应该让他们接受明国官府的审判才合理。我认为应该将他们送去漳州,交给官方处理比较好。”

  “大人英明。”许山很适时地拍马屁道。

  “不过这两人的手下有很多都是被裹挟入伙的普通人,我认为应该给这些人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汉斯又补充了一句。

  汉斯的目的很明确,他知道福建官府和海汉人对十八芝的态度是绝不放过,但也仅仅只是针对团伙中的大头目而已。至于下面的这些喽啰,对方可没那么在乎他们的生死存亡。而这两个家伙带来的人马对大员港而言都是极好的劳动力,要知道汉斯这几年想尽各种办法,每年能从大明引进的移民也不过才几千人而已。

  许山当然也听得懂汉斯这话的弦外之音,当下便应道:“据小民所知,福建官府对十八芝的态度是只拿恶,胁从不论,汉斯大人尽可自行处理其随从人员。”

  汉斯既然在这件事情上如此主动地配合,许山当然也不会不识趣地再在这些细节上挑毛病。能把何斌、郭怀一二人捉回福建,这就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至于说福建官府对荷兰人的态度会不会因为这一事件而有所松动,那就不是许山所能干涉的范围了,说到底他也只是许氏家族里的一员而已,根本就不是官场中人,对于这种事也没有什么言权。他在大员港的意义,更多是代表许心素集团的利益,而非福建官府。

  两天之后,何斌、郭怀一两人在大员港被荷兰人抓捕的消息几乎同时传回了福建和澎湖两地,而这一事件对于两方所造成的影响也是截然不同。福建这边自然是欢饮鼓舞,这还没开仗,对手的阵营中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分崩离析的状况,说明十八芝的内部对于未来的局势走向存在着极大的分歧,其战斗意志肯定十分堪忧了。

  而郑芝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再次在书房里摔碎了砚台——这是他最近一个月当中第二次在下属面前摔东西泄怒气了,在过去可谓极其难得出现的状况。

  “愚蠢至极!”郑芝龙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评价何斌和郭怀一的下场:“红毛人跟我们断了来往,把我们的人逐出大员港,摆明了就是要跟福建官府拉关系了,荷兰人没跟许心素联手出兵就已经是万幸了,他们这两个蠢货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去!”

  “大哥,如今岛上人心惶惶,小弟认为应当立刻宣布动身离开这里,再拖下去,恐怕海对面的敌人就不会给我们脱身的时间了。”郑芝豹一脸不安地向他建议道。

  郑芝龙点点头道:“事不宜迟,既然此事已经没了回转的余地,那就尽快召集人马准备出。你去通知各个营寨,两日之后,我们就拔营离开澎湖!”

  与此同时,金门岛上也在讨论最新的形势变化。目前联军的参战部队已经完成了集结,所需的各种物资装备也有七成到位,剩下的基本都是海汉需要的补给物资,而这些东西从三亚运过来还需要一些时日,照目前的形势是等不及了。联军双方现在的议题,已经从如何打这场仗,变成了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两日之后,我们出兵!”颜楚杰最后斩钉截铁地宣布了讨论的结果。

  双方相同的出兵时间可以说是一个无意识的巧合,但其实也算是当前形势所造就出来的必然事件。十八芝忙于要在被敌人打上门之前撤离澎湖,而联军这边则是怕十八芝溜得太快让他们全身而退。

  1632年5月1日凌晨,福建金门岛。

  虽然海汉一方要求尽可能低调行事,但许心素还是旨意办了一个简短的出征仪式,杀猪宰羊献祭不说,还特地从漳州大牢中提了十名本该在秋后问斩的海盗囚徒,拉到码头上砍了脑袋祭旗。

  在完成了一系列血腥的出征仪式之后,海汉民团部队开始登船出。而许心素所带领的明军因为是从中左所出,而且船只航要慢于海汉船队,所以是要比海汉这边提早了两个时辰出,这个时候正好驶抵金门岛海域。

  两只舰队在金门岛附近完成了海上会合,不过由于船只众多,编队的时间也稍长了一些。直到上午八时许,联合舰队才完成了基本的编队,开始向着东方驶去。

  而与此同时,澎湖马公港内则是一片混乱状态。虽然十八芝所拥有的海船数量众多,但要一次运走几万人依然是很难办到的事情。作为先头部队的一千多名海盗已经在两天前出,而今天要离开澎湖的则是包括一千二百多艘大小船只,需要运载过两万人及所需物资的主力船队。

  尽管十八芝从上个月就已经开始在整理物资做出逃的准备,但这么大规模的行动要集中在短时间内完成,以十八芝的组织能力来说仍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种物资在港口堆积如山,而排队准备登船的人流和物资夹杂在一起,码头上负责指挥调度的人员又难以协同进行,导致了人员登船和货物装船的度都大受影响,乱七八糟挤成了一团。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进行编辑

  直到这两人被五花大绑起来提到一边之后,许山才对汉斯深深一揖道:“汉斯大人深明大义,小民敬佩之至!不过这些海盗十分危险,还需得早做处理才是。”

  汉斯应道:“许先生有什么建议?”

  “小民只是一介海商,岂敢对大人的决断指手划脚。”许山的身子伏得更低了。

  汉斯沉吟片刻才道:“这些海盗所犯下的罪行都是在明国境内,所以应该让他们接受明国官府的审判才合理。我认为应该将他们送去漳州,交给官方处理比较好。”

  “大人英明。”许山很适时地拍马屁道。

  “不过这两人的手下有很多都是被裹挟入伙的普通人,我认为应该给这些人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汉斯又补充了一句。

  汉斯的目的很明确,他知道福建官府和海汉人对十八芝的态度是绝不放过,但也仅仅只是针对团伙中的大头目而已。至于下面的这些喽啰,对方可没那么在乎他们的生死存亡。而这两个家伙带来的人马对大员港而言都是极好的劳动力,要知道汉斯这几年想尽各种办法,每年能从大明引进的移民也不过才几千人而已。

  许山当然也听得懂汉斯这话的弦外之音,当下便应道:“据小民所知,福建官府对十八芝的态度是只拿恶,胁从不论,汉斯大人尽可自行处理其随从人员。”

  汉斯既然在这件事情上如此主动地配合,许山当然也不会不识趣地再在这些细节上挑毛病。能把何斌、郭怀一二人捉回福建,这就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至于说福建官府对荷兰人的态度会不会因为这一事件而有所松动,那就不是许山所能干涉的范围了,说到底他也只是许氏家族里的一员而已,根本就不是官场中人,对于这种事也没有什么言权。他在大员港的意义,更多是代表许心素集团的利益,而非福建官府。

  两天之后,何斌、郭怀一两人在大员港被荷兰人抓捕的消息几乎同时传回了福建和澎湖两地,而这一事件对于两方所造成的影响也是截然不同。福建这边自然是欢饮鼓舞,这还没开仗,对手的阵营中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分崩离析的状况,说明十八芝的内部对于未来的局势走向存在着极大的分歧,其战斗意志肯定十分堪忧了。

  而郑芝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再次在书房里摔碎了砚台——这是他最近一个月当中第二次在下属面前摔东西泄怒气了,在过去可谓极其难得出现的状况。

  “愚蠢至极!”郑芝龙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评价何斌和郭怀一的下场:“红毛人跟我们断了来往,把我们的人逐出大员港,摆明了就是要跟福建官府拉关系了,荷兰人没跟许心素联手出兵就已经是万幸了,他们这两个蠢货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去!”

  “大哥,如今岛上人心惶惶,小弟认为应当立刻宣布动身离开这里,再拖下去,恐怕海对面的敌人就不会给我们脱身的时间了。”郑芝豹一脸不安地向他建议道。

  郑芝龙点点头道:“事不宜迟,既然此事已经没了回转的余地,那就尽快召集人马准备出。你去通知各个营寨,两日之后,我们就拔营离开澎湖!”

  与此同时,金门岛上也在讨论最新的形势变化。目前联军的参战部队已经完成了集结,所需的各种物资装备也有七成到位,剩下的基本都是海汉需要的补给物资,而这些东西从三亚运过来还需要一些时日,照目前的形势是等不及了。联军双方现在的议题,已经从如何打这场仗,变成了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两日之后,我们出兵!”颜楚杰最后斩钉截铁地宣布了讨论的结果。

  双方相同的出兵时间可以说是一个无意识的巧合,但其实也算是当前形势所造就出来的必然事件。十八芝忙于要在被敌人打上门之前撤离澎湖,而联军这边则是怕十八芝溜得太快让他们全身而退。

  1632年5月1日凌晨,福建金门岛。

  虽然海汉一方要求尽可能低调行事,但许心素还是旨意办了一个简短的出征仪式,杀猪宰羊献祭不说,还特地从漳州大牢中提了十名本该在秋后问斩的海盗囚徒,拉到码头上砍了脑袋祭旗。

  在完成了一系列血腥的出征仪式之后,海汉民团部队开始登船出。而许心素所带领的明军因为是从中左所出,而且船只航要慢于海汉船队,所以是要比海汉这边提早了两个时辰出,这个时候正好驶抵金门岛海域。

  两只舰队在金门岛附近完成了海上会合,不过由于船只众多,编队的时间也稍长了一些。直到上午八时许,联合舰队才完成了基本的编队,开始向着东方驶去。

  而与此同时,澎湖马公港内则是一片混乱状态。虽然十八芝所拥有的海船数量众多,但要一次运走几万人依然是很难办到的事情。作为先头部队的一千多名海盗已经在两天前出,而今天要离开澎湖的则是包括一千二百多艘大小船只,需要运载过两万人及所需物资的主力船队。

  尽管十八芝从上个月就已经开始在整理物资做出逃的准备,但这么大规模的行动要集中在短时间内完成,以十八芝的组织能力来说仍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种物资在港口堆积如山,而排队准备登船的人流和物资夹杂在一起,码头上负责指挥调度的人员又难以协同进行,导致了人员登船和货物装船的度都大受影响,乱七八糟挤成了一团。...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