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零六章 叛逃者的下场

第七百零六章 叛逃者的下场

  “十八芝的人要求进港?这帮海盗到底想干嘛!”

  汉斯·普特曼斯在听到下属的报告之后,眉头都拧成了一团。年初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了巴达维亚城过来的紧急通知,公司董事会明确要求大员港停止所有与大明、海汉的敌对动作,并中断与十八芝团伙的一切往来关系。为了让汉斯严格执行这一规定,科恩总督在亲笔信中还特别指出,这一决定关乎着未来几年东印度公司在远东地区的外部环境是否会恶化,所以必须要无条件地执行。

  虽然科恩总督在信中并没有说明这个决策的真正原因,但汉斯的侄子范德维根却在同时送回大员的另一封信件中详细描述了之前和范隆根、苏克易二人到三亚谈判的经过,以及最后所达成的谈判结果。汉斯看过范德维根的信之后,也就明白了公司的苦衷所在。

  去年夏天大员武装船队在海战中败给海汉人的时候,汉斯其实还是有继续一战以挽回颜面的心思,只是他也知道大员的武装实力有限,要想把这个场子讨回来,那非得要巴达维亚介入才行。后来让侄子范德维根随范隆根一同返回巴达维亚,除了向公司董事会报告战事经过之外,也是存了要从总部拉救兵的心思。

  但汉斯的确没想到海汉人会在福建海战的同一时期,宣布了介入到南海纳土纳群岛的争夺中。而当地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也决定了公司董事会不可能对此熟视无睹,在没有把握从海汉人手里夺回纳土纳群岛的状况下,科恩总督只得派出了范德维根在内的使团前往三亚进行谈判交涉,一方面拖延时间来重新组织战备,另一方面也要看看海汉人究竟对于南海和福建两地是持着什么样的态度。

  相比纳土纳群岛的得失影响,大员港这边损失了几条武装商船就显得不是那么要紧了,董事会先要确保的就是东北亚与巴达维亚之间的航路安全。不过东印度公司在南海和福建接连输了两阵,一步被动,步步被动,在三亚所进行的谈判足足僵持了两个月,最后所得到的结果仍然是东印度公司无奈地妥协。

  为了避免在南海出现由海汉人牵头的反荷同盟,东印度公司不得不捏着鼻子默认了海汉对纳土纳群岛,或者说已经被海汉人更回原本的安不纳群岛的实际掌控权。虽然最终协议中海汉也承认了东印度公司对当地拥有共管权,但这显然只是海汉人的一种口头施舍,因为协议中荷兰人在当地的所有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商船停靠、人员驻留、贸易补给等等,都必须向岛上海汉人掌权的管理委员会报备并获得许可才能进行,这种待遇跟共管权可以说半点都不沾边。

  至于大员港这边的武装冲突,双方将其定义为“缺乏沟通所导致的误会”,海汉一方放弃了原本的所有赔偿要求,而东印度公司则是承诺了不再对抗并中断与十八芝团伙的关系。

  范德维根在书信中向叔父明确指出,十八芝的存在已经不再是大员港展的助力,反而极有可能会成为海汉对大员港动武的借口。而巴达维亚在短期内大概都不可能向大员港派出大规模的武装部队进行协防,一旦大员港再跟海汉起了摩擦冲突,那汉斯真的只有对可能产生的后果自求多福了。

  海汉民团在最近一两个月大规模进驻福建的消息,其实大员港这边也已经有所耳闻。不过汉斯这一次不会再冒然去帮十八芝出头了,他在此之前就已经下令驱逐了十八芝驻大员的机构和人员,而最近一个月更是要求码头对所有进入大员港的船只进行身份识别,至少要从明面上杜绝十八芝的人员公开进出大员港,以免给福建官府和海汉人落下了口实。

  二月的时候,福建方面已经派人进驻大员港,虽然只是以民间商行的名义在当地开设了一家办事处,但双方对于这个举动的意义都是心知肚明。福建官府和海汉需要通过这种手段确认东印度公司已经完全兑现了协议中的承诺,而汉斯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让海汉人打消敌意和疑虑,并且借此能够与福建方面搭建起正常化的贸易渠道。在这么一个关键时间,汉斯可不想因为一些节外生枝的事情而破坏了大局。

  “立刻通知皮克中尉来我这里!”汉斯很快就下达了指令。

  皮克中尉是在范德维根离开之后接任大员港军事指挥的军官,同样也是十分的年轻。但他上任的时机的确不是太好,目前几乎是大员港最为虚弱的时候,不管是大明、海汉,甚至十八芝,都对大员港存有不小的威胁。对于他个人而言,这既是难题,也是建功立业的机会。

  皮克来到汉斯的办公室之后,立刻就接到了汉斯下达的命令:“召集火枪队,到港口压制住十八芝的船队,暂时不要让他们的人登岸。我稍后会赶过去亲自处理!”

  “是,长官!”皮克敬了一个礼然后立刻召集人马去了。虽然去年的海战中,大员港的海上武装力量折损不少,但6上的武装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热兰遮城的火枪队有五百人的编制,这在荷兰人看来已经足以应付小规模的战争了。毕竟当年福建明军攻打澎湖的时候,荷兰一方的作战人员其实也不足千人。

  打走了皮克,汉斯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了一套猎装行头,将短铳和佩刀都装备上身,对着镜子审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这才带着亲卫出前往港口码头。

  汉斯赶到码头的时候,才现这支打着十八芝旗号的船队其实还并没有进入到港口内。进入安平港的航道非常狭窄,宽不过百余米,而这支船队在进港之前就已经被港口附近巡视的船只现,亮明身份之后,港口的两艘武装商船迅到入港航道处堵住了来路。而十八芝的船队也并不是来打仗的,只能选择了在入口航道处等待港口方面的答复。

  “现在什么情况?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汉斯赶到之后便开始询问先行过来的皮克。

  “带队的是两名十八芝的领,他们的名字是……”皮克略微一迟疑,身后一名汉人相貌的手下立刻上前一步低声补充道:“何斌、郭怀一。”

  皮克接着说道:“这两个人希望能够面见您,他们宣称自己已经脱离了十八芝,请求我们接受他们的投靠。”

  “脱离了十八芝?有意思……”汉斯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他们来了几艘船?”

  “据他们自己的说法,一共有六十多艘船,将近千人。”皮克介绍道:“我已经要求他们立刻解除所有武装,才能商谈入港停靠的事宜。”

  “让他们的两个领先进港上岸,我要见一见他们。”汉斯应道。

  “可是十八芝……”皮克对于汉斯下达的这个命令有一丝犹豫,总部给大员港的通知,他也是知道的,任何与十八芝的往来都有可能被施为违反东印度公司与海汉所达成的和平协议,而大员港就驻有许心素的人。尽管皮克已经下令了封锁港口,但十八芝船队的到来显然瞒不过人家的耳目,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了,那事情极有可能会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通知许心素的人,让他们也来。”汉斯没等皮克表示反对,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皮克愣了两秒钟,这才领命而去。汉斯摇摇头,心道这个年轻人还是不如范德维根明白自己的心思。如果是范德维根在,肯定第一时间就明白自己想要干什么了。

  半个时辰之后,汉斯在港口上的一处货栈接见了何斌和郭怀一。

  “两位突然到大员港来,不知有何贵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约在半年前我们已经向贵方声明了立场,不欢迎贵方人员再来到这里。”汉斯一开口就是冷冰冰硬邦邦的语气。

  “汉斯大人有所不知,那郑芝龙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我们二人已经脱离了十八芝,决意与其一刀两断。此时率部来投,希望大人能够不计前嫌,收留我等。日后一定鞍前马后,为大人效命!”何斌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直接表明了来意。

  郭怀一似乎还有些抹不下颜面,何斌用手肘碰了碰他,郭怀一才开口道:“汉斯大人,在下与何领手下的弟兄都是在海上闯荡多年的老手,若大人愿意收留尔等,日后这北至朝鲜,南到爪哇,尔等皆可为大人去闯荡一番!”

  “这么说两位都是抱着为东印度公司效力的念头来的?”汉斯问道。

  “正是如此。”何斌立刻抢着应道。

  “许先生,你怎么看?”汉斯没有理会何斌,而是转头去问他身边站着的一名中年汉人男子。

  那中年男子抱拳应道:“汉斯大人,小民以为这两位十八芝的大爷来意不善!”

  “哦?你说来我听听。”汉斯很是配合地捧哏。

  “听说最近海汉民团大兵压境,意欲要配合福建官军攻打澎湖,此时在福建沿海已经是尽人皆知,想必澎湖的各位大爷们也都清楚得很。”那许姓男子不慌不忙地分析道:“澎湖一地无险可守,就算十八芝死守不退,最终也难免落得个覆灭的下场。若郑芝龙足够聪明,就当放弃澎湖,另寻一处可守之地,徐图东山再起!”

  汉斯又很适时地问道:“那这种地方要去哪里找呢?”

  “此地便是绝佳选择!”许姓男子一抬手臂,手中折扇指向入口航道:“这大员港入口极窄,那海汉炮船无法大批驶入,要在此地登6便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加之附近热兰遮城已完成了一半多的建设,完全可以抵御军队进攻。若是能在此地据守,即便海汉人枪炮犀利,恐怕也很难攻得下来。”

  汉斯故意问道:“但我东印度公司早就已经声明立场,不会再与十八芝保持往来,他们又如何能把这里变成了自家的据点?”

  许姓男子应道:“此事也不难,只需派出数名头领,以叛逃之名投靠大员港。待大人接纳之后,觅机举事,反客为主,夺下大员港控制权也只需数日……”

  “放你娘的屁!”何斌已经忍不下去了,拍桌子破口骂道:“哪来的奸人,竟敢当着老子的面在这里挑拨离间,搬弄是非!信不信老子这便拔了你的舌头!”

  郭怀一则是不声不响地开始左右张望起来,因为就在刚才这许姓男人胡说八道的时候,周围不知不觉又增加了十几名手持火枪的红毛兵。虽然不清楚生了什么状况,但郭怀一已经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汉斯干咳了一声道:“还没来得及给两位介绍,这位许先生是福建漳州人士,与福建总兵许心素大人,也是沾亲带故的关系。”

  那许姓男子抱拳道:“小人许山,两位大爷多多指教!”

  如果何斌和郭怀一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明白了什么事,那就真是蠢到不可救药了。何斌从椅子上弹起来,伸手便要去拔腰间的刀,但却拔了个空,才想起来刚才下船之后,已经被红毛人搜去了身上所有的坚硬之物,连几锭碎银都给收走了。此时想要动手,却已经没了可用的武器。

  没等他考虑好是抡椅子还是撇桌腿,几个红毛兵已经抢近身来,抡起枪托便向他身上砸去。倒是旁边郭怀一见机得快,立刻举手投降。何斌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脑袋和后背上就接连吃了几记重击,晕晕乎乎地倒地不起了。

  迷迷糊糊中,何斌听到汉斯吩咐道:“把这两个匪连同他们的手下一起抓起来!至于他们船上的人,一定要一个一个地搜身,不能让坏人混入大员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