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零五章 十八芝的逃亡计划

第七百零五章 十八芝的逃亡计划

  既然福建官府愿意主动出力解决海汉力有不逮的后勤运输问题,那么海汉这边也的确就没什么其他的后顾之忧了。剩下来需要讨论的,就是双方如何在行动当中能协调一致,做到令行禁止。

  这种跨阵营的指挥体系在大规模作战中无疑是一个难题,而且此次战场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各支部队之间的联络通信手段往往只能依靠旗语和烟火,战场上的沟通效率也会受其影响。去年两次在南日岛海域作战期间,海汉海军和福建水师多数时候都是分开行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双方在指挥体系上的差异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得到融合。

  不过南日岛战役之后的半年多时间里,福建水师倒是有了不少机会和驻金门岛的民团海军一起合练。加上福建明军中本来就有不少将官曾经接受过海汉的短期军事培训,合练起来进度倒也不慢。时至今日,提前数月到金门岛与海汉海军合练的数艘海汉造战船已经基本能够跟上海汉的节奏了。

  但这也仅仅只是福建官府此次参战的其中一支军队而已,此次将要出动参战的船只将多达三百余艘,与海汉海军提前进行过合练的不过十之二三。当然了,福建水师并没有这么多战船可用,其中有一多半是从漳泉两州临时征调的民船,在战时充当运送士兵和物资的工具。而这些临时征调的船只在此之前并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福建水师所能做的也就只是派出一些水兵到这些船上去担任领航和指挥。

  如果在海上爆大规模的混战,这些船只未必能如臂指使地挥出应有的作用,反倒是容易因为沟通不畅而拖了自己人的后腿。因此在开战之前,双方就必须要先商定一些战时沟通、辨识身份以及处理突状况的办法。

  4月17日,福建明军的参战部队也基本完成了集结,水6两军都已经在中左所做好了开战前的准备。而福建官府为此所调集的各种作战物资,也正源源不断地送抵中左所和金门岛两处军事基地。

  近日漳州泉州的大规模人员物资调动并没有进行掩饰,而这样的大动作也瞒不过海峡对面的澎湖。事实上在海汉大部队开进福建当天,就已经有消息传回到澎湖。

  海汉民团大部队的到来对于十八芝来说绝对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尽管在此之前郑芝龙等人对于局势恶化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有了一定的预计,但心里难免都还存有一丝侥幸,认为海汉的动作或许不会这么快。当这天真正来到的时候,十八芝上上下下还是陷入到了难以抑制的恐慌之中。

  在消息传开的当天晚上,就有三艘船无缘无故地从马公港消失了。虽然这些人没有在离开前留下只言片语,但留下的人却在纷纷传说离开者就是为了逃避海汉人即将动的进攻。十八芝的头目们并没有及时对这样的传闻进行管制,然而过了一夜之后,马公港又少了几条船,而这次偷偷溜走的家伙不但带走了船,还打着郑芝虎的名号从岛上的粮仓提走了三千斤粮食。

  郑芝龙得知之后自然是大雷霆,一面派船追捕逃走的属下,一面将郑芝虎叫到书房狠狠地训斥了一通。训完自己兄弟之后,郑芝龙倒也没忘了亡羊补牢,下令澎湖所有港口码头进行管制,没有郑芝龙的手令,任何人不得驾乘百料以上的海船出航。

  郑芝龙现在的处境的确十分艰难,虽然已经与各个大头目商定了撤往海外,但撤退计划一直未能完全定下来。毫无疑问,对岸如果知道十八芝选择撤离,很有可能会衔尾而至,趁十八芝撤退期间动进攻。而十八芝在澎湖有上万属下,加上家属足足有三万人上下,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全部撤走的。留下来垫后的,很可能就会被对岸的大军给堵在澎湖。

  为了能够早日定下撤退的计划,郑芝龙不得不自己先站出来,从他的直属人马中抽出一千人负责垫后,而其他各家头目则通过抽签的形式,抽出四家来再凑一千人,总计两千人留在澎湖主岛上,作为最后一批撤离的人员。同时郑芝龙也特地派了数艘快船前往漳泉附近海域,监视联军的动向。

  而海峡对面的联军自然也没有闲着,加紧了在海峡内的巡航力度,双方在四月中旬的短短数天之中,就在海上交手了好几次。不过十八芝一方明显吃亏多一些,因为联军派出来巡航的船只几乎都装备了产自海汉的火炮,而十八芝的侦察船为求轻快,船上基本不会配备任何重武器,双方一旦接近到一定的距离,联军一方的火炮就会让十八芝的海船尝到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滋味。

  到四月下旬,十八芝的船已经不敢在白天靠近金门岛附近海域进行抵近侦察,只能选择入夜之后才从比较远的地方驶到近处进行观察。这样的侦察效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只能大致地判断出联军一方的舰队规模。郑芝龙所获得的报告,也只是三百到五百艘船这样一个比较模糊的数字。

  尽管十八芝手头可用的船远远不止三五百艘,但郑芝龙也明白自家的船跟对手的船比起来并不在一个实力层面上,南日岛的教训已经充分表明了双方的实力差距,郑芝龙也并不打算再用自家的海船和儿郎白白去给对手刷战绩了。

  四月底,去琉球和浙江考察环境的两支船队也先后回到了澎湖。浙江方面传回来的消息让十八芝的大头目都是心中凉,沿海岛屿较多的台州府、宁波府都加强了对近海的防御力度,甚至要求岛上的住民暂时回迁到大6上,避过这段风头再说。而浙江方面的反应如此之大,据说就是来自于福建官府向其提供的资料,表明了十八芝将在四五月之间攻打两省的松门卫、昌国卫、观海卫等地。

  郑芝龙当时就在书房里摔了价值数百两银子的海汉制崇祯元年限量纪念版五彩玻璃砚台,大骂海汉人心狠手辣不是东西。作为当事者,他当然很清楚十八芝并没有在近期大举攻打浙江海岸的计划,虽然派出了船队前往浙江勘察,但目的也仅仅只是希望能在浙江近海拿下一两个无人岛,以作今后贸易中转所用。然而海汉人制造出的这个虚假消息,却使得浙江官府神经紧张,加紧了对沿海地区的防御部署,使得十八芝很难再在浙江沿海顺利立足——至少在近两个月是不太可能了。

  十八芝当然也可以选择强行攻打,但问题就在于已经输不起,一旦战事不利,连后退的地方都没了。郑芝龙不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只能把注意力投向琉球,那里基本算是十八芝的最后一丝希望了。

  琉球群岛所在的位置位于台湾岛和日本之间,有大小岛屿一百余座,在元末分为中山、山南、山北三个独立的政权,其中以中山国的势力最为强大。

  明洪武五年,即公元1372年的似乎后,明王朝派出使臣杨载出使琉球三国,并分别册封了三国的国王。而三个小国也都明确表示向大明称臣纳贡,成为大明的藩属国。1429年中山国兴兵灭了另外两国,定都里城,统一了整个琉球。

  不过因为琉球王国自身的实力虚弱,在此之后仍多次遭受外部势力的入侵。17世纪初日本德川幕府让萨摩藩率军入侵朝鲜,萨摩藩的藩主岛津氏向琉球敲诈军费,遭到拒绝之后,岛津氏派出大将桦山久高率部入侵琉球,俘虏了琉球国王尚宁,并迫使其答应了每年向萨摩藩输送粮食8ooo石的条件,从此琉球也开始向日本的萨摩藩和江户幕府朝贡,成为了“一国两属”的状态。

  对于十八芝来说,琉球王国所拥有的防御力量比起早几年被动挨打的福建水师尚有不如,要直接攻打琉球岛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只是琉球岛距离澎湖的航程太过遥远,航程是澎湖到漳泉两州的六七倍之多,直接向当地动攻击的难度还是稍显大了一些。而且还有一个让十八芝不能忽视的顾忌,就是琉球也是日本幕府的藩属国,焦头烂额的大明或许并没有心情来顾及海外藩属国的状况,但日本萨摩藩可不会对这个地方的得失坐视不理,毕竟这里每年进贡给萨摩藩的粮食和财物,对岛津氏而言都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如果十八芝正面攻打琉球国,那萨摩藩介入战争的可能性将非常大。虽说郑芝龙也不是那么畏惧萨摩藩,但在逃亡的状况下,能够避免交战就还是尽量避免比较妥当,毕竟十八芝可供战争消耗的资源已经十分有限了。

  另外考虑到迁居过去之后,今后还要设法和日本幕府保持贸易关系,冒然与萨摩藩产生摩擦也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此郑芝龙的考察目标并不是琉球王朝所在的主岛,而是在琉球岛西南约14o海里处的宫古岛。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然而海汉人制造出的这个虚假消息,却使得浙江官府神经紧张,加紧了对沿海地区的防御部署,使得十八芝很难再在浙江沿海顺利立足——至少在近两个月是不太可能了。

  十八芝当然也可以选择强行攻打,但问题就在于已经输不起,一旦战事不利,连后退的地方都没了。郑芝龙不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只能把注意力投向琉球,那里基本算是十八芝的最后一丝希望了。

  琉球群岛所在的位置位于台湾岛和日本之间,有大小岛屿一百余座,在元末分为中山、山南、山北三个独立的政权,其中以中山国的势力最为强大。

  明洪武五年,即公元1372年的似乎后,明王朝派出使臣杨载出使琉球三国,并分别册封了三国的国王。而三个小国也都明确表示向大明称臣纳贡,成为大明的藩属国。1429年中山国兴兵灭了另外两国,定都里城,统一了整个琉球。

  不过因为琉球王国自身的实力虚弱,在此之后仍多次遭受外部势力的入侵。17世纪初日本德川幕府让萨摩藩率军入侵朝鲜,萨摩藩的藩主岛津氏向琉球敲诈军费,遭到拒绝之后,岛津氏派出大将桦山久高率部入侵琉球,俘虏了琉球国王尚宁,并迫使其答应了每年向萨摩藩输送粮食8ooo石的条件,从此琉球也开始向日本的萨摩藩和江户幕府朝贡,成为了“一国两属”的状态。

  对于十八芝来说,琉球王国所拥有的防御力量比起早几年被动挨打的福建水师尚有不如,要直接攻打琉球岛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只是琉球岛距离澎湖的航程太过遥远,航程是澎湖到漳泉两州的六七倍之多,直接向当地动攻击的难度还是稍显大了一些。而且还有一个让十八芝不能忽视的顾忌,就是琉球也是日本幕府的藩属国,焦头烂额的大明或许并没有心情来顾及海外藩属国的状况,但日本萨摩藩可不会对这个地方的得失坐视不理,毕竟这里每年进贡给萨摩藩的粮食和财物,对岛津氏而言都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如果十八芝正面攻打琉球国,那萨摩藩介入战争的可能性将非常大。虽说郑芝龙也不是那么畏惧萨摩藩,但在逃亡的状况下,能够避免交战就还是尽量避免比较妥当,毕竟十八芝可供战争消耗的资源已经十分有限了。

  另外考虑到迁居过去之后,今后还要设法和日本幕府保持贸易关系,冒然与萨摩藩产生摩擦也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此郑芝龙的考察目标并不是琉球王朝所在的主岛,而是在琉球岛西南约14o海里处的宫古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