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零四章 作战筹备会

第七百零四章 作战筹备会

  当下又有人问道:“听说这次去福建是要跟十八芝打仗,曹头儿以前跟十八芝的人交过手吗?”

  “我跟着长在珠江口打十八芝的时候,你们这帮家伙连胜利堡门朝哪边开都还不知道呢!”老曹忍不住又一次卖弄了资历:“当年我进民团后打的第一场仗,便是在广东跟十八芝干!想那刘香当初也算是广东沿海一霸,连大明水师都不敢撄其锋芒,自恃实力强大,带着船队来攻万山港。嘿嘿……老曹我也是那时候才第一次见识到自家火炮的厉害之处!刘香带来的船队,几乎有半数被留在了万山港,剩下的船被我们一路咬着一直打到潮州府,那次他能逃出去也算是命大!”

  “万山港之战已经是三年多以前的事,想必如今有了‘威严级’的大炮船,打十八芝应该更轻松吧?”有人很是捧场地问道。

  “那是当然了!”老曹说得兴起,伸手到兜里把自己的烟卷掏出了一圈,旁边立刻有人掏出火柴给他点上了。老曹抽了两口,这才又接着说道:“这条‘蓝鲨号’上的炮也不少吧?可是连‘威严级’一半都还不到,你想想那‘威严级’开炮的时候得多猛?可惜没能参加去年海军在福建打红毛人的战斗,听说我们的船一个侧舷齐射,就把红毛人的炮船打了个半残,打到最后逃出去的就剩两条船。”

  “要是以后能到‘威严级’的炮船上服役就好了!”水兵们的眼里都流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蓝鲨号”平日训练时也时常会在舰队中充当“威严级”主力战舰的护卫舰,因此这些水兵都不止一次在近距离观看过“威严级”的雄姿,那巨大的舰身、高高的桅杆、密密麻麻的炮船,还有船上神秘的动力推进装置,都是让水兵们心生向往的缘由。而且如果能在海军各支舰队的旗舰上服役,说出去也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

  “机会肯定有,但得你们自己努力才行!”老曹吐出一口烟道:“只要军龄过一年,就能报名参加选拔了。你们这帮人也快了,还有半年不到就够资格了。不过要是能在这次的任务里立下战功,那说不定也有机会得到长们的特批就是了。”

  老曹这番话说完,周围的水兵们都是听得眼中放光,心中暗自盘算起自己服役的时长。旗舰上对水兵的要求要比普通战船高得多,所限定的并不仅仅只是入伍年限,还有专业技能,背景出身等等。只有那些忠于执委会,并且专业技能较强的佼佼者,才有机会入选到旗舰上服役。

  “曹头儿,旗舰上打了旗语,让我们放慢度,等着后面的运兵船。”有人过来报告道。

  “都别傻站着了,做事做事!”老曹站起身来,将没抽完的半支烟卷在桅杆上杵熄了,重新放回衣兜里,然后开始指挥水手们调整船帆。

  由于这次出行的船队规模较为庞大,其间还有不少船只是传统的福船广船,航较海汉战船要慢一些,因此整个船队也只能放缓了前进的度。四天之后,这支远征军才抵达了香港岛南部的镇南港。

  此时的镇南港已经完全进入了军事管制状态,民间机构已完全从这里撤离,所有民用船只也都被禁止驶入鸭脷洲与港岛之间的海湾。船队在镇南港靠岸之后,将会得到一天的短暂休整时间。而原本已经调动到这里的6海两军部队,则将加入船队一起向东进。

  4月7日,扩充为六十二艘船的船队从镇南港拔锚起航,向南绕过了黄麻角,然后与海岸保持着大约二十海里的距离向东北行进。沿途所遇到的海船,无不对这支挂着红蓝两色海汉旗的庞大船队侧目,纷纷让出航道。好在这些海商也知道海汉向来不对平民进行劫掠,因此即便感到震惊,倒也没人会因为恐惧而驾船逃命。

  4月11日,船队的先头部队驶过南澳岛,进入到福建海域。福建水师也派出了五艘战船,在这里迎接和指引海汉船队的到来。

  由于执委会决定调整对十八芝的战略,希望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施加压力,迫使其主动放弃澎湖,因此大部队进入金门附近海域的时候并没有向前几次的船队一样选择入夜时间,而是在白天就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围头湾,丝毫不加避讳地宣扬着武力。

  特地赶到金门岛来迎接海汉船队的福建总兵许心素及漳泉两州的文武官员,看到这支庞大的舰队也不禁瞠目结舌。漳州知府低声说道:“本官总算明白,为何这海汉人执意要求金门岛上的码头一扩再扩,原来竟然他们会派来如此之多的战船!”

  旁边泉州知府也应声道:“看样子海汉人这次是精锐尽出,大局可定也!”

  海汉派到福建参战的三艘“威严级”主力战船都在这支庞大的舰队当中,尽管本地的一些大明官员在去年就曾经见过了随使团一起造访澎湖的“威信号”,但这次同时出现了三艘这样的大型战船,视觉上所造成的冲击力也是大大过了前次。一些去年曾经随许心素一起观战的武将,犹记得当时“威信号”是怎样以一己之力打垮了十八芝在南日岛部署的船队。如今他们心目中的这种无敌炮舰竟然一下子来了三艘,光是看到这几条船,就足以让他们对此次的战事充满胜利的信心了。

  除了三艘旗舰之外,还有稍小两个级别的作战船只共计三十艘,被福建水师奉为至宝的“探索级”战船,在海汉的船队中仅仅只是担任外围的侦察、护卫等任务,让福建水师的一帮军官们看得好不眼馋。

  “大人,海汉民团的颜将军已经到了。”

  许心素听到手下报告之后,便起身招呼道:“诸位,海汉的颜将军已经登岸,请随本官一同前往迎接。”

  海汉对于此次出征的重视程度,许心素是能切身感受到的。这次不但从三亚派来了庞大的作战船队和规模不小的6军部队,而且连海汉民团的脑人物都亲自出征来了福建,许心素也不敢乱摆官架子,特地带了两州文武官员和亲信随从,来到金门岛迎接颜楚杰和海汉部队的到来。

  “许久不见,颜将军还是这么威风凛凛!这一路上辛苦了!”许心素还隔着老远便拱手大声招呼道。

  “许大人客气了!大家都是为大明效力,辛苦什么的就见外了!”颜楚杰笑着回应道。在这种公众场合之下,他很清楚自己该采用什么样的态度,才会让这帮大明官员的面子上能过得去。

  果然许心素听了这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又灿烂了许多:“多亏海汉的各位深明大义,愿意为国效力,本官和福建的百姓们都是甚为感激!”

  “许大人爱民如子,对我们海汉一族又多有照顾,这能出力的时候,我们当然不会含糊。再说这十八芝的确可恶,灭了他们也是替天行道,许大人升官,我们财,两全其美之事,我们海汉一向都是很乐意去做的。”颜楚杰也是久经考验的嘴炮,再加上这几年一直身居高位,跟许心素这种官场老油条交流起来倒也不会落了下乘。

  码头上的迎接仪式和之后进行的接风宴都只是惯例的套路环节,真正商讨正事,还是要等到第二天的作战筹备会上才行。

  其实大的作战方略,双方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多次沟通,王汤姆提前来福建,为的便是协调两军之间的作战安排。不过因为十八芝最近所露出的蛛丝马迹,海汉的策略有所调整,这也需要跟福建方面作进一步的沟通,否则一个想打,一个想放,那就容易出问题了。

  “十八芝最新的动向是什么?是不是可以确定他们真的是准备放弃澎湖外逃了?”陶东来在会议开始后就很快引入到正题:“确定了这一点,我们才可以讨论接下来的应对手段。”

  “据两日前送回的情报,十八芝仍未对澎湖的据点作加固,此外近日有一支小船队从外地返回澎湖,据说这支船队是去了一趟琉球。”许甲齐应道:“我们怀疑十八芝有心要迁往琉球,但并无确凿的证据。此外在浙江散布的消息也已经起了作用,浙江巡抚日前已经文过来,询问十八芝将于近期攻打浙江沿海的消息是否属实。”

  “想必许大人已经给了浙江一个圆满的答复?”颜楚杰望向许心素问道。

  许心素微微颔道:“此事自然千真万确,连他们先攻何地,再攻何地的海盗口供都一并送去浙江了,相信过几日之后,浙江沿海诸岛免不了一番鸡飞狗跳。”

  颜楚杰微微一笑,就算许心素不细说,他也大致能想象到浙江官府接到这样的回复之后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对于此次出征的重视程度,许心素是能切身感受到的。这次不但从三亚派来了庞大的作战船队和规模不小的6军部队,而且连海汉民团的脑人物都亲自出征来了福建,许心素也不敢乱摆官架子,特地带了两州文武官员和亲信随从,来到金门岛迎接颜楚杰和海汉部队的到来。

  “许久不见,颜将军还是这么威风凛凛!这一路上辛苦了!”许心素还隔着老远便拱手大声招呼道。

  “许大人客气了!大家都是为大明效力,辛苦什么的就见外了!”颜楚杰笑着回应道。在这种公众场合之下,他很清楚自己该采用什么样的态度,才会让这帮大明官员的面子上能过得去。

  果然许心素听了这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又灿烂了许多:“多亏海汉的各位深明大义,愿意为国效力,本官和福建的百姓们都是甚为感激!”

  “许大人爱民如子,对我们海汉一族又多有照顾,这能出力的时候,我们当然不会含糊。再说这十八芝的确可恶,灭了他们也是替天行道,许大人升官,我们财,两全其美之事,我们海汉一向都是很乐意去做的。”颜楚杰也是久经考验的嘴炮,再加上这几年一直身居高位,跟许心素这种官场老油条交流起来倒也不会落了下乘。

  码头上的迎接仪式和之后进行的接风宴都只是惯例的套路环节,真正商讨正事,还是要等到第二天的作战筹备会上才行。

  其实大的作战方略,双方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多次沟通,王汤姆提前来福建,为的便是协调两军之间的作战安排。不过因为十八芝最近所露出的蛛丝马迹,海汉的策略有所调整,这也需要跟福建方面作进一步的沟通,否则一个想打,一个想放,那就容易出问题了。

  “十八芝最新的动向是什么?是不是可以确定他们真的是准备放弃澎湖外逃了?”陶东来在会议开始后就很快引入到正题:“确定了这一点,我们才可以讨论接下来的应对手段。”

  “据两日前送回的情报,十八芝仍未对澎湖的据点作加固,此外近日有一支小船队从外地返回澎湖,据说这支船队是去了一趟琉球。”许甲齐应道:“我们怀疑十八芝有心要迁往琉球,但并无确凿的证据。此外在浙江散布的消息也已经起了作用,浙江巡抚日前已经文过来,询问十八芝将于近期攻打浙江沿海的消息是否属实。”

  “想必许大人已经给了浙江一个圆满的答复?”颜楚杰望向许心素问道。

  许心素微微颔道:“此事自然千真万确,连他们先攻何地,再攻何地的海盗口供都一并送去浙江了,相信过几日之后,浙江沿海诸岛免不了一番鸡飞狗跳。”

  颜楚杰微微一笑,就算许心素不细说,他也大致能想象到浙江官府接到这样的回复之后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