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零二章 驱虎吞狼

第七百零二章 驱虎吞狼

  王汤姆的解释并非他个人的理解,的确是执委会里不少人都持有的一种观点。

  随着海汉军力的增强,十八芝已经不再是海汉难以匹敌的对手,解决这股海盗势力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但选择一次性彻底解决,还是将其利用价值榨干,执委会里却有着两种不同的声音。

  海汉向北扩展势力范围的终极目标当然不是止步于台湾海峡,东北亚还有大面积的海区等待着穿越者们去征服。这个过程中动对外的战争肯定是使用频率最高的手段,但如何找到对内有所交代,对外理直气壮的开战理由,却是一个很考验执委会执政能力的事情。

  而十八芝的存在无疑是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思路,不管十八芝逃亡到哪里,海汉都可以打着正义的名号继续追击下去——能不能彻底消灭他们倒是其次,但肯定可以顺理成章地向海外更多的地方派驻部队,从而达成扩展势力范围的效果。

  钱天敦长期驻外,骨子里又是一个很纯粹的军人,对于这些远景规划倒是没有执委会考虑得那么多,不过以他的头脑,听王汤姆这么一说就已经明白了大半,当下也不禁笑道:“那执委会打算把他们往哪里赶?”

  “如果他们选择去投靠台湾岛上的荷兰人或者西班牙人,那是最好不过的结果。”王汤姆分析道:“执委会对于台湾岛的兴趣还是很大的,但荷兰人和西班牙人一南一北,已经把最好的地段都占了,对我们来说就不太好玩了。总得寻个理由,让他们挪挪屁股把地方让出来才行。”

  “你觉得郑芝龙投靠他们的可能性有多大?”既然说到了这个话题,钱天敦便起了心思要和王汤姆讨论一下了。

  “荷兰人大概是不敢插手了。”王汤姆笑着应道:“东印度公司在年底的时候就已经向我们作出了正式答复,不会再跟十八芝保持任何形式的交往,包括军事援助在内。大员岛的荷兰人应该也已经接到了巴达维亚的通知,违反协议的后果有多严重,他们也是有数的,我想他们应该不敢玩什么阳奉阴违的把戏。十八芝就算有投靠荷兰人的心思,多半也只能是热脸贴上冷屁股的结果。”

  “那安不纳群岛也暂时安全了?”钱天敦立刻联想到了南海的另一处让海汉牵肠挂肚的据点。

  “从理论上说,的确是这样。”王汤姆点点头道:“在我们宣布了拿下安不纳群岛控制权之后,荷兰人默认了我们对当地的实际控制,只是要求保留名义上的共管权。”

  “这也就是求一块遮羞布了。”钱天敦冷笑道:“荷兰人倒是打得好算盘。”

  “执委会最后也就只答应了当地的码头可以允许荷兰商船停靠,至于共管权……荷兰人自己认为有那就当作有吧,反正我们是不承认的。”王汤姆说起这事,也是一脸的不屑。

  荷兰人想要保住他们从巴达维亚到东北亚地区的海上航线安全,只有两个办法可选,一是跟海汉开战,夺回安不纳岛这个航线中继点,二是选择妥协,承认海汉对当地的控制权以换取和平。不过东印度公司对于武装夺回安不纳群岛已经失去了信心,所以才会派出使团造访三亚,试图通过谈判的方式让海汉退出。当时荷兰使团在三亚死皮赖脸地拖了一个多月,如果不是施耐德等人失去了耐心,最后亮出了武力威胁,荷兰使团大概还会将这场注定得不到他们所期望结果的谈判继续拖下去。

  不过荷兰人既然选择了和平,那么海汉在南海和福建两地所面临的压力也就相应地减小了不少,而之前部署在安南金兰港的海军作战舰只,也可以临时调往福建,参与攻打澎湖列岛的作战。当然了,从安南调海军舰队到福建可不是个轻松的活,途中要辗转几处港口,航程上千海里,对于参与行动的海军部队来说,算得上是一次少有的长途武装拉练了。

  钱天敦自然也想到了这件事,开口问道:“那安南舰队的调令下了没有?”

  “调令倒是下了,但那边还没有出,还在做战前的准备工作。如果说我们这边要提前动手,那安南舰队就未必赶得及了。”王汤姆不无遗憾地说道。

  即便海汉的战船在航上胜过了同时代的帆船,但要完成这种长距离的航行,所需的时日仍然不短,船队需要准备的作战物资也很多。等安南舰队一路从金兰港赶到福建,估计最快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那赶时间的话,只能让安南的部队换防到三亚了。”钱天敦倒是立刻想到了另外一种临时解决方案。

  王汤姆点点头道:“要提前动手的话,也只能如此了。”

  钱天敦所说的办法,就是让安南的舰队到三亚驻扎,然后让三亚当地驻扎的舰队直接开拔到福建参战。从舰队规模、武器装备、人员配置等等,驻守三亚本地的舰队无疑都是最强的,而这支舰队的主要职能就是保护大本营的海上安全,原本并不在攻打澎湖的参战部队当中。不过非常时期行非常事,似乎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确保有更多的作战船只赶到福建参战了。

  “说回正事,你觉得十八芝会跟西班牙人搞到一起吗?”钱天敦又将话题回到了先前的讨论内容上。

  王汤姆想了想道:“可能性不大,十八芝以前跟荷兰人合作的时候,也曾经配合荷兰人在海上拦截过西班牙人的商船和去马尼拉进行贸易的大明商船,西班牙人应该是不会待见这帮海盗的。而且西班牙在台湾北部立足的时间不长,驻扎的武装人员估计也很有限,这十八芝带着上万人去投靠,那到时候谁才是主人可不好说了。”

  “说得也是,十八芝毕竟是干海盗起家的,谁也不会轻易放他们进屋的。”钱天敦对王汤姆的推测也很认同:“如果说荷兰人和西班牙人都不接纳他们,那他们大概就只能继续往北走了。”

  “就剩下两条路,要嘛在江浙沿海找一处大岛栖身,要嘛就往东北方向,去琉球占个地方。”王汤姆对于东北亚的海上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立刻便回应道:“以他们的实力,大明没有哪个省的水师能够降得住,要在江浙沿海抢占个岛屿倒不是太大的难题,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更有可能选择琉球方向。”

  “理由说来听听。”

  “很简单,只要郑芝龙没傻,就能看出我们沿着大明海岸线一路北上的展趋势,他们如果在江浙一带落脚,过段时间等我们踏足江浙,他们会再一次成为目标,难道到时候又继续往北撤吗?”王汤姆侃侃而谈道:“而往琉球方向撤退,有两个好处。一是琉球国的兵力不强,拿这群海盗也没什么办法,他们可以比较从容地在琉球选个地方落脚,不用担心被主人家赶跑。二来郑芝龙早年在日本待过,撤到琉球还可以跟日本人做做生意维持生计,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带着他的部下一路撤到日本。这么一支上万人规模的武装,要想在日本站住脚也不会很难。”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试试把他们往琉球方向驱赶了!”钱天敦听完王汤姆的这番看法之后,眼睛都亮了起来。

  “你是想为日后跟日本人开战打下基础吧?”王汤姆立刻便猜到了钱天敦的意图。

  钱天敦对此也并不否认,点点头应道:“打日本不需动员,只要时机到了,执委会肯定是赞成的。有生之年,能把小日本打掉,也算是完成我当初参加穿越时的一桩心愿。”

  “你这么想,会让你的跟班很寒心吧?”王汤姆开玩笑道。

  “高桥南现在可没有再把自己当日本人看待。”钱天敦笑着摇摇头道:“再说他是武士出身,对他来说,国籍的概念是很模糊的,主人才是大过天。他的效忠对象是执委会,可不是日本的天皇或者幕府将军。不信你等着看,以后我们要对日本动手,高桥南绝对还是第一批请战的军官。”

  “那归根结底还是你训得好。”王汤姆看钱天敦说得认真,也就不再拿高桥南来开玩笑了:“其实我个人的想法也是赶着十八芝往北边去,陶总和颜总也都有这个意思。陶总说了,这个叫驱虎吞狼,让十八芝先替我们去趟路,把路踩平了,我们一路跟进就行了。”

  “你这家伙,原来是一直拿话在试探我啊!”钱天敦听他这么一说就反应过来,既然陶东来和颜楚杰都早已经表明了态度,那说明军方高层对此已经有了比较一致的看法,而王汤姆却是一直绕来绕去的没有直接说明,显然是在试探自己的态度。

  王汤姆笑道:“这可不是信不过你,只是军委想知道你对未来局势展的真正看法,毕竟你才是在第一线坐镇的指挥官,所看到的想到的,或许跟大本营那边会有些差异。如果你对于解决十八芝有更好的想法,军委也同样会认真考虑的。”

  钱天敦道:“将来攻打日本这件事,我绝对跟军委的意见一致。”

  “既然现在十八芝已经显露了想主动放弃澎湖的打算,那我们也不妨想想,有没有可能把他们往东北方向赶。”王汤姆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钱天敦不假思索地应道:“先要让他们绝了迁到江浙沿海落脚的打算才行,我看要让福建水师加紧在台湾海峡西侧的巡逻,给十八芝撤向大6制造障碍。”

  “留出海峡东侧的航道,给他们保留一条逃生通道。”王汤姆补充道。

  钱天敦接着说道:“其次,我们也可以在浙江想想办法,比如说在市面上宣扬十八芝即将攻打沿海某地的消息,制造出紧张气氛。”

  “浙江官府不接招怎么办?”王汤姆问道。

  “不要紧,十八芝也没办法确定浙江官府到底有没有重视这种消息。毕竟他们现在已经输不起,如果在目标地区受挫,那恐怕十八芝就没有办法再迁去下一个目标地区了。”钱天敦分析道:“他们现在只能找软柿子捏,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江浙方向看起来不像是一枚软柿子。”

  “这倒是有可行度。”王汤姆点点头,心中琢磨着钱天敦的办法。

  福建官府跟海汉的关系虽然非常密切,但并没有办法直接影响浙江那边的政策动向,因此直接使用官方渠道的可能性不大。但要在民间散播消息,难度相对就要低得多了。加上福建这边刚截获了一支来着江浙的海商船队,倒是可以利用这一事件,在北边的沿海地区散布传言,人为地制造出紧张气氛。

  不过这件事肯定没法由海汉自己出面去做,多半还是得指望许心素出力去完成。但许心素愿不愿意配合这种方案,那也仍需与其进行商议才行。

  “我们先整理一下情况,电报回大本营汇报一下,看看执委会怎么定吧。”王汤姆琢磨了一阵,还是决定按照标准处理渠道走,先告知执委会。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福建官府跟海汉的关系虽然非常密切,但并没有办法直接影响浙江那边的政策动向,因此直接使用官方渠道的可能性不大。但要在民间散播消息,难度相对就要低得多了。加上福建这边刚截获了一支来着江浙的海商船队,倒是可以利用这一事件,在北边的沿海地区散布传言,人为地制造出紧张气氛。

  不过这件事肯定没法由海汉自己出面去做,多半还是得指望许心素出力去完成。但许心素愿不愿意配合这种方案,那也仍需与其进行商议才行。

  “我们先整理一下情况,电报回大本营汇报一下,看看执委会怎么定吧。”王汤姆琢磨了一阵,还是决定按照标准处理渠道走,先告知执委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