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零一章 无心应战

第七百零一章 无心应战

  借着购买大宗物资的机会,在大明境内购置武器装备,这个手段倒是稍稍出乎了联军的预料。这些出自大明军中的制式装备毫无疑问全都是违禁品,在大明目前内乱四起的状况下,对于私藏武器者扣上一个谋逆的罪名毫不费力。不过十八芝大概也不在乎自己头上多几条罪状,毕竟他们跟福建官府都已经打了好几年的仗,《大明律》里跟谋逆相关的内容早就都犯得差不多了。

  光凭私藏大量军械这一条罪状,整支船队的人都可以等着被官府治罪了,最轻也得是个流放,至于船东货主,那基本就是秋后问斩的下场了。许裕拙把罪名一宣布,这帮江浙海商立刻就选择了老实招供,原原本本地把交易的经过全都吐露出来。于是在返回驻地的途中,联军就已经掌握了第一手的情报资料。

  十八芝在江浙一带还是有不少的人脉和贸易渠道,这次组织船队运物资去澎湖的几个商家,都跟十八芝有着好几年的生意来往,有的甚至还是郑芝龙以前的主家李旦的贸易伙伴。去年福建官府开始管控紧俏物资之后,十八芝不得不动用了所有江浙的关系,在采买物资之余,也顺便高价收购了一些明军闲置在仓库里的旧装备。

  虽然这些东西在联军眼里算不上什么大杀器,不过对于目前的十八芝来说却是十分急需的战备物资。光是这次截下来的这批武器装备,就让十八芝付出了近十万两银子。

  至于说江浙那边究竟是哪支部队跟十八芝做了这笔军火交易,福建官府倒是不太方便直接插手了。哪怕许心素是福建的土霸王,也并不能对其他行省的驻军指手划脚。

  这趟货物被截,最苦的当属十八芝了,因为福建官府的管控措施也已经传到了江浙,十八芝在采买这些物资的时候本来就已经付出了高价,而且还必须是先付七成,剩下的三成等货物运抵澎湖之后才付清。然而被联军截下来财货两失,经济上的损失可不是小数目。

  “这帮海商押回去之后,许将军打算怎么处理?”审问完人犯后,谢立终于有时间坐下来,跟许裕拙商讨一下后续的处理办法。

  许裕拙笑笑道:“我并不打算治他们的罪,等回去之后就放了他们,不过船上这些货物都是贼赃,肯定要留下了。”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谢立有些不解地问道:“连人带船都放了?”

  “不放难道还要养着他们吗?”许裕拙放下茶杯,望着谢立道:“谢将军是否对在下的处理方式不以为然?”

  “不敢,只是不太理解这么做的用意为何。”谢立应道。

  许裕拙点点头道:“其实道理也不复杂,两个原因。一是这些海商各自都还有一些背景关系,处理他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要把后面的利益纠葛理清,那就没这么容易了。我们只是负责拦截给十八芝运送的物资,不是打算以此来得罪江浙官场上的人物,对吧?”

  谢立若有所思地应道:“原来如此……那第二条原因是什么?”

  “第二个原因嘛,就是把这些人放回去之后,让他们告诉江浙商圈里的人,不要再轻易尝试跟十八芝做买卖,以此来起到警告的作用。”许裕拙解释道:“这种消息传开之后,就会进一步加大十八芝在江浙收购物资的难度。你刚才应该也听到那些商人报出来的价格了,比福建市面上贵了两三倍,等这帮人回去之后,这个价格还会继续攀升。十八芝想要买物资,那就得大出血了。”

  “许将军高明!”谢立这才恍然大悟。

  谢立虽然是海军中的高级军官,擅长指挥舰队执行作战任务,但他出身平民,对商场官场的运行规则却知之甚少。而许裕拙出身海商世家,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处理这种事务的时候,心思的确是要活络得多。而这两人能够有幸搭档行动,倒也算是能取长补短,互通有无。

  考虑到保密的需要,联合舰队押送这支被俘的船队直接去了中左所,而没有停靠更近外海的金门岛。正如许裕拙所说的那样,在罚没了船上所有的商品之后,便放行了船队中的普通商船和人员。对于这些海商来说,除了受到些许惊吓之外,他们倒也没什么实际损失,毕竟出之前就已经收了七成的货款,就算船上的货物已经全部被福建官府罚没,但其实算下来他们还是有赚头的。

  钱天敦对于许裕拙的处理方式也没有加以干涉,他在这段时间正忙于根据大本营所提供的卫星地图,制定攻打澎湖的作战方案。

  就在联合舰队归来之前,海汉海军司令王汤姆已经秘密抵达了金门岛基地。他的到来也象征着海汉的作战指挥中心已经从三亚大本营转移到了金门岛基地,对澎湖的作战计划开始进入到第二阶段。

  与王汤姆一同抵达的还有一整支海军舰队,包括一艘“威严级”主力炮舰,四艘“探险级”战船,四艘“探索级”战船,以及六艘负责后勤补给的船只。加上已经驻扎到本地的海军部队,舰船总数已过二十艘,而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海汉海军在福建沿海驻军规模最大的时期。

  当然了,这还并不是海汉作战计划中将会动用到的全部海军力量。在开战之前,至少还会有一支舰队抵达福建参战。如果南海的形势放缓,那么军委很可能将现有四支舰队中的三支都集中到福建来执行作战任务,只留下一支舰队在大本营看家。这样做也是为了尽可能地扩大联军在海上的优势,以便能为在澎湖实施登6战扫清障碍。

  3月17日,金门岛基地。

  许甲齐一路小跑来到了联军指挥部,进屋之后便对正在研究地图的钱天敦和王汤姆急急禀报道:“钱将军,王将军,有从中左所送来的紧急军情!”

  目前许心素将明军的指挥中心设在了与金门岛相邻的中左所,所以明军的指令几乎都是从中左所送过来的。

  钱天敦从许甲齐手里接过密信,上面封口处有许心素私印的腊封,这表明这封密信是由许心素亲自起草,其重要程度就不言而喻了。

  钱天敦打开略略看了一遍,皱着眉头递给了旁边的王汤姆。王汤姆迅看完之后也是脸色一变,对许甲齐问道:“你知道这封信里的内容吗?”

  “这封信是指名要二位将军拆阅,末将并不知情。”许甲齐老老实实地答道。

  “现在告诉你也没关系了。”王汤姆将密信递到许甲齐面前,示意他也看一看。

  许甲齐瞥了两眼,愕然出声道:“十八芝打算要跑?”

  许心素这封密信当中的内容,是由潜伏在澎湖岛上的内应设法送出来的,内容便是十八芝最近正在整顿库存的各种物资,但却并没有进一步加固澎湖岛上的各处要塞,而是花了大量人力物力修补维护船只,连那种在海岸上搁置了一两年之久的破旧船只也统统进行了修缮。

  探子在密报中虽然并没有说明十八芝这样做的目的,但情报送回来之后,明军高层却是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原因——要嘛十八芝是打算凭借海船数量上的优势,在海战中与联军拼死一搏,要嘛他们就是打算要清空澎湖,迁移到别的地方落脚。

  如果郑芝龙真的蠢到打算依靠船多来压制如今的海汉联合舰队,那许心素恐怕真的会从睡梦中笑醒。现在双方在海上的实力差距已经很难用参战船只的数量来弥补了。就算郑芝龙能一口气派出上千艘海船,其中的绝大部分也只能成为海战中的炮灰,顶多能够延迟联军舰队攻打澎湖的时间而已,对于战局走势不太可能起到改变作用。

  相较于鱼死网破的殊死一搏,许心素和他的幕僚们认为十八芝最近的动向更有可能是打算外逃。对于一帮海盗来说,生存下去显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只要能离开福建水师的势力范围,凭借十八芝的实力,的确很难有谁能在海上压得住他们。

  但许心素安插在澎湖的探子级别不够高,并没有办法接触到十八芝的高层内幕,仅凭这些情况也根本猜测不出十八芝具体打算何时外逃,计划到何处落脚。而这些情况如果不落实,联合舰队就算战斗力再强,也没办法把台湾海峡两头堵住来封锁十八芝外逃的航道。

  “十八芝不想应战,这可就很尴尬了。”王汤姆忍不住吐槽道:“船也来了,兵也到了,作战计划也制定得七七八八了,你居然跟我说不接招?”

  钱天敦倒是更冷静一些,对许甲齐问道:“许大人送来这封密信的时候,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许甲齐摇摇头道:“倒是没有特别的吩咐,只说一切以贵军的决断为准。”

  “许大人这是把责任推给我们啊!”王汤姆应道:“我们是客军,我看还是由许大人做决定比较好。”

  要作出什么样的决定,王汤姆没有明说,但许甲齐却很明白他的意思。现在十八芝已经流露出想迁离澎湖的意愿,说明他们并不想跟联军进行正面交战,那么接下来是将攻打澎湖的计划提前,以免动手太迟放跑了十八芝,还是应该坐等局势变化,给十八芝一个逃跑的机会?

  如果十八芝真是打算要迁离澎湖了,那么等下去的结果的确有可能是十八芝赶在联军动手之前成功撤离,这样的后果对于联军来说倒也并不算太坏,至少可以省下不菲的作战军费,联军也能免于出现伤亡战损。但问题就在于不管对许心素还是对海汉而言,十八芝的存在始终都是一个隐患,谁也不能保证这支海盗离开澎湖之后就彻底放弃了跟自家作对。不解决了这个麻烦,恐怕联军双方都是很难彻底感到心安。

  但目前又无法确定十八芝打算何时撤离,如果单纯地指望澎湖的探子,那万一没能及时地送回情报,联军很可能就会错失战机,让十八芝完好无损地从澎湖撤走。而如果强行把作战计划提前,目前两军又未能完成既定的兵力调动和部署,冒然行事肯定会影响到作战的效果,参战的两军指挥官也得因此而承受更大的压力。

  王汤姆并不希望提前攻打澎湖,因为以目前到位的海军船只来说,连封锁澎湖马公港都还够呛,根本达不到海军预定的参战规模。虽然自保无虞,但作战的效能也将极其有限。因此他即便明知提前动手才能确保留下十八芝,但也还是不会主动提出这个建议。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战前福建官府已经主动承担了攻打澎湖的开支消耗。当然了,出这笔钱的金主也并非只是福建官府,大头还是许心素为的海商集团出的。如果许心素打算在十八芝撤走之后顺理成章地收复澎湖,那么毫无疑问可以节省出一大笔钱,那海汉要求提前动手,许心素就未必会乐意配合了。

  许甲齐自然也想到了王汤姆这么说的原因,但他的权限还不足以跟海汉人在这种战略方向的决断上讨价还价,因此也只能表示要先回中左所去请示许心素。

  待许甲齐离开之后,钱天敦才开口道:“你觉得是打好还是不打好?”

  王汤姆笑道:“那要看站在军方的立场还是站在执委会的立场了。”

  “这话怎么讲?”钱天敦不解地追问道。

  王汤姆应道:“站在军方的立场上,打一仗就有一仗的军功。我们实力明显占优,即便提前动手,也不会吃什么亏,无非就是功劳大小的区别,那当然是打比较好。”

  “那站在执委会的立场呢?”

  “放他们离开,不管他们去哪里,以后我们都可以有机会一路追杀下去,他们逃到哪里,我们的军队就可以追到哪里。”王汤姆笑着解释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