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百章 联合行动

第七百章 联合行动

  海汉军方并不介意盟军派出高级军官组成的军事观察团在战时到民团军中观摩,事实上这种做法最早便是由海汉主动提起的。最初的时候当然是以推销自家的武器为主要目的,顺便宣扬一下武力。而随着与福建军方的交往日渐密切,双方在作战行动中合作的机会也越来越多,海汉民团也的确需要明军能够在战场上更好地配合自己进行协同作战,因此通过军事观察团的形式来增进互相了解就更为必要。

  与这支从海南岛调过来的部队前后脚抵达金门岛基地的就是明军的军事观察团,总共二十五人。这批明军军官全部都有在胜利港军校接受培训的经历,可以算是福建明军中对于海汉军制认识比较深刻的一批人了。而且其中姓许的就有十人,剩下的也都是许心素阵营里的人,可以说完全就是许心素的私军精锐。许心素的四子许裕拙和子侄辈的许甲齐都在其中,也足见许心素对于此事的重视程度了。

  2月7日下午,福建明军与海汉民团的第一次联席作战筹备会在金门岛的海汉营地召开。

  “今天把大家集中到这里开会,目的应该是在座各位都很清楚的,我们最迟在年中就会动对澎湖列岛的作战,今天这个会的内容就是对第一阶段的行动作出具体的安排。”钱天敦亲自出席并主持了这个会议,在他的身后是一副巨大的台湾海峡地图,上面准确标注出了金门岛及澎湖列岛所在的位置。

  钱天敦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况,十八芝下属势力基本都已经被驱赶出了福建沿海,其活动范围也被压缩到澎湖列岛周围海域,但十八芝大概也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所以我们需要知道他们现在有什么样的反应,采取了哪些措施来跟我们进行对抗。”

  许裕拙应道:“钱将军,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照贵方所提之要求,已收紧省内沿海各州县的粮食、药品、生铁等行当的买卖,力求不让这些东西再度通过贸易流入到十八芝手中。但十八芝还是在设法从江浙那边购入他们所需的物资,我省水师船只有限,很难封锁住澎湖与江浙之间的航道,眼下还没有更管用的办法。”

  钱天敦道:“只要十八芝手里还有银子,总是会有人愿意把东西卖给他们的,就算禁得了福建也禁不住福建之外的地方。但我们封锁了福建的渠道,就可以增加他们从大明采买物资的成本和时间。十八芝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稳定的进项,还要养活上万张嘴,如果换作我们在郑芝龙的位置上,压力一定会非常大。何况他们从江浙购买物资的渠道应该也不是那么稳固,要是被我们拿到确切的消息,随时都有可能在海上截了给他们运货的船只。”

  许裕拙点头赞同道:“钱将军说得极是,只需让十八芝知道,我们随时可以掐断他们的路子,就足够让这帮贼人整日提心吊胆了。”

  钱天敦接着说道:“虽然江浙那边的商人怎么做买卖,我们管不着,但要打听他们买了些什么,应该不会太难吧?”

  许裕拙道:“两个月之前贵方提出这个方案之后,大人也料到十八芝会绕开福建从其他地方采买物资,因此早就派了人手,前往江浙几处主要的州县港口潜伏,近日倒是有一些消息回来。”

  许裕拙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准备好的资料,向在座的人介绍道:“这是上月十八芝在宁波所采购的物资清单,有大米二千六百担,布匹四种共计三百八十匹,生铁七千二百斤,药材共五十一味四百余斤。另外还购买了七艘鸟船,两艘福船,活禽畜若干。据传回的消息说,十八芝的人在当地市场上出手极为阔绰,只要是他们需要的物品,大多不会还价就直接买下运走。类似这样的报告,我方还有六七份,十八芝所采购的内容大致相同,只是地点不同而已。”

  钱天敦点点头道:“那大员岛的状况怎么样?”

  “红毛人大概已经收到了三亚谈判的结果,驱逐了十八芝在大员港的使者。从获知的情况来看,红毛人似乎没有继续插手的打算了。”许裕拙应道。

  “算他们机灵!”钱天敦听到这个消息甚至有一点点的失望。他并不担心荷兰人继续给予十八芝军事援助,之所以要关注这个方面的情报,主要还是希望能够抓到荷兰人的一些把柄,这样今后要找荷兰人的麻烦,也好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荷兰人大概也不想为了十八芝而给海汉双手奉上一个开战的理由,毕竟海汉人在谈判中所描绘的战争前景实在太可怕,荷兰人并不希望真的出现南海地区所有势力联合起来驱逐自己的局面出现。

  没有了荷兰人作为后援,十八芝的武器装备也就基本断了供应,对于明军和海汉民团来说,倒是可以减少一些作战过程中的麻烦和风险。而且荷兰人不再参战,十八芝在海上的武装就真的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尽管十八芝的船比起这边的联军大概要多上若干倍,但战船和商船、民船之间的战斗力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并不是简单依靠数量优势就能弥补,这一点已经在两次南日岛海战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钱天敦很快调整情绪回到了正题上:“下个月我方将会6续有战舰抵达本地驻防,我们希望福建水师也能够抽调一些精兵强将,然后跟我们的战舰组成混编舰队,在金门岛以东海域进行巡航训练,一方面操演海上战术,另一方面也借此来隔绝十八芝对漳泉附近海域的窥探,进一步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

  许裕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他自己就在福建水师中任参将,既在三亚受过海军培训,也参观过胜利港造船厂的军舰船台,还曾亲身参与了海汉所主导的两次南日岛海战,对于海汉海军的实力有着很深刻的认识。

  虽然前两次海战中,海汉海军也不见外地带了福建水师一起玩,不过几乎都是各打各的,并没有太多协同作战的部分,福建水师甚至不得不在战场上扮演诱饵的角色,以示弱的形象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这可并不是许裕拙这样的水师军官乐意去干的活。

  随着海汉军购的逐步放开,福建水师也终于有机会开始装备了与海汉海军统一规格的作战船只,这就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与海汉海军混编舰队,而不用担心船只航海性能的差距拖了对方的后腿。之前的南日岛海战中只有两艘隶属于福建水师的“探索级”战船享受了这样的待遇,但大半年过去之后,福建水师的新式战船已经从两艘增加到了六艘,完全有资格编入到海汉的舰队中承担一定程度的作战任务了。

  也只有许裕拙这种有亲身体验的军官才明白,要想从海汉人身上学到真本事,那就必须得跟着他们同吃同住同训练才行。像钱天敦所说的这种混编巡航,正是福建水师目前所需求的机会。

  至于说这种巡航出去一趟需要花多少银子,许裕拙并不担心,毕竟他老爷子许心素已经了话,只要能够在年内灭掉十八芝,那就算花掉金山银山,也要把这一年给撑过去。毕竟对于海商利益集团来说,福建海域的控制权可远远不止目前付给海汉的军费这点价值。现在花出去的银子,等十八芝覆灭,收回制海权之后,很快就能通过别的方式拿回来。

  当然了,今后福建海域的制海权也并非福建水师一家独享,按照双方在去年海汉使团访闽期间达成的合作协议,海汉船只今后将在福建海域拥有自由航行和通商的权力,这个自由的权限不仅给予了民船,同时也授予了海汉海军。这几乎就是默认了海汉人对于福建海域的最高掌控权限,因为福建水师的实力并不足以跟海汉海军平起平坐。但同时海汉一方也承诺了不介入福建官府对海贸的管理,这样海贸的油水依然有大部分都是留在了福建官府,或者说是类似许心素这样的利益集团手中。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毕竟海汉人在谈判中所描绘的战争前景实在太可怕,荷兰人并不希望真的出现南海地区所有势力联合起来驱逐自己的局面出现。

  没有了荷兰人作为后援,十八芝的武器装备也就基本断了供应,对于明军和海汉民团来说,倒是可以减少一些作战过程中的麻烦和风险。而且荷兰人不再参战,十八芝在海上的武装就真的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尽管十八芝的船比起这边的联军大概要多上若干倍,但战船和商船、民船之间的战斗力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并不是简单依靠数量优势就能弥补,这一点已经在两次南日岛海战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钱天敦很快调整情绪回到了正题上:“下个月我方将会6续有战舰抵达本地驻防,我们希望福建水师也能够抽调一些精兵强将,然后跟我们的战舰组成混编舰队,在金门岛以东海域进行巡航训练,一方面操演海上战术,另一方面也借此来隔绝十八芝对漳泉附近海域的窥探,进一步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

  许裕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他自己就在福建水师中任参将,既在三亚受过海军培训,也参观过胜利港造船厂的军舰船台,还曾亲身参与了海汉所主导的两次南日岛海战,对于海汉海军的实力有着很深刻的认识。

  虽然前两次海战中,海汉海军也不见外地带了福建水师一起玩,不过几乎都是各打各的,并没有太多协同作战的部分,福建水师甚至不得不在战场上扮演诱饵的角色,以示弱的形象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这可并不是许裕拙这样的水师军官乐意去干的活。

  随着海汉军购的逐步放开,福建水师也终于有机会开始装备了与海汉海军统一规格的作战船只,这就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与海汉海军混编舰队,而不用担心船只航海性能的差距拖了对方的后腿。之前的南日岛海战中只有两艘隶属于福建水师的“探索级”战船享受了这样的待遇,但大半年过去之后,福建水师的新式战船已经从两艘增加到了六艘,完全有资格编入到海汉的舰队中承担一定程度的作战任务了。

  也只有许裕拙这种有亲身体验的军官才明白,要想从海汉人身上学到真本事,那就必须得跟着他们同吃同住同训练才行。像钱天敦所说的这种混编巡航,正是福建水师目前所需求的机会。

  至于说这种巡航出去一趟需要花多少银子,许裕拙并不担心,毕竟他老爷子许心素已经了话,只要能够在年内灭掉十八芝,那就算花掉金山银山,也要把这一年给撑过去。毕竟对于海商利益集团来说,福建海域的控制权可远远不止目前付给海汉的军费这点价值。现在花出去的银子,等十八芝覆灭,收回制海权之后,很快就能通过别的方式拿回来。

  当然了,今后福建海域的制海权也并非福建水师一家独享,按照双方在去年海汉使团访闽期间达成的合作协议,海汉船只今后将在福建海域拥有自由航行和通商的权力,这个自由的权限不仅给予了民船,同时也授予了海汉海军。这几乎就是默认了海汉人对于福建海域的最高掌控权限,因为福建水师的实力并不足以跟海汉海军平起平坐。但同时海汉一方也承诺了不介入福建官府对海贸的管理,这样海贸的油水依然有大部分都是留在了福建官府,或者说是类似许心素这样的利益集团手中。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