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九十四章 特殊的访客

第六百九十四章 特殊的访客

  1631年11月,福建金门。

  钱天敦率部进驻福建己有四个月,前几个月基本都在忙于督建营地、训练部队,极少有闲下来的时候。而今天他在午后便来到码头上,让勤务兵撑起遮阳篷,悠哉悠哉地度过了一个下午,这是因为有一位重要的客人要专程从漳州赶过来与他会面,于是他很难得地给自己放了假。钱天敦在码头上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终于看到了从西边海面上驶来的一艘“探索级”帆船。

  “钱天敦,你待的地方也太远了点,早上天不亮就上船出,这个时候才到。路上无聊死了,高桥南又是个木头,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随着一阵数落,罗舞丹的身影出现在了码头上,身后跟着一脸无辜的高桥南,两只手各拎着一只行李箱。

  “这里当然比不了漳州了,守关戍边,当兵的人就是这样过的,不然老百姓的太平日子从哪里来?”钱天敦虽然出口反驳,脸上却不似平时那般严肃,嘴角还隐隐透着一丝笑意。

  “高桥南,以后这种粗活,你让下面的人去做,好歹也是个候补营长了,还是要注意下个人的威仪!”钱天敦看到提着行李箱的高桥南,忍不住也数落了他两句。

  高桥南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应道:“能为长服务,卑职幸甚至哉!”

  “现在还会拽古文啊了!”罗舞丹惊讶地叹道:“连曹操的《观沧海》都知道,以后还真不能小看你了!”

  “前些天听长念起这诗,卑职觉得很有气势,便向长求教了。”高桥南应道。

  罗舞丹看着钱天敦笑了笑道:“暴露野心了啊!”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古诗词爱好者而已。”钱天敦一本正经地应道。

  高桥南或许不懂古人作这诗的情境和寄托在诗词中的志向,但罗舞丹好歹以前也是玩笔杆子的出身,自然能够联想到钱天敦这样一个带兵的大将是怀着怎样的情怀去朗诵这诗。两人在安南时已经相处了很长时间,罗舞丹多少也明白这个男人心中对于成就一番丰功伟业有着多么大的执念。

  钱天敦在安南战场上打出来的战绩已经足以让他在军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如果他愿意回到海南岛任职,军职和权势可能比现在还要更高。但钱天敦的选择依然是在海外带兵,而且专挑有仗可打的地方驻扎,安南那边的国内局势稳定下来之后,闲不住的钱天敦便又来了福建。他到了这边之后所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指挥海汉民团在南日岛击退了十八芝与荷兰人组成的联军,并在此战中成功剿杀了十八芝的二号人物郑芝虎。

  这一表现迅地扫清了福建官方对他的所有担忧和质疑,许心素也藉此确信海汉调过来的这位钱将军的确是有真本事的大将之才,在此之后对他言听计从。钱天敦说要在金门岛划地驻军,许心素二话不说就准了,还派出了大量劳工为其修筑了所要求的军营,并且表明了态度,希望来年攻打十八芝的战役,海汉一方仍然由钱天敦出任指挥。

  如果来年攻打澎湖的战役仍是由钱天敦指挥,只要能够顺利拿下,那么钱天敦基本就会成为海汉军团对外的形象代言人了。至少在6军范围内,海汉军中还没有第二人能与他的战绩相提并论。不过罗舞丹也知道钱天敦的志向可不会止步于打打海盗,逐鹿中原乃至征服海外各地,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

  “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先送你去休息一下吧?让人给你准备了一个单间,卫生都打扫好了。”钱天敦向罗舞丹征求意见道。

  “在船上躺了一天,还休息什么啊!你带我在附近转转吧,也给我介绍一下你们的建设成果。”罗舞丹却不愿意接受钱天敦的建议,而是提出了另一个方案。

  高桥南很是知情识趣地插话道:“那卑职先把罗长的行李送去住处。”

  在钱天敦看来,军营其实没什么可转的地方,到哪里都是看到一帮汗流浃背的大老爷们,不过罗舞丹的视点显然不一样,她所注意的地方显然不是普通女生会感兴趣的对象。

  “不是说军营都修完了吗?怎么外面还有这么大一片工地?”

  吸引到罗舞丹注意力的并不是军中的士兵,而是军营外热火朝天的工地。上千名劳工在营地北边正在施工搭建房屋,从已经初具轮廓的几栋房子来看,都跟民团驻地的营房是一样的外形。

  钱天敦解释道:“明年我们在福建有比较大的动作,驻军会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会逐月增加,这些新建的营房就是用来安置将来进驻的部队。这样做有三个好处,一是增强参战部队对本地气候的适应性,二是减少开战之前的运输压力,三是避免让我们的对手留意到大股兵力的调动部署,提前有了戒备。”

  “听说打完十八芝之后,福建官府会把澎湖以租界的方式交给我们掌控?”罗舞丹接着问道。

  “消息很灵通嘛!”钱天敦对于罗舞丹能问出这个问题微微有些吃惊:“这事目前知道的人可不多,你从哪里打听来的?”

  “你可别忘了我以前的老本行是干嘛的!”罗舞丹不无卖弄地说道:“要打听消息,我可是有你们这些大男人够不着的路子。”

  “啊,原来是打入了官太太的圈子啊!”钱天敦很快就反应过来,向罗舞丹竖起了大拇指。

  罗舞丹穿越之前的老本行是娱乐记者,熟称狗仔,这无孔不入打探消息的本事自然是胜过常人一筹。不过穿越之后除了给宣传部门写一写标准格式的新闻稿,能够让她挥特长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特别是在黑土港的那段时间里,每天能打交道的除了钱天敦等有限的几个穿越者之外,其他的几乎全是满身煤灰的归化民,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也就不太可能有她挥的余地。

  不过这次随钱天敦到了福建之后,状况就有些变化了。钱天敦初到福建就带兵去了南日岛打仗,而罗舞丹则是被安排到了漳州住下。按照大明的风俗,没有结婚的大家闺秀是不太方便到处抛头露面的,所以罗舞丹进住漳州的时候,就是以钱天敦家眷的名义。而这个身份也给她带来了很多方便,比如漳州当地官场上的太太交际圈,就会很主动地向她示好,并将她拉入到这个圈子里。

  这样的状况当然少不了太太们背后那些大人物们的授意,而这也正好合了罗舞丹的意,大家都是套路,就看谁的套路更深了。罗舞丹的学问、见识,手段,都要远远过这些整日生活在深闺大院里的女人,而且她手上还有许多令人根本无法抗拒的好东西。比如漂亮的海汉玻璃镜,香喷喷的香皂和香水,以及那些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只有通过特殊渠道才能弄到的海汉定制品。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对这些精致的东西完全免疫,所以罗舞丹在漳州期间,也通过这些手段套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关于福建官府与海汉就澎湖未来归属所达成的协议,也是其中之一。

  “到时候又是你上前线去指挥打仗吧?”罗舞丹问道。

  “海军多半是王汤姆亲自过来指挥,6军……不出意外应该是由我指挥。”钱天敦没有否认罗舞丹的猜测:“不过作战难度应该不会太大,上个月执委会跟荷兰人的谈判已经结束,荷兰人将会中断对十八芝的援助,当然更不会干涉我们攻打澎湖的行动。”

  “难度不大那也是打仗啊,刀枪无眼,战场上的事情谁说得定……”罗舞丹脸上的表情难掩担心的情绪,不过她也知道万万不能劝阻钱天敦,因为这可不是钱天敦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海汉对外扩展势力范围的大政方针。就算钱天敦不带兵,这个仗也迟早要打,与其把这功劳让给别人,那还不如自己攥着。

  “对我们来说,目前的情况已经是最理想不过的了。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们在福建布局得够早,十八芝早就打下了金门厦门两个岛,郑芝龙也已经洗白上岸当了水师将官。他最强盛的时候,手底下有二十万人的军队,我们想要在福建生根,可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钱天敦当然也知道罗舞丹在担心什么,但他不可能表现出丝毫的畏战情绪,只能换了一种方式来安慰罗舞丹。

  的确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郑芝龙在原本的历史中干掉许心素,然后接受福建巡抚熊文灿招安之后,势力很快就膨胀起来,整个闽南地区及台湾海峡几乎都成了他的私人领地。就连他曾经合作过的东印度公司,也在1633年于金门附近海域被击溃。所有的商船都必须要向其缴纳买路费,购买通行令旗,才能在这段海域平安航行。如果海汉没有提前布局支持许心素,那此时的福建恐怕很难再容海汉插足进来,更别说圈地驻军之类的打算了。

  不过展到今时今日的局面,已经跟原本的历史轨迹完全不同了,十八芝的势力范围被一再压缩,目前只能据守澎湖列岛,连往年春夏二季固定会对漳泉两州动的攻势,今年也都已经没了动静。就算是最谨慎的评论,也都认为十八芝的覆灭只是时间问题了。当然要实现这个大趋势,最终还是得依靠武力手段解决,十八芝里上上下下都充斥着亡命之徒,可不会选择自己捆住双手投降这条路。

  “那打下澎湖之后呢?”罗舞丹继续问道。

  “打下澎湖之后……我们就可以控制住台湾海峡,随时封锁台湾岛的西海岸,到时候就得要正面对决荷兰人和西班牙人了……”钱天敦说着说着情绪就慢慢起来了:“如果执委会需要拿下台湾岛,那至少还有两场硬仗要打。等拿下台湾,我们就可以控制东南地区前往琉球、日本的航线,控制范围也能辐射到浙江南部海域了……”

  “我不是问你怎么打仗,我是问你有什么打算!”罗舞丹终于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打断了钱天敦的话头。

  “我?我有什么打算?”钱天敦愕然半晌,才回过味来:“我那什么……估计得跟着部队一起动吧……大概会从金门岛迁到澎湖去……”

  “那我呢?”罗舞丹真是有点受不了这个直男癌晚期患者的迟钝反应了。

  “你……如果……想跟我去澎湖……那就一起好了。”在战场上从来不会犹豫畏缩的钱天敦,此时居然连说话都有点不顺畅了。他现在唯一感到庆幸的就是提前支走了高桥南这个探照灯,不然让他看到自己的这副窘迫模样,以后还有什么上司的威严可言。

  “钱天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别到时候又推三阻四的把我丢在漳州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罗舞丹虽然脸色仍是气鼓鼓的,但语气中却明显透着欣喜的味道。

  “不会的,我说话肯定算数的,不过这个调动申请最好还是你自己给执委会提交上去,我出面怕影响不好。”钱天敦挠挠头道。

  “你带兵打仗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怂过!”罗舞丹气得伸手在钱天敦肩上锤了一下。不过她也知道钱天敦所说的是实情,即便执委会会考虑到两人的私人关系,在工作安排上给予一定的照顾,但钱天敦这种军中大将出面申请,难免会让人有说闲话的机会,罗舞丹也并不希望钱天敦因此而被扣上什么“以权谋私”之类的帽子。不过兜兜转转之后,两人最终能走到一起已经不易,罗舞丹也不想再因为这些小事而节外生枝了。

  “两位长,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直到暮色降临,高桥南才再次出现,让他们回营去享用晚餐。...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