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国际形势

第六百八十八章 国际形势

  虽然海汉在武力方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交战过程中仍然难以完全避免伤亡的出现,好在伤亡程度尚可接受。目前总共只有两名士兵在战斗中不幸身亡,另有受伤程度不同的伤者三十余人。不过放在千人规模的战斗环境中来评价,这样的伤亡率着实已经相当低了。要知道交战另一方的伤亡率可比这个数字大多了,战后收敛起来的尸体就有一百四十多具,另外轻重伤员也多达四百余人。由于医疗条件有限,那些重伤号基本不太可能像民团士兵一样得到及时的救治,绝大部分都会在后续的一两天中6续死去。

  除了这些伤号之外,民团军大概还会在这里处死一批苦役营逃犯和黑山峒的同谋,再将剩下的俘虏分批押回石碌矿区。至于黑山峒这个寨子,乔志亚在看过这里的环境之后倒并不打算直接毁掉,他认为完全可以让那些愿意依附海汉的黎峒苗寨迁过来,然后对这周边的山间平原进行农业开。当然这些工作也并不需要由他来经手完成,民政部和农业部到时候会接手处理后续事宜。

  在看望过伤员之后,乔志亚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开始起草要回三亚的战况汇报。

  “……琼中地区的黎峒在战斗力方面与我军仍存在较大的差距,在能够保证短期作战补给的情况下,可考虑先制人,对拒不服从的地方势力果断动军事打击。另安南二营在战斗中表现出对山地作战环境极好的适应性,建议将其作为平定琼中地区的主力部队使用。”

  在电文的最后,乔志亚附上了自己对这次任务的一些看法。作为军方的一员,毫无疑问他也是坚定的主战派,所以对执委会一直迟迟没有就琼中地区的治理拿出可行方案感到不满。以往每次军方提议武力解决琼中部分地区不愿纳入海汉管辖的问题,都会有人站出来以各种理由进行反对,到最后拖得不了了之。而这次石碌矿区所出现的暴乱,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也算是执委会对琼中处理方案久拖未决的后果之一。

  第二天开始,乔志亚率领的安南二营以黑山峒为据点,向周围地区的几处黎峒动了进攻。这些黎峒平日都是以黑山峒马是瞻,在石碌暴乱中也出人出力参与其中,自然也逃不过事后的这一波清算。而这些黎峒的实力要相对弱小一些,攻打的难度也不算大,处理起来倒是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只花了两天时间,民团军便将另外三处黎峒一一攻破,并且俘虏了大量人员。

  乔志亚计算了一下,算上这次行动抓捕的逃犯和黎人,苦役营的囚犯人数应该会不降反升了。不过这次抓捕的黎人显然不适合全部集中在一起关押,少不得还要分一些出去。

  1o月2日,对黑山峒及周边地区的武装扫荡基本宣告结束,民团军加上过两千名俘虏的大队伍开始浩浩荡荡地返回石碌。不过这些俘虏也并非几个黎峒的全部人口,仍然还是有一些人幸运地逃过了这一波扫荡。乔志亚下令这次协同行动的黎苗连在黑山峒的寨子再驻扎一个月的时间,以避免抵抗力量再一次死灰复燃。

  爆在石碌的这一次黎人暴动的确给矿区的生产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但另一方面,这一事件也促使执委会不得不正面面对悬而未决的琼中安全隐患,并采取了军事手段来对民间的敌对势力进行打击。在一定程度上,这次的暴乱可以说是加了海汉统一海南岛全境的进程,并且也影响到海汉今后解决民间敌对势力的政策偏向。

  琼中地区因为地处海南岛腹地,又多是山区地形,大明官府对于这片区域的统治也更多是流于形式,很多地方仍是属于峒主、寨主们当土皇帝的状况。在此之前,执委会并不愿意采用武力方式解决琼中地区的管辖权问题,一是采取军事手段的消耗巨大,短期回报又很有限,二是执委会也不想在一片大好的展形势下激化与黎苗两族的矛盾,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但随着这次出兵讨伐黑山峒的行动顺利成功,武力解决琼中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可行的选项,而高层一直所担心的作战环境似乎也并不是难以克服的问题。特别是对于擅长山地作战的安南民团来说,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太多的时间来对环境进行适应,就可以很快进入到战斗状态,并且也在战斗中表现出了令军方高层感到满意的战术素养。

  当然了,最为这次的战果感到欢欣鼓舞的当属安全部了。在经过了半年时间的追查抓捕之后,赵野的案子总算是可以圆满结案了。在这半年中安全部的外勤人员有一半都一直在儋州内外忙碌着,试图能够早日将赵野抓捕归案,不过最后实现这一目标的却是军方,安全部这个正主只起到了协助和打杂的作用。但在石碌处理此事的林南和李清扬并不会怪罪军方在这件事情上抢了自己的风头,他们反倒是十分感激军方终于愿意出手,否则赵野一直躲在山区不出来,这个案子也就会一直拖着没办法结案。原本安全部在处理三月儋州刺杀案中是有功的,却因为主犯逃走无法结案,这份功劳也就这么一直悬着了。这次等两人回到三亚,等着他们的多半就会是执委会签的嘉奖令了。

  与此同时,福建也传回喜讯,在钱天敦等人的不断劝说之下,许心素终于答应了将金门岛部分区域暂交给海汉作为军事顾问团的驻地使用。当然这种使用权可不仅仅只是搭建几排营房,修个训练场地而已,而是可以修建堡垒、岸防炮台和军用码头的专属地区,并且海汉方将拥有这片区域内的治外法权,这基本是与海汉在安南的待遇一致了。

  钱天敦之所以坚持要在金门岛上圈出一块地来扎营,是因为目前军方所考虑的下一步策略就是要攻打澎湖列岛,而金门岛正是福建沿海与澎湖之间航程最短的一处。

  澎湖列岛目前仍是十八芝的老巢所在,尽管在接连几次的交手中,十八芝都输得很惨,但他们凭借澎湖的地理位置,依然可以靠着控制海峡航道来获取一定的收益,从而继续存活下去,而这显然是海汉并不想看到的状况。

  截止目前,十八芝还是没有对福建官军或是海汉动报复,但也没有再作和谈尝试。钱天敦认为十八芝是在重新积蓄力量,同时也是在等待荷兰人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自南日岛海战之后,荷兰人就一直保持了沉默,既没有对大明和海汉公开宣战,也没有向十八芝说明今后的态度。

  当然荷兰人也有荷兰人自己的难处,只是没办法向十八芝说明,因为巴达维亚传来的指示就是让他们保持静默,不要主动挑事,等待与海汉人谈判的结果出来再说。但东印度公司派往三亚的使者,这时候都还在胜利港的迎宾馆住着没走。虽然双方的谈判已经进行了好几十天,但所取得的进展仍然几乎为零,而范隆根和范德维根两人再加上一个苏克易,都不愿意就这么空着两只手回巴达维亚,因此就这么一路拖了下来。

  施耐德早就已经放手不管这摊子事情了,负责与荷兰人谈判的仍然是于小宝。不过在经过了漫长的谈判拉锯战之后,现在双方都没什么兴趣再在一些细节问题上进行毫无意义的争辩,每天碰头更多的是谈古论今,天南海北乱侃一通,混时间的情况远比谈判交涉更多。

  通过不断的交谈之后,三位东印度公司的使者也现这个年轻人的见识绝对出了他们的预计,尽管于小宝声称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广州而已,但其见识似乎一点也不比他们这几个常年在海上四处奔走的老海狗少。特别是对那些遥远的地方,比如印度、阿拉伯半岛以及更远的欧罗巴大6,这位年纪轻轻的海汉官员似乎都有所了解,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合乎清理的事情。

  而这天在谈及到双方目前的交战状态时,于小宝所表的言论也再次令荷兰使者们感到惊讶:“对于贵方一直拿交战作为威胁,我只能表示难以理解,难道在欧罗巴各国打成一锅粥的时候,贵国还有足够的精力在远东地区投入大量海上武装吗?贵国的议会这个时候应该更看重和西班牙人的交战,而不是在远东争夺一个没有出产的小岛吧?”

  于小宝这番话当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来自于施耐德和宁崎的指点。在历史上,荷兰从16世纪初开始就受西班牙的统治,到1568年的时候,荷兰爆了反抗西班牙的八十年战争。1581年在海牙宣布成立尼德兰联合共和国的时候,宣言第一条就是废除西班牙国王对荷兰各省的统治权。

  当然了,荷兰的独立并不是几个人口头宣布一下就算数的,历史上的荷兰独立战争从1568年一直打到1648年,历时八十年才获得了西班牙皇室所承认的独立,期间付出的代价着实不小。而西班牙作为当时欧洲大6上的主要强国之一,实力明显强出一截,在对荷兰的战争中是一直处于优势地位。这种局面直到1621年西班牙卷入三十年战争,才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从1621年至1648年期间,可以说是荷兰和西班牙打得最为激烈的一个时期,双方的战场已经不仅仅限于欧洲,在美洲殖民地和远东地区,双方的交手也在不断地进行着。前几年东印度公司占据台湾南部的大员港,并封禁大明海商前往马尼拉的航路,便是其中的手段之一。而之后西班牙人也派出船队占据台北的鸡笼港,试图以此来断绝荷兰与琉球、日本、朝鲜等地的航路,也是一种反制的措施。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而这天在谈及到双方目前的交战状态时,于小宝所表的言论也再次令荷兰使者们感到惊讶:“对于贵方一直拿交战作为威胁,我只能表示难以理解,难道在欧罗巴各国打成一锅粥的时候,贵国还有足够的精力在远东地区投入大量海上武装吗?贵国的议会这个时候应该更看重和西班牙人的交战,而不是在远东争夺一个没有出产的小岛吧?”

  于小宝这番话当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来自于施耐德和宁崎的指点。在历史上,荷兰从16世纪初开始就受西班牙的统治,到1568年的时候,荷兰爆了反抗西班牙的八十年战争。1581年在海牙宣布成立尼德兰联合共和国的时候,宣言第一条就是废除西班牙国王对荷兰各省的统治权。

  当然了,荷兰的独立并不是几个人口头宣布一下就算数的,历史上的荷兰独立战争从1568年一直打到1648年,历时八十年才获得了西班牙皇室所承认的独立,期间付出的代价着实不小。而西班牙作为当时欧洲大6上的主要强国之一,实力明显强出一截,在对荷兰的战争中是一直处于优势地位。这种局面直到1621年西班牙卷入三十年战争,才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从1621年至1648年期间,可以说是荷兰和西班牙打得最为激烈的一个时期,双方的战场已经不仅仅限于欧洲,在美洲殖民地和远东地区,双方的交手也在不断地进行着。前几年东印度公司占据台湾南部的大员港,并封禁大明海商前往马尼拉的航路,便是其中的手段之一。而之后西班牙人也派出船队占据台北的鸡笼港,试图以此来断绝荷兰与琉球、日本、朝鲜等地的航路,也是一种反制的措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