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八十七章 破寨

第六百八十七章 破寨

  乔志亚也没想到这费时费力运来的三磅炮居然就只能听个响动,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效果,充其量也只能吓吓寨子里的对手。当下他便下令让阮向前动步兵攻势,免得时间拖长了被寨子里的人瞧出端倪来。民团军以班为作战单位,每个班还配备了一架刚刚才做出来的梯子,分出两人一前一后提着梯子,同时出动了两个连共计三十多个小队,一路小跑着冲向黑山峒的寨墙。

  黑山峒外围这道石头砌成的寨墙其实也就两米来高,墙头上并没有什么成型的防御体系,也就只有一东一西两处木制哨楼而已。这两处哨楼有六七米高,顶层可以容纳七八名弓箭手作战。不过以黎人所使用的土猎弓威力,其射程也只能覆盖三四十米的距离而已,而安南二营所使用的大口径短管步枪虽然射程较短,但却还是大大出了原始弓箭的水平,完全可以在其攻击范围之外先端掉这样的“火力点”。

  黎峒哨楼上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了海汉这边动的攻势,几声牛角号响起之后,寨墙墙头上又冒出不少人来,向外架着弓箭进行射击。不过不知道是这些弓箭的质量太差还是这些人都是临时上阵充当弓手,其射出来的箭矢根本就谈不上准头,有的甚至连二十米都没飞到就栽到地面了,完全没法给尚有一段距离的民团军造成威胁。

  而反观民团军这边,安南二营在三个月之前才在南海跟荷兰人真刀真枪地干了一场,而且凭借战果荣立了集体战功,回到三亚休整了一个多月,正是士气旺盛的时候,面对黑山峒这种菜鸡对手完全没什么忌惮,不慌不忙地以班排为单位向墙头上进行排枪射击。虽然在几十米开外的射击命中率说不上高,但墙头上的黎人都是露出上半身,一旦中弹,就算不死也是重伤,立刻就会失去战斗能力。

  以规格统一的火枪齐射压制散乱的猎弓射手,效果自然毋庸置疑,很快墙头上的黎人射手就伤的伤躲的躲,不敢再轻易冒出头来。而两座哨楼也成为了民团军两门小口径炮的新目标,只有手掌厚的木板只能防住弓箭,却防不了金属的弹丸穿射,在火炮与步枪的齐射之下,哨楼很快就被打得千疮百孔。除了为数不多几个机灵的人见势不妙就早早从哨楼直接跳了下去,其他试图窝在哨楼里隐蔽的人都在木屑横飞中成了活靶子。

  很快步兵们便突进到寨墙下,将梯子竖起来搭上了墙头。而不甘失败的守方开始从墙头扔下石块木墩等重物,试图以此来阻止对手攻破这道防线。

  不过他们的想法还是稍微简单了一些,虽然民团军这边制作了不少的简易梯子,但在实地看过黑山峒的地形之后,乔志亚已经改变了想法,让带梯子的步兵进行佯攻,而真正的杀招却是集中在大门方向。

  几名工兵趁着墙头的黎人被打缩回去的当口,已经悄悄潜伏到寨门外,将开始在这里架设爆破用的火药包。为了确保一次成功,工兵在左右两扇对开的寨门外分别放置了一包五斤的炸药,然后放出引线,待步兵们在寨墙各处佯攻的时候,便同时点燃引线进行引爆。

  随着几乎没有间隔的两声轰然巨响,黎峒寨门连同旁边的一段寨墙一起炸成了碎片,就算是一里之外的前线指挥部,也能感受到从脚下传来的微微颤动。

  “这新式炸药威力还挺大啊!”乔志亚也微微有些惊讶。当初他离开化工部门的时候,新式炸药才刚刚开始试制,不过那时候就已经不存在理论的问题,主要是一部分原料需要生产工艺的进一步提升才能完成提纯工艺,以此来提升火药的威力。从这次的爆炸效果来看,这种********的威力应该已经算是达到了预期水平。

  士兵们在动进攻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作战计划,因此都及时地进行了隐蔽,但黎峒里的人大概就没这么走运了。虽然暂时不清楚这次爆破造成了多少杀伤,但从寨子里传出的惨叫声可以表明伤者的数量绝对不少。

  无需再由指挥部下达命令,寨墙外的士兵早就已经涌向了炸出来的巨大豁口。虽然寨子里的人还试图要用血肉之躯来堵住这个缺口,但民团军很快便用手里的火枪击溃了黎人的反扑,开始从炸塌的寨门处涌入黑山峒。

  “比预计的顺利多了。”乔志亚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自言自语地说道。黑山峒就算有上千人能够参战,但在具备绝对武力优势的海汉民团军面前也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而黑山峒外围的寨墙,可以算是保护他们的最后一道防线,这道屏障被突破之后,寨子里的人就的确再没有什么能够改变战局的招数了。

  当然,对于那些执意要拼死一搏的敌人,民团军也会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用子弹和刺刀成全他们的愿望。对于这些安南裔的士兵来说,杀死这些与海汉这个团体为敌的黎人、汉人,跟早先在安不纳群岛杀荷兰人是一样的,并不会有什么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

  正如乔志亚所预料的那样,在最后也是唯一的一道防线被突破之后,寨子里的黎人和逃犯都成了困兽。还是有相当数量的人试图凭着血性和原始的武器来抵抗入侵者,但这种妄想很快就在呼啸的铅弹面前被击得粉碎。

  黎人身上最好的护甲也就只是牛皮材质,这或许可以帮助他们在近战中防御一定程度的利器伤害,但对于动能巨大的子弹来说,穿着这层护甲跟多披一层纸在身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安南二营所装备的大口径步枪在二十米内的射击效果可以直接打穿一名穿着牛皮护甲的黎人,并且还有余力伤及他后面的第二目标。而以班为单位的步兵们一个齐射,再补上刺刀,就足以打退一波二三十人动的小规模冲锋。但想要给民团军造成有效的杀伤,黎人和逃犯的联军往往就得付出好几十人的伤亡才能觅得一两次机会。

  按照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民团军没有急于进入每一栋船型屋进行搜捕,而是先将室外的人员进行清楚,逐步压缩包围圈,封堵出逃的路线。在战斗开始大约三十分钟之后,第一线传回消息,称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局面,剩下的事就是逐门逐户地清理黑山峒,把藏匿其中的逃犯和抵抗分子一一进行抓捕了。

  这个过程比攻破黑山峒所需的时间可就长得多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士兵们都没有冒然进入又暗又窄的船型屋进行搜捕,而是先在室外让黎人士兵喊话,催促屋里的人出来投降。对于试图继续负隅顽抗的敌人,才会采用更激烈的手段进行捕杀。乔志亚并不打算把黑山峒的人都杀光,苦役营在这次暴乱中折损了差不多千人,正是需要补充劳动力的时候,只要把那些胆敢反抗的人灭掉,剩下的人还是都可以当作劳动力来驱使的。

  要是一点好处都捞不到,即便打了胜仗回去,肯定也还是会对这次行动的军费消耗唧唧歪歪。乔志亚本来就是军方的人,自然知道这些门门道道的事情,这黎峒显然没有什么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但能够抓一批劳动力回去,也算是可以向上头交差了。

  傍晚时分,民团军在搜捕中现了一具疑似赵野的尸体,立刻通知了指挥部。乔志亚不敢大意,率李清扬马上赶到了现场。

  这是一间位于黑山峒中心地带的船型屋,也是最后一批被进行清查的建筑。这具尸体及屋内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搬出来放在外面,负责搜捕这间屋的班长看到乔志亚到来,立刻上前敬了一个军礼汇报道:“报告长,我们清查这间屋子的时候在屋内现了这具尸体,根据寨子里的黎人辨认,说他就是这次行动的策划者,姓赵,已经在黑山峒待了有好几个月了,而且一直被他们的峒主当作贵客款待。”

  李清扬俯下身来,先辨认了一下这具尸体的面目,然后便伸手在其身上摩挲,最后在腰间搜到了一块略微黄的象牙令牌,呈到乔志亚面前:“长请看,这便是赵野的身份凭证了,卑职已经验过,这的确是锦衣卫所的令牌。”

  “人认清楚没?”乔志亚并不是考古学家,也认不得这玩意儿的真假,他更关心李清扬对其面目长相的确认情况。

  李清扬应道:“此人身高约五尺二寸,面白短须,右颊有一颗黑痣,左手手背有刀疤,都与我们在儋州及石碌两地所获的口供基本一致,当是赵野本人无误。”

  “他的死因能看出来吗?”乔志亚继续问道。

  “卑职观其表情痛苦,且有呕吐痕迹,极有可能是吞食砒霜而死。”李清扬说完之后压低声音又补充了一句:“吞毒自尽效忠,此乃锦衣卫之行规,卑职当初被捕之时,身上也是带着砒霜的。”

  乔志亚默默地点了点头,心想这赵野倒也算是有骨气的人,被逼到这步田地了都还不肯投降,宁可自行服毒自杀也不当俘虏。不过他转念一想,这赵野真要是被抓住,押回去之后也少不了让李清扬上刑慢慢盘问,痛苦肯定比服毒自尽还要大得多,他现在选择一死了之,倒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跟他有关的人,还是需要认真辨别身份,这次既然抓到了元凶,就务必要将其党羽一网打尽,不要再漏了任何人!”乔志亚对李清扬叮嘱道:“关于赵野的后续事宜,我就交给你处理了。”

  “卑职领命!”李清扬躬身应道。

  关于赵野的具体身份,其实连绝大部分参与这次行动的士兵都不知道,而对其身份辨认和后续的处理,也基本都是由安全部来主导进行。所以出前李清扬主动请缨随军出征,乔志亚也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至于说这件事后续还要抓多少人,杀多少头,那就真的是安全部的事了,乔志亚可不想把这个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来。

  最后进行搜捕的是黑山峒峒主的居所,这是一处用篱笆墙围起来的大院,院中有六七栋船型屋,住着峒主一家三十余口。在进行了简短的谈判之后,峒主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当然他似乎也没有别的路可选了。

  峒主是一名年近花甲的老人,当他被押解到乔志亚面前的时候,仍然抑制不住脸上愤怒的表情,说了一句黎语。旁边有通译立刻小声向乔志亚讲解了意思,乔志亚盯着峒主摇摇头道:“你不应该问我们为什么要来摧毁你的村庄,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跟我们海汉做对。每个人都有贪婪的一面,你的村庄,你的族人,都是被你的贪婪毁掉的。本来不用死这么多人的,可惜……”

  等峒主听完翻译的话之后,乔志亚才摆摆手道:“把他带走,今晚好好审审他的口供,明天一早行刑,我们不需要带他回石碌。”

  类似这样不安分的黎人领,乔志亚可不会放心让其进入到苦役营里,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又得再出一次暴乱。倒不如早点把事情了结掉,免除可能的后患。至于说审判,对不起,在战时得到执委会授权的指挥官就已经代表了法律。乔志亚的处理方式就算回报到执委会,也没有谁能指责他做得不对。

  “尽快打扫战场,明天还要对付附近的几个寨子。”乔志亚抬头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对旁边的阮向前吩咐道:“另外统计一下双方的伤亡状况,等晚饭之后,你带我去探视一下受伤的战士。”

  黑山峒虽然是琼中地区实力最强的黎峒之一,但在海汉民团的攻势面前,也连一天都没能撑得过就宣告失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