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内外勾结

第六百八十二章 内外勾结

  矿区这边的情况显然要比西监区严重得多,由于地势太开阔,人数有限的警队根本无法在暴乱开始阶段控制住烽烟四起的局面,早早便退入到西监区凭借高墙据守,放弃了矿坑这边。当6力带着人往这边行进的时候,隔着老远就能看到矿坑外的工棚一片狼藉,竹木搭建的建筑物几乎都被点着了,不少地方都已经烧成了断垣残壁,一部分矿山机械也遭到了暴徒的捣毁。

  不过或许是先前西监区外的交手状况已经传了过来,在民团视野中并没有出现成群结队的暴徒。6力不敢大意,让部队放慢了行进度,保持战斗队形一点一点地向前方推进。

  很快有人现了两具遇难的警察遗骸,脑袋已经被钝器和石头砸得面目全非,只能从身上的黑色制服辨认出身份。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在这场暴乱中丧生的警队人员显然也不是小数目。负责采矿区日常秩序的几乎都是普通警员,暴乱生时好些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就遭受了致命打击。

  6力在查看了遗骸之后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只是面无表情地下令道:“任何人看到手持武器的暴徒,可无需警告,直接击杀!”

  作为一个骄傲的海汉军人,6力对于自己所负责的区域内居然出现这样的状况深感痛心,同时也激起了他复仇的怒火——所有挑战海汉权威的异端,都必须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此时通过对西监区门口击伤的囚犯进行审问,也已经有了进一步的消息:在矿区内带头挑事的,依然是一群黎人囚犯,并且这些人几乎都是近几个月被抓进来的“新人”。这也与之前军方的判断不谋而合,的确是有人策划了这一系列里应外合的行动,剩下的就是元凶的身份还有待查明了。

  6力相信策划这一切的人并不会止步于在石碌矿区策划一次暴乱和逃狱,一定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因为就算这几千囚犯全部脱逃,方圆数十里之内也没有第二处地方能够提供这么多人所需的补给。这些人接下来只有三种选择,一是继续攻打石碌军营和监区,以获得所需的补给,但这似乎已经出了他们的现有能力;二是逃往海边的昌化县,不过那边也同样有海汉民团的部队驻扎,出海港也在海汉控制当中,穿山越岭逃过去的结果很可能还是难逃一死;最后一种办法是逃进深山寻求黎峒的支持,但这么多人可没有哪个黎峒能养活得了,引导这场暴乱的黎人囚犯要是把这股难以控制的洪流引向自家黎峒,那几乎无异于是在自寻死路。

  而要平息事态,海汉民团现在就要尽快地抓住带头起事之人,弄清事情原委才行。6力一边指挥着队伍行进,一边也是飞快地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抓几个知道内幕的活口,来获取更详尽的信息。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有数名囚犯举着双手从藏身之处的钻出来了,口中还嚷嚷着让民团士兵不要开枪。6力一看,带头这人倒是自己认识的,赶紧下令不得开枪,让那带头的人到跟前来回话。

  “6连长,可算把你等到了!让各位军爷千万别开枪啊,我们这一拨人可都是安分守己的好人!”那人忙忙慌慌地来到跟前,就赶紧给6力跪下了。

  “李毛仔,起来说话吧,这都怎么回事?”6力手虚抬了一下,示意他赶紧说正事。

  这人就是在1628年引狼入室导致李家庄遭流寇围攻,后来被抓住的李家子弟李毛仔。1629年石碌项目启动之后,他就被押送到了昌化参与筑路工程,因其表现良好,被提升起来作了牢头,手底下管着好几个囚犯班组,在苦役营里的犯人群体中也算得上是特权阶级了。铁路通车,石碌铁矿正式开采之后,李毛仔又被分配到采矿区当上了生产调度,平时跟石碌矿区管理层的人多少也有接触,倒也跟6力认识,所以看到6力带兵赶来才出来相认。

  “回6连长,今天早上出工的时候,小人就觉察着有些不对,看到有几个班组里突然多了好些陌生面孔,但不是小人管辖,也不好直接多嘴……”李毛仔立刻开始汇报起来。

  李毛仔在早上出工时注意到了好几个比较异常的状况,一是采矿工地上出现了一些陌生面孔,二是有些班组的气氛明显不对。按照李毛仔的说法,那就跟当年流寇潜伏到广东某些县城里打算动里应外合时的情形差不多。

  到了中午放饭的时候,便有人来向李毛仔打招呼,要他等下“见机行事”放聪明点。李毛仔虽然不明所以,但也已经猜到是有人打算要在矿区闹事了。不过没等他想好是不是要立刻举报,有其他班组便上报了有人失踪的消息。李毛仔以为这些人只是为了脱狱,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他在苦役营里已经待了三年,自然知道这里的规矩是什么,想要脱逃其实不难,难的是在脱逃之后如何保证自己活下去。一口气逃出去三十多人,李毛仔认为这些人大概根本就没考虑过如何能在周围的莽莽大山中生存下去,也并不看好他们真的能够逃脱追捕。

  很快就有警察和民团的人来提审了部分犯人,问明了脱逃囚犯的状况和去向。李毛仔也知道接下来民团就会进山抓捕,大概数个小时之后,民团就会带回其中一部分人的级,挂在监区的大门上以儆效尤。

  不过这次的状况似乎与过往有些不太一样,在追捕逃犯的队伍离开之后不久,一号矿坑里就有好几处地方同时动。暴徒们用手里的采矿工具迅杀死了几名看守工地的警察,然后开始了串联作乱。

  看到有些班组集体投入到暴乱之中,李毛仔这时候才明白,为何中午的时候有人会提醒他“见机行事”,看来所指的就是这个时候了。显然有不少的囚犯都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脱逃机会,看到警察退却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加入到了这场暴乱当中。

  但李毛仔可是在战场上真切感受过海汉民团的厉害,他也知道石碌矿区驻扎有民团的人马,并没有急于加入进去,而是约束自己的手下,让他们不要参与这场暴乱。李毛仔看得很清楚,这帮乌合之众要是能干得过荷枪实弹、训练有素的海汉民团,那自己就把这漫山遍野的铁矿石敲成小块然后一块一块地吞下去。

  当然他也考虑到自己脱身的问题,因为面对这么大规模的暴动,海汉人事后恐怕要处死很多人,而自己要想洗白,那最有用的手段就莫过于向海汉人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就如同他当年被海汉民团抓获后所做的事情一样。

  于是李毛仔也趁乱带了几个机灵的手下四处串联打听消息,因为他手下管着几百号人,在囚犯中也算是有点脸面的人物,最终还真被他打听到了一些东西。

  “有大明锦衣卫参与这件事?”6力听到李毛仔说出来的消息也是稍稍有些震惊。他当然很清楚大明锦衣卫是什么机构,不过自从去年的燎原行动之后,整个琼州岛上的锦衣卫机构都已经被彻底清洗,没想到时至今日居然还会有锦衣卫在岛上兴风作乱。

  “千真万确!6连长,小人这个消息来源绝对没问题,至少有三个参与暴乱的牢头跟我说了同样的话,还说他们只要攻下石碌的矿区,活捉几名海汉长,就能得到朝廷的封赏……小人是知道轻重的人,怎么可能跟他们一起同流合污……”说到后面,李毛仔又抓紧机会为自己洗白起来。

  “说重点!还有什么消息!”6力不得不出言打断他道:“知不知道对方主事的人现在在哪里?”

  李毛仔连忙应道:“是是,是小人失言……小人听说那主事之人并未进入矿区,而是在附近山林中接应,待这边得手之后,便裹挟这数千犯人,先占据这石碌矿区,掘断道路,与海汉对抗!”

  “原来如此……”6力似乎想到了为何这幕后之人要大费周章地在鸟不拉屎的石碌铁矿策动这么一场暴乱,对方所盯上的大概并非这里有什么了不得的资源,更主要的还是盯上了这几千与海汉有利益冲突的囚犯吧!

  李毛仔继续说道:“先前这些人去攻打西监区,吃了亏回来之后,便向西边退去了。小人猜测他们或许是打算裹挟二号矿坑的囚犯,再作其他图谋!”

  “二号矿坑?”6力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不过并没有做进一步的解释。

  平时二号矿坑也同样会安排上千人劳作,但今天为了迎接商务参观团的到来,二号矿坑在上午临时取消了安排的生产任务,因为乔志亚和顾凯都希望在下午参观时能保证宾客们看到那里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而不是一大片累得东倒西歪的苦力。这帮闹事的暴徒显然没有获知这个临时的变更,他们想从二号矿坑再集结一批人马,看来是要打水漂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二号矿坑能让他们裹挟到一部分囚犯,其实也仍然于事无补。计划这件事情的人大概并没有料到海汉方面对于这件事所采取的应对,同时也过高估计了囚犯参与暴动的意愿。按照李毛仔的说法,其实真正参与暴动的囚犯不过十之三四,竟然有过一半的人像他一样选择了观望。

  参与暴动的多是无法开释的重刑犯,而这些人在囚犯整体中本就只占少数,那些刑期原本就只有一两年甚至更短,或是原本罪名很轻的犯人,自然不愿冒着风险以参与暴动的方式来重获自由。更有像李毛仔这样知道厉害的人,从一开始就对暴动的组织者不看好,不愿意踩进这个泥坑里。

  以李毛仔自己为例,他目前已经服刑三年多,加上积分减刑,剩下的刑期已经一年不到,这个时候逃跑反而是自找麻烦。以他一个无田无产、坐过大牢、被开除宗籍的人,还能做什么?跟着这帮暴徒落草为寇?他三年前就已经尝试过了,那滋味甚至还不如现在在苦役营里当牢头。再说以他现在在苦役营的人脉和声望,完全可以在服完刑之后申请留下来当个狱警,说不定再过个一两年就能申请到归化籍,到时候在海汉人治下落户,也算是一条出路。

  再说就算逃又能逃到哪里去?这外面的天地早就不是大明做主了,近几个月66续续都有大明的官员被组织来石碌参观苦役营,李毛仔就算没机会走出去,也能从这些官员的到来和近半年苦役营增加的囚犯身份看出一些端倪——这琼州岛只怕已经改姓了海汉,而大明对此似乎已经默认了。

  与其跟着作乱,倒不如趁着这机会多多检举揭,举报那些参与暴动的囚犯,这样说不定还可以为他自己多挣到一些积分来减刑,这难道不比冒险逃狱稳当多了?

  组织这件事的人显然无法揣摩到类似李毛仔这种人的心理,结果导致了起事后参与的人并没有计划的那么多。一号矿坑中的两千多名囚犯矿工,也就六七百人参与其中,其他多数人都如李毛仔这般,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待海汉民团赶到,便6续出来投降了。

  当然6力也不敢大意,还是吩咐手下对所有主动投降的俘虏进行搜身,并让李毛仔挑了几个靠得住的手下在旁边认人,挑出那些试图浑水摸鱼的暴徒。

  6力也没忘了让人赶回到军营,将所知的情报告知尚在惴惴不安之中的顾凯。接到消息的顾凯自然大喜过望,赶紧告知众多宾客,外面暴动已经平息的消息,然后用电台联系上撤军途中的乔志亚,将所知的消息择要告知了他。...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