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七十五章 陷入僵局

第六百七十五章 陷入僵局

  正如科恩总督所担忧的那样,荷兰人的身份往往在这种时候就成为了获取情报资料的障碍,这与亨克领导的情报部门是否努力没有太大的关系,由于人种和文化的差异,华人不可能给予他们完全的信任,就像他们也不可能完全相信华人一样。而这些在华人圈子里口耳相传的消息,自然也很难流入到荷兰高层的耳中。

  随着去过三亚的大明海商数量逐年增多,海汉在近两年的展状况已不是什么秘密,也通过各种途径传扬到了巴达维亚。苏克易的工作就是跟大明海商打交道,有意无意自然也听到了很多相关的信息。而东印度公司高层这些荷兰人,平时能直接接触到的明国海商,就算见面也只是商谈贸易事宜,交情远远达不到聊这些奇闻轶事的程度。

  苏克易看两人目瞪口呆的模样,也懒得细细解释这其中缘由,便接着说道:“传说海汉人在天启七年初到这三亚之时不过数百人,靠的便是不断吞没琼州本地和外来的人口来壮大自身。仅在这三亚方圆百里之内,据说便有六七万人在为其日夜劳作。在安南、广东等地都有海汉所控制的沿海地域,其所辖的人口也绝非小数目。而海汉对人口的需求似乎无穷无尽,仅靠大明和安南都难以满足,才会要求葡萄牙人从昆仑州不断地贩运昆仑奴过来。”

  “你先前也说过,海汉治下至少已有十万人口,那这琼州岛一地大概有多少人口?”范隆根追问道。

  “二十万应该是有的,具体的数字倒不太清楚了。琼州这地方原本北边的府城和儋州才是人口集中之地,这海汉人在南边落脚之后,才将这三亚经营成了岛上最为繁华的地区。还有数万黎苗两族山民,常年定居在岛中央的山林之中。”苏克易解释道。

  “那确实不少了!”范隆根听了这个答案之后心情更为沉重了。东印度公司虽然也号称数万员工,但都分散在远东各处殖民地,并没有像琼州这样人口相对集中的势力范围。而东南亚地区的土著天生好吃懒做,完全不像华人那么勤劳肯干,像农耕、基建这类需要大量劳动力参与的生产建设项目,往往就会因为劳动效率底下而导致进度缓慢。要想在东南亚地区像海汉人这样用四年多时间就建成三亚这么繁荣的港口城市,几乎是天方夜谭。以范隆根的看法,巴达维亚建城已有十多年,但城区和港口还未必有这三亚像样。

  不过巴达维亚的城池倒是比这山脚下的胜利堡大多了,当然这也有情可原,那跨海而来的纯正海汉人据说才几百,前期哪有能力自行修建一座大城。而且据说这胜利港附近海岸上建有极为厉害的岸防炮台工事,海汉人根本就不需要修建一座坚城来确保自己的安全。但要说海上贸易,三亚却是有巴达维亚所不具备的地理优势,那就是距离安南和大明极近,天然拥有两个潜力巨大的市场,而且海汉人也是华人后裔,与大明进行贸易毫无障碍,根本不用像东印度公司那样还得委托中间人以走私的形式进行贸易。

  讲道理讲不过,动武也未必打得赢,搞贸易制裁可是人家求之不得,比展潜力似乎也处于下风,这么一件一件地挨着琢磨过来,范隆根很沮丧地现自家还真是一点优势都不占,这谈判还怎么跟对方讲条件?他这才现这个差事跟他出之前的设想完全是两码事,出前只是认为这次出使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但现在看来个人安危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题,而谈判内容却是完全陷入了僵局。

  科恩在出之前就已经给他们定了不容改动的底线,但却没能给他们任何一件可以真正威胁到海汉的撒手锏,这就给他们的谈判过程造成了极为被动的局面。而海汉人显然也不会在这种局面下主动让步,尽管谈判才进行了半天时间,但荷兰代表团似乎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境地。

  “如果我们想不出能让海汉人感到紧张的交换条件,那我们这趟恐怕就只能无功而返了。”范隆根挠头思考了良久,最终还是只能得出这样一个无奈的答案。

  而同一时间,施耐德和顾凯却在很畅快地向其他几名执委描述今天的谈判过程。荷兰人这次派使者登门寻求谈判,基本还是在执委会的预料之中。当时派人南下向东印度公司提交外交信函,执委会的确是存有激怒对方的想法,如果荷兰人很不冷静地想要对安不纳群岛乃至三亚采取军事行动,那么海汉就可以趁着这个时机再给荷兰人上上课,今后要采取进一步的动作也会有了更多的理由。不过荷兰人看来还没有从接连的失利中缓过劲来,并没有再次冒然出兵,而是选择了走文斗路线,派出使团来跟海汉进行交涉。

  但这种手段在执委会看来也没什么新奇,无非就是想以谈判来拖延时间,而他们在谈判过程中所能提出的交换条件,更是显得虚弱无力。施耐德和顾凯几乎都还没有动用真本事,就已经把荷兰使者喷得有些辨不清东南西北了。

  “这两个荷兰人显然并不是外交领域的专业人士,他们估计连一个谈判的提纲都没有。”施耐德毫不客气地评价道:“不是我骄傲,今天让我和顾凯去跟他们谈,其实真的有一点杀鸡用牛刀了。”

  “完全可以让小宝出面跟他们谈。”顾凯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跟这种外行谈,确实有点浪费我们的时间。”

  “这都是建立在我们能打赢他们的基础之上,要是我们在福建打输了,你猜猜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嘴脸?”颜楚杰笑道:“所以你们俩也别把功劳都给揽走了,我们军方也有一份的!”

  “跟荷兰人谈判这事,的确可以先放一放了。”刚进会议室的陶东来扬了扬手里的文件:“乔志亚从昌化了电报回来,那边的炼钢厂马上就要投产了,问我们要不要过去办一个剪彩仪式。”

  海汉从1629年6月开始就启动了昌化至石碌的建设项目,修建一条从昌化港通到内6石碌矿区的货运铁路,并且在同期开始在昌化建设煤铁复合产业基地。在这两年期间,海汉66续续调集了过六千移民到当地定居,还将囚犯战俘的主要服役地点改设在了石碌,近万人二十多个月的劳作之后,昌化——石碌的货运轨道顺利通车,石碌铁矿投入开采,而最后一个环节的钢铁冶炼厂也终须要宣告投产了。从石碌深山里运出的金属矿石,将和从安南黑土港运来的煤炭在昌化会合,生产出建设近代工业体系所需的大量钢铁。

  当然了,以本世纪的生产条件而言,即便是把昌化冠以“煤铁复合产业基地”这么高大上的名称,但实际产能在穿越者眼中还远远比不了穿越前那种被强行关停并转的小钢铁企业。不过放在这个时代而言倒还算是比较亮眼,等过几年规划中的几期工程全部完成之后,仅昌化一地的钢铁产量就将会过整个远东所有国家的产能之和。

  而乔志亚从当初掉过去当工地监督修铁路开始,就一直勤勤恳恳,这两年除了周年庆这种大日子之外,乔志亚也基本没有回过三亚,一年中起码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野外工地上度过的,着实当得起劳苦功高四个字。当然执委会给予他的待遇也相较以前提升了很多,乔志亚在当地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土皇帝,军政一把抓,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直接拍板,权力丝毫不比儋州、琼州府城这些地方的主政官员。而且由于当地的产业特殊性质,在行政上不再划分到现有的任何州府管辖,而是货真价实的执委会直辖地区。

  “这么大的事,肯定是要去人的。”顾凯率先表意见:“乔志亚这几年在外面也的确辛苦,执委会派代表出席一下剪彩仪式,这也是对他工作的一种肯定。”

  “那就你去一趟吧。”陶东来立刻就点了将:“我刚才在外面正好听到你说谈判谈得没激情了,那就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去一趟昌化。下周剪彩,你明后天出,时间正好差不多。”

  “我……我手头还有别的事情啊!”顾凯可不太愿意去昌化那地方出差,当地除了糊一脸的煤烟之外,似乎也就没什么别的特点了。

  “组织交给你的任务,不要推三阻四的!”陶东来把电报放到他面前:“就这么定了,回头你让海运部给你安排船期,不要误了时间。”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跑这趟了。”顾凯摇摇头,无奈地接下了这个差事。

  于是荷兰人在第二天接着谈判的时候,现出席的海汉人已经改变了阵容,前一天出面的顾凯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前几天跟自己打交道的那个年轻人于小宝。

  施耐德跟于小宝可是老相识了,两人之间还有师徒之谊。当初驻广办成立的时候,于小宝就是跟着施耐德去了广州,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两三年下来从渔村出身的小跟班一路做到了独当一面的管事,然后调回胜利港进了青年团做骨干,前途可谓一片光明。前些日子几名执委已经在商量着让他进入外事部门锻炼锻炼,这接着就有荷兰使团登门,正好也给了于小宝表现的机会。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而乔志亚从当初掉过去当工地监督修铁路开始,就一直勤勤恳恳,这两年除了周年庆这种大日子之外,乔志亚也基本没有回过三亚,一年中起码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野外工地上度过的,着实当得起劳苦功高四个字。当然执委会给予他的待遇也相较以前提升了很多,乔志亚在当地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土皇帝,军政一把抓,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直接拍板,权力丝毫不比儋州、琼州府城这些地方的主政官员。而且由于当地的产业特殊性质,在行政上不再划分到现有的任何州府管辖,而是货真价实的执委会直辖地区。

  “这么大的事,肯定是要去人的。”顾凯率先表意见:“乔志亚这几年在外面也的确辛苦,执委会派代表出席一下剪彩仪式,这也是对他工作的一种肯定。”

  “那就你去一趟吧。”陶东来立刻就点了将:“我刚才在外面正好听到你说谈判谈得没激情了,那就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去一趟昌化。下周剪彩,你明后天出,时间正好差不多。”

  “我……我手头还有别的事情啊!”顾凯可不太愿意去昌化那地方出差,当地除了糊一脸的煤烟之外,似乎也就没什么别的特点了。

  “组织交给你的任务,不要推三阻四的!”陶东来把电报放到他面前:“就这么定了,回头你让海运部给你安排船期,不要误了时间。”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跑这趟了。”顾凯摇摇头,无奈地接下了这个差事。

  于是荷兰人在第二天接着谈判的时候,现出席的海汉人已经改变了阵容,前一天出面的顾凯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前几天跟自己打交道的那个年轻人于小宝。

  施耐德跟于小宝可是老相识了,两人之间还有师徒之谊。当初驻广办成立的时候,于小宝就是跟着施耐德去了广州,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两三年下来从渔村出身的小跟班一路做到了独当一面的管事,然后调回胜利港进了青年团做骨干,前途可谓一片光明。前些日子几名执委已经在商量着让他进入外事部门锻炼锻炼,这接着就有荷兰使团登门,正好也给了于小宝表现的机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