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七十四章 谈判

第六百七十四章 谈判

  不过这倒也算不上大的障碍,苏克易依然可以用汉语与海汉人交流,只是这样一来就很难跟两位伙伴保持步调一致了。

  范隆根也介绍了己方三人的身份,然后双方落座,开始进入到已经延迟了多日的谈判。

  “先本人要代表东印度公司,对贵方准备单方面在南海采取军事行动一事表示强烈抗议!”范隆根深知与海汉人会面得来不易,磨了这么多天之后也没心情再兜圈子了,直接就切入到正题:“安不纳群岛是归属于东印度公司的领地,我们拥有对当地的统治管辖权,在没有得到我方容许之前,任何武装都不得以任何借口登上岛屿!”

  “属于东印度公司的领地?”顾凯笑了笑道:“你知道两百年前大明三宝太监下西洋的事迹吗?那个时候这片群岛就已经得名安不纳岛,并接受中央王朝的管辖。你以为你们凭借武力占了这个岛,然后自顾自的改个名字,这地方就归了你们了?”

  “不不不,我们要讨论的并不是这个岛的历史归属,而是它在现阶段的实际归属。”范隆根当然知道这地方以前是属于大明的海外飞地,真要讨论历史归属权,那肯定是说不过对方的,赶紧又改口道。

  “你要说现阶段,那好,现在占着这个岛的是一群南海海盗,你就算要谈也应该找海盗去谈,跟我们谈什么?”顾凯一脸不屑地反驳道。荷兰人竟然指望着在口头交锋中占到上风,这在顾凯看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要说嘴炮,本大爷可是职业的!

  “我们当然不会放过那群胆大妄为的海盗!但在此之前,海汉也必须停止对当地的武力行动!”范德维根一看范隆根说不过对方,也赶紧帮腔道。

  顾凯摇摇头道:“你们凭什么对我们指手划脚?这个岛的实际归属权现在不在你们手中,我们打算交手的对象也不是你们,说到底我们要在安不纳岛做什么事,跟你们有什么直接关系?”

  “不,先生,纳土纳群岛的归属权是属于东印度公司,我必须再次强调这一点,这群暂时占领当地的海盗并不具有这种权力!”范隆根感觉被对方带着绕圈子绕得有点晕,赶紧又重审了一遍立场。

  “那我就请教一下,贵公司是如何得到当地的归属权的?是跑到北京城下跪请求大明皇帝把当地割让给你们?还是用银子从大明手中买下来的?”顾凯面带嘲讽之色道:“如果是的话,请向我们出示相关的文书凭证,以证实你们是以合法合理的方式取得了当地的归属权。”

  “这个……”范隆根立刻就哑火了。东印度公司当然不会用顾凯所说的方法去获取殖民地的归属权,当初也只是直接派出武装人员对群岛实施了占领,虽然没有什么合法合理的手续,但这不是最正常不过的手段吗?

  顾凯并没有等范隆根回答,继续说道:“东印度公司当初用武力夺得了该地区的控制权,而你们认为这种做法是理所当然的,但当别人以同样的手段施加在你们身上,你们就不服了?”

  “我抗议,这是有区别的!我们东印度公司是代表了荷兰联省共和国,而那群海盗仅仅只是海盗而已!”范隆根虽然声势不减,但却已经显得有点色厉内荏了,因为他也知道,如果一切都凭武力说话,那东印度公司在海汉这个对手面前大概占不到太多的便宜了。

  “你说的没错,海盗当然是人人喊打,这没什么可说的。但我们海汉可不是什么海盗,我们对安不纳岛所采取的军事行动已经获得了大明官府的授权,由大明帝国琼州府出了委托文书,我们所采取的军事行动代表了大明帝国,任何的反对和反抗都将被视为对大明的挑衅。”顾凯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从前以什么样的方式拿走了安不纳群岛,我们现在就以同样的方式再拿回来!”

  顾凯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两名荷兰人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才好。他们当然也可以否认大明现在还对当地拥有统治权,但无法否认东印度公司的确是用武力占领了该地区,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得到过原主人的许可和谅解。说白了这个世界终究是弱肉强食的规则,荷兰人明白,他们的对手也明白,即便是谈判,也是基于这个规则的基础之上。实力弱的一方,是没有资格制定游戏规则的。

  东印度公司不怕大明帝国翻脸,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帝国无暇顾及到远离其国土的一块小小的海中飞地,也没有能力出兵从东印度公司手中夺回其归属权。但问题在于海汉人跟大明的路数不一样,他们对外用兵没有什么顾忌,更不会惧怕战争。最重要的是,海汉人在战场上面对东印度公司丝毫不怵,而且隐隐还能占据上风,这是大明所不能达到的程度。如果想从军事角度威胁海汉就范,成功的可能性显然微乎其微。

  “你们如果一意孤行,将会影响到未来与西方国家的海上贸易关系!”范隆根也知道己方在武力方面似乎没什么优势可言,只能转而用海上贸易来作为谈判条件。

  东印度公司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有一定的底气,毕竟南海联通印度洋的两个主要航道马六甲海峡和巽他海峡,目前都是掌握在东印度公司的手中。即便是到了数百年之后,这两个地方也依然是全球海上航道的重要节点。掌握了这种黄金位置的控制权,就等同于掌握了东西方世界的海上贸易大权。东印度公司正是为此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跟葡萄牙争夺这一地区的控制权,并最终占据了上风。

  目前远东地区的大明、朝鲜、日本、琉球等国的商品要运往欧洲,大部分都是走海路从这处海峡进入印度洋,横穿印度洋之后绕过阿拉伯半岛进入红海,在埃及经6路转运进入地中海,再运进南欧国家。而从欧洲运来的商品也基本是照此路线,运抵南亚的巴达维亚等地之后,再由东印度公司这样的海商集团承揽后面阶段的运输和分销。范隆根的威胁倒也不是空口说白话,东印度公司的确是有这样的能力,但他还是难以避免地再次遭受了对手的嘲笑。

  一直没说话的施耐德终于开启了嘲讽模式:“范隆根先生,你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周,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了这里的陈设和装饰,这里难道不比欧洲贵族所住的幽暗城堡舒服得多吗?这里既有东方的陶瓷制品,也有西方的玻璃制品,你们万里迢迢从欧罗巴运来的各种商品,其实我们这里就能出产。不管是玻璃、香料、武器,还是你们引以为傲的各种手工艺品,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用更低廉的成本生产出来,贩卖给你们曾经的销售对象。如果你们想要中断贸易,很好,请尽管去做就是了,我相信最后吃亏的并不是我们海汉。”

  范隆根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这里的环境,这一周他们三人吃了睡睡了吃,活动半径就是这所房子,里里外外早就研究了无数遍。这所房子里陈设的舒适程度,的确是远远范隆根过去拜访过的所有贵族住所。虽然这里并没有什么华丽的金银饰物,但不管是陶瓷制成的卫浴设施,还是采光通透的玻璃门窗,还有那不知如何制成的高弹床垫坐垫,都是让范隆根和两名同伴叹为观止。

  而日常的三餐饮食当中,他也同样注意到了海汉人在调味香料方面的应用远强于欧洲,有不少他之前所不认识的新式香料作物加入到了菜肴当中。如果海汉人不是在有意炫耀他们的财力,那就只能说明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香料作物的种植方法,而这对还在南洋各地寻找香料种植地的荷兰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至于说武器,海汉在福建的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他们在军备制造方面的技术优势。自从福建明军开始换装海汉提供的制式武器之后,当地的战局就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原本还占据一定优势的十八芝屡战屡败,到最后荷兰人亲自上阵,也没能在福建讨得了好去。虽然不知道海汉人是怎么办到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远东地区最大的潜在客户大明帝国,今后是不太可能再从荷兰乃至其他欧洲国家手中购买武器了。

  这么一说起来,西方国家好像的确是没有什么货源优势可言,特别是以海上贸易为根基的东印度公司能从欧洲贩运到远东地区的货物,在三亚也大部分都有出产,而且在质量、品种和价格方面都似乎更具竞争优势。如果东印度公司试图掐断某些商品的货源,那海汉的确是有趁机取而代之的可能性。

  “你们这样做是在对东印度公司进行挑衅!”范隆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对海汉人动反驳了,对方手里的牌明显胜过自己,每次出手都被对方压着的感觉的确不好受。

  “不不不,特使先生,你忘记了,我们之间还处于交战状态,不存在什么挑衅的问题。”顾凯面带笑意地提醒道:“我想你们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在福建的交手吧?”

  怎么可能忘记,在座的范德维根就是当时的亲历者之一,只是碍于那场交战的结果太一边倒,范德维根也没有脸皮在这种场合下自曝其短。

  “不如这样,我们先谈谈南海之外的其他事情吧,如果你们还有相关议题的话。”顾凯看两名荷兰人已经无话可说,便主动改变了话题。

  然而范隆根却没有忘记科恩总督在出前的叮嘱,摇摇头道:“纳土纳群岛的归属权是我们的谈判底线,如果我们没法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那其他的也都不必谈了。”

  顾凯和施耐德交换了一下眼色,便起身告辞,建议明天再谈。范隆根也想再理一理思绪,争取在后面的谈判中挽回一点颜面,对于这个提议也表示赞成。

  两名海汉人离开之后,苏克易才从他们两人口中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了谈判内容。听完之后他也不禁感叹道:“局势对我们太不利了,我们手上并没有什么可以要挟海汉的条件,他们甚至都可以不用理会我们。”

  “海汉人难道真的不需要从西方购入商品?我总觉得他们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实现自行生产。”范隆根皱眉道。

  “据我所知,海汉倒是有几样东西是常年保持大量进口的。”苏克易若有所思地应道。

  “说说看,或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范隆根立刻催促道。

  “一是印度所产的帆布,大明海商几乎是能买到多少就买多少,而这些帆布就被转卖到三亚,用在了海汉人的帆船上。两位可能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船帆跟大明的硬帆不太一样,是跟西方帆船一样的软帆。不过我听说葡萄牙人也在替海汉人从印度订购帆布,要想完全封锁这门生意估计很难。”苏克易介绍道。

  范隆根想想的确如此,葡萄牙人在印度半岛还有不少的殖民地,想要彻底禁绝帆布向海汉销售,仅仅靠东印度一家是难以操作下来的。

  “第二种货物就是人口。”苏克易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让范隆根和范德维根都是吃了一惊。

  苏克易解释道:“海汉人一直在不停地从外界输入人口,安南、大明,都是他们的主要来源地。据我所知,葡萄牙人也在不断地帮他们输入奴隶人口,在去年至少有十五艘葡萄牙奴隶船抵达了三亚,向海汉贩运黑人奴隶。”

  “为什么这些消息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范德维根疑惑地问道。

  “葡萄牙人肯定不会主动把这些消息宣扬出来,这都是到过三亚,与海汉人有贸易往来的大明海商亲眼目睹。”苏克易顿了顿又补充道:“他们当然也不会主动向你们荷兰人说起这种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