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禁闭

第六百七十二章 禁闭

  船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清理出来,有专人拿着纸笔逐一清点造册。不过这两艘船上的确没有装载什么违禁品,基本都是补给物资。范隆根等人先前出示过的文件和信函也都被收集到一起,送去指挥部给颜楚杰过目。当然了,以颜楚杰的水平大概也看不懂这些外文天书,只能将其送回胜利堡去让专人进行翻译解读。

  范隆根三人在这间禁闭室中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慢慢从紧张不安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开始感受到了饥饿和干渴。就在这时候房门下面的小滑窗打开了,一个木制托盘从那里递了进来,上面放着三个盛满饭菜的大碗和一壶清水,三个小杯子,虽然没有刀叉,但除了筷子之外还配了勺子,倒也算是顾及到了两名荷兰人的用餐习惯。

  “不会……有毒吧?”范德维根看着苏克易端到桌上的三碗食物,仍然是有些犹豫。

  “海汉人要干掉我们不用费这种手段。”饥肠辘辘的苏克易毫不客气地端了其中一碗就开始吃。

  “他说得有道理,海汉人不是海盗,他们的领导者应该是一群很聪明的人,在没有弄清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之前,应该不会对我们怎样。”范隆根也对苏克易的看法表示了赞同。不过赞同归赞同,他却没有急于开吃。

  直到苏克易把那碗食物消灭了大半,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样,范隆根朝范德维根使个眼色,两人这才各端了一碗开始进食。

  食物和饮用水里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海汉这边也的确没有要迫害他们的意图,只是上司吩咐了要冷处理,又不能让他们身体受到伤害,下面负责办事的人能想到的办事也就是这样把他们关起来只供三餐了。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的条件显然不够,吃完东西没多久,三人便觉得有点内急了,而这小屋子里却连个马桶都没有。无奈之下,只能由苏克易去拍门。

  很快外面就有反应,门打开之后,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兵示意苏克易后退,然后有人拿了马桶进来,收走了他们刚才用过的餐具。

  苏克易抓紧时间进行交涉:“你们管事的人呢?我们有重要的事情……”

  没等他说完,一名海汉士兵就打断了他的话头:“老实待着!等会有大夫来给你们检查身体!”

  “我们的身体很健康,你现在就让管事的人来见我们……”苏克易还欲多说几句,然而对方已经不愿再理会他,迅离开房间,然后从外面锁住了门。

  “这真是一群不友好的人啊!”范隆根虽然听不太明白苏克易和对方交涉的内容,但海汉士兵表现出来的不耐烦可是直接写在脸上的,这态度不需要语言沟通也完全能明白了。

  范德维根却已经默默地接受了现实,不声不响地走到墙角去打开了马桶盖……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房门再次打开,这次进来的除了一个背着药箱的大夫之外,三人终于欣喜地看到了一个明显高出一级的管事人员。虽然这人年纪轻轻,也并没有穿着军服,而是一种样式奇怪的立领对襟短衫,但看他身后几名士兵恭敬的模样,很显然这个人身份不会普通。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于小宝,海汉执委会办公厅的办事员,请三位先接受我们安排的身体检查,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年轻人进屋之后就开口自我介绍道。

  “这位大人,在下三人是代表荷兰东印度公司来三亚造访海汉的特使,别的事可以不急,能否先给我们换个地方住?这里……未免也太简陋了一点吧?难道这就是贵方的待客之道?”苏克易立刻应声道。

  于小宝上下打量了苏克易一番,笑眯眯地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在下苏克易,字百硕,南洋巴达维亚人士,祖籍福建潮州。”苏克易抱拳自我介绍道。

  “苏先生,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你稍后再翻译给你这两位红毛同伴听。”看着旁边两个番鬼大眼瞪小眼的模样,于小宝就知道他们听不懂自己所说,于是便选择了苏克易作为主要交谈对象。

  于小宝继续说道:“先,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要先花一点时间确认你们的身份。你们所携带的公文和信函,都已经送交上级过目,稍后就会有消息了。在此之前我们不得不让三位先在这里委屈一下,毕竟你们这样突然登门拜访,我们也觉得很不好处理。”

  “难道就不能让我们在一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等待你们的身份确认?把他国使者关在牢房里可不是一个合理的行为!”苏克易继续试图争取到好一些的待遇。

  于小宝摇摇头道:“对不起,鉴于贵方在福建曾经对我方采取过极为不友好的行为,我们认为目前和贵方依然处在战争状态。而且目前我们还没有确认你们的身份和来意,所以现在暂时只能这样。我希望你们能够合作一点,这样也有助于你们接下来的待遇。”

  “他在说什么?”范隆根用荷兰语向苏克易问道。苏克易便将对话内容简单总结了一下告知他,范隆根摇摇头道:“请你转告他,福建的战事是由他们海汉人先挑起的!”

  于小宝听完苏克易的转述之后,轻轻摆摆手道:“对不起,我所知的事实是贵方的武装帆船与当地的海盗团伙结成了联军,并且向有大明军队驻守的南日岛动了军事进攻,我海汉民团作为福建官府任命的军事顾问,有义务和责任对这样的挑衅作出必要的反应。在我们看来,挑起战事的正是东印度公司,也就是贵方才对。”

  看苏克易还想开口辩解,于小宝又道:“你如果想跟我辩论下去,那也由得你,但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如果没有完成对你们的身体检查,确定你们身上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传染病,那你们永远都没机会见到你们想见的人。”

  这个告诫显然起到了作用,在三名荷兰使者交头接耳地嘀咕了一阵之后,苏克易表示可以接受身体检查,但希望能够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又用了好一阵工夫完成了检查之后,于小宝才说道:“三位,今天只能委屈你们在这里过夜,最快明天,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于小宝说完之后,外面有士兵抱进来三卷草席和秕子枕头放在地上,这就是三人今晚过夜所要用到的寝具了。此时正直海南岛的三伏天,三十多度的温度之下,倒是不需要盖被子了。

  “你们的食物和饮用水都会有专人负责,好好等消息吧。”于小宝把流程走完之后,便离开了屋子,浑然不顾苏克易的大喊大叫。

  “这帮无礼的家伙!”房门再次锁上之后,范隆根也忍不住了脾气。由于语言的原因,他没法跟对方直接沟通,必须通过苏克易这个翻译才行,这让他揣着一肚子的气却没法泄出来。

  不过吼过几句之后,范隆根还是很快就平复情绪冷静了下来:“看样子海汉人的确是把我们视作了十八芝一伙,这也难怪他们会对我们有这么深的敌意了。”

  范隆根不止一次往返于大员港和巴达维亚之间,对于十八芝的所做所为和名声,他还是有所了解的。作为远东地区海上最强的武装力量之一,范隆根其实是耻于跟十八芝这样的海盗武装混在一起,并被外人以这样的方式相提并论,但这又是公司的策略,容不得他对此表质疑。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于小宝,海汉执委会办公厅的办事员,请三位先接受我们安排的身体检查,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年轻人进屋之后就开口自我介绍道。

  “这位大人,在下三人是代表荷兰东印度公司来三亚造访海汉的特使,别的事可以不急,能否先给我们换个地方住?这里……未免也太简陋了一点吧?难道这就是贵方的待客之道?”苏克易立刻应声道。

  于小宝上下打量了苏克易一番,笑眯眯地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在下苏克易,字百硕,南洋巴达维亚人士,祖籍福建潮州。”苏克易抱拳自我介绍道。

  “苏先生,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你稍后再翻译给你这两位红毛同伴听。”看着旁边两个番鬼大眼瞪小眼的模样,于小宝就知道他们听不懂自己所说,于是便选择了苏克易作为主要交谈对象。

  于小宝继续说道:“先,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要先花一点时间确认你们的身份。你们所携带的公文和信函,都已经送交上级过目,稍后就会有消息了。在此之前我们不得不让三位先在这里委屈一下,毕竟你们这样突然登门拜访,我们也觉得很不好处理。”

  “难道就不能让我们在一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等待你们的身份确认?把他国使者关在牢房里可不是一个合理的行为!”苏克易继续试图争取到好一些的待遇。

  于小宝摇摇头道:“对不起,鉴于贵方在福建曾经对我方采取过极为不友好的行为,我们认为目前和贵方依然处在战争状态。而且目前我们还没有确认你们的身份和来意,所以现在暂时只能这样。我希望你们能够合作一点,这样也有助于你们接下来的待遇。”

  “他在说什么?”范隆根用荷兰语向苏克易问道。苏克易便将对话内容简单总结了一下告知他,范隆根摇摇头道:“请你转告他,福建的战事是由他们海汉人先挑起的!”

  于小宝听完苏克易的转述之后,轻轻摆摆手道:“对不起,我所知的事实是贵方的武装帆船与当地的海盗团伙结成了联军,并且向有大明军队驻守的南日岛动了军事进攻,我海汉民团作为福建官府任命的军事顾问,有义务和责任对这样的挑衅作出必要的反应。在我们看来,挑起战事的正是东印度公司,也就是贵方才对。”

  看苏克易还想开口辩解,于小宝又道:“你如果想跟我辩论下去,那也由得你,但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如果没有完成对你们的身体检查,确定你们身上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传染病,那你们永远都没机会见到你们想见的人。”

  这个告诫显然起到了作用,在三名荷兰使者交头接耳地嘀咕了一阵之后,苏克易表示可以接受身体检查,但希望能够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又用了好一阵工夫完成了检查之后,于小宝才说道:“三位,今天只能委屈你们在这里过夜,最快明天,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于小宝说完之后,外面有士兵抱进来三卷草席和秕子枕头放在地上,这就是三人今晚过夜所要用到的寝具了。此时正直海南岛的三伏天,三十多度的温度之下,倒是不需要盖被子了。

  “你们的食物和饮用水都会有专人负责,好好等消息吧。”于小宝把流程走完之后,便离开了屋子,浑然不顾苏克易的大喊大叫。

  “这帮无礼的家伙!”房门再次锁上之后,范隆根也忍不住了脾气。由于语言的原因,他没法跟对方直接沟通,必须通过苏克易这个翻译才行,这让他揣着一肚子的气却没法泄出来。

  不过吼过几句之后,范隆根还是很快就平复情绪冷静了下来:“看样子海汉人的确是把我们视作了十八芝一伙,这也难怪他们会对我们有这么深的敌意了。”

  范隆根不止一次往返于大员港和巴达维亚之间,对于十八芝的所做所为和名声,他还是有所了解的。作为远东地区海上最强的武装力量之一,范隆根其实是耻于跟十八芝这样的海盗武装混在一起,并被外人以这样的方式相提并论,但这又是公司的策略,容不得他对此表质疑。...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