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受挫

第六百七十一章 受挫

  登船的海汉士兵对两艘荷兰帆船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将船上所有的武器全部收缴,就连厨子的菜刀、随船木匠的斧头和几名高级军官的佩剑也没放过,统统打包送到了海汉帆船上。范隆根等人虽然十分不满,但还是理智地选择了顺从,并没有试图反抗海汉人的这种“羞辱”。毕竟他们也知道在这个地方跟对方生冲突,自己跑不跑得掉是一码事,和海汉人的谈判肯定会就此泡汤了。

  “如果他们还有别的过分要求,我可能真的就忍不下去了。”看着海汉士兵拿走了自己心爱的佩剑,范隆根简直气得牙痒痒。这把佩剑还是他从荷兰带过来的,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宝物,但好歹也是家传之物,带在身边也是一种对故乡的思想寄托。上次在纳土纳岛场面那么狼狈的状况下,他都没把这把佩剑弄丢,而现在却不得不为了大局委曲求全,把这把佩剑交给海汉人。尽管海汉人声称日后会在他们离开时还这些武器,但范隆根并不是很相信对方的许诺。

  “你们三位就是使团的负责人吧?”搜走了武器之后,那个带队的小军官很快又来到了他们跟前再次询问道。

  在得到苏克易肯定的答复之后,小军官提出了新的要求:“请三位到我们船上,乘坐我们的船前往三亚,你们这两艘船跟在后面就好。”

  毫无疑问这是要彻底解除荷兰帆船上的指挥体系,并且将他们三人暂时扣作人质了。然而海汉人刚才已经搜去了他们的武器,现在就算想拒绝或是反抗都已经没辙了。三人就算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无奈地接受对方的这种安排。

  不过范德维根对于这个要求倒不是特别抵触,作为此行团队中的唯一一名高级军官,他的责任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打探海汉人的军事实力,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武器装备方面。而南日岛一役之后,范德维根心中念念不忘的便是这造型独特、火力强悍的海汉战船,眼下就有机会能够登船观察实物,他又怎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因此范隆根还没表态,他便示意苏克易立刻答应这个要求。

  不过事情却并没有范德维根想的那么简单轻松,当他们踩着船舷到了海汉战船的甲板上,还没等范德维根仔细观察船上的布置,就有人拿来了几个装干货的黑布袋套在他们头上,并要求他们坐下不许乱动,也不准相互交谈,根本就不给他们刺探军情的机会。

  胜利港这边接到警讯之后,为防止不测,海军立刻又出动了两艘“探险级”战船,前往南边的海域进行接应。

  执委会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警讯,王汤姆本来打算要亲自出海处理这事,不过陶东来却阻止了他:“就来了两艘船,看样子并不像是来闹事的,算算时间,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是他们派了使者来找我们谈判。既然是荷兰人自己找上门来,那该拿架子的时候还是拿一下比较好,让下面的人先去处理,顺便也看看是不是离了我们就不能成事了。”

  “老陶说得有道理,先挫一挫他们的锐气,之后的接触也会更有心理优势一些。”宁崎也赞同道:“荷兰人想跟我们谈也行,那就得先端正端正心态,不要再抱着什么征服者的想法来跟我们接触。”

  “不过你要跟下面的人打招呼,不要伤害这些荷兰人,也不用刻意去羞辱他们。等船回来之后,先把他们羁押在6军军营那边。”陶东来叮嘱道。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这就过去盯着,免得出事。”

  “还是我去跑一趟吧。”随着说话声进来的是军方一把手颜楚杰。他今天本来是要到田独的兵工厂去视察工作,以及跟海汉兵工的技术人员开会讨论新武器开的示意,不过刚出胜利堡还没上到去田独的火车,陶东来派来的人就将他在火车站拦了下来,将三亚外海现荷兰船队的消息告知了他。颜楚杰听了这消息立刻取消了前往田独的安排往回赶,到门口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便顺口接了一句。

  王汤姆倒也没有跟他争这个差事的想法,点点头道:“也好,颜哥你亲自去一趟比较稳妥,我这海军的人过去指手划脚,难保你手下的弟兄不会有想法。”

  王汤姆所说的这种情况虽然现在还不明显,但其实在军中已经隐隐有了6海相争的苗头。自从海汉民团6海分家之后,军费要掰成两半来进行分配,人员的分配也得兼顾到两家的需要,自然不像以前那么和谐。这两年海军大张旗鼓地扩张舰队,占用了不少军费预算,6军因此或多或少肯定都有些影响,起码实弹训练的次数就要比之前减少了三成以上,而这类变化肯定会让某些军中人员心生不满。

  当然这些人并不敢在王汤姆面前明确地表现出这种态度,好歹王汤姆也是军中核心任务,海军司令,一般的归化民军官可招惹不起他这尊大佛。但王汤姆去对6军的人下达命令,肯定是没颜楚杰出面管用。

  “老颜,你先不要急着跟荷兰人直接接触。”陶东来又把先前对王汤姆所说的话又对颜楚杰重复了一遍。

  颜楚杰应道:“放心,这点外交谋略我还是懂的。我先过去布置一下,晚点电话联系。”

  此时范隆根等人正背靠着船舷瘫坐在甲板上,因为被黑布袋套着头的缘故,根本就不知道船在驶往何处。他们虽然手脚并没有被绑住,但先前海汉人已经警告过他们,因此他们也不敢随意乱动。

  范隆根心里此时是十二万分的不安,他不清楚这些海汉人会将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作何处理。

  以下内容两小时后重新编辑

  登船的海汉士兵对两艘荷兰帆船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将船上所有的武器全部收缴,就连厨子的菜刀、随船木匠的斧头和几名高级军官的佩剑也没放过,统统打包送到了海汉帆船上。范隆根等人虽然十分不满,但还是理智地选择了顺从,并没有试图反抗海汉人的这种“羞辱”。毕竟他们也知道在这个地方跟对方生冲突,自己跑不跑得掉是一码事,和海汉人的谈判肯定会就此泡汤了。

  “如果他们还有别的过分要求,我可能真的就忍不下去了。”看着海汉士兵拿走了自己心爱的佩剑,范隆根简直气得牙痒痒。这把佩剑还是他从荷兰带过来的,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宝物,但好歹也是家传之物,带在身边也是一种对故乡的思想寄托。上次在纳土纳岛场面那么狼狈的状况下,他都没把这把佩剑弄丢,而现在却不得不为了大局委曲求全,把这把佩剑交给海汉人。尽管海汉人声称日后会在他们离开时还这些武器,但范隆根并不是很相信对方的许诺。

  “你们三位就是使团的负责人吧?”搜走了武器之后,那个带队的小军官很快又来到了他们跟前再次询问道。

  在得到苏克易肯定的答复之后,小军官提出了新的要求:“请三位到我们船上,乘坐我们的船前往三亚,你们这两艘船跟在后面就好。”

  毫无疑问这是要彻底解除荷兰帆船上的指挥体系,并且将他们三人暂时扣作人质了。然而海汉人刚才已经搜去了他们的武器,现在就算想拒绝或是反抗都已经没辙了。三人就算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无奈地接受对方的这种安排。

  不过范德维根对于这个要求倒不是特别抵触,作为此行团队中的唯一一名高级军官,他的责任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打探海汉人的军事实力,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武器装备方面。而南日岛一役之后,范德维根心中念念不忘的便是这造型独特、火力强悍的海汉战船,眼下就有机会能够登船观察实物,他又怎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因此范隆根还没表态,他便示意苏克易立刻答应这个要求。

  不过事情却并没有范德维根想的那么简单轻松,当他们踩着船舷到了海汉战船的甲板上,还没等范德维根仔细观察船上的布置,就有人拿来了几个装干货的黑布袋套在他们头上,并要求他们坐下不许乱动,也不准相互交谈,根本就不给他们刺探军情的机会。

  胜利港这边接到警讯之后,为防止不测,海军立刻又出动了两艘“探险级”战船,前往南边的海域进行接应。

  执委会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警讯,王汤姆本来打算要亲自出海处理这事,不过陶东来却阻止了他:“就来了两艘船,看样子并不像是来闹事的,算算时间,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是他们派了使者来找我们谈判。既然是荷兰人自己找上门来,那该拿架子的时候还是拿一下比较好,让下面的人先去处理,顺便也看看是不是离了我们就不能成事了。”

  “老陶说得有道理,先挫一挫他们的锐气,之后的接触也会更有心理优势一些。”宁崎也赞同道:“荷兰人想跟我们谈也行,那就得先端正端正心态,不要再抱着什么征服者的想法来跟我们接触。”

  “不过你要跟下面的人打招呼,不要伤害这些荷兰人,也不用刻意去羞辱他们。等船回来之后,先把他们羁押在6军军营那边。”陶东来叮嘱道。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这就过去盯着,免得出事。”

  “还是我去跑一趟吧。”随着说话声进来的是军方一把手颜楚杰。他今天本来是要到田独的兵工厂去视察工作,以及跟海汉兵工的技术人员开会讨论新武器开的示意,不过刚出胜利堡还没上到去田独的火车,陶东来派来的人就将他在火车站拦了下来,将三亚外海现荷兰船队的消息告知了他。颜楚杰听了这消息立刻取消了前往田独的安排往回赶,到门口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便顺口接了一句。

  王汤姆倒也没有跟他争这个差事的想法,点点头道:“也好,颜哥你亲自去一趟比较稳妥,我这海军的人过去指手划脚,难保你手下的弟兄不会有想法。”

  王汤姆所说的这种情况虽然现在还不明显,但其实在军中已经隐隐有了6海相争的苗头。自从海汉民团6海分家之后,军费要掰成两半来进行分配,人员的分配也得兼顾到两家的需要,自然不像以前那么和谐。这两年海军大张旗鼓地扩张舰队,占用了不少军费预算,6军因此或多或少肯定都有些影响,起码实弹训练的次数就要比之前减少了三成以上,而这类变化肯定会让某些军中人员心生不满。

  当然这些人并不敢在王汤姆面前明确地表现出这种态度,好歹王汤姆也是军中核心任务,海军司令,一般的归化民军官可招惹不起他这尊大佛。但王汤姆去对6军的人下达命令,肯定是没颜楚杰出面管用。

  “老颜,你先不要急着跟荷兰人直接接触。”陶东来又把先前对王汤姆所说的话又对颜楚杰重复了一遍。

  颜楚杰应道:“放心,这点外交谋略我还是懂的。我先过去布置一下,晚点电话联系。”

  此时范隆根等人正背靠着船舷瘫坐在甲板上,因为被黑布袋套着头的缘故,根本就不知道船在驶往何处。他们虽然手脚并没有被绑住,但先前海汉人已经警告过他们,因此他们也不敢随意乱动。

  范隆根心里此时是十二万分的不安,他不清楚这些海汉人会将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作何处理。

  此时范隆根等人正背靠着船舷瘫坐在甲板上,因为被黑布袋套着头的缘故,根本就不知道船在驶往何处。他们虽然手脚并没有被绑住,但先前海汉人已经警告过他们,因此他们也不敢随意乱动。

  范隆根心里此时是十二万分的不安,他不清楚这些海汉人会将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作何处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