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防务交接

第六百六十九章 防务交接

  范隆根上次去纳土纳群岛参与作战期间,对岛上小镇的防御措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座小镇左右都有水道环绕,对着港口的这面的大道上又毫无隐蔽之处,想从港口登6后直接攻打小镇的确难度极大。而小镇的背面也并非弱点,反而是防御最为坚固的地方,当初东印度公司占领这里之后就考虑到岛上没有防御纵深可言,就在小镇最靠西依山而建了一座堡垒,作为纳土纳岛最后的防线。不过上次范隆根等人连小镇都没攻进去,就更别提最后的堡垒了。

  占领纳土纳岛的仅仅是一群海盗,就让东印度公司吃了大亏,如果将其换作了据说工程营建能力强的海汉人,再给他们几个月的时间慢慢修筑防御工事,范隆根实在很难想象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能从他们手里夺回岛屿。说实在的即便是海汉人不插手此事,范隆根也仍然认为自家会为下一次的夺岛之战付出不小的代价。巴达维亚这些养尊处优的先生们哪里知道岛上那支海盗武装的厉害,以为多派些兵过去就能拿下了,反正说了也没人信,都认为是他们几个人指挥不当造成的失利,范隆根也懒得说破,就让后面的人去碰这个硬钉子吧。

  科恩倒猜不到范隆根的这些心思,闻言皱眉道:“如果真给了他们几个月的时间作缓冲,那的确会加大我们夺回纳土纳的难度。所以我要求你们在与海汉人交涉的时候,不管他们是否已经采取了行动,都不能认同他们对该地区的占领行为,也不要接受他们所划出的禁入区域和时间限制。记住,这是我们的底线!”

  “好的总督大人,我会铭记在心。”范隆根恭恭敬敬地应道。他原本还以为公司或许会派出一个高层人物担当领队,但从目前这个阵容来看,毫无疑问自己才是这支使团的真正核心和负责人。

  科恩沉声道:“记住,我们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和他们达成某种和平协议,如果能办到当然最好,如果办不到也不要强求,最重要的是从各个层面去了解他们的状况,查明他们的实力。我要知道为什么他们能打败我们的武装船队,我不希望再次出现福建这种不明不白的失利!”

  科恩不等范隆根回话,便转向范德维根叮嘱道:“到了三亚之后,一定要找机会去看一看他们的战船,还有造船厂。你是内行人,我想你应该知道哪些细节是值得去注意的。如果有可能,跟他们军方的人保持接触,弄清楚他们的军队结构,指挥体系,武器装备,兵力规模,搜集一切可用的情报,明白吗?”

  “明白,总督大人!”范德维根大声应道。

  “你们两个在此之前的表现并不理想,公司高层对你们也颇有微词,但我把这些意见都压了下来。我希望你们能够抓住这次的机会好好表现,不要再让我失望了。”科恩将身体慢慢地靠到了椅背上,脸上掩饰不住疲倦的神情:“如果这次再办不好事,你们就准备打包行李回老家吧。”

  范德维根和范隆根对看了一眼,默默地站起身来,向科恩鞠躬告辞。苏克易见状也跟着起身准备离开,但已经闭上双眼貌似在养神的科恩却在此时开口道:“苏克易留下,我还有话和你说。”

  待两名荷兰人离开之后,科恩才睁开眼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加入使团吗?”

  “因为我们此行所要接触的海汉人其实也是华人,小人可做通译,协助双方沟通意见。”苏克易应道。

  科恩点点头道:“这只是其中一条理由,你再想想。”

  苏克易想了想又补充道:“小人的外貌举止应当无异于当地华人,或许有机会能够混入民间,探听到更多的消息。”

  “没错,但还不够完全。”科恩也不继续兜圈子了,直接揭晓了答案:“我希望你到了当地之后,仔细观察他们的社会形态和移民政策,看看有什么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有什么可以钻空子的地方。回来之后,组织一些靠得住的人,设法移民到三亚去定居。”

  苏克易脸上惊讶的表情完全掩饰不住:“总督大人的意思是……派人在当地潜伏下来?”

  “没错。”科恩点点头道:“前两天开会的时候,亨克先生提到了一个我们过去都忽视了的事,那就是情报渠道。海汉人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派人渗透到巴达维亚,而我们却对他们的状况一无所知。今后我们在远东地区很难避免跟海汉人生竞争,如果还是对他们的动向一无所知,那我们迟早会吃大亏的。”

  “可是亨克先生似乎从来都不会允许华人进入他的部门……”苏克易显然也对东印度公司情报部门的“怪癖”有所了解,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或许在你回来之后,我会组建一个新的独立部门,一个针对海汉人的而存在的部门。鉴于海汉人的华人身份,这个部门也会相应地由华人作为主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科恩打断了苏克易的话头道。

  “明白,明白!”苏克易并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懂这是科恩在向他许诺官位了。如果真的能够成立这样一个新的部门,那么作为唯一去过三亚的华人高管,他肯定就会成为这个新部门的负责人了。

  “除了刚才所说的那些之外,我还要知道海汉与大明之间的关系,他们是怎样在琼州岛上共生的。”科恩解释道:“我不相信大明帝国会允许这么一帮人在自己的疆域上公然搞出另外一套统治机构,我要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八月中旬,由一大一小两艘帆船组成的东印度公司使团缓缓地驶出了巴达维亚港口,开始向北行进。出十日之后,他们抵达了纳吐纳群岛海域,但为了慎重起见,他们并没有靠近群岛,而是选择了从西边大约五十海里处绕行过去。

  毫无疑问范隆根的这个决定是相当英明的,因为此时由罗杰率领的船队也在靠近纳土纳主岛东侧的港口,如果他们没有选择绕行,说不定就会撞上这支“海汉远征军”。而为了不暴露岛上的真相,罗杰肯定会下令俘获或击沉他们这两艘船,这上百号船员统统都会被计入到失踪人员名单,就如同岛上那些被俘获的人员一样。

  情况正如科恩所预料的那样,海汉这边可没有打算过要等荷兰人有所反应才会采取行动。在出外交信函之后没几天,罗杰的船队就已经从胜利港出南下。信函抵达巴达维亚的时候,这支船队也已经抵达安南南部的金兰湾作最后一次休整补给。当东印度公司的使团北上之时,双方就阴差阳错正好在纳土纳群岛这个地方错过了。

  这次南下的海汉船队载员近两千人,其中军民大致各占一半。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武器、建材、补给品、农用物资等等随船运输,完全就是一次浩浩荡荡的大型移民。为了确保安全,海军甚至动用了一艘“威严级”主力舰随船队一起南下作为护卫。当然了,由于港口条件所限,这艘大船并不能在当地长期驻留,所以等新到的部队与当地驻防的穆夏柏部换防之后,它还得随着装载穆夏柏部的船队一起原路返回安南金兰湾基地。

  当荷兰船队惴惴不安地在附近海面上搜索可疑目标的时候,罗杰和穆夏柏正在安不纳港进行防务交接。这两人以前倒是有过携手作战的经历,但已经要追溯到安南内战时期了。近两年穆夏柏一直驻防安南,而罗杰在田独工业区的时候居多,双方也就基本没什么联系了。

  为了尽可能避免走漏消息,从昨晚开始,岛上便已经完全戒严,所有平民在没有得到通知之前都不得走出家门半步,整个港区更是被完全封锁,非军人身份严禁入内。罗杰的船队抵达港口之后,批登6的步兵第一时间就接管了岛上小镇的防务,然后双方的指挥官才在港口会面,开始交接指挥权和物资。

  “这是岛上遗留物资的清单,都堆放在营地的库房里,你尽快派人去清点一下。”双方见面简单寒暄几句之后,穆夏柏便开始进入正题,拿出物资清单交给罗杰。

  罗杰接过来看了一下,便递给了身边的副官让他去办理。在岛上驻防了四个月之后,所遗留的军备物资其实已经为数不多,剩下的主要就是没有消耗完的军粮和一千多斤火药了。至于武器,由于安南民团列装的制式武器跟大本营这边存在着差别,所以也没必要留在岛上,会全部装船运走。

  “我临出的时候听说,军委已经拟定了给你的奖励,想必这个时候你也应该得到消息了吧?”罗杰笑嘻嘻地问道。

  “嗯,用电报通知我了,给我放了带薪长假,至于升官的事情,要等到回胜利港述职的时候再办手续。”穆夏柏虽然性格较为沉稳,但也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攻占安不纳群岛,并且打退了对手的一次反扑,这毫无疑问是大功一件。不过这时候他还并不知道在对方的阵亡名单中,还有一名在原本历史上会出任东印度公司总督的高级军官,不然军委来的嘉奖令大概内容还会更长一些。

  “岛上的状况怎么样?”罗杰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民间的状况。”

  “岛上现在的平民基本都情绪稳定下来了,毕竟我们这几个月里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说真的,我们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有道义的海盗了。”穆夏柏自嘲道:“虽然说不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但的确是没有做过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岛上的民众除了抱怨我们一直都在施行的宵禁令,其他的倒也没什么了。”

  “岛上的粮食储备怎么样?”罗杰继续问道。

  “加上你这两千人,应该还能支撑两三个月吧。”穆夏柏说着抬手指了指港区里停靠在岸边的几艘荷兰帆船:“这几艘自投罗网的船上有不少补给物资,我们都卸下来自己用了。对了,岛上现在还关押着几十名俘虏,回头你让船队腾一艘船出来专门装运俘虏用。”

  “放心吧,这个早有准备。”罗杰笑着应道:“船厂专门改装了一艘船,把甲板舱盖加了铁栅栏,船舱里加了整排的镣铐,保证这些犯人一路上都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舱里蹲着。”

  “那就好。我可不想在回去的路上再出什么麻烦。”穆夏柏并不怕打仗,但长途押送囚犯的确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

  “岛上现在的平民基本都情绪稳定下来了,毕竟我们这几个月里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说真的,我们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有道义的海盗了。”穆夏柏自嘲道:“虽然说不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但的确是没有做过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岛上的民众除了抱怨我们一直都在施行的宵禁令,其他的倒也没什么了。”

  “岛上的粮食储备怎么样?”罗杰继续问道。

  “加上你这两千人,应该还能支撑两三个月吧。”穆夏柏说着抬手指了指港区里停靠在岸边的几艘荷兰帆船:“这几艘自投罗网的船上有不少补给物资,我们都卸下来自己用了。对了,岛上现在还关押着几十名俘虏,回头你让船队腾一艘船出来专门装运俘虏用。”

  “放心吧,这个早有准备。”罗杰笑着应道:“船厂专门改装了一艘船,把甲板舱盖加了铁栅栏,船舱里加了整排的镣铐,保证这些犯人一路上都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舱里蹲着。”

  “那就好。我可不想在回去的路上再出什么麻烦。”穆夏柏并不怕打仗,但长途押送囚犯的确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