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抽丝剥茧

第六百六十八章 抽丝剥茧

  临时派出一支使团前往三亚去与海汉人进行交涉,这本身就是为了拖延海汉对纳吐纳群岛实施军事行动而采取的应急手段,其关键就在于一个“快”字,如果去得迟了,海汉已经动了手,那东印度公司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海汉人把纳吐纳群岛抢走。到时候想再从他们拿回来,恐怕难度等级又得上升不少了。因此董事会决定了采用这个办法之后,当天就立刻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出行准备工作。

  使团的班底仍是以范隆根与他的手下船队为主,不过这次的任务性质比较特殊,所以范隆根并不打算将自己剩下的商船都带去三亚,而是只调用其中一大一小两艘帆船。当然这样做还有一个不是太光彩的原因,那就是前次在纳土纳岛作战时,他手下的几艘船几乎全部挂彩,而在大员港逗留期间也只进行了临时的处理,回到巴达维亚之后才能彻底整修,目前只能挑出两艘船况较好的帆船来执行这个任务。

  范隆根的职责主要是为东印度公司拓展海上贸易,虽然粗通军事但他却并非职业军人,所以这个使团里必须配备一名军官才行——不仅仅是为了使团安全保障,更重要的是去到当地之后能有一个懂行的人负责观察搜集海汉人的军事情报。至于说作战人员倒无需太多,范隆根的船本来就是武装商船,船上也日常装备有各类武器,船员们基本都具备了一定的作战能力,只要不是跟职业海军作战,他们在海上自保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科恩总督为使团船队挑选的军官稍稍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出任这个职位的并不是驻防巴达维亚本地的军官,而是刚刚从大员港作为战败者回到这里的范德维根。科恩对此的解释是,目前与海汉人在正面战场有过交手经历的高级军官仅有范德维根一人,由他前往三亚能够更准确地辨识当地港口的军用船只,获取到有价值的军事情报。当然他并不知道其实斯派克斯和范隆根在纳土纳群岛遇到的对手也同样是隶属于海汉民团,只不过福建那边是海军,而纳土纳群岛是乔装之后的6军而已。

  范德维根对于这样的一个任命自然是感激涕零,他原本以为这次回到巴达维亚述职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倒是没想到科恩非但没有对他施以惩戒处罚,反倒是再次委以重任。虽然这次的任务无需再去拼命,但范德维根却是下了比前次在福建出战时更大的决心。

  另外科恩考虑到东印度公司在此之前从未跟海汉人打过交道,仅仅派去两名荷兰代表恐怕难以跟对方顺畅地沟通,所以任命一名华人作为使团特别助理也成为了必要之举。当然这个人选也是有很多的限制条件,先明商家属或是有密切关系的人就一律不行,因为这些人极有可能和海汉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瓜葛,可信度不高。

  科恩提出设立这个职位,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人选。1619年科恩上任之初,便任命了他的华人朋友苏鸣岗担任巴达维亚的华人管理者甲必丹一职,之后这十几年的历任甲必丹职务都一直由苏家人担任,东印度公司于福建沿海开展商贸活动期间,苏家也派了人参与其中出了力。要说巴达维亚能有什么让科恩信任的华人,苏家绝对是当仁不让。

  由于这层特殊的关系,苏家有不少人都是在为东印度公司做事,其中也不乏在公司内有固定职位的员工。苏鸣岗的侄子,现在三十出头的苏克易就是其中之一。早在十年前他就进入东印度公司任职,从底层的码头货物记录员做起,一步步升到现在的港务主管职位上。他目前所负责管理的三处码头每天都有十余艘商船进出港,手下各种族裔的员工共计近千人,在公司里也算是小有权力的中层管理人员了。当然了,由于他的华人身份所限,他不太可能得到进入到军事、情报这些特殊部门任职的机会,最好的出路,就是莫过于竞争以后几任的甲必丹职位。

  负责情报事务的亨克对于这个人选安排倒也没有提出质疑,因为他也知道苏家的确是巴达维亚城里为数不多值得公司信赖的华人家族,否决了这个人选,大概一时半会也很难找到更好的替代者,而时间可是不等人的,总督大人就给了两天的准备时间,就算他亨克有什么想法也只能顾全大局,把不满先咽回肚子里去。

  在使团船队出的前一晚,科恩让人将范隆根、范德维根和苏克易三人都招来,向他们面授机宜。

  “有些话在董事会上不便公开说,所以只能在这种私人场合和你们沟通。”科恩才说了两句,便开始咳嗽起来,范德维根离得最近,立刻上前帮他揉背缓解。

  过了一会儿,科恩总算是停下了咳嗽,向范德维根点点头示意,然后才接着说道:“我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在这个职位上待一天就少一天。我原本打算年底之前就卸任,然后回荷兰休养,但现在看来是走不了了。”

  “总督大人,我们都很需要您的指挥。希望您能好好保重身体,能为公司多做几年灯塔。”范隆根不失时机地拍了一记马屁。

  “这大概很难实现了。我只希望卸任之前能处理好眼下的这些麻烦,特别是海汉人。”科恩也没什么心情跟范隆根说笑,很快就转回到正题上:“先生们,虽然我们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反应,但我认为在夺取纳土纳群岛这件事的进度上,很可能已经远远落在了海汉人的后面。”

  “您的意思是,即便我们现在赶去三亚,或许也来不及阻止他们的行动了?”范隆根立刻就领悟了科恩的意思。

  “他们极有可能是在做好的出战的准备之后,才找人送来了这封外交信函。”科恩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桌上的那封署名海汉执委会的信件。这封信是用汉、英两种文字书写,科恩已经反反复复看了多遍,揣摩其中措辞的意味。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又何必用信中的言辞来激怒我们?”范隆根不解地追问道。在两天前的会议上听到科恩说出信中的内容,范隆根当时也是怒火中烧,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这是一种警告,同时也是恐吓。海汉人要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对纳土纳群岛的归属权表示异议,那么就得做好和他们全面开战的准备。”科恩顿了顿,加重了语气:“这个战场不仅是在纳土纳群岛,或许还包括了福建在内。”

  “包括了福建……”范隆根转过头和范德维根对视了一眼,两人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掩饰不住的震惊。

  “从范德维根所描述的交战情况来看,海汉在福建对我们的船队出手并不是偶然状况下生的武装冲突,而是有预谋的军事行动。我一直在想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又为什么要放走你……”科恩再次指了指桌上的信件:“直到我反复阅读这封信件之后,我才想通了他们的目的。先生们,海汉人需要找到合理的借口来对我们动手,这就是所有事情的根源所在。”

  “对不起大人,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范德维根结结巴巴地应道。

  “我认为海汉人其实早就将我们视作了竞争对手,并且决定在羽翼丰满之后开始与我们争夺远东的海上控制权,但他们需要一个合理的,内部人员和外界都能接受的理由来开启战事,毕竟打仗是一个相当耗费资源的活动,而且搞不好就会引起外界其他势力对他们的警惕。”科恩缓缓地说道:“但问题在于他们和我们之间从来没有直接的贸易或是外交方面的来往,想要翻脸也没有合理的借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们认为海汉人会怎么做?”

  “很显然打击海盗是一个极好的切入点。”一直没开口的苏克易突然接过了话头道:“不管是在福建还是在南海,打击海盗都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正是这样。”科恩对苏克易能迅领会到精神表示了赞许:“由于我们在福建的政策是支持十八芝对抗官府,所以很容易就会让海汉人抓到把柄,加上汉斯又在这个时候上选择了出兵助战,海汉人正好就能顺势而为了。我听说大员港从备战到开战前在南日岛附近的集结花了不少时日,想必福建官府安插在大员的探子早早就已经把消息送回去了,所以海汉人才能在南日岛以逸待劳地等着你们送上门去。”

  范德维根脸色变得苍白,他虽然在失利之后也有过很多反思,甚至也想过有可能是事前走漏风声导致了己方被海汉船队伏击,但从未想过对方的行为竟然有这么深层的目的。

  科恩接着说道:“你也不必觉得懊恼,即便汉斯当时没有选择出兵,海汉人迟早也会找到别的机会和你们动手。至于为什么,我们来理一理时间线就知道了。”

  科恩翻开了桌上的一本记事簿,开始照着上面念道:“海盗占领纳土纳岛,根据我们所知的状况来反推,大概是生在今年四月期间。接下来五月,海汉使团前往福建,并以报复十八芝在漳州实施的刺杀为名,带着明军攻下了南日岛。六月,十八芝派人到大员向汉斯求助,而这个时候海汉似乎派出了另一支增援部队前往福建,替换当地驻扎的海汉使团。六月底,我们从巴达维亚派出的搜救船队在纳土纳群岛遭遇失利。七月中旬,海汉船队在南日岛海域击败了范德维根先生率领的船队。四天前,海汉人措辞激烈的外交信函送到了巴达维亚,告诫我们不得再参与福建与纳土纳群岛两地的事务。”

  科恩慢慢地合上记事簿,看着在座的三人道:“先生们,这五个月以来生的事情接连不断,且都与我们有关,如果说这全是巧合,我个人是持怀疑态度的。虽然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海汉人在幕后谋划了这些事件,但至少他们非常有效率地利用了这两处地方的局势,来达到他们的目的。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纳土纳群岛上的居民有七成是华人或者华人后裔,那群海盗在四月攻打当地的时候,很可能有岛上的渔民又或是临时在当地停靠的商船趁机逃走,辗转去了海汉人的地盘。海汉人得知了当地易主的消息之后,很可能就已经在打那地方的主意了。”范隆根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以报复去年的海盗入侵为名,去远征纳土纳群岛,显然这个理由很容易得到他们那个所谓的执委会认可。”

  “但他们要对纳土纳群岛下手还将面临两个难题,一是远征的战备工作,二是如何应对我们的责难。”范德维根接道:“那个地方是属于我们东印度公司的,他们如果直接占领,毫无疑问就和海盗区别没有两样了,所以他们还得需要一个借口把我们也拖下水,比如说强行让我们和海盗之间存在勾结的关系。”

  “但他们手里并没有切实的证据,所以需要在其他地方先做点文章来坐实这种借口,于是就选择了福建下手。”苏克易也跟上了节奏:“他们可以借用福建官府剿匪的名义,光明正大地对付十八芝,顺便拖大员港下水,然后东印度公司和海盗勾结的事实就成立了,而他们也可以继续以此为借口,在南海这边动手,并且警告我们不得靠近那片海域。从四五月的时候到现在,估计海汉人也已经做好了攻打纳土纳岛的准备了。正如总督大人刚才所说的那样,或许我们的步调已经太迟了。现在我唯一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海汉人给纳土纳群岛海域划定的期限要到年底?难道他们没有信心一举拿下那群海盗?”

  “我看他们只是需要时间来巩固岛上的防御工事而已。”范隆根黑着脸应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