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敌意

第六百六十五章 敌意

  在与范德维根交谈之后,科恩心中因为大员战败消息所生出的怒火也逐渐平息下来。从现在所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这场战斗并不是偶然爆的武装冲突,对手其实是早有预谋并作了充分的准备,尽管荷兰帆船一向都不怵海战,但大员港派出的这支武装船队在交战中的确是因为准备不足而吃了大亏。

  很显然对手也并没有打算对己方赶尽杀绝,所以他们放跑了船队的旗舰,让范德维根得以有机会脱离战场。只是他们这样做的目的,科恩还未能完全领会,他只是隐隐觉得对手的目的并不单纯,不仅仅只是宣扬武力而已。而海汉在福建一战中所表现出的可怕实力,也再次引起了科恩对这支新兴势力的重视,他现过去的几年当中,东印度公司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维持东北亚的贸易体系上,而忽视了潜在竞争对手的悄悄崛起。

  在第二天举行的听证会上,公司的高层人员听取了范德维根关于福建之战的叙述,而这又再一次引起了董事们的激烈争辩。董事们再一次分裂为主战与主和两派,各持己见争得不可开交,只是争论焦点从前次的纳土纳岛,转换到了遥远的大明福建。

  不过这次主战派的声音明显要比前次小了许多,毕竟福建距离巴达维亚太过遥远,只要是稍有军事知识的人都能想到远征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有多么惊人,何况对手已经不是七年前那支战斗力偏弱的福建明军,他们不但更新了装备和人员,而且身后还多出了海汉这个不可忽视的强力外援。

  根据范德维根所出示的资料,福建明军特别是水师部队,在过去的三年中进行了大规模的装备更新和人员调整。一大批接受过海汉特训的青年军官开始出现在指挥岗位上,其中有不少人都和现任的福建总兵许心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将这支更换过新鲜血液的明军视作许心素的私人军队。这些青年军官的共同特点除了都会对许心素私人效忠之外,就是对海汉军事体制和装备的推崇。

  据不完全的统计,在过去三年中,每年由海汉向福建明军出售的步枪都在千支以上,且去年开始交易内容已经由最初的火绳枪升级为了性能更为先进的燧枪。而福建明军每年购入各种口径的火炮,更是多达五十门以上,十八芝过去几年中的重点攻击目标中左所城,就几乎全部换装了海汉提供的制式武器,这也直接导致了十八芝在过去三年中几乎没有取得过一场像样的大胜,攻占中左所的作战目标也是一直都未能实现。

  除此之外,从去年开始海汉已经在向福建水师提供新式战船,虽然目前已经开始服役的数量并不多,但很显然这种势头不会停下来,在许心素用大量白银换来的军事援助作用之下,福建明军的实力还会逐年上升,甚至有可能会进一步威胁到大员港的荷兰殖民地以及东印度公司在东北亚地区各条航线的安全。

  “福建官府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来装备军队?据我所知,大明帝国的军费开支都是来自他们的兵部,而这个帝国在最近几年正在为北方的敌人感到焦头烂额,他们甚至加大了南方地区的赋税比例,用以补贴北方战场的军费开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明兵部怎么会批准福建官府的这些开销?”提问的人显然对大明有着比较深入的了解,这个问题也问得恰到好处。

  范德维根解释道:“事实上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消息,这些军费开支中只有极少一部分是由大明兵部所核准的费用,而大部分是由许心素以及他所领导的福建商团私人出资,这也是为何他会安插了大量亲信在军队当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此外我们还听说海汉的银行机构向他们提供了数额不详的贷款,专门供其购买海汉的军火和装备。”

  “向海汉人借钱买他们的武器?这钱不就是打了个转又回到他们自己的口袋了?这些奸商!”当下就有人对这种行径表示了鄙视,浑然忘了此时的欧洲战场上,也有为数不少的荷兰商人在当军火掮客时没少干同样的事情。

  范德维根的情报多是来自于十八芝早前安排在漳州泉州等地的暗探坐商,虽然所能收集到的信息不尽完全,但也算是有一定的效果。海汉银行的确从1629年开始就已经在向福建军方,确切地说是许心素私人,提供专门用于军火采购的低息贷款。这也是海汉兵工向外界推销军火的手段之一,同样的手法不单是用在了福建,在与安南的军火贸易中也有类似的操作。

  其实许心素的经济状况要比安南人好得多,在掌管了一省兵权之后,他明里暗里控制的各种商业渠道所能创造的财富也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目,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并不为过。在与海汉的交易过程中,更多的时候是许心素一方被限制了军火的购买数量和种类,而不是拿不拿得出银子的问题。而福建方面愿意使用海汉银行的低息贷款,其原因之一就是能够利用贷款来购买一些原本受限的军火装备——比如说福建水师一直欲求而不得的海汉战船,就是先签贷款协议再签购买合同。

  这可并不是海汉银行和海汉兵工的人闲的蛋疼没事瞎折腾,事实上这种交易手段除了能够让银行的闲置资金赚取一定的利息收益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在福建推广银行业务的应用。在福建官方采用了银行的贷款服务之后,海汉一方向福建商人们推广银行结算体系的时候就有了更好的范例可以用作宣传。

  而贷款给许心素为的福建军方,海汉银行也丝毫都不用顾忌资金的安全回收问题,毕竟双方现在的合作已经非常深入,利益纠葛早就不止贷款的这点金额,而且许心素也丝毫不在意以支付利息的方式来加价购买那些海汉限制出售的高级装备——他更在乎的是买不买得到,而不是以什么价格去购买。

  当然了,这样的低息贷款方式在目前也仅仅只针对福建官府提供,对民间推广的则是海汉银行特有的金融结算方式。类似式的手段在广东已经运作了更长的时间,机制上也趋于成熟,基本可以直接套用到福建本地。往来于福建、广东、海南岛三地的客商,都可以利用海汉银行的办事处体系实现异地的钱财支取和贸易结算,免去他们过去携带大量现银长途跋涉的不便和危险。而一些资本雄厚信用好的商家,也可以在周转不便时直接向海汉银行申请临时借贷金,当然这种借贷的利息可就不像提供给官府的专项贷款那么低了。

  至于这些资金的安全性问题,也在不断的运作中逐步得到了完善。诞生于广州的“金盾护运”在经过了几年的运作之后,目前的分号已经开遍了广东境内的所有府城,并且在福建的漳州和泉州两地也开设了办事处。人员也从成立时的百十来人,迅扩张到目前过千人的庞大规模。当然这么多的人手也早已不再只是由李家庄的子弟组成,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已经取得归化籍的人员,整个机构的运作权力也不再是李奈一个人说了算——当然他本来对做生意之类的事情也不太上心,即便知道海汉人的动作也会佯作不见。

  “金盾护运”除了在各地之间武装押运金银珠宝之类的贵重物品之外,另一个重要功能就是作为海汉银行的武装保卫人员。这个保卫不单单是指保卫银行里的人员和钱财,同时还要负担特殊状况下的任务——比如需要动用武力去收回一些比较麻烦的账目。而地方官府因其海汉背景,往往也会对其行为睁只眼闭只眼。有了这么一个好用的强力打手,海汉银行在地方上推广业务时所遇到的各种麻烦也因此而少了很多。

  当然除此之外这个机构还有一个比较隐秘的任务,那就是在战时补充到民团军当中作为编制部队接受军方统一指挥。从海汉民团退伍的士兵,有相当数量都进入了这个机构工作,毕竟这边的待遇比起回家种地或是去工厂务工都要高出一截,对退伍老兵而言可算是一条不错的出路。这个机构平时也是施行军事化管理,各个小分队的头目几乎都是在民团有过从军经验的老兵,战时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就完成角色转换,将这支民间武装变成正规军的一部分,虽然不能投入到正面战场上使用,但用来维持地方秩序,管理后勤辎重,充当临时警察肯定是够用了。

  而这种金融制度结合商贸活动在福建当地的渗透效果,就绝非十八芝的探子们搜集到的情报所能体现出来了。东印度公司的商人们不理解海汉与福建官府之间的这种交易方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荷兰与大明在历史上交恶,导致了东印度公司迄今都只能依靠小规模的走私交易方式来维持与大明的贸易,如果他们有机会能够亲临漳州城,看看当地规模庞大的海汉专用码头,逛逛漳州城里鳞次栉比的海汉商品,听听当地人是如何看待海汉的各种渗透路数,他们或许会意识到海汉人以这么复杂方式去进行贸易,所为的不仅仅只是那多出一份的利息收益而已。

  “先生们,请安静听我说两句。”科恩伸手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还在争辩的董事们立刻就安静下来,作为总督多年的积威,并没有因为他身体状况下降而消减多少。

  科恩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待众人安静下来之后才继续说道:“先生们,我们必须要先纠正一个认识的误区,现在的福建军队并不是我们在七年前交手过的那一支军队,更换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指挥官,还有他们的武器和作战方式,而这是我们以前在远东地区所没有遇到过的状况。我昨天与范德维根先生仔细交谈过,海汉人的海战方式和经验值得引起我们的警惕,他们的确是刚刚崛起的新秀,但并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他们不仅仅会制造武器和战船,同时也很擅长作战……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6上,他们的军队都具有相当高的作战水准。在击败范德维根先生的这场战斗中,明军水师显然是听命于海汉人的指挥,并在整个交战过程中充当了诱饵、炮灰和打杂的角色,这说明福建明军对海汉民团的实力相当推崇,并且愿意以协从军的角色出现在属于大明疆域的战场上。先生们,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所有与会者都已经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科恩的分析。不管是军事还是政治领域,科恩的见识和思想深度毫无疑问都要过在座的人一大截,他的意见几乎就代表了东印度公司的意志,他对此事的看法,也会直接影响到公司对于如何处理福建局面的态度。

  科恩停下来干咳了几声,然后继续说道:“先生们,有鉴于大明、安南以及葡萄牙人对待海汉的态度,我认为这将是东印度公司进入远东地区以内所将面临的一个强劲对手。在这里我先要承认自己的决策失误,我们都知道他们几年之前初到琼州岛时不过数百人,如果我们听到这支势力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派出武装船队去琼州岛予以剿灭,那么他们也不可能在几年之后的现在威胁到我们的殖民地。而现在的海汉,已经不是简单派出一支船队所能对付的弱者了。而且我们必须要注意的是,他们已经表现出了对我们的明显敌意!”...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