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与总督大人对话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与总督大人对话

  科恩认为汉斯最大的错误在于他根本就没在战前去全面了解和侦察对手的状况,就下令派出船队前往福建沿海为十八芝助阵。虽然他在信中声称自己的本意并非直接参战,而是希望荷兰武装帆船的出现能够震慑对手,使其不敢轻举妄动,以便能为十八芝攻打南日岛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但他的这种出点在汉斯看来就是一种草率的决策,既想捞到大鱼,又不想湿了自己的鞋,自以为是猎人角色,却不知自己在对手的眼中才是真正的猎物。

  范德维根讲述了当日南日岛海战的经过,科恩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打断他的描述,问一些很细节的问题,例如海汉帆船上的火炮数目,其独特的帆索系统,以及他们海战时所保持的舰队队形等等。科恩问得十分详细,以至于范德维根根本不敢按照事前所构想的那样编造一个被偷袭的交战过程来推卸责任,只能老老实实地一一交代清楚。

  范德维根讲完之后,科恩靠着椅子上闭着眼沉默了良久,仿佛已经昏睡过去。范德维根等得快要不耐烦的时候,科恩才突然出声道:“所以事实就是海汉人用四艘船,战胜了你所率领的六艘船?”

  范德维根脸上一红,连忙辩解道:“总督大人,海汉实际有十艘战船参战,另外还有数十艘大明水师的船在外围策应……”

  范德维根并不知道这十艘船里其实有两艘也是隶属于大明水师,不过他的这个辩解并没有得到科恩的认同。没等他把话说完,科恩便摇头道:“如果海汉的战船一拥而上,我想你逃生的机会也将因此而大大减小。我记得你刚才提到在你下令撤离战场之后,海汉战船并没有继续追击你的船?”

  “是的,他们将我们逐离战场之后,并没有继续追击我们。我认为这是海汉人意图要全歼岛上的十八芝成员,所以他们选择了更重要的目标。”范德维根解释道:“之后的战局走向也的确如此,海汉人用船队封锁了南日岛唯一的港口,十八芝在之后的夺岛作战中非常不顺,撤离时在突围过程中付出了非常惨痛的代价,十八芝的一名高级头目郑芝虎也当场战死,这个人是十八芝大头领郑芝龙的亲弟弟,在这个团伙中的地位非常高,他的死对于十八芝而言应该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你的意思是他们放过追击的原因是希望能够抓住更重要的目标,十八芝的那个高级头目?”科恩轻轻摇摇头道:“以当时的情况,他们完全可以打掉你这两艘船,再去封锁港口。你刚才提到过,明军还有几十艘船在外围策应,他们完全可以让明军去做封锁港口的工作,然后集中兵力干掉你和你的手下。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为什么?”

  “或许……或许他们只是临战决策失误?”范德维根其实已经隐隐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但他并不愿意将那种想法说出来,因为他觉得那实在是一种耻辱。

  “不,他们只是需要放一些活口离开,让我们意识到他们的态度。”科恩的声音低沉而无情:“范德维根先生,你就只是他们放回来报信的人而已。”

  “可是……他们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范德维根激动得连耳根和脖子都已经红了,他并不害怕战死,但当时脱离战场的决定是没错的,他在事后也为自己的及时撤出感到庆幸,但现在科恩的说法让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条可怜虫。

  “或许这只是一次警告,同时也是一次示威。”科恩轻轻用手示意范德维根坐下来,慢慢地继续说道:“他们在战后向大员港提出了战争赔偿的要求,这应该是在试探我们的底线,但还远远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我认为这些海汉人……是在设法找我们的麻烦。”

  “找我们的麻烦?”范德维根先是一愣,接着便摇头道:“他们只是才冒出来几年的新兴势力,怎么可能主动和我们东印度公司作对?”

  “但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不是吗?”科恩深吸了一口气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海汉人在过去的三年中逐步控制了广东沿岸,特别是珠江口水域,他们在那里修筑了港口、炮台和庞大的移民营地,已经事实控制了这些区域内的水上航道。从他们最近的动作来看,很可能是希望把触角伸到福建境内。而如果他们要达成这个目的,就必须先解决当地的绊脚石。福建官府已经视其为盟友,唯一挡在他们前进道路上的就是十八芝了。”

  “在过去的几年中,海汉人在福建的渗透工作做得非常好,远远胜过你叔叔和他的前任。”科恩给予了一个十分不客气的评价:“你们没能争取到的对象,已经被海汉人争取过去了。如果不是福建官府选择了跟海汉人合作,他们也不会出现在当地的战场上参与打击十八芝的军事行动。而态度一向是支持十八芝的我们,自然也就成为了他们的对手。”

  “但如果迫使我们参战,他们也未必能有什么好的结果!”范德维根毕竟年轻气盛,并不会因为这样一次屈辱的失败而感到心灰意冷,科恩的这番话更是激起了他的不甘:“我们东印度公司不管是财力还是兵力,都远远过这些海汉人,我确信我们一定能在战场上击败他们!”

  “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也必须要看清现实。”科恩不急不慢地说道:“如果是在巴达维亚附近开战,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击败他们。但这个成功的概率会随着距离的增加而逐步下滑,如果是在福建开战,恕我直言,从你所描述的交战状况来判断,我们获胜的机会或许只有两成,说不定还不到两成。”

  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力量有七成左右都集中在巴达维亚附近,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是远东任何一个王国的军队来攻打这里,荷兰人都有应对的把握。但在自己家门口打仗是一回事,远征海外又是另一回事了,人员的调动、补给的运输、信息的传递,任何一个环节出现迟滞都有可能影响到战局,而这些环节中的瑕疵在海外作战中会成倍地放大负面效果,何况对手还是实力不弱的海汉。

  “范德维根先生,请回答我,你们在决定出兵之后花了多少时间来做战前准备?包括制定作战计划和筹备物资,调集人马在内。”科恩问道。

  “大约十天左右,总督大人。”范德维根不明其意,但还是恭敬地回答道。

  “我想你一定亲自参与了这个过程,对吧?”科恩见范德维根连连点头,便接着问道:“那么如果你要组织一次远征三亚的军事行动,那你准备怎么做?你觉得要如何才能战胜对手?”

  “三亚?”范德维根面露为难之色:“从大员港到三亚大概需要十天以上的航程,而听说海汉在当地修筑的军港有非常完善的岸防工事,光是大口径岸防炮就有数十门之多,还有长期驻防该港口的武装舰队。如果仅靠大员港的现有船只和兵力,大概是不够的……”

  “但海汉人就派出了他们舰队,跨越了遥远的航程来到福建,并且击败了你的舰队。范德维根先生,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在你无法伤及对手的时候,对手却可以自由地挥动拳头,对你进行打击。”

  范德维根不服气地争辩道:“大员港的条件很有限,或许是做不到,但如果巴达维亚……”

  “巴达维亚也很难做到。”科恩摇摇头道:“从巴达维亚到三亚的航程,是大员港到三亚的两倍半,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在出门的时候就必须带上至少两个月的补给,一支庞大舰队两个月所需的补给,你知道有多少吗?”

  “我……大概能想象出来……”范德维根再次脸红,他所指挥的行动中,这次在南日岛的作战已经算是参战船只和人数最多的一次了。而攻打海汉人的老巢需要一支怎样的规模的舰队,而这样一支舰队的指挥和补给又该如何协调,这的确不是他依靠过去的经验所能推断的。

  “范德维根先生,我们并不怕打仗,但我们必须要考虑清楚参战的后果和影响,同时要衡量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完成作战目标。”科恩轻轻抬起手臂道:“请扶我到阳台上去。”

  范德维根连忙起身走到科恩身边,用力将他搀扶起来,然后慢慢走到了会客厅一侧的阳台上。

  总督府建在港口西侧的一处缓坡上,从这里可以看到港口在夕阳下繁忙的景象,进出港的帆船络绎不绝,风声还里隐隐能听到水手们大声喊着口号拉动帆索的声音。

  科恩望着远方的港口说道:“十二年前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巴达维亚还仅仅只是一个本地土著修建的小码头,我们的大型商船甚至都没办法直接靠岸。可是看看现在的巴达维亚,我想公司的每一名员工都会为此感到自豪!”

  “是的大人,我也为这个繁荣的港口感到荣光,这全是在您的英明指挥之下所取得的成就。”范德维根不失时机地拍了一记马屁。当然了,他所说的也的确是事实,东印度公司自16o2年成立,到1619年科恩出任总督并将公司总部设立在巴达维亚开始,才真正进入了快展期。而巴达维亚在经过十余年的建设之后,也已经成为了东南亚地区最为繁华的港口城市,并且作为连接两洋的重要关口,已经隐隐坐实了东西方海上贸易枢纽的位置。

  “但最近我与一些曾经去到过三亚的商人们交谈过,那个地方的繁荣程度已经远远乎我们的想象,有人甚至认为当地的城市建设方面要胜过巴达维亚。”科恩一脸阴郁地说道:“或许这样的说法有夸张的成分在内,但海汉人抵达三亚才几年时间?他们只用了我们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在琼州岛上经营出了一座新城市,并且同时还在对外不断地进行扩张。我听说他们在安南和广东都拥有非常强大的影响力,并且有继续向其他地方拓展的意图。范德维根先生,如果他们今后把眼光放到南方,那么唯一会可能妨碍他们展的,就是我们东印度公司了。”

  “我决不允许这样的状况生!”范德维根将手握拳放在胸前,情绪激动地说道:“总督大人,我将誓死捍卫公司的利益!”

  “你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你的军事才能还需要进一步的锻炼。”科恩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面前这个高大的年轻人的肩头:“你暂时留在巴达维亚,或许之后公司会需要你的效力。”

  “我很乐意为董事会效劳!”范德维根立刻应道,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看科恩的语气这么和蔼,很显然是不会再去追究福建战事失利的责任了。

  果然科恩接着便说道:“福建的事情,即便你们当时没有选择出兵,我想海汉人也迟早会用另外的方式来找你们的麻烦。生武装冲突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暴露出来或许还为时不晚。如果你的叔叔还没有老糊涂的话,我想他现在应该开始加强大员港的城防建设了。”

  范德维根应道:“英明的总督大人,正如您所想的那样,在我离开大员港的时候,汉斯叔叔已经临时增召了一千名劳力,加紧修筑热兰遮城的城墙。根据他的推算,我们有希望能够将期工程的完工时间从明年提前到今年年底之前。完成了这个工程之后,热兰遮城的防御能力也将会得到明显的提升,到时候就算有外地来攻,我们也能在一定时间内实现自保。”

  “但愿如此。我有些累了,你先退下吧。”科恩挥挥手,示意范德维根可以离开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