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六百六十三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解决纳土纳岛的麻烦之前,巴达维亚也暂停了东北亚方向需要穿越南海的所有航运任务,以确保不会再有东印度公司所属的帆船落入这群海盗手中。而海上运输的中断将会给东印度公司带来的损失,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数目,急于让公司再次出兵征讨纳土纳岛的人,大多都是利益因此蒙受损失的苦主。

  这笔帐非常好算,从四月商船屡屡失踪开始算起,距今已经近四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全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已经因此而白白耗费,苦主们可没有心情把这事拖到下一年再来解决。

  有主战的,自然也就有主和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习惯于用武力来解决争端,何况之前运用武力的结果还是如此的糟糕。有人指出在这段时期内经过纳土纳群岛的大明商船并没有遭受到劫掠,这说明当地海盗是有意识在针对荷兰商船下手,而他们为何会如此针对东印度公司的原因,却并没有人知道。主和派建议找大明商人出面做中间人,先跟对方谈一谈条件,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再说。如果实在谈不拢,再采取武力手段解决不迟。

  主战派对此自然是嗤之以鼻,如果谈判就能解决争端,那公司还养着数以千计的武装部队干嘛?人家都已经下手干了这么多票了,而且是有针对性的专挑荷兰商船下手,就说明人家根本不怕你,这脚都已经踩到自己脸上了,你居然还能厚着脸皮去谈判?如果这样还能忍气吞声下去,那简直就是东印度公司的耻辱!

  科恩总督本人其实是更倾向于用武力解决,因为这个背景不明的对手从一开始就是带着明显的恶意出现,科恩没有从对方的行为中感受到一丝一毫和解的可能。而且此次公司的武装部队在纳土纳岛损失惨重,连布劳沃都战死了,如果不实施报复手段,那公司的颜面何在,又如何向这些蒙难者的家属交代?

  不过要如何下手,这倒是真让科恩总督有些为难了。如果说斯派克斯的描述并非夸大,那公司至少要组织起比上次更为庞大的一支军队才有可能从海盗手中收复纳土纳群岛。然而这对东印度公司来说并非易事,除了要从远东地区的各个殖民地抽调作战人员之外,跨海征战需要准备的资金和物资也都是不小的数字。

  此外任用谁来领军,也是一个极为麻烦的事情,斯派克斯和布劳沃都曾为公司四处征战,能力都是相当出众的,当初科恩也是为了买个双保险才安排让他们一起出动。而除去他们之外,公司能够指挥大规模军事行动的高级军官就屈指可数了,绝大部分人都还有自己的岗位,并不是说调动就马上能抽身的。思前想后,科恩觉得似乎就只有刚从德尔纳特回到巴达维亚的安东尼·范·迪门了。

  由于范迪门在爪哇以东地区探险的成效卓著,科恩已经向国内的议会提交申请,建议将范迪门提升为远东海军上将,从专业资质来说,范迪门绝对是胜任这个职位的。不过有鉴于前次的惨败,科恩对于范迪门能否为公司带回一场胜利也仍抱有疑虑,在没有进一步摸清对手的实力之前,科恩可不敢轻易再在纳土纳岛下注了。

  科恩一边开始秘密调动人手,筹备物资,一边命令公司的情报部门向近几个月往来于大明与巴达维亚之间的华人海商收集消息,试图弄清纳土纳岛这群海盗究竟是什么来头。然而海汉这边事前就已经料到这种状况,所以在占领当地之后很小心地隐藏了身份——为此还专门送去几百葡萄牙人,借以替代荷兰人,并凭借这个手段唬弄了过往的大明海商。尽管这两国的人在外形上其实存在着诸多差异,但对于普通的大明海商来说,他们可没办法从外表上就能区别开这些高鼻深目的番人。

  于是从大明海商的供述中,荷兰人又了解到一个重要情况——岛上很可能有数目不少的欧洲人,而从外形来说极有可能是东印度公司的老朋友葡萄牙人。

  但根据斯派克斯所说,荷兰军队在进攻当地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过葡萄牙人的踪影,在战场上作战的人员可以肯定是黄黑肤身材瘦小的东亚人种。斯派克斯就算再怎么昏头,也绝对不至于把葡萄牙人错认为东亚人,之前的证据似乎也没有办法确证葡萄牙人是否直接参与了这件事。但这伙人竟然想出了这样的方式来李代桃僵,瞒天过海,就说明他们的确是对占领当地蓄谋已久,并不是临时起意的行为。

  随着掌握的信息越来越多,科恩也越确信对手是针对东印度公司而来,而正因为如此,科恩对再次动夺岛作战越地谨慎,因为对手应该也会预计到东印度公司的反应,从而在当地进行有针对性的备战。

  在猜疑和不安中度过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之后,纳土纳之战的另一名当事人范隆根终于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巴达维亚。然而没等董事会召开第n次关于纳土纳之战的听证会,范隆根已经在第一时间面见科恩,并向他报告了另一个噩耗——驻大员的武装船队近期被大明与海汉的联合舰队在福建沿海击败,损失了四条武装帆船和过三百名船员。

  “为什么汉斯会派出军队去福建沿海作战?这些武装帆船的使命是护卫大员港和北方的航线,而不是跟大明帝国作对!”科恩总督的愤怒就写在脸上,他实在难以容忍部下出现这种愚蠢的行为——特别是在纳土纳岛刚出事不久之后,这对东印度公司来说简直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而且从范隆根所说的时间来看,大员港那边的战事是在他抵达当地之后才爆,也就是说大员长官汉斯明知南方航线已经出了事,却还在冒然派兵去开辟另一个战场。如果汉斯不是为了在这个时候抢着表现能力,那就是烧把脑子烧坏了。

  “据汉斯先生所说,这次战争的爆是因为对手向我们的船队动了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之下才遭受了这么重大的损失。”范隆根一边说,一边心里默念:汉斯先生,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范隆根在大员的时候就认为汉斯叔侄俩想的那些理由根本就没法成立,科恩总督远比他们精明,这些小把戏肯定一眼就会被识破。只不过汉斯在私下送了他不少的好处,托他回到巴达维亚之后代为活动,范隆根也是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了。只不过这样做能起到多少效果,范隆根却并不看好。

  果然这种说法招来了科恩的驳斥:“突然袭击?我们的船队怎么会出现在你所说的南日岛?据我所知那里紧靠着福建海岸,难道汉斯这个家伙不知道这会直接招来明军的攻击?我看他就是想在这个时候出风头!”

  自天启年间那次与明军交手之后,东印度公司便选择了退出澎湖,后撤到大员港,并尽可能避免与大明再次爆军事冲突。这倒不是东印度公司畏战,而是出于利益方面的考虑。

  一是在当地与大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长期作战,必然会消耗东印度公司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对方军队实力虽然不强,但东印度公司毕竟是外来户,战事持续下去肯定耗不过大明。

  二来双方的交战也直接影响了东印度公司对大明的贸易,尽管大明官方并不同意与东印度公司建立贸易关系,但实际上这种贸易关系不但存在而且数额巨大,就连许心素在早年也是靠跟东印度公司做走私生意家致富的。双方一旦爆武装冲突,贸易就不得不因此而中止,这并不是荷兰人乐于看到的场景。

  而近两年在上述两条原因之外,又加上了一条新的理由:尽可能避免让海汉人有插手福建事务的机会。

  海汉的迅崛起其实已经引起了东印度公司的注目,而他们暗地里向福建官府提供军事援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在科恩看来,其野心已经昭然若揭,这帮海汉人迟早都会把手伸进福建,就如同他们在广东所做的事情一样。

  但汉斯显然没有很好地领会到这层精神,在福建沿海用兵,毫无疑问就是给了海汉人可趁之机。特别是范隆根还提到了三个月之前海汉使团在造访漳州时,十八芝派出刺客行刺失败,结果海汉人施以报复,直接攻占了原本被十八芝占领的南日岛——这也是后来大员方面介入的直接导火索。

  十八芝闹事,至少大明和海汉不会把炮口直接对准东印度公司,尽管他们或许也很清楚十八芝的背后是谁在撑腰。但汉斯自己挽袖子下场,那性质就不一样了,一方面大明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报天启年间的一箭之仇,另一方面海汉也可以借盟友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

  科恩脾气上来,忍不住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的身体状况本来就已经相当糟糕,如果不是有几名华人医师在帮他调养,他早已经成为历史人物了。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之后,科恩才无力地说道:“给我仔细说说你所知的战斗过程。”

  “总督大人,这次率军作战的范德维根先生,也跟我一起回来了,或许由他来讲述战斗过程会更为详尽一些。”范隆根巴不得早点把自己从这堆破事里摘出来,并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好,你让他尽快来见我。还有,你就在城里待着,很快董事会就会召见你,询问纳土纳岛的战事。在此期间少出门走动,更不要与斯派克斯接触,明白吗?”科恩叮嘱道。

  “当然,我会谨遵您的命令。”范隆根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恭敬地递到科恩面前:“这是大员港的汉斯先生写给您的亲笔信。”

  完成交接之后,范隆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后面还有听证会之类的程序要走,但总的说来他已经算是解脱了。

  两个月前范隆根离开巴达维亚的时候,科恩还曾向他许诺过,只要这趟差事办得顺利,回来之后就可以继承范迪门的职位,掌管爪哇以东各处殖民地的海上贸易事务。然而这次的差事竟然乎想象的不顺,范隆根所到达的纳土纳群岛和大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失败,回来之后也不敢再提及这事。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近期他都不想再去北边的海域活动了。

  范德维根其实就等在总督府外面,看到范隆根出来之后连忙上前打探消息。范隆根干咳了一声道:“科恩总督现在就要见你,不过你进去之后先不要急着推脱责任,总督大人或许会很详细地询问你交战的过程,先回答他的提问,记得千万不要顶撞他。”

  正是因为范隆根的这番叮嘱,范德维根在进去面见科恩的过程中倒是沉稳了许多,避免了科恩对他的印象进一步恶化。汉斯的信中倒也没有一味地回避责任,只是用比较多的篇幅来分析了福建的政治局势,并解释了自己的出兵理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了科恩的观感。

  科恩在看完汉斯的信之后,意识到海汉在福建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忽视,福建官府对十八芝及东印度公司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海汉给予的支持。特别是在军事方面,海汉已经不满足于向福建官府出售军火,协助训练军队这些表面工夫,直接派出了武装舰队前往福建沿海驻扎,这无疑是一个可怕的信号,长远来看肯定会影响到东印度公司在福建地区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汉斯试图武力干涉这个进程,其实是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只是他的做法欠妥,导致了后续的严重后果。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