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舆论导向

第六百五十九章 舆论导向

  “西寇者,即百姓口中之红毛人也,他们来自海外万里极西之处的大6,生性贪婪凶残,每到一地必以武力掳掠当地人口、物产,并将土地据为己有,着实可恶之极!天启年间红毛人打福建,各位想必也都听说过,当时福建调集全省之兵,与红毛人苦战大半年,才将其逐出澎湖,殊为不易。只是这红毛人并未服输,一直盘踞在隔海相望的大员岛,觊觎大明多年。这不一有机会,他们就又窜出来了不是?幸我海汉民团威武,各位长指挥有方,此次出兵福建,一战便重创了红毛人的船队,实乃海汉之荣耀啊!”

  胜利港港口码头的移民事务处大门外,一位中年儒生正口若悬河地向刚刚抵达这里的一批新移民讲解着贴在墙头上的《海汉月报》内容。类似这样的讲解人员,几乎在三亚人流量较大的地方都能看到,不过他们的编制也并不尽然都是隶属于宣传部门。实际上《海汉月报》行的前三天内,各个部门都会遣派文职人员到第一线去向大众宣讲报上的主要内容,以弥补宣传部门在人手上的严重不足。

  当然了,由于对象和场所的不同,以及宣讲人员个人水平、政治倾向的差异,宣讲的效果也会参差不齐,其中也不乏照本宣科,仅仅只是敷衍民众、应付差事的状况。相比之下,一些受过海汉式教育,在体制内任职时间较长的归化民干部,做这种宣讲工作的时候就要上心得多了。

  于小宝此时就在胜利港景观大道上的一处宣讲点前,一边讲解《海汉月报》上的重点新闻,一边回答民众提出的问题。他在从驻广办调回到三亚之后,便进入了新成立的“海汉青年团”任职。作为根红苗正的归化民干部,于小宝的这一次人事调动基本就已经象征着他踏入了真正的快上升通道,因为执委会已经明文规定,今后对归化民干部的提拔任用,将会优先考虑“青年团”成员——如果在“青年团”里也是担任干部,那优势也就更大了。

  能批调入“海汉青年团”任职的都是政治觉悟比较高的一批人,而且文化素质也强于普通水平,因此像宣讲《海汉月报》这种任务,青年团的干部们都是铁定会分担其中一部分,于小宝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个人还挺喜欢这种街头演讲的宣传方式,在这个过程中会让他有一种受人瞩目的满足感。

  “荷兰人为什么敢入侵福建?为什么敢占去我汉人在南海的领地?这就是因为官府软弱,无力抗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为非作歹!三亚乃当今东南最为富庶之地,荷兰人为何不敢来此生事?因为有海汉执委会和民团保护我们!”于小宝的宣讲加入了丰富的情绪和肢体动作,声情并茂,相比其他人平铺直叙的方式更有表现力,自然也就能吸引到周遭更多的关注。

  在他附近围观的人群,已经聚拢了有两三百人之多,将宽阔的景观大道也阻断了近一半。不过因为于小宝这办的差事是执委会亲自签的命令,倒也不会有人来驱散人群,反倒是警察司调来了一队警察,在附近帮忙维持秩序。

  人群中有一名客商模样的男子问道:“敢问这位小哥,海汉民团保护三亚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福建距此千里之遥,为何海汉要特地派出民团北上参战?”

  “这位大哥,我海汉要保护的可不仅仅只是三亚,是整个琼州岛,还有天下有海汉人踏足的各地!犯我海汉者,虽远必诛!”于小宝斩钉截铁地说道:“何况我们与这荷兰人开战,并非事出无因。两个月之前我海汉派出使者前往福建洽谈贸易,那荷兰人便勾结了海盗团伙十八芝,在漳州行刺执委会的宁崎长,用意便是要破坏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良好关系,此等险恶用心,岂可不加以惩戒?”

  人群中有人大声应道:“敢行刺宁先生,这些荷兰人的确是该死!”“打得好,不能放过这些番鬼!”“民团扬我海汉声威,正该如此!”

  于小宝待人群中的声音停歇之后接着说道:“宁先生乃是我海汉的文教大师,荷兰人意图对他不轨,便是要毁我海汉根基。荷兰人既然不仁,那就不能怪我们海汉施以报复手段!何况我军出兵福建,是应福建巡抚熊文灿大人和总兵许心素大人之邀,前往当地担任军事顾问,协助明军防御海疆、剿灭海盗,并保护我海汉商人在福建的资产和人身安全,名正言顺,无可争议。”

  “你这小徒弟有点外交部言人的味道啊!”

  距离于小宝宣讲处不远的一间酒楼里,陶东来意味深长地说道。他的对面就坐着宁崎,两人今天相邀出来吃个饭,随便微服私访一下胜利港的民情,正好便遇到了这一幕。

  宁崎笑道:“你要是觉得合适,那等过一两年青年团的架子搭好了,就把小宝调到外交部去,让他跟着顾凯学点本事。”

  “可以啊,正好外交部也的确缺乏相关的人才,小宝去锻炼锻炼,对他以后的展也是好事。”陶东来言谈之间,并没有把于小宝当作外人看待。自从穿越集团在胜利港登6开始,于小宝就已经成为了这群人当中的一员,几年相处下来,大家也都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他本来的身份,而是将其当作了这个团体中的一份子。而执委会这些高官看待他的态度,除了上下级的关系之外,还多了一份长辈对晚辈的关照和期待。

  “丑话我可先说在前面,去外交部锻炼可以,但要是让小宝把顾凯那些婆婆妈妈的本事也学到身上,那我可不干!”宁崎笑着说道。

  “你当心顾凯听到了跟你急眼!”陶东来也笑着应道。顾凯这个人其他都好,专业能力也没什么可质疑的,就是太老好人了一些,用穿越众内部的术语来说,他就是太圣母了一点。但凡是要动兵戈的手段计划,他几乎都会提出质疑和反对,而这种表现也招致了很多人对其不满。就连宁崎这么一个文官系统的代表,也对顾凯那种几乎毫无原则的态度颇有微辞。

  “话说回来,这样的宣传手段虽然效率不高,但实际效果倒是挺好的。”看着那么多人都在围观于小宝的宣讲,宁崎也忍不住感叹道:“这就是海汉式的街头政治家啊!”

  “关键还是得让老百姓理解和接受我们采取的对外政策和军事手段,以后往外扩张,总不能每次都打着海盗山贼的旗号去行动。”陶东来应道:“师出有名,这就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宣传部门对于福建和南海两处所爆的军事冲突给予了极大的宣传力度,北边是海汉民团协助大明官府抗击海盗和荷兰人入侵,南边则是安不纳群岛在被荷兰人抢占之后又易主海盗,目前岛上的汉人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已经派遣了使者前来向海汉执委会求援——之所以找上海汉,是因为大明官府早就无视了远在南海的这块飞地,根本就不管岛上汉人遗民的死活了。

  海外的汉人那也是汉人,海汉执委会自然是要加以庇护,所以执委会已经下令组织军队,准备开拔去南海“解救”安不纳群岛的汉人。而海汉治下的民众有近半都是从外地来海南岛的移民,对于备受战乱、饥荒、疫病等苦难的他们而言,能够感同身受那种处于困境当中的无助,基本上都对出兵安不纳群岛表示了理解和赞同。

  在上级的安排之下,一部分直属各个部门的商号商行开始带头捐款资助军方,这个风向一起,有些敏感的商人也很快跟风。有关部门很适时地表示,在夺回安不纳群岛之后,海汉将会在当地设立商港和商务机构,而在此之前捐款资助出兵的商行或个人,都将视其捐款额度,从当地获得程度不等的回报。比如说一块专用地皮、一个专用码头、减免几个月的入港费用等等。

  哪怕是个人微不足道的捐款,也将会获得优先移民安不纳群岛并按人头分配到一定面积的耕地,这对于那些一心想要当自耕农的移民来说是具有一定的诱惑力。现在农业部在海南岛上大力推广集体农庄制度,要想在琼南地区以个人名义分到土地可不容易,也只有海外殖民地为了吸引汉人移民过去定居,才会执行这样按人头划分耕地的政策——当然即便是分配了土地,个人所拥有的也仅仅只是其使用权,真正的土地所有权仍是由最高权力机构海汉执委会来掌控。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丑话我可先说在前面,去外交部锻炼可以,但要是让小宝把顾凯那些婆婆妈妈的本事也学到身上,那我可不干!”宁崎笑着说道。

  “你当心顾凯听到了跟你急眼!”陶东来也笑着应道。顾凯这个人其他都好,专业能力也没什么可质疑的,就是太老好人了一些,用穿越众内部的术语来说,他就是太圣母了一点。但凡是要动兵戈的手段计划,他几乎都会提出质疑和反对,而这种表现也招致了很多人对其不满。就连宁崎这么一个文官系统的代表,也对顾凯那种几乎毫无原则的态度颇有微辞。

  “话说回来,这样的宣传手段虽然效率不高,但实际效果倒是挺好的。”看着那么多人都在围观于小宝的宣讲,宁崎也忍不住感叹道:“这就是海汉式的街头政治家啊!”

  “关键还是得让老百姓理解和接受我们采取的对外政策和军事手段,以后往外扩张,总不能每次都打着海盗山贼的旗号去行动。”陶东来应道:“师出有名,这就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宣传部门对于福建和南海两处所爆的军事冲突给予了极大的宣传力度,北边是海汉民团协助大明官府抗击海盗和荷兰人入侵,南边则是安不纳群岛在被荷兰人抢占之后又易主海盗,目前岛上的汉人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已经派遣了使者前来向海汉执委会求援——之所以找上海汉,是因为大明官府早就无视了远在南海的这块飞地,根本就不管岛上汉人遗民的死活了。

  海外的汉人那也是汉人,海汉执委会自然是要加以庇护,所以执委会已经下令组织军队,准备开拔去南海“解救”安不纳群岛的汉人。而海汉治下的民众有近半都是从外地来海南岛的移民,对于备受战乱、饥荒、疫病等苦难的他们而言,能够感同身受那种处于困境当中的无助,基本上都对出兵安不纳群岛表示了理解和赞同。

  在上级的安排之下,一部分直属各个部门的商号商行开始带头捐款资助军方,这个风向一起,有些敏感的商人也很快跟风。有关部门很适时地表示,在夺回安不纳群岛之后,海汉将会在当地设立商港和商务机构,而在此之前捐款资助出兵的商行或个人,都将视其捐款额度,从当地获得程度不等的回报。比如说一块专用地皮、一个专用码头、减免几个月的入港费用等等。

  哪怕是个人微不足道的捐款,也将会获得优先移民安不纳群岛并按人头分配到一定面积的耕地,这对于那些一心想要当自耕农的移民来说是具有一定的诱惑力。现在农业部在海南岛上大力推广集体农庄制度,要想在琼南地区以个人名义分到土地可不容易,也只有海外殖民地为了吸引汉人移民过去定居,才会执行这样按人头划分耕地的政策——当然即便是分配了土地,个人所拥有的也仅仅只是其使用权,真正的土地所有权仍是由最高权力机构海汉执委会来掌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1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