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局势走向

第六百五十八章 局势走向

  最终没能活捉郑芝虎的确让许甲齐感到有点失望,不过更让他感到的惋惜的是这个功劳竟然被水师抢了去,于是也更加后悔早先没有听从钱天敦的建议,自己带兵来攻打十八芝的营寨,否则其实还是有机会把郑芝虎留在岸上,由自己来拿下这份大功。

  钱天敦此时想的却跟他有所不同,这次作战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拿下郑芝虎,现在这个目的已经实现,而之后福建海峡地区的局势将会如何展,也需要好好思考一番了。

  郑芝虎之死毫无疑问将彻底撕裂福建官府与十八芝之间的关系,如果说在此之前双方或许还存在着一些台面之下的交易和默契,那么从此刻开始仇恨值已经上升到一个无法弥合的高度。就算郑芝龙心里有别的想法,他也不得不为了维护自己“有情有义”的头领形象,从今以后与福建官府死磕到底。而对于一度很担心福建官府态度的海汉来说,倒是一举解决了后顾之忧,不需再担心福建官府对十八芝的态度出现反复。

  这次在南日岛对荷兰人的打击也算是另一个收获,一方面通过交手大致了解了荷兰人的实力和作战方式,另一方面也为海汉接下来准备用来对付他们的一些手段提供了极好的理由。前几天的海战之后,有四艘荷兰武装帆船未能成功脱离战场,全部被明军水师俘获,经过清点之后,这四艘帆船上的船员共计472人,其中有1o7人在交战中战死或落水失踪,剩下的人员全部被俘——这也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进入远东以来在军事行动中被俘人数最多的一次。

  当然了,这三百多名俘虏也并非都是荷兰人,大多数人分别来自荷兰在全球各地的殖民地,真正的荷兰人不过才五十多人而已。这批俘虏目前已经被押送到中左所城里关押起来,近期大概不会有脱身的可能了。按照海汉的提议,福建官府已经准备派人去大员向荷兰人提出交涉,并且会索要一笔战俘的赎身费。

  如果荷兰人想要从福建官府手里索回这些战俘,那么就得向福建官府支付五万两白银,作为此次多管闲事的代价。此外福建官府还将代海汉向荷兰人索要五万两白银的“战争赔偿”,理由是荷兰武装帆船在交战中致死致伤多名海汉船员,并且造成了海汉船只的损毁。除此之外,福建官府还将要求东印度公司必须承诺今后不以任何形式参与或协助类似十八芝这样的反明武装。

  这些要求当然不太可能让荷兰人一口答应下来,海汉所拟出的这些条件,荷兰人要是真答应下来那才是活见鬼了。提出这些要求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得到那些所谓的赔偿金,而是要为海汉之后的一些措施作铺垫。荷兰人拒绝了之后,海汉才方便以此为理由来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福建的战果在第一时间就通过电波传送回了海南岛,在钱天敦和明军代表许甲齐一起清理点算战利品的时候,执委会也已经拿到了刚刚送抵的加急电报,并且开始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钱天敦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颜楚杰一脸兴奋地挥动着手里刚刚送来的电报:“几乎全歼了来犯的海盗,并且打掉了荷兰人的四艘武装商船,十八芝头目郑芝虎当场被击毙!”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军队啊!”陶东来也毫不吝啬对钱天敦及其下属部队的赞赏之情。要说能打,钱天敦带的部队的确是民团中的王牌精锐,而这一点在福建的战场上再一次得到了有力的证实。

  不过由于电报内容过于简短,执委们并不知道这一战中钱天敦的部队只是表现得中规中矩而已,真正立下头功的其实是两场海战都堪称表现卓越的民团海军。正是由于他们在海上给对手施加了足够大的压力,才会让十八芝惊惶失措,连出昏招。最后要论功行赏,海军军官谢立的功劳其实要比坐镇南日寨的钱天敦更大。

  “最重要的是,荷兰人这次公开参战,接下来跟他们对撕,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了。”顾凯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我现在很想知道荷兰人在听到福建的消息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计算时间了。”宁崎接过话头说道:“从南日岛逃回去的荷兰人应该已经抵达了大员港,从当地把这个消息传递到巴达维亚,大概还得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认为可以开始安排安不纳群岛易帜的事宜了。”

  在以海盗身份作为伪装拿下安不纳群岛之后,如何体面有理地把当地的控制权从“海盗”手中接过来,对海汉来说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这样做势必会引起荷兰人的不满,毕竟他们自认为当地已经是属于东印度公司的殖民地。而执委会的态度是不主动挑起与荷兰人的战争,这并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执委会认为从目前的阶段就有必要开始营造海汉政权对外的国际形象了。

  完全占领了海南岛之后,海汉政权的成立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对于未来的国际关系处理,执委会也已经开始将相关工作列入议事日程当中。虽然海汉的立国之本就是通过贸易和战争吸纳资源和劳动力,向外扩张地盘,但执委会并不希望海汉对外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形象。至少对外的军事行动和扩张手段要尽可能占得住道义,这样被统治阶层的思想也更容易得到控制一些。

  荷兰东印度公司早就是执委会计划中要对付的竞争对手之一,但执委会同时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做得体面一些,不要把吃相搞得太难看,最好是能让荷兰来扮演世人眼中的反面角色,让海汉能有合理的理由来动对东印度公司的武装行动。

  当然事实上海汉早就在暗中实施了若干针对荷兰人的军事行动,并且也抢回了荷兰人从大明手中夺去的南海安不纳群岛,只是一直没有将其公开化而已。而这次荷兰人插手福建官府与十八芝之间的战争,倒是给了海汉一个极好的机会。前些日子福建开战之前,钱天敦便已经将荷兰武装帆船现身南日岛附近海域的消息传了回来,并建议执委会利用好这个时机为以后对付荷兰人合理造势。而南日岛的战果出来之后,执委会的关注重点便不再是后续的战果清理,转而开始重点讨论战后的形势走向和如何利用这次的胜果来对付荷兰人。

  “宣传部门要把这件事重视起来,要让群众明白,荷兰人不仅仅是大明的敌人,也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对海汉民团所采取的敌对行动,是对整个海汉政权的挑衅和羞辱!而我们在福建击败了荷兰船队,这份荣耀是属于执委会和所有海汉人,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感到骄傲和自傲的战绩!”陶东来开始亲自对宣传工作做出指示,几名坐在外围的年轻归化民急忙在纸上将这番话摘抄下来。

  这些青少年都是近两年从海汉教育体系中毕业的新一代读书人,大多是从异地招收回来的孤儿难民,他们对于考取大明科举没什么兴趣,一心只忠于给了他们新生的海汉执委会。对于他们来说,大明所给予他们的就是无尽的苦难和恐慌,没有任何值得怀念的地方,而海汉人这个称呼才是他们真正所认同的身份。

  在大明的时候,他们只是无人在意的孤儿,逃难大军中的不起眼的一员,然而在海汉治下,他们却成为了受人尊敬的“干部”。

  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不过由于电报内容过于简短,执委们并不知道这一战中钱天敦的部队只是表现得中规中矩而已,真正立下头功的其实是两场海战都堪称表现卓越的民团海军。正是由于他们在海上给对手施加了足够大的压力,才会让十八芝惊惶失措,连出昏招。最后要论功行赏,海军军官谢立的功劳其实要比坐镇南日寨的钱天敦更大。

  “最重要的是,荷兰人这次公开参战,接下来跟他们对撕,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了。”顾凯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我现在很想知道荷兰人在听到福建的消息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计算时间了。”宁崎接过话头说道:“从南日岛逃回去的荷兰人应该已经抵达了大员港,从当地把这个消息传递到巴达维亚,大概还得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认为可以开始安排安不纳群岛易帜的事宜了。”

  在以海盗身份作为伪装拿下安不纳群岛之后,如何体面有理地把当地的控制权从“海盗”手中接过来,对海汉来说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这样做势必会引起荷兰人的不满,毕竟他们自认为当地已经是属于东印度公司的殖民地。而执委会的态度是不主动挑起与荷兰人的战争,这并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执委会认为从目前的阶段就有必要开始营造海汉政权对外的国际形象了。

  完全占领了海南岛之后,海汉政权的成立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对于未来的国际关系处理,执委会也已经开始将相关工作列入议事日程当中。虽然海汉的立国之本就是通过贸易和战争吸纳资源和劳动力,向外扩张地盘,但执委会并不希望海汉对外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形象。至少对外的军事行动和扩张手段要尽可能占得住道义,这样被统治阶层的思想也更容易得到控制一些。

  荷兰东印度公司早就是执委会计划中要对付的竞争对手之一,但执委会同时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做得体面一些,不要把吃相搞得太难看,最好是能让荷兰来扮演世人眼中的反面角色,让海汉能有合理的理由来动对东印度公司的武装行动。

  当然事实上海汉早就在暗中实施了若干针对荷兰人的军事行动,并且也抢回了荷兰人从大明手中夺去的南海安不纳群岛,只是一直没有将其公开化而已。而这次荷兰人插手福建官府与十八芝之间的战争,倒是给了海汉一个极好的机会。前些日子福建开战之前,钱天敦便已经将荷兰武装帆船现身南日岛附近海域的消息传了回来,并建议执委会利用好这个时机为以后对付荷兰人合理造势。而南日岛的战果出来之后,执委会的关注重点便不再是后续的战果清理,转而开始重点讨论战后的形势走向和如何利用这次的胜果来对付荷兰人。

  “宣传部门要把这件事重视起来,要让群众明白,荷兰人不仅仅是大明的敌人,也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对海汉民团所采取的敌对行动,是对整个海汉政权的挑衅和羞辱!而我们在福建击败了荷兰船队,这份荣耀是属于执委会和所有海汉人,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感到骄傲和自傲的战绩!”陶东来开始亲自对宣传工作做出指示,几名坐在外围的年轻归化民急忙在纸上将这番话摘抄下来。

  这些青少年都是近两年从海汉教育体系中毕业的新一代读书人,大多是从异地招收回来的孤儿难民,他们对于考取大明科举没什么兴趣,一心只忠于给了他们新生的海汉执委会。对于他们来说,大明所给予他们的就是无尽的苦难和恐慌,没有任何值得怀念的地方,而海汉人这个称呼才是他们真正所认同的身份。

  在大明的时候,他们只是无人在意的孤儿,逃难大军中的不起眼的一员,然而在海汉治下,他们却成为了受人尊敬的“干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